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凡尔赛人”的快乐,只有0和无数次
2020-11-10 11:38

做“凡尔赛人”的快乐,只有0和无数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作者:叶橙子,题图来自:《凡尔赛玫瑰》


今天,原本只是一个朴实无华、且略显枯燥的周一,我和朋友照例分享着打工人早安语录,并庆祝这个周一没迟到的快乐。



但一切枯燥,都终止于一位认证为恋爱小说作家的网友,凭借堪比言情小说本人的“生活记录”横空出道。



反正经过一天的发酵,我和朋友们已经忘记了打工人语录,沉醉在她重新带火的“凡尔赛快乐”里了。



最开始,大家以为这位网友不过是写了一些“皇帝用金锄头种地”式的妄想,毕竟里头还有“把用流量下载APP当做炫富”的桥段。



但在细究她的微博发言后,人们逐渐发现,这其实是几个月之前曾被定名的“凡尔赛文学”,出自漫画《凡尔赛玫瑰》,画风如下,人物周围时不时飘荡着“发光头皮屑”。



而凡尔赛文学的精髓,就是要像所谓的“真正贵族”一样,追求“不经意地炫耀”



比如,当别人以为你只是在秀恩爱时,要不经意地加上“维多利亚港”“巴黎”“伦敦”这些一看就很洋气的地名。


这时候,“宇宙尽头”铁岭只能遗憾退场,毕竟大冬天的飞去铁岭的室外,可能想哭都哭不出来。



这些看起来比霸总言情小说还狗血的“生活记录”,让网友们燃起了浓浓的吐槽欲与创作欲。


不就是吹牛嘛,谁还不会了呢!


这时,那位言情小说作家本尊如何,已经不重要了。


互联网上弥漫着自在吹牛的快活空气,人们贯彻着那英名言的宗旨,把凡尔赛模板套用到一个又一个行业、套到万物之上。


abandon还需要夹书签,太讲究了


在简要学习三要素之后,大家一个个地开始竞争起凡尔赛宫顶梁柱的地位。



在凡尔赛学的影响之下,万千网友的对象仿佛被剥夺了使用智能手机的权利。


不允许回复线上消息,只允许15分钟内线下说一句“我在”,最好还顺便收购了几家公司。



想要成为凡尔赛贵族,两种心理要素缺一不可,一是烦躁、委屈或无知,二是暗戳戳的炫耀,就像这样:



如果拿最简单的句式举例,那便是“好烦啊+找打的炫耀”。


“好烦啊,家里太大了,每天换一间卧室都睡不过来。”


“好烦啊,刚刚被管家批评了,我才知道不是人人都有私人飞机的。”


“好烦啊,都拒绝很多次了,男友还总是偷偷清空我的购物车。”



再适当地加上几个外语words,半英半文更有Versailles那味儿。



当然,这些句式都太基础,放在凡尔赛学里只能充当垫脚石。


如今公认级别最高的“凡学”学者,是千年前的李白。



试问在座各位,在还不知道月亮称呼的年纪里,有谁见过白玉盘吗?


如果是两三岁的我来描绘月亮,那白玉盘一定会瞬间消费降级,变成“呼作大白糖饼子”。



凡尔赛文学的精髓,在于对奢华生活的习以为常,以及对生活美满的懵懂无知。


当它们在现实生活中出现,一般蕴藏着双层深意——


一是达成炫耀的目的、获得优越,二是强调毫不在意、云淡风轻的态度。


这一套路或许在诞生之初,还能骗过围观群众,满足满足虚荣心。



可现在,围观群众们早已把凡学套路完全摸透:


你说没见过芒果的样子、因为都是管家切好了端上来;那我就来一个不知道鸡蛋有壳,以为它天生白白软软。




你说住北京的别墅后不知道如何报门牌号、因为一栋都是自己的;那我就来一个别墅哪有四合院好住,妈妈给买了两套。


“妈妈,我想要四合院。要,要大块滴,两套够吗?”


妈妈可能还能反手教你一套六七十年代的凡尔赛哲学,点一根烟聊起了从前。


via @江湖骗子


不要因为“凡尔赛”一词有些特指贵族,就以为这是炫富专用术语。


只要是可夸耀的事,万物皆可凡尔赛。


想要炫耀考得好,那就说考了99没满分很遗憾;想要炫耀被人追,那就说一直忙于拒绝很烦恼。


想要炫耀自己的美貌,什么“走在路上被星探拦下”的港片情节已经过时了,不如试试“莫名其妙收获200万点赞”。



多看几则凡尔赛文学优秀示例,你就能很轻易地洞察隐藏在造作辞藻下的炫耀对象:


关键词:Gucci、燕窝、别墅遛弯 ——有钱


关键词:没打过这么近的、吃不胖——好身材



作为一门通用学科,凡尔赛的辐射面积其实非常广泛。


它适用于高数课堂,在一众“高数害人”的哀嚎中轻轻吐出“有手就会”。



也适用于营造工科学生的美梦,创造一口气做完一年实验、还顺便把paper也写好的神迹。



放在追星女孩的身上,那便是砸钱砸到爱豆都对自己脸熟的程度,嘴上还要说“追星真无趣,签售去多了没感觉”。



放到美院学生的身上,那便是央美清美的教授见之落泪,自己却觉得平平无奇。



言情小说作家本尊“别墅没门牌号,整栋都是家”的套路,换到科幻迷身上,那便是“外星只靠意念传送、没数字坐标”。


好家伙,这直接把凡尔赛学发扬光大,进阶宇宙级别。




举一反三,要是凡尔赛文学应用到微信编辑行列,那大约是:


“不会吧,今天随随便便写的文章怎么又10万+了,不是说10万+很难吗?搞不懂。



而这句吹牛对应的现实情况,是日日为写稿秃头,网站搜索列表里全是“脱发能治吗”“腰疼怎么办”与“颈椎病怎么治”。



有人在凡尔赛,就有人在被凡尔赛。


从网友们今天反讽凡尔赛学的热情也能看出,现实生活中不少人“笑凡尔赛久矣”。


有人笑“又想炫耀又想掩饰”的心态,有人笑这种方式本身就很虚假、不少人能一眼看穿。



说到底,没人愿意当凡尔赛人的炫耀对象。


人人都能轻易代入坐在韩娟面前的佟湘玉,听到对方用抱怨的语气、像报菜名一般列举自己的幸福生活时,恨不得用头顶插的筷子戳一戳对方的肚腩。


毕竟,当韩娟说出“天天红烧肉女儿红,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的时候,佟掌柜几集之前还在忍受李大嘴做的的红烧胖大海。



由此,“反凡尔赛文学”应运而生。


如果说今天网友们创造的各式凡尔赛文学,是一种行为艺术式的反讽,郭敬明看了都想给S卡。


那“反凡尔赛文学”就要更实用一些,它将帮助你彻底摆脱佟掌柜的尴尬,甚至还能在反击的过程中找到别样优越。


“我从别人找的优越感里找优越感(禁止套娃)



要知道,凡尔赛文学也似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只是轻微地“凡一凡”,大家或许还会出于社交礼貌,为你点个赞。


但要是“凡”的程度过高,到了霸总言情小说都望尘莫及的程度,只会招来无情的戳穿。



而“戳穿”,这种“反凡尔赛”手段或许是最快意恩仇的一种。


就像一群网友在原博的微博下追问:


“不是说住在高端别墅区吗,怎么老公从家到火锅店只需要15分钟?”


“火锅店里怎么能低声说,锅底冒泡的咕噜咕噜声都比人声大吧?”



你也可以现场编出更夸张、凡学程度更高的故事,让对方的炫耀相形见绌、无所适从,只能黯然退场。


炫耀而已嘛,谁不会呢!




又或是直接抓住凡尔赛两要素中的“负面情绪”部分,直接忽略掉那些炫耀关键词,以人生导师的姿态提出建议。


比如,“烦死了,刚刚老师过来硬要我代表学校参加比赛,可我觉得自己水平很普通啊”。


这时你可以回:“心情不好吗,去医院精神科看看吧”(误)



这一招的效果,是让对方的重拳落在棉花上。


假装根本不关注那些炫耀的内容,让对方惹人羡慕的心思无法得逞。




虽然无论是凡尔赛文学,还是反凡尔赛文学,都是大家心底一些不太好拿上台面宣扬的小心思。


如果硬要拿完美道德的标准来衡量,炫耀招摇者不可鼓励,公开地冷嘲热讽似乎又有失风度,是个双方各打五十大板的结局。


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这些一些看似俗气、无伤大雅的心计,就是能带来世俗的快乐,拯救这个平淡的周一。


“谢谢谢谢,这种形式的凡尔赛文学,可比粗制滥造的小说快乐多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作者:叶橙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