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云台》播出不尽人意,唐嫣的原罪?
2020-11-26 15:14

《燕云台》播出不尽人意,唐嫣的原罪?

本文作者:龙承菲,原标题:《唐嫣的<燕云台>,是第二个<孤芳不自赏>吗?》,头图来自:《燕云台》剧照


唐嫣新剧《燕云台》,没能打响这位85花产后复出的“第一枪”。


在《燕云台》刚开播时,根据中国视听大数据(CVB)统计的收视情况,燕云台收视前8集的收视均值仅有0.467%,酷云数据的实时收视也在0.5%左右浮动。


除了收视以外,《燕云台》的口碑似乎也有些不尽人意——豆瓣开分4.9分,在及格线以下,评分甚至随着剧情展开还在下降,等到11月22日网播结局当晚已经滑落到了4.4分。



这种收视和口碑表现显然不如预期。从剧集回报角度来看,《燕云台》作为大投资且上星的古装大女主剧,在同期基本没有同类剧集对打的情况下,却没能收获一个新的“爆款”。


从演员个人角度来看,曾经主演的《夏家三千金》收获卫视年度收视冠军、在卫视观众中具备一定号召力的唐嫣,产后复出的第一部大剧播出,成绩也不该仅止于此。


事实上,近期正好有两部由曾经的流量生花担纲主演的新剧播出,而这两部剧集似乎也形成了鲜明的对照。《隐秘而伟大》首播收视均值突破1%,豆瓣评分达到8.2分,口碑表现显然优于《燕云台》。



虽说民国正剧与古偶剧差异较大,不适合进行直接类比,但毒眸发现,如果说《隐秘而伟大》中李易峰的表演尚有可以褒扬和讨论的空间,那么《燕云台》的4.9分,似乎被直接归因了唐嫣一个人身上:开播后唐嫣在剧中的表现让剧组养胎、抠图等争议立刻甚嚣尘上;女主人设被多数人认为“老套”,有网友评论“除了女主之外的戏份都挺好看的”……


从种种舆论反馈来看,《燕云台》在社交平台上的负面口碑,几乎像是《孤芳不自赏》“卷土重来”。


《燕云台》真的是《孤芳不自赏》2.0吗?如果不是,这部近期播出的、投资规模最大的“古装大剧”,却只能收获惨淡的口碑和收视,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燕云台》的“历史视角问题”


从剧情发生的历史背景来看,《燕云台》的设置似乎天然存在“劣势”。


《燕云台》的主要故事发生在北宋时期,但主角所在的阵营并非北宋,而是在同时代古装剧中一贯以“反派”形象出现的辽国,主线也围绕辽国宫廷政斗展开。唐嫣饰演的女主萧燕燕,就是历史上辽国颇为传奇的政治家萧太后,在摄政期间使辽国进入了最为鼎盛的发展时期。


但是,或许是因为五代十国存在时间较短、政治历史又过于混乱,历史教材中对这一时段的历史着墨不多,大众本来就对相关背景并不熟悉。


而与诞生了多部宫廷剧的清朝不同,“辽”这一民族政权在此前的古装剧中多作为主角阵营需要抵抗的反派,其中最为出名的就是“杨家将”系列和《穆桂英挂帅》。


大众在观剧时也多代入宋朝视角,对于和北宋签下“澶渊之盟”的辽国及在背后主导的萧太后,自然不容易建立代入感和共情感。何况在在杨家将系列故事中,萧太后更是作为诡计多端的主要反派形象出现,和《燕云台》中的正面女主形象也产生了较大认知矛盾。



《燕云台》放出预告时,唐嫣饰演的萧燕燕“守护燕云十六州”的台词就引起过争议。


公元936年,后唐将领敬瑭举兵反叛,向契丹求援,接受契丹出兵,受契丹册封为大晋皇帝,并在两年后按照契丹的要求将燕云十六州割让,辽国疆域直接扩展到长城边界,并在之后数百年始终对北宋政权构成战略意义上的巨大威胁,直到明太祖朱元璋北伐元朝得胜,才被汉族政权完全收回。


预告播出后,豆瓣小组得到上百回帖的讨论楼中,楼主直言:“我从小到大潜意识里一直想让大宋夺回燕云十六州,(预告)看得我好矛盾。”


编剧蒋胜男此前在微博就《燕云台》的历史背景做出过回应,表示自己作品的主角背景北宋、辽国、西夏都有涉及,澄清《燕云台》中没有杨家将的戏份,写这一系列初心是“以史为鉴”,对“辽金元都分不清的假宋粉”直呼“惹不起”。




就剧情展开争议的视角问题,毒眸采访了一位知名剧评人寥寥(化名)。寥寥认为,编剧选择以传统观念中的“反派”辽的视角展开故事,其实没有问题,但她在微博对于“宋粉”们反驳时的表达,暴露了她也并不能真正区分所谓的“宋”和“辽”的本质。


“在她将宋、辽和西夏作为主语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她是将这些王朝拟人化了,这是她最根本的问题,”寥寥告诉毒眸,“事实上一个王朝的‘拟人化’能够成立,必须建立在它是一个‘现代民族国家’的时候,比如当大量城市出现、大多数人心中都有一个帝国或者一个共和国概念的时候,但宋和辽谁也没能真正取代谁。


其次,在探讨“宋的缺失错误”“辽和西夏为什么能传续下去”时,需要对当时的整个社会背景进行概述。

在他看来,王朝本身是一个复合体,由上层建筑以及大量建立在宗族或者部落基础上的社会形态组成。宋的本质是在五代十国之后的割据状态下所建立的一个妥协性质的政权,辽的本质是一个从部落制迅速成长起来、仿照帝制但本质上依旧没有真正完成帝制的一个部落式的政权。


“当我们忽略背景不同的时候、只把他当做两个王朝来看待,我们很明显会得出一些粗暴的结论,这些结论就包括为把宋和辽当做两个在打架的人,我站在宋的角度上,你站在辽的角度上,这种思考本身就是一个很粗暴且没有任何意义的。”


而编剧所言的“以史为鉴”本身,似乎也与真正的历史研究视角不同。寥寥告诉毒眸,国内大部分历史剧的思维本质是“评书史观”,即“幻想一个皇帝想了什么、做了什么,然后整个天下就会怎么样”的一种模型史论,但这种史观在真正的历史研究中是被完全摒弃的。在评书史观下进行的剧本撰写,自然不能称为真正的“以史为鉴”。


网友对编剧之言的不满,似乎也集中在认为其剧本中“戏说”成分过高,与“以史为鉴”的境界相差较远。


(观众评论)


并且,单从“戏说”的剧情设置角度来看,想要减少观众的抵制,或许也可以通过增加对底层百姓的生活来与观众进行情感联结。


“观众共情的一定是基层,你作为一个王朝的统治者,说出‘守护燕云十六州’,观众是很难共情的,你为什么要为大辽守护燕云十六州呢?因为大辽的百姓在这里生存,一旦爆发战乱,无辜的百姓可能会面临什么呢?”寥寥表示,“一定要表现辽人百姓在燕云十六州能获得更好的生活,这种情况下你说这句台词,才是有情感节点的,否则只是一个泛泛而谈。”


成为“原罪”的唐嫣?


抛却民族方面的历史争议,《燕云台》“劝退”观众的另一主因,似乎被尽数归结到了饰演女主角的唐嫣身上。


《燕云台》女主是成长型角色,初期表现为草原上天真烂漫、敢作敢为的少女,与唐嫣此前经常被诟病的“傻白甜”女主形象类似。大量同质化的女主人设,容易让观众产生疲倦感。


其次,《燕云台》开篇,女主的形象和唐嫣本身就存在“违和感”。演员形象与角色年纪相差过大的问题早在周迅《如懿传》时期就引起过广泛争议,在《大明风华》中甚至专门设置了演员扮演女主孙若微的少女时代。


女主萧燕燕在登场时尚且处于未婚的少女时期,虽然今年37岁的唐嫣面貌状态仍然保持甜美,但仍与女主的青春活力相差较大,并且她过去出演过大量的雷同角色,“萧燕燕”的一颦一笑中很容易看见过去角色的影子。



更何况,《燕云台》拍摄期间唐嫣是否怀孕,似乎已经成为笼罩在这部剧之上的一团迷雾。


早在《燕云台》开拍时,就有豆瓣网友针对唐嫣进组时是否怀孕表示质疑——网友梳理了剧组拍摄和唐嫣生产的时间线,认为唐嫣在拍摄时一定处于孕期,但萧燕燕身为草原儿女,有大量骑马和打戏,孕期肯定对拍摄进程有一定影响。


而剧集播出后,第一集就有不少观众发现唐嫣打戏运用替身“穿帮”,和男二共乘一马时的颠簸起伏过于规律、像是“骑假马”,甚至有些特写镜头背景过于模糊,像是绿幕抠图造成的画面效果。种种一切加在一起,《燕云台》就好像又是一部女演员剧组养胎、滥用替身抠图而拼凑的“烂剧”。



针对这一质疑,《燕云台》总制片人季风在接受新浪娱乐采访时替唐嫣澄清,称其只带了2名助理进组,剧组在象山、横店、内蒙古、上海的四地转场她也全程参与,在饮食、住宿、拍摄时间方面也积极配合,用道具坐骑代替和准备替身都属于正常的拍摄范畴,不存在为了唐嫣专门调整的情况。


《燕云台》编剧蒋胜男也在凤凰网的采访中提到,去剧组探班时看到女主角“大热的天穿着几层衣服几十斤的盔甲”,对唐嫣怀孕一事并不知情:“真的不知道,也没看出来,因为之前我听到的是唐嫣为了这个戏增肥了。”因为萧燕燕作为草原女子,身形单薄并不贴合角色。


同时,唐嫣工作室放出了现场拍摄花絮,证实不少被质疑抠图的镜头确实均为唐嫣亲身上阵,粉丝也引申了现场拍摄时的路透,发布澄清表示,成片效果像是抠图,主要因为拍摄多使用大光圈、缩小景深而出现了背景虚化模糊的情况。



不过,唐嫣本身曾经传出拍摄时“嚼口香糖”的先例,虽然粉丝澄清所谓的“口香糖”是牙套的保持器,已经在观众心中留下了演戏并不敬业的印象。加上似乎少有成长的演技,让观众自然形成先入为主的视角,让《燕云台》成了部分观众心中的《孤芳不自赏》2.0。


过时的“大女主”,和困顿的“85花”


如果说唐嫣的个人原因为观众带来了刻板印象,那么毒眸认为,《燕云台》在口碑与收视上的表现不佳,更主要的原因是剧集本身的“过时感”。


从大的剧情模式来看,本身感情甚笃的三姐妹因为嫁给了争夺王位的三个男人,因为权力、爱情反目,与近年来《独孤天下》《独孤皇后》的剧情脉络有雷同之处。


天真烂漫的女主被卷入宫廷权谋斗争,获得最终胜利、成为摄政的太皇太后为江山社稷奉献一生的成长线路,是“大女主”的必经之路,唐嫣自己主演过的《锦绣未央》和不久前刚播完的《长安诺》都遵循了类似的剧情轨迹;男主与男二都爱慕女主,因此兄弟反目,更是言情剧中常见的套路……


(燕云台剧照)


但是,这种所谓的“大女主剧”,实际上也是借着女性励志的噱头生产的“伪大女主”。在命途多舛的人生路线里寻求“华丽反转”,但这些女性们最终获得的权力依然是依靠男人赋予的。女主们收获权力并不是出于自身的独立意志和主观能动性,内心对于权力并没有产生较大的波澜,最终所求往往还是与男主角“一生一世”的爱情。


剧集中的小细节,也表露出一种“套路化”。第一集女主纵马误闯法场、男主英雄救美抱住她时的慢镜头,第二集女主和男主比赛摔跤却意外接吻的桥段,对观众来说已经是“老生常谈”,缺乏惊喜。甚至剧中艳丽的调色、主要女性角色“大平眉+韩系粉色口红”的妆容,也与近年来流行的质感为重的风格不符,更加凸显了剧集带来的“过时感”。



随着剧集类型的演变和观众审美的发展,带有权谋元素的古装言情剧想要走红,都需要在原有的剧情设置中加入新的元素。从以“黑莲花”人设突出重围、用“爽感”打动观众的《延禧攻略》,到今年以性别地位倒转让观众耳目一新、加入“穿书”元素的《传闻中的陈芊芊》,类似的爆款剧集无一不是脱离固有的“古偶玛丽苏”套路、在符合观众审美的基础上对剧本进行了创新。


相比之下,《燕云台》最为突出的“新元素”,可能是女主萧燕燕口中“谁说女子不如男”的思想,与今年女性主义在文娱行业中进一步受到关注的思潮较为契合。


但是从剧情中的表现来看,萧燕燕的行为举止却表现得有些“无厘头”。


她在闹市中看到男主韩德让的骏马品相上佳,便用石子弹他的乌云踏雪让马受惊,然后“恶人先告状”自己的马因为它受到了惊吓,要韩德让把马赔给自己;想要证明“谁说女子不如男”的途径之一,是直接打晕参赛选手、抢走他的令牌参加射柳大赛,面对多疑残暴的辽国皇帝,大姐和身为首相的父亲只能站出来揽去责任;在和男主韩德让私奔时,紧张的赶路过程中一定要以“可能回不了大辽”为理由登上定情之地的燕云台,也因此被追兵赶上带回首都……


这一连串的表现,与观众期待的女性主义相差较远,让原本萧燕燕设定上的好胜和勇敢,变成了一句挂在嘴边的口号,观众自然难以信服。



事实上,面临“过时”困境的,并不只有唐嫣和《燕云台》。她们所代表的“85花”,都在被不断变化的时代追赶着。


曾经极具收视号召力、是各大卫视宠儿的85花们,近期的新剧表现普遍欠佳。


2019年播出、由杨幂主演的《筑梦情缘》,平均收视仅有0.968%左右,是当年湖南卫视剧集收视倒数第二。


(电视剧《筑梦情缘》剧照)


刘诗诗产后复出新剧《亲爱的自己》仅仅收获了豆瓣6.4的及格分,演技也再度遭到负面争议。


(电视剧《亲爱的自己》剧照)


Angelababy虽然参演了豆瓣8.1分的高分剧《摩天大楼》,但在其中戏份不多,剧集开播后“哭戏”登上热搜,不过网友似乎也并没有就此承认她的演技……


在85花们成名的年代,大IP尚未泛滥,加上流量时代、粉丝经济的起步,85花们理所当然地通过大IP电视剧收获了广泛的国民度和节节攀升的商业价值。(杨幂甜剧打转、唐嫣新剧哑火:85后小花们怎么了?)


而85花越来越多地参与到资本化的运作之中,从单纯的演员身份切换至工作室老板后,她们也面临更多在演员之路上精进与市场业绩考核之间的选择。在大量重复的IP商业剧中打转的85花们,演技很难得到历练与提高,口碑似乎也在长久没有亮眼作品出现的时段里逐渐流失。


但当互联网兴起、大IP已经不再是流量保障时,在85花们的演技也没有长足进步的情况下,观众或许更喜欢能带来新鲜感的面孔,尤其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面孔。(国产剧女主为什么越来越“丑”?)


不过,从目前的表现来看,无论是唐嫣还是“大女主戏”,似乎还没到断定她们走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


唐嫣自身的存货,有王家卫执导的《繁花》,八年后与当年的“仙剑”男主胡歌再度合作;“古装大女主戏”方面,杨幂的《斛珠夫人》和赵丽颖的《有匪》仍在待播行列,85花们是否还存在收视号召力、观众是否对类似的剧情产生厌倦,还要看这两部戏播出后的表现。


但无论如何,85花和古装大女主戏的标准套路,已经走到了困顿的时间节点。如果继续停滞不前,《仙剑奇侠传三》紫萱为观众带来的“滤镜”什么时候会消耗殆尽,还未可知。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