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学PUA“大生意”
2020-11-12 10:08

泡学PUA“大生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等深线(ID:depthpaper),作者:万笑天,题图来自:电影《情圣》


今年七夕那天,29岁的徐琳(化名)收到了赵斌的表白,他买了贵重的礼物。徐琳感动哭了。不过她在询问过老师后还是没有答应。


徐琳有过几次不愉快的恋爱经历,认为男友对她不好。她从事医美行业,觉得之前的男友不如她。当她遇到喜欢的男生时不知所措,她希望两人在一起,想让男生付出多一点。于是徐琳购买了李龙(化名)的PUA课程。


在PUA的圈子中,李龙名为“诱惑的危险”。这个名字曾与PUA、精神控制、教唆自杀等字眼出现在新闻报道中。


对于浪迹情感(现更名为“小宇恋爱”)联合创始人刘欣来说,李龙是PUA市场的破坏者,他所提出的这些词汇并不是PUA,只是吸引人的噱头。


李龙坦承,这些出格的东西是他的标签。他刻意炒作负面新闻、用一些词汇激起人们的好奇心,以此来获得知名度和流量。


PUA没有统一的标准,近几年它与情感操控、骗财骗色联系起来。经历诸多负面事件后,PUA这一词汇不再出现在宣传标语中,取而代之的是恋爱咨询、聊天技巧。或者早期的从业者转型成为主打情感挽回的平台。


无论如何情感市场依旧存在,男男女女都希望自己在感情中获取主导权,得到自己想要的。李龙和刘欣都认为他们是在做好事,在帮助那些不会处理感情问题的人。然而从业人员的良莠不齐,以及面临的道德问题,让这一行业蒙上阴影。


一、谈恋爱的人


“其实我是一个很懂事的女生,在两个人相处的过程中,我不爱闹,这样就会让男生觉得挺没趣。真的。之前谈了两三次恋爱,都是时间比较短,差不多属于被分手的那一方。太懂事,男生会觉得我怎样做,你都是我女朋友,那干嘛要对你好呢。我之前的男朋友对我不太好。”徐琳说。


8月初,徐琳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她心仪的男生赵斌(化名)。她认为赵斌是一个高价值的男生,从事IT行业,各方面都比她优秀。她喜欢赵斌,但不知道该如何让关系更近一步,两人在聊天中都找不到话题。实际上在后来的聊天中,徐琳得知,赵斌开始时已经想要放弃了,因为徐琳不怎么说话,很冷淡。


徐琳和朋友谈起这桩心事,朋友便将李龙介绍给了徐琳。徐琳曾在新闻中听过PUA,她说自己是感情中比较被动的人,是一个感情“小白”。徐琳29岁,在医美行业,没有太多感情经历,之前的三次恋爱是朋友或家人介绍,和男友在一起几个月后就分手了。


和赵斌认识10多天后,徐琳花8800多元买下了李龙最贵的课程,收到了大量视频、音频课件,在和对方的聊天中也能得到李龙直接的指导。徐琳在指导下,开始引导赵斌表白。


很快引导就奏效了,赵斌在微信上对徐琳表白了。徐琳说,引导主要是让对方放下心理的防备,她会塑造一个保守、专一、对爱情执着认真的形象,并要求对方真诚,不能只说不做。


表白之后徐琳没有同意,而是提出了她对男友的要求,如果赵斌表现好的话就会同意,“对方肯定会以最好的状态去做到”。徐琳得到的教导是,跟一个男生正式在一起之前,要有3个月到半年的时间。


在赵斌承诺之后,会经常约徐琳出去,徐琳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赵斌会常常问她什么时候有空,提前订好餐厅,或者安排好去游乐园的行程,并过去接她,对她很尊重,很多事情会照顾她的感受。这样的约会大概有三四次。


七夕那天,赵斌买了比较贵重的礼物,在餐厅向徐琳表白。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如此有诚意的表白。当时徐琳哭了。她在想是否应该接受,李龙曾告诉过她不能这么快答应。于是,徐琳借口要去洗手间与李龙打电话,问他该怎么办。


徐琳没有拒绝赵斌,也没有同意。她说对表白很感动,也能感觉到他的诚意,但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了解彼此。那时他们认识不到一个月。徐琳让赵斌把礼物退掉,但赵斌还是硬塞给了她。


在这之后,赵斌的一个朋友将徐琳学PUA这件事告诉了他。这是两人的共同朋友,徐琳说女生之间聊自己的感情很正常,巧合的是她也是赵斌的朋友。


“他知道之后整个人就变了,知道之前对我很好,会给我送礼物、转账,经常找我聊天,出去见面很主动、体贴,也很有诚意,花了时间、精力、金钱。但知道我学之后,他变得多疑、不信任我。”徐琳说,不再是从前那种积极的状态,在一起时沉闷、有心事。


赵斌问过为什么要去学,徐琳说因为她不懂,那时候不会聊天,希望能跟他好好的相处。赵斌对她说,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跟他讲。徐琳就直接对他说,那你转账给我。问转账多少,徐琳则回复,“你有多喜欢我就转多少”。在谈恋爱的时候,她希望男生能够付出的多一点。


关于转账,是徐琳在李龙的课件中学到的,每个课件大约1个多小时,徐琳偶尔会听一下,“听不完”。


现在赵斌也会偶尔给徐琳发信息,但是徐琳没有回复。这也是李龙的教导,要她不要太热情。赵斌还会约徐琳出去吃饭、给她转账。


在学习后,徐琳知道感情也是有技巧和方法的,不是想怎样就怎样,就像上学时学的那些知识一样,需要学习,需要老师来教。她明白了感情不是一股脑儿的付出,单方面的喜欢,会更懂她喜欢的人,知道怎么去追求,怎样引导对方追求。


二、失恋的人


每一个想谈恋爱的人、失恋的人,或许都渴望找到某种方法技巧,可以解决自己的感情问题。年少时的李龙也和徐琳一样,失恋过,他想知道怎么才能让女孩爱上他。


李龙常会说,自己最开始的时候不过是一个“屌丝”。由于家庭环境的原因,“小学的时候他们把我当成智障儿童”,把他排在最后面,总是被好几个学生欺负,考试成绩很差,“到离开学校的时候甚至还有些人认为我是精神不正常”。


2009年,李龙16岁,起初在外打工时,与网络上的一个女孩恋爱,失恋后对怎么追女生很迷茫,就在网上搜索答案。他发现了泡学网,PUA进入了视野,他很崇拜那些发帖讲PUA技巧的人。李龙想谈恋爱,又没钱报课,就看网上的免费材料,在论坛上看实战案例、恋爱技巧、聊天记录等自学PUA。


PUA起源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北美,主要教授如何搭讪,PUA(pick up artist)把妹达人、搭讪艺术家的名称也由此而来。泡学网于2008年成立,是国内最早的一批PUA网站。2009 年,泡学网注册人数超过十万,有大量原创及翻译帖,自称为中国泡学文化的发源地。2018年5月,泡学网数据显示,其会员数量为182.3万人。


学习实践后,李龙发现当时教PUA的人中,很多人只是教人怎样更好地展示自己从而吸引女生,在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怎样更自信,与《谜男方法》书中的内容差不多,不过有更多的花样或更细化。


谜男(Mystery)1971年出生于加拿大,是一名魔术师,真名是艾瑞克·冯·马可维克,他所著的《谜男方法》是众多PUA导师授课的基础。“说白了整个流程下来就是约炮”。


2013年,李龙辞了在网吧的工作,之前他也做过五金模具,发现什么都做不好,就“被迫创业”。开始的时候,只有几千元的工资存款,没有电脑在网吧上网,并在泡学网、坏男孩学院等PUA论坛上发帖子。李龙没有自信收费,讲免费的公开课,与人在QQ群中聊天讨论。


“我当时讲课很快乐。”李龙说,听他课的人觉得学到了东西,而他当时在社会上没有什么人关注,突然之间很多网络上的粉丝关注到他,“男人的优越感就出来了,感觉有个事儿干了,还是有我的用武之地的”。


三个月过后,积蓄快要用光了,在一些粉丝的鼓励下李龙开始收费,注册了支付宝。在教学的过程中,李龙会让一些粉丝到别的QQ群中打广告,有了一两千粉丝,很快就有了收入。


“第一个月3000多元,第二个月6000多元,第三个月9000多元,然后第三个月过后电脑就买家里去了,就在家里弄,不去网吧了。”那时他的课程价格是600元,没有时间限制,可以一直负责教。而现在,他的课最贵是8880元,并且也打算涨价。最多的时候李龙一共有500多个学员。


三、坏男孩


2010年后,泡学网上聚集了大量PUA导师,由于没有统一标准,内部产生分歧,曾是泡学网上PUA首席咨询师的巫家民,单独成立了坏男孩学院。2010年,巫家民在泡学网上的课程价格是16800元。


坏男孩学院就像是一家售卖PUA的淘宝。坏男孩学院COO单鑫磊曾向《南都周刊》介绍,“坏男孩”搭建平台,建立支付体系,完善信用评级制度,导师们如同淘宝商家,出售各自的课程。最受欢迎的明星导师月收入可达到20万元甚至更多,比如浪迹(即王环宇)


2013年前后,刘欣的合伙人王环宇以明星导师的身份加入到坏男孩学院。2014年王环宇和刘欣联合创立浪迹情感咨询团队。2015年,王环宇等人因坏男孩学院抽成越来越高退出。


刘欣认为,那时候PUA是很好的一个事情,最后走偏是因为市场做大后,包括他们在内做了很多急功近利的宣传,去刺激男性的消费,比如跟男生说学了之后瞬间搞定“白富美”。


在坏男孩学院,导师需要发帖子,吸引粉丝购买课程。坏男孩学院会禁止导师发一些色情图片。刘欣说,坏男孩学院上几乎有全国大部分的PUA导师,平台对导师会有约束,不能说过分的话去吸引流量。


李龙回忆道,坏男孩学院开始时可以随便发帖,后来成为导师后才能发帖,先要在网上将自己讲课的音频和原创的PUA帖子,以及搭讪视频上传,审核通过后,可以成为坏男孩学院上的导师。


每个导师都需要相互竞争,为了营销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流派,“泰拳模式、哈利波特模式、36计、无敌状态等等,都是噱头。”李龙说,“五步陷阱”也是类似,但认可度更高,这些流派理论是一样的,在话术或者技巧上有不同。


“泡妞没有固定的方法,你面对的是人,不是机器,没有标准答案。”李龙说,PUA的特点就是没有标准,由此而来的弊端是门槛特别低,没办法考证确定某个人能教不能教。而当时的标准就是坏男孩学院的背书。


在坏男孩学院上,李龙的课程1800元左右,价格中等偏低,包括一套视频、音频、课件,还有线上指导,一个月能有几万元的收入。


大约在2016年,坏男孩学院寄给李龙一个协议书,要跟导师签署协议,一开始分成20%,后来又到40%,李龙认为分成太多,并且“管得太宽了,不能发黄图,不能教‘五步陷阱法’,不能教一些对女孩子不好的东西,我主要就是教这个,课程也不让我改,我就离开了”。


而这些出格、“邪恶”的东西已经是李龙的标签。对于为什么要走上这样的道路,李龙觉得和他最开始接触的东西有关,那时导师的广告是“屌丝逆袭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他被这些“洗脑”了,但后来发现不是这样,于是就自己研究。


李龙说,有一些“野生导师”失去了大平台后,由于不具备营销和引流能力,“平台断流后,他就啥都不是了,只能去工厂里打工”。而他认为凭自己积累的粉丝,也可以生存下去。


四、炒作与噱头


李龙已在平台上将一些粉丝引流到他的QQ群中。此后,李龙自己做了微信公众号和网站,在这一时期以“享妞军团”闻名。李龙说,基本上整个泡学圈的负面新闻他占了一半以上。


2017年、2018年,李龙对自己的评价是“太出格了”。他希望他的技术更厉害,学的人更多,而他所教授的不道德的东西开始频频出现在新闻报道中。


2017年6月有公益组织曝光了李龙直播教唆女生自杀。2018年经媒体卧底报道,李龙PUA中的“自杀鼓励”“疯狂榨取”“宠物养成术”更广为人知。


李龙理解人的心理,他知道这些名称会勾起人的好奇心。这也是他的标签,他将PUA的技术配上邪恶的价值观,他认为很有个性。他还曾做出过一个海报,在自己身上配上了一个恶魔的翅膀,称之为暗能量导师,“这些会让人觉得这玩意儿很酷,就想去学它”。


2018年5月,李龙在佛山成立了一家心理咨询服务公司,有了公司的营业执照后,开始做企业公众号、网站。李龙的团队最多时有五六人,他说,很多炒作的热点、负面消息都是他引导助手去做的。


“比如艾滋病那些东西,我在网上随便发几条信息就上了热搜,然后上万人都知道了。”李龙说,虽然是负面炒作,但男孩一看就知道这个人泡妞厉害。


炒作并未停止,他还伪造了判决书的内容来对自己进行推广。近期在李龙的一个情感交流群中,他把自己的判决书发在QQ群中,有网友说:“看了法院判决书,感觉他的榨取技术很成熟。这些都将成为你最优质的广告。”这源于李龙的“判决书”中有被害人将价值400多万元的跑车送给李龙,以及翟欣欣是其女学员等内容(翟欣欣为苏享茂前妻)


实际上这份判决书为伪造,判决书后法院的公章也被打上马赛克,李龙承认这是“吹牛”。在12368全国法院系统公益服务热线中可查到,李龙在2019年年底,法院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对其立案,那时他一年的收入有70多万元。


五、色情与风险


除李龙如此极端的炒作外,更普遍的是擦边色情的宣传。2017年、2018年有不少PUA导师、公司的宣传使用了色情图片和视频。浪迹情感也因此被学员举报。


“我们这官司肯定打不赢。”刘欣说,他奇怪,为什么跟别人发生关系成了破坏社会公序良俗,大家都是两情相悦,这种事真的是有技巧的,过去没有人来专门教,现在有人来教了。


推出“导师培训计划”是刘欣想有一套标准,自己培养导师,好控制风险,因为这个行业没有标准,随便一个人在网上自称PUA都可以,“开车需要驾照,当老师需要教师资格证,PUA不用”。所以刘欣曾经想做导师培训,但也出现了问题,比如当时收费太高、培训时间太短等。


来跟李龙学PUA的人大部分人是月收入5000元以下的,工厂的工人或者销售人员,也有学生、老板、大学老师。“工厂的工人比较难教,销售还好教一点儿。来学习的男性主要是因为肉体欲望。”李龙说,这样的人群周围没什么女性,所以他们只有最基础的性需求。从2013年到现在,李龙一共有过六七百个学员,现在还有400多人。


报名浪迹情感课程的主要是22到26岁的上班族。课程中会讲穿衣打扮、搭讪、聊天约会、去KTV和酒吧怎么玩、平时怎么约女生吃饭、逛街、买东西。刘欣称,浪迹情感总共有20万的用户。


浪迹情感的名字先是浪迹教育,后来刘欣发现没有教育资质,于是改为浪迹情感,做情感咨询服务。浪迹情感在2019年年底被卷入“北大包丽事件”遭到声讨,如今再更名为小宇恋爱。目前他们有两万多正在教的学员,10多个导师。


刘欣说,员工最多的时候浪迹情感有400多人,但“享妞军团”说自己诱导自杀、精神控制,可能就两个人,但两个人就能把400多人搞垮了。


六、情感挽回


让刘欣感叹的是,巫家民很早就看出PUA市场的风险,早几年就已经转向做小鹿情感。小鹿情感提供各类情感服务,包括分手挽回、婚姻家庭、聊天技巧、情感修复等,作为主打业务的情感挽回为平台带来了用户的同时,也引来大量纠纷。


据小鹿情感官方网站介绍,2012年成立了小鹿情感的主体北京魅动力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魅动力公司”),2015年巫家民创办了情感内容平台小鹿情感。从2015年3月开始,魅动力公司获得了多轮融资,两年多时间里融资累计数亿元。


2018年,小鹿情感的宣传中称,其是全国最大的婚姻家庭与心理情感生活服务平台,拥有1200万的用户,注册的心理与婚姻家庭咨询师达1100多人,有超过800人规模的专业情感心理咨询服务团队,以及链接超过1000名认证的专业心理咨询师入驻。


巫家民曾表示,他们利用了一套标准化的考核把控导师水平,确保所提供的情感内容和服务的质量。但仍有大量对服务质量的投诉要求退款。


对于情感挽回来说,自2018年起就有诸多投诉。据2018年底《每日人物》报道,在其提供的挽回情感、二次吸引等内容中,都有PUA的影子。这些情感男女总结自己的“被骗套路”:简单询问后交钱,情感导师把模板发给他们,课程价格从2000到12000元不等,课程基本都是“断联”“代聊”,提升自己魅力,“二次吸引”等内容。二次吸引即涉及PUA的内容。


2020年5月,有网友表示,其在情感困惑时购买了小鹿情感上某导师团队的课程,花费3万多元,其中16800元是挽回指导,15000元是导师诱导进行朋友圈形象塑造。他表示,课程只是照本宣科读已有的文稿,“讲得非常一般”,可是由于那段时间情绪低落,无法认真辨认好坏。“微信支付费用,也没有合同,小鹿的平台退款要比其他合规的大平台难得多,只能是支付后的48小时。”他说。


有人按照导师的要求,在女朋友发来寻求复合的330多条微信后,回复“噢”,女朋友和他彻底分手。或者按导师的指导,“冷她一段时间”,使得双方的感情更加糟糕。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小鹿情感的投诉有600多条,投诉内容有虚假宣传、付款后无法解决问题、后期无法联系到导师、“服务差,导致感情恶化”、退款困难等。


七、“洗白”


2017年对刘欣来说是一个转折点,2018年刘欣经营的很多公众号被封。他说,这一时期,短视频平台兴起,任何一个人可以花10分钟成为一个情感导师,发表一些耸人听闻的言论去吸引流量。而PUA的风险在于没有认证和规范的标准,什么是PUA?


刘欣在手机上搜索PUA,看到的结果有“职场PUA”“商家PUA用户”“世间万物皆可PUA了”。这也让李龙感到可笑,他说,PUA是一个“把妹”很厉害的称号,就像他曾经叫“PUA诱惑的危险”。


刘欣认为,PUA是教一个男生怎么去变成女生喜欢的样子,会重塑一个人跟女生的聊天方式、对女生的态度、外表、生活态度、感情观。其课程的理论基础是《谜男方法》,由于美国和中国社会环境的不同,刘欣和同事也研究了一些新的东西,《谜男方法》内容大约占10%~15%。


“在不欺骗女生的前提下,我们用了很多技巧和方法”。刘欣说,在感情中即使一个人没有学过、不知道PUA,两个人也会受到伤害,感情中受到伤害是常态。


对于“五步陷阱法”来说,在与女性接触时会设置一个“人偶”,比如浪子、帝王、诗人,然后会虚拟一个人的职业、姓名、世界观等等,人设的选择,会根据对方的性格来决定。


受到伤害的不仅有被PUA的人,还有PUA的学习者。一个重度的PUA上瘾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他用浪子、帝王的人设骗过上百个女人。他是一名大学生,有近两年的时间废寝忘食地在网上学习PUA技巧。学习PUA的导火索是一次失败的追求,当他走出边远小县城,城市给他带来落差,他发现自己在金字塔的最底层,而自认为胜券在握挑选出的女朋友也追求失败了。


“我也迷茫,我很多时候发现我被洗脑了,我在演一个能力出众、目标远大的人,一些真实经历会把我拉回来,我发现我做不到。”上述PUA上瘾者说,他在学校没有朋友,看不起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和人交往。


李龙说,泡学实际是社交的一部分,很大一部分是人情世故,让身边的人喜欢你,不能学了之后反而让身边的人讨厌你。学习各种PUA都会出现痛苦、抑郁的情况,因为泡学所有的技巧跟理论,归根到底都要你装出一个高价值的人。如果装出的这个形象和真实的自己有冲突,原来的行为方式和习惯会被重塑,这个过程是痛苦的。


对于未来的行业发展,刘欣认为,PUA的市场会越来越大,因为在城市化的过程中,有大量的年轻人从农村、三四线城市到大城市工作,在工作中会发现无法解决住房、教育等问题,想择偶会非常困难,但女生有时候可以因为长的漂亮,有一个天然的选择权。


女性成为互联网消费的主力后,“假设一个女生从农村里到城市,她每天看消费各种各样的东西,怎么会选择一个在工厂里上班的打工仔?”PUA可以让一些人有更多择偶的权力,能够通过技巧方法弥补物质、形象上的不足,这是刘欣的理念,他认为他们在做一件好事。


现在刘欣还准备开一个新的招导师的计划,收费5000元培训半年。李龙则计划明年再把公司做起来,“把蛋糕做大就需要一个公司,要正规化,要洗白。”他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等深线(ID:depthpaper),作者:万笑天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