进化论,你真的懂吗?读《神似祖先》
2014-07-29 19:21

进化论,你真的懂吗?读《神似祖先》

我们与祖先会相似到何种程度?就身体而言,没有疑问,我们绝对形似祖先。在进化的长河中,祖先的身体是穿越了自然选择之剪刀的适者。但我们与祖先的生存方式不同,所以也决定了行为上的形似是不可能的,而可以追求的唯有神似,比如狩猎已成往事,跑步却适宜今时。

《神似祖先》运用生物学的观点讨论了生物(尤其是人)的行为机制和行为方式,为人类学和社会学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内容包括:自然选择,性选择与炫耀,利己与利他,交换的进化,有性繁殖和婚配制度,美感,语言是本能,遗传与环境,驯化与文明,等等。

当运用生物学的观点来讨论生物,尤其是来论及来祖先的相似与神似问题,进化论是我们无法回避的话题,豆瓣网友田方萌即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评论本书,原文来自《新京报》,有所删节。

-----------------------

进化论,你真的懂吗?

 “我们从哪里来”是人类最关心的三大问题之一。自古以来,宗教家垄断着这个问题的答案。直到150年前的11月24号,在《物种起源》出版之日,人类才首次对自身起源作出了科学的解释。150年过后,有多少人接受了进化论?盖洛普调查公司今年就此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结果发现每十个美国人中间,只有四个相信进化论。由于世俗化传统和无神论教育,达尔文在中国倒颇受欢迎。2003年的公众科学素养调查表明,有七成中国人相信“人类是从早期动物进化而来的”。 

虽然广泛接受了进化论,大多数中国人对它的理解恐怕不超出一句话——“人是猴子变的”。有位信教的熟人曾问我:“如果人是猴子变的,猴子为什么还存在?”显然,她把进化论当成孙悟空七十二变了,不过肤浅的解释的确误导了不少人。准确地讲,达尔文的原意是指今天的人和猴子拥有共同的祖先,即“人猿同祖”。DNA证据表明,人类与两种黑猩猩的基因序列最为相似,是进化树上同一处的枝条。按照科学的生物分类法,我们不仅是猴子“变的”,本身就是“第三种猩猩”。在灵长类家庭里,我们并不显得那么特别。因此,观察人性不能只上教堂,还得到动物园去。 
  
《神似祖先》就是一本从动物园审视人性的科普著作。作者郑也夫长期从事社会学研究工作,他在知天命的年纪突然转向,一气读了大量生物学书籍。他早年攻读宗教学,进化论却颠覆他对人类“神性”的理解。举例来说,在二十年前的一篇旧作里,郑也夫认为艺术是人类区别于动物的主要特征。其实艺术并不为人类所专美,孔雀开屏,杜鹃啼唱,动物早就演化出了“身体彩绘”和“山歌比赛”。 达尔文的性选择学说告诉我们,这些行为在进化上的远因与人类无异——只为追求配偶。优雅的舞姿体现出灵活的身体机能,嘹亮的嗓音显示着健康的身体素质。这就是为什么能歌善舞的人吸引着异性更多的目光——其意若曰:“我有好基因”。 
  
受到生物学的思想冲击后,郑也夫在此书中试图颠覆读者的人性观和世界观。《神似祖先》尤其有助于消除人们对进化论的三种误解。

第一种误解来自进化论隐含的进步观。读者也许还记得中学课本对进化史的描述:“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从微生物到人类的历史似乎是曲折而光明的长征。然而,自然选择只钟情于适应环境者,并不偏爱结构复杂的生物。复杂生物出现的同时,简单生物继续顽强生存着。比如,人类和细菌之间的战争持续了数十万年,今天还很难说谁胜谁负。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复杂生物的确有着不断出现的机会,这并不意味着复杂性就是演化的目的。正如古生物学家古尔德所言,人类只是在进化长卷里添加了一两笔,根本称不上什么“大趋势”。 
  
如果说一部分人相信进化论预示着高级文明,另一部分人则利用进化论为其野蛮行径辩护。不少人听到达尔文,就会联想起弱食强食的丛林法则。这位学者的大名甚至被用来指称一种霸道的意识形态——社会达尔文主义,殖民政府和纳粹政权更是借此宣扬种族主义。然而进化论不仅强调残酷的竞争,也解释了温情的合作。人类如何从不到百人的原始部落走向数百万人的大都市?《神似祖先》对这一问题作出了富有启发的探索。作者认为人类强烈的亲情有时不能或不需要进行身份识别,针对非血缘群体的移情能力由此获得发展。猎物和火种等具有排他性和非竞争性的物品促进了跨部落的合作,这种合作进一步催生了复杂的语言。移情能力和语言交流为人类建立更大规模的生产组织垫定了基础,文化积累又提供了必要的技术手段,这些因素最终将人类带到了现代社会。 
  
理智的人类不受制于进化规律,这是对进化论的第三种误解。在很多人看来,智慧的人类通过理性的思考才作出正义的选择,自然不会像动物那样受本能驱使。可近年来心理学界的发现恰恰指向相反的事实:人类的大部分道德行为由某种情感机制推动,这种情感机制在数百万年的演化史中逐渐形成。宗教信仰和伦理学的确强化了我们的道德意识。不过,与其说人类因信仰体系而行事正义,不如说信仰体系因我们的正义感而得以维持。美国学者海特(Jonathan Haidt)在他的《快乐猜想》Happiness Hypothesis 中提出了一个饶有趣味的比喻。如果把大脑的决策系统比作骑象人,那么晓之以理的部分就是象背上的人,动之以情的部分则是那头大象。你以为自己一举手一投足都出于自由意志,其实基因早就设定了你的大部分选择偏好。
  
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人类的每一种生理和心理现象都具有近因和远因。拿近视眼来说,其近因是用眼过度导致了晶状体变形;其远因则是人类长期生存在无文字社会。我们的远祖早就携有易患近视的基因,可采集狩猎生活不会产生大量近视患者,因此携带这种基因的个体也没有遭到自然选择淘汰。等到人类进入现代社会,需要处理大量文字资料,近视基因的弊端才显现出来。画像上造字的苍颉长着四只眼,可见中国人早就意识到遗传属性与文明演化之间的矛盾。今天我们为了保护视力,应当“模拟”祖先行为,多进行体育锻炼,少观看电视电影。进化论不仅揭示我们的由来,还会帮助我们理解自身的处境,并指出改善生活的方法。这正是《神似祖先》的题中之义。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