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福利姬”的假面
2020-10-26 17:00

揭开“福利姬”的假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动画学术趴(ID:babblers),作者:格调,编辑:彼方,鸣谢:amuro_1985(成都comiday),原文标题:《深入圈内2个月,起底在漫展上兴风作浪的“福利姬”们》,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就好像画皮一样,只要你在漫展上穿着非日常装的服饰,就会被当成Cosplay,但你不知道这个皮下的人是否真的是喜爱Cosplay。”


——一位职业Coser 


三个月前的7月18日,广州漫展上出现了一位身穿JK制服[1]的少女,其做出一些裸露度较高的不雅姿势,并被大量摄影师围堵拍摄


[1]JK制服:日本女子高中生制服,来源于日语じょしこうこうせい中的罗马音“jyoshikoukousei”中的j和k。


事情在随后几天里大规模发酵,与之相关的关键词#广州漫展 JK#也迅速登上热搜。网络上陆续有人开始挖掘这名少女的身份,甚至翻到了她的推特。


图源出自网络


在当事人“小尤奈”的推特中, 她将JK制服称为“鸡K”,并且还发布了更多带有性暗示的不雅姿势的照片。


随后,不少网友便判定其是福利姬——即一般大众眼中,穿着与ACG文化相关的服饰,通过展示或贩卖色情福利,博取眼球或牟利的女性。


但随后舆论的风向却转向了更意想不到的方向——当事人所身穿的JK制服以及Cosplay的爱好者们,都成为部分舆论的泄压口。


在众多网友的讨论当中,部分网友表示漫展上露出度大的Coser并不罕见,而一些人则将矛头直接对准了漫展以及JK制服爱好者群体,而与此对立的解释与言论同样络绎不绝。 



指责漫展都是这样的


反污名化的


事实上,在这一次的事件当中,JK与Cosplay并不能混为一谈。


虽然一般来说,在漫展现场会有很多爱好者穿JK制服游场,国内的制服文化和Cosplay文化也都是受日本影响的舶来品,但JK制服的爱好者对于穿JK制服与出Cos这两种行为之间的界限,是划分得非常清楚的——单纯穿着JK制服本身并不符合Cosplay“利用服装、饰品、道具以及化妆来扮演动漫作品、游戏中以及古代人物的角色”的定义,本质只是对穿衣的种类上的一种选择。


日本女高中生制服在现实当中还有更细分的分类


而另一方面,说起所谓的福利姬,其实与之相关的出圈事件,在近几年其实并不罕见。随着类似事件的频发,福利姬、色情、Cosplay、制服圈这几个概念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主流视野之下,随之带来的争议也越滚越大。不少制服与Cosplay的爱好者也由此遭受了许多无妄的指责和谩骂。


那么,Cosplay与福利姬之间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而如今这样复杂的局面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在上述事件发生时,笔者恰好也在该漫展现场观展。有感于福利姬这一事件的复杂性以及其对身边爱好者造成的伤害,笔者由此联系到了7位职业Coser、职业摄影以及制服圈的爱好者,横跨两个多月的时间,对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的专访。


这篇文章,我们就试图在这股复杂的舆论浪潮中,去厘清这件事中各个身份之间的关系。


福利姬的假面


在了解福利姬这一群体之前,最先需要做的,是将它与其他的概念区分开来。


“虽然福利姬一直戴着许多假面混进Coser里,但有时候福利姬本身也是一个被戴着的假面。”一位从事Cosplay 7年、并担任数次广州著名漫展——萤火虫漫展自由行Coser[2]的弥撒小姐(化名)对笔者说道。 


[2]自由行Coser:向官方报名申请通过后免门票的Coser


笔者所拍摄的漫展现场(没有拍到那位福利姬)


虽然“福利姬”在近期的事件当中多次被视为事件的关键词,但事实上在很多圈内人士看来,福利姬这个说法本身也是十分模糊的。


“在我们圈子里看来,这次广州漫展那位,与其说是福利姬,倒更像是外围。福利姬可能只是单纯的卖点软色情图包,但外围在此基础上会进一步的进行色情交易。”


在笔者对后文中另外几位圈内人士的采访中,“外围”这个概念被多次提及。 


被问起福利姬和外围的区别,从事影像艺术摄影4年的摄影师兔美酱(化名)对此深有体会。他认为,福利姬应该分两种,一种是误入歧途的年轻女性。她们因为某些原因(以经济原因为主,也有少部分是有暴露癖等其余因素)走上了卖福利赚钱的道路。


另一种则是外围,外围比福利姬更为大胆,她们还会经常参加一些色情摄影会等等地下活动,甚至是从事肉体交易,外围往往称呼自己为“模特”,但并非是正经模特。由此,她们也被部分不明就里的圈外人看作是“野模”的一部分——虽然其口中的“野模”,和模特行业里的野模并不能划上等号。


笔者根据对兔美酱和弥撒小姐的描述的共同点,将Coser、福利姬、外围整理成如下概念图(此概念仅作为一些业内人士眼里的大体参考,并不代表严格标准)——福利姬和一部分外围均有担任Coser的经历,其中一部分Coser在参与Cosplay的活动过程当中,会转化成福利姬。福利姬往往会借着Cosplay的名义进行软色情服务贩卖。


而在福利姬中则会有一部分进一步转化成外围。福利姬发展为外围后,会进行肉体交易等更为直接的色情服务。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外围其实并不一定会进行Cosplay的活动(比如去蹭汽车模特,商业模特等名号




从事漫展现场摄影5年的摄影师二号机认为,这些群体的主观目的是区分两者的一个重要标准:正经Coser可能既会Cos不那么暴露的角色,也会有部分暴露度稍高的角色,但对于暴露度稍高的角色,会在注意尽量不走光的同时兼顾高还原度;而福利姬则绝大多数都是暴露度较高的角色,是自主意愿想着通过露出度比较高,来吸引眼球来蹭热度流量,而不是为了还原角色。


图为二号机接受笔者采访


兔美酱则侧面补充道,他认为动作是否带有性挑逗是个很重要的判断标准,在老Coser和摄影的视野里,福利姬一般不在意作品本身,而是主观刻意的以动作的性挑逗为卖点。


以《拳皇》中的著名角色不知火舞为例,兔美酱认为,“不知火舞这个角色露的不少,但她整体神态是有英姿飒爽的。但如果你偏要表情露出不是不知火舞性格应有的神态,然后爬开m字腿、露着小腹,甚至上面贴点淫纹的贴纸,那么很大概率就是福利姬。” 


不知火舞


结合两位圈内摄影的观点,不难发现——“自主意愿”和“动作的性挑逗”是两个最重要的标准——当我们在漫展上看到某个Coser主动且刻意摆出性挑逗的姿势,我们大概率可以认为其是福利姬。


但与此同时,兔美酱和二号机一致强调,这个只是一个现场的临时判断标准,如果需要进一步确认,还得通过事后翻阅她的社交账号进行综合性的判断。比如上海cp26事件[3]的当事人并没有从事软色情相关的贩卖服务,并不能轻易判定其为福利姬;再比如2019年b站浆果儿裸舞事件[4],当事人受到了胁迫,因此我们也不能轻易判定其为福利姬。


[3]上海cp26事件:当事人曾因穿着JK制服摆出不雅姿势被录下视频流传于网络(但并无过多暴露),当事人后来出面澄清为自己在公众场合造成的不良影响道歉,并表示并非刻意。

[4]b站浆果儿裸舞事件:网络上流传开的一段色情视频,名为浆果儿的女孩,在公众场合暴露私处并跳裸舞,后经公安调查发现此视频是被胁迫的行为。具体请看——《浆果儿事件:疑被骗被威胁拍不雅视频》https://www.xiaozhe.org/433.html


由此可见,对于福利姬与Cosplay爱好者之间的边界有时是非常模糊的,需要结合临场表现、主观意向等多种因素去判断。


也正是这般复杂的灰色地带,使得福利姬可以戴上Coser的假面,同时也有着许多非福利姬被打上了福利姬的标签。圈内人士尚且需要时间悉心判断,对这一群体了解有限的主流视野,则更容易被其中的概念混淆。


而在详解了如何区分福利姬后,就让我们进一步去了解一下问题的核心,即福利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站在黑白边界之上


 “很大一部分福利姬平时也只是普通的女孩子,在平时生活里,你根本看不出她是福利姬,就像正常人一样。” 


福利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对于这个问题,弥撒小姐的回答有些让人意外。


弥撒小姐告诉我们,她有一个朋友A小姐(化名)在做福利姬,但在弥撒小姐的接触和印象里,A小姐有着正当的工作、正常的社交,平时在接触时也看不出什么不同于一般人的表现,但A小姐会通过在社交平台卖一些自己拍的福利图包赚钱。


但弥撒小姐强调,A小姐卖的图包虽然有较高露出度,但却不会露点。一般都是贩卖穿着各类年轻化、可爱化的服饰摆着挑逗的姿态的图片。但在面对客户要求露点或者线下肉体交易的要求时,A小姐都会明确拒绝。


互联网的隐匿性,福利照的低成本高回报,是部分年轻女孩做福利姬的最大驱动力。她们可以通过一个不损害自己社会身份的形式,快捷方便地获取高额的收入。 


在新京报的报道《揭开Cos圈的隐秘角落:福利姬的假福利与真色情》中,我们可以窥视到福利姬暴利诱惑的一个角落。


据该报道,福利姬每组50张的照片能卖到两三百元,且几乎随时能接到订单,一个月能卖出去几十套照片,按照每套200元计算的话,差不多能月入1万元。


图片来源于上文所提到的新京报的报道


在报道中所提到的福利姬很多都不超过20岁,也侧面印证了兔美酱所说的福利姬整体年龄偏小的说法。兔美酱还说道,福利姬的宣传阵地一般在推特、Tumblr等国外的社交平台。


Tumblr


这些平台对于色情内容的管控较为放松,使得福利姬很容易就此发展出QQ群,微信群等各粉丝群。而除了对图包以外,出售带有性挑逗意味的写真集、穿过的裤袜、语音包等花式繁多的擦边球服务,都是福利姬的配套赚钱内容。


而另一方面,外围的色情服务也有很多种。比如肉体交易通常也有两种不同的获利点:第一种是直接获得金钱,第二种免去摄影师所拍图、修图的酬劳;再比如举办情色摄影会,这种摄影会往往打着私摄影会的名号,由举办者邀请外围参与,并对其他摄影师收取门票费用。此外,这种摄影会也会打着人体艺术的名义,拍摄一些如绳艺等尺度很大的照片。


 “比如仅仅只拿创可贴贴住隐私部位,然后做出猥琐的动作,毫无疑问,这些都是触犯法律的色情交易。”兔美酱补充道。


作为一个如此复杂且模糊的概念合集,即使是圈内人士想要分清也需要大量的经历,那更何况是圈外人士呢?


近些年,随着相关内容的曝光,新闻媒体对于这方面的负面报道逐步增多。


2019年9月17日,色情写真贩售网站PR社被警方查获,该社旗下最著名的系列“小鸟酱系列”,就是以身穿各类“二次元”服饰的性爱视频和全裸写真来进行牟利。



在观察者网报道的《浙江网警捣毁4个淫秽色情网站,9名“福利姬”被刑拘》一文中,其所提到的四个色情网站——夜撸社、91m1、淘拍铺、新司机,都打着“宅男福利”“福利姬”等标签。


图源为上文所提到的观察者网的文章


相关的负面事件远不止这些。这些潜藏在地下的团体被陆续曝光、抓获,也越发显示Cosplay成为了部分色情网站、色情从业人员的财富密码。


无论他们是否了解ACG文化,也不管他们到底是不是热爱Cosplay,只要他们穿着可爱年轻的服饰,就能打着二次元福利姬的旗号进行牟利。


而与“Cosplay”“二次元”“宅”等标签捆绑的色情内容,也越发导致不明概念的圈外人,开始直接把舆论矛头直接指向Cosplay。



一颗老鼠屎,就能坏了一锅粥。圈外与圈内的隔阂,逐渐演变成了一场污名化与反污名化的争斗…


那么,Cosplay文化真的是如此不堪的东西吗?从小众文化到部分人的财富密码,如今的情况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出于热爱,乐于付出,苦于变质


Cosplay是什么?


这个问题,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意义也远不一样。但我们去了解这个文化时,单从外部大量的负面报道入手,却也必然不合适的。 


在笔者此次采访的几位受访人当中,有一位知名的职业Coser——绮太郎


在对她的采访的过程中,她热泪盈眶地告诉笔者:“在出席完漫展的一个舞台活动后,一位粉丝递过来一瓶水,然后对我说,感谢我成为了一名优秀的Coser,这个时候我真的感觉我的努力没有白费”。


这种对于Cosplay的情感,在绝大部分的Coser当中是共通的。对于Cosplay,他们有着自己的热爱、尊重与付出。


图为绮太郎所提供的Cosplay照片


 “我喜欢这些有10年了,初中的时候在网络上第一次看到Cosplay的照片,从而对此感兴趣,然后大学开始第一次挑战出Cosplay。” 绮太郎对笔者谈起她最初接触Cosplay的经历。


“Cosplay是二次元文化的衍生品,也是爱好者对二次元作品的自我诠释和二次创作,而漫展是二次元文化的商业延伸和发展,给了我们这些爱好者提供线下交流的平台” 


此外,二号机在补充时也表示,Cosplay作为一种兴趣展示行为,自身还具有很强的社交属性。“其实Cosplay也是展示个人兴趣爱好的一种方式。在玩Cosplay中,会慢慢聚集许多同好,让这些爱好者不那么孤独,漫展则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交流场所和机会”


动画《幸运星》中参与同人展的Cosplay爱好者们


绮太郎认为,热爱是Cosplay的根本,在传统的Cosplay行业里,这份热爱不仅体现在对于角色的还原,还体现在亲手制作道具所付出的心意里:


“在早期玩Cosplay的时候,道具都是亲手做的,做假发做衣服要花很多心思,以前的假发甚至是用卡丝做的,经不起高温,做一个要一个星期以上,现在很多人就上网直接买,方便了,很多人就没那么用心了。”



图为文武両道剧团提供的道具制作现场


Cosplay这项文化最早来源于在美国举办的世界科幻大会,随后传入日本,紧密依附于日本御宅文化、同人文化。


80年代,Cosplay随着日本最大同人展Comic Market的崛起而逐渐盛行,并在90年代传入了国内。1999年,香港举行了第一届动漫会展——香港漫画节,并且在大陆内也有许多零散的同人聚会开始举办。


1998年香港动漫会展


到了00年代初,国内的漫展正式起步。以YACA、OACC动漫嘉年华(CICF前身)、杭州国际动漫节、上海CP(ComicUP)为核心,聚集起了大量ACG文化的爱好者。 


2002年广东东川yaca漫展


在早期,Cosplay只是少部分真正热爱ACG文化的爱好者们的兴趣,但在这一亚文化的影响力逐步扩大之后,慢慢就开始衍生出一些变质的部分了,其中色情文化的侵蚀和发展便是一大祸根。


根据兔美酱的回忆和笔者的资料整理发现,在日本00年代网络逐渐普及后,福利姬这一概念似乎开始进入大众视野。或许更早开始就有类似的行业,但在08年前福利姬的叫法在国内还没传开,


当时,部分人实际上是受到了lenfried这类日本色情Coser的影响。以lenfried为代表,这些Coser的写真和Cosplay吸引了大众的目光,由此带来的巨大流量和收入,使得许多并不热爱Cosplay的人开始关注这一领域。


lenfried


在国内,随后衍生了出了许多打着Cosplay名义的色情写真贩售网站,这些网站进一步推动了Cosplay污名化的浪潮,如在国内如知名的尤果网、菠萝社、pr社等等。


同时,这类网站也养活了一大批旗下的福利姬与摄影师,如当年在福利姬写真圈子里知名度极高的摄影师柚木yuziki。


在杭州日报所报道的《杭州小伙靠拍“大尺度写真”获利三十万!他甚至还印了上千本实体书……》一文中,在柚木yuziki被警方抓获后,在其家中找出41只装满写真集的箱子,每箱约35本,算上图片和饰品,累计销售额高达30万元。


图为上文所提到的杭州日报的文章


这些网站以及相关的福利姬与摄影师,在圈子里发展已久。在10年代中前期,以他们为代表,色情的魔爪进一步伸向了Cosplay和漫展。


而另一方面,其实对于Cosplay尺度的规制,在日本的漫展向来有之,在amuro_1985所写的文章《同人展,Cosplay和Cos摄影》中,他提到在1983年由于《福星小子》热潮,裸露度较高的Cosplay参与者数量激增,随后被日本警方以“有损公序良俗,败坏风纪”的理由限制参展者不得穿着Cos服外出。


《福星小子》漫画第一卷封面


在文中也同样提到了漫展对于Cosplay尺度的规制,甚至在1995年Comic Market官方了发行了Cosplay登记许可证,官方也明确规定了一些Coser所要遵守的礼仪典范。


图源为上述所提到的文章,翻译由本文编辑完成


但即使有着再多的明文规制,由于漫展极大的人流量,官方也难以把监管落实到每一个人,因此实际还得靠Coser的自觉,日本如此,国内亦然。


监管难是漫展都会面临的问题。在国内漫展这些年的发展过程当中,自主规制一直是常态化的监管模式。


在多位Coser和摄影的回忆里,在10年代中后期,漫展就经常出现摄影偷拍、场外捆绑等不雅事件,直到广州漫展事件,此次事件被曝光成为了一个转折点,公权力的介入和舆论的爆发使得漫展和Coser成为惊弓之鸟。


许多漫展开始纷纷加大规制力度,甚至在出现了官方禁止Cos某个角色的情况,这是以前几乎没有的。


图为广州萤火虫漫展的规制通告,我们可以发现官方禁止了酒吞童子,楪祈等角色的Cosplay,这些条文的禁止力度堪称一次转折


兔美酱补充道:“漫展开始以如此手段规制Cosplay的裸露度,这个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假如以前裸露度大的衣服,会穿上一件颜色相近或者假的皮肤代替织物,但后来逐渐没了这个规定。”


绮太郎无奈的说道“近几年福利姬多起来后,对圈子的负面影响还是蛮大的,换个角度来说,也可以说文化圈子边缘互相渗透,不怀好心的人会借二次元的标签来打擦边球。就我而言,我觉得这种事挺不舒服的。”


承认、自觉与尊重


在对多方资料进行整理后,不难发现事实上 Coser和漫展都不应被理所应当地打上色情的污名化。但另一方面,不可否认的是,ACG文化中的部分内容,其本身也带有一些软色情的元素,这是其作为亚文化的灰色地带。


那么,面对这样的问题,业内的从业者又是怎么看的呢? 


绮太郎对笔者表示,这一现状在一定程度上是“无可避免的”。 


“电影电视剧广播书籍都可能存在色情,动漫游戏当然也是。色情是无法杜绝的,但可以做到得是,严厉控制和打击正规场合和公共场所的色情传播。”


而兔美酱则认为,如今部分游戏、动画以及相关衍生产品软色情程度的加剧,也是导致福利姬和外围生存空间越来越大的原因,让更多披着Cosplay皮的色情活动有了新的发展。


其中大环境上的原因有三个:一是Cosplay评判标准的从还原度、道具水准转变成颜值、身材;二是更加便捷的传播渠道和支付条件;三是资本默许一些暴露的Coser为其产品吸引流量。



图为十月日本新番《满溢的水果挞》。动画人设并无不雅,ED中的角色造型却带上了许多软色情的元素


但同时他们也强调,并不能仅仅因为Coser服布料较少,就去辱骂对方是福利姬,或者认为对面在卖弄色情。


 “不会因为露出度高而不去出某个角色,但是如果真的很喜欢某个角色很想Cos的话,会考虑到时间场合问题,不会在公共场合出这样的角色。也不会因为害怕被标榜福利姬而放弃出喜欢的角色,毕竟一言蔽之就是爱吧。而且是不是福利姬,看作品是怎样的就清楚了。”绮太郎说。


面对这样的现实,接受本次采访圈内人士虽然也一致表达出无奈,认为其确实存在了变质的情况,但他们都表示,自己依然会热爱下去。


二号机感慨道:“这件事直接导致部分家长不让他们的孩子来展子了,这个实在是很不好。前辈们通过付出很长时间的努力去建筑这个文化。现在只需要一个事件就将前辈的努力付诸东流,实在让人心痛。”


而为了其他视角的看法,笔者还采访了业余Coser小诺。小诺表示:“我个人觉得也不是说漫展变了,而是人变了,以前大家都因为热爱,现在套上个好看的衣服就能被定义成Coser了,总觉得这个门槛太低了”


笔者还找来了一位JK制服圈的女孩小威(化名)。小威平时并不会去漫展,但因为本次事件误伤到了JK制服,让小威关注到了这场争论。


小威认为,这场骂战最荒谬就是误伤JK制服,她强调JK制服并不等于Cosplay,看到网上福利姬穿JK制服打擦边球,发微博还打JK制服的tag,小威觉得这种行为很找骂,她气愤地说道:


“有的穿的根本不是JK制服,但强行打个tag上去,会让不知道的人都以为穿JK制服的群体都是福利姬,超讨厌的,如果看到自己的制服被这样曝光到网上,真的想立刻转手挂咸鱼卖了”


微博上的制服爱好者对于JK制服圈被误伤感到愤怒


最后,在被问及对Cosplay圈未来的走向以及相关的管控的看法时,受访人们最多提到的关键词则是尊重。他们认为,个人的力量是很无力的,并不能改变什么,但尊重自己和对方就是最好的抵制行为。


绮太郎希望,Coser能尊重自己的角色,同时摄影师和路人也该给予Coser最基本的尊重。她表示,自己遇到过被偷拍、围拍的经历,甚至也被人说过轻佻侮辱的话。


二号机则说道:“圈子外的来做一些出格的动作来蹭热度,但是背负骂名的是展方,影响的则是整个圈子。我并不是说展方没有责任,但是管理总不是面面俱到的,只能在这方面逐步完善管理规则。


因此三方都需要学会尊重彼此。在展子里面,模特摆动作要注意是否不雅,同时坚持自己底线,坚决拒绝一些摄影的不怀好意的引导。如果看见别的模特有这样的动作,摄影也该善意提醒一下。”


一位淡出圈子的业余爱好摄影的工先生(化名)也表示:“没办法约束到每个人,至于抵制,从很早之前就有很多人在抵制,但是没办法阻止,这次有人道歉了,下次还会有另一起出现,无论怎样都是一波接一波。


而且在大众眼里,骂名多,但相对的,想去看的人也会多,只能说有需求就有供给,真要完全杜绝,需要形成一种最初进入圈子这个心态,尊重自己喜欢的角色,尊重自己的爱好,而不是为了肉而肉。”


结语


承认圈内软色情的存在、自觉监管和规制、尊重Cosplay而不要肆意辱骂...总之,分清福利姬所戴上的假面,这些便是这些Coser和摄影的心声。


引用资料:

1.新京报:《揭开COS圈的隐秘角落:福利姬的假福利与真色情》http://www.bjnews.com.cn/finance/2020/07/30/753661.html

2. 观察者网:《浙江网警捣毁4个淫秽色情网站,9名“福利姬”被刑拘》https://k.sina.com.cn/article_1887344341_707e96d502000xvpi.html

3. 杭州日报:《杭州小伙靠拍“大尺度写真”获利三十万!他甚至还印了上千本实体书……》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71798862714703442&wfr=spider&for=pc

4. amuro_1985:《同人展,cosplay和cos摄影》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531392892764315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动画学术趴(ID:babblers),作者:格调,编辑:彼方,鸣谢:amuro_1985(成都comiday)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