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岁优胜教育“爆雷”背后,还有更多问题
2020-10-26 09:08

21岁优胜教育“爆雷”背后,还有更多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邓宇晨,原文标题:《优胜教育“爆雷”背后:校区资质有缺乏 部分教师简历涉嫌造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当创始人陈昊因“言论不当”被封禁而无法直播证明自己“没有跑”之际,优胜教育“爆雷”事件又有新进展。


10月23日晚间,优胜教育滨江校区、市二宫校区的部分欠费家长收到了校区负责人给出的解决方案。目前,上述两个校区已协调到愿意接手的机构,如果家长“认可仅保留50%的剩余课时,并签署不退费的协议”,可以由对方负责剩余课时的消化;也可以选择在优胜继续上课,“我方会留住原有教师进行授课”。


对于执意要求退费的家长,上述校区负责人表示,“建议走法律程序,但即便走到执行环节,优胜没钱也无法执行。”


“这是在耍流氓!”对于这一解决方案,家长吴女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无法接受,“他们跟我说,这个校区马上要被其他机构收购了,想要退费就必须要去北京总部。”


10月22日,优胜教育市二宫校区陈姓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滨江校区和市二宫校区均为优胜教育的直营校区。目前,两家校区均处于停止营业状态。


在10月21日的直播中,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曾表示,部分加盟商“甩锅跑路”和疫情期间不给员工停薪降薪是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的主要原因。然而,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拥有21年办学历史的优胜教育,其问题早在去年就开始显露。


从2019年起,因办学资质和消防不过关,为应付教育部门检查,教师和学生被迫“打游击”。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优胜教育员工称,他们在麦当劳、汉堡王、瑜伽馆甚至酒店房间里都上过课。与此同时,多位投资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们在加盟店开业后往往只有最初几个月能够实现盈利,此后便开始亏损,直至被迫停业。


不过,这一切似乎并没有引起陈昊的重视。


优胜教育上海地区加盟商李亮(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2019年10月,他去优胜教育北京总部反映亏损严重等问题时,陈昊正在会客厅为自己面试司机,“来人就问‘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开车?’‘你开过劳斯莱斯吗?’”。


教师、学生“打游击”补课


此前,优胜教育市二宫校区一直位于海珠区市二宫地铁口附近某大厦的11楼中,由于缺乏公安部门开具的消防安全证明材料,为了应对教育部门在寒暑假期间的频繁检查,老师和学生被迫“打游击”。


10月23日,优胜教育市二宫校区前员工杨雪(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优胜教育主打“一对一辅导”,教师和学生人数比较少,2019年1月份,他曾在麦当劳里给学生上过课。2020年年初,优胜教育市二宫校区又在隔壁的瑜伽馆里租了一间房间用于补课。


10月23日,优胜教育上海某校区的一位老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也曾在汉堡王等快餐店里给学生补过课,“还有一次是在酒店的房间里,用塑料板简单的做个分隔,一个房间里可以同时上语文、数学和英语三门课程”。


这一问题在陈昊于10月21日的直播中得到了证实。陈昊说,2018年、2019年,由于发展过快,他们有接近50%的校区因不符合国家规范而被迫重新选址装修,许多校区存在现金流问题。


而教师的简历造假更是十分普遍的现象。“一些大专的学历甚至会被包装成华师等名校出身。刚毕业的老师年龄说大几岁,就能对外说有过几年教学经验。”10月23日,一位广州的优胜教育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校区里贴在墙上的简历,包括年龄、毕业学校、工作经历以及荣誉几乎都是假的。”


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一份优胜教育的宣传材料显示,优胜教育宣称教研团队成员“均有10年+教育从业经验。”对此,杨雪表示,以其所在的市二宫校区为例,教师的年龄普遍在22岁~28岁,“年纪大的老师一般吃不消这个工作强度”。


杨雪透露,在市二宫校区里,教师每周三四五都要进行培训,培训的内容是如何向学生推销校区最新的优惠套餐和课时套餐,而想要拿到每个月500块钱的绩效则需要跟一位新学员签约30个课时以上。


10月23日,一位教育机构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线下课外教培行业,教师的简历造假是很普遍的现象,“一般越小的教育机构造假越严重,在大一些的机构里会规范很多”。


缺乏办学许可


根据《民办教育促进法》,课外培训机构需拿到有培训经营范围的《营业执照》和《办学许可证》。李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优胜教育此前在上海的20余家校区中,仅有新江湾和南方商城这2个校区拥有办学许可证。


“在加盟前,公司总部信誓旦旦地保证过,办学许可证很容易就能办下来。”10月24日,优胜教育上海地区加盟商李慧(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2016年投资100余万元加盟优胜教育,在上海、成都创立了3家校区。其投资的优胜教育上海某校区曾是全国优胜教育加盟校区中首个拿到百万业绩的校区,是当时优胜教育全国的“标杆校区”。


“由于优胜教育总部给我们选定的校区地址是工业用地,我们直到2019年停业都没有拿到办学许可证。”李慧说。


除了资质问题外,优胜教育内部的管理也极为混乱。


一位接近优胜教育的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19年,某广州本土教育机构曾准备收购优胜教育越秀校区,但在收购前发现校区的课时价格管理混乱,有的课时甚至会以5折、6折的价格销售。最终该机构放弃此项计划。


李慧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2017年开始,她和合伙人就已经发现部分校区的报表存在问题,甚至出现了“阴阳合同”。“同一个家长报名的课时数量在报给我的报表和实际合同里是完全不一样的。或者在营收不错的情况下,依然以极低的价格在‘亏本’卖课。”根据与优胜总部制定的加盟合同,加盟商没有权力参与校区的日常经营。2017年以来,李慧曾数次前往优胜教育北京总部反应问题,但均石沉大海。


最终,李慧投资的上海某校区在2019年12月“爆雷”,大量家长涌入校区要求退费。如今,李慧和她的公司仍然背负着因该校区“爆雷”而产生的近400万元的债务。


在10月21日的直播中,陈昊曾公开表示,今后每天中午12点准时开播,以证明自己“没有跑”,并向家长、员工及加盟商汇报当日工作安排。但截至10月24日仍未开始。10月22日晚,陈昊在社交媒体上称直播平台因“言论不当”被封禁三天,“我会在固定范围内播报工作进展,优胜不会跑路,我会坚持到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邓宇晨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