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还有人向往未开化的藏区,就会有下一个丁真
2020-11-27 17:18

只要还有人向往未开化的藏区,就会有下一个丁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Brains,头图来自:《丁真的世界》


一张原生态的康巴汉子脸,两个星期内被抛起,被转手,起起伏伏,他叫丁真。



周迅曾经评价李亚鹏,满足了自己对男人的所有幻想,那么丁真一定满足了所有网民对康巴帅哥的所有执念。


因为去买泡面的视频被发到网上,丁真火了。苍天白云,皑皑雪山下,一个如同初生小牦牛般眼睛黑亮亮的帅哥,伴随着音乐的律动向你款款走来:



《边城》里有句话“为人天真活泼,处处俨然一只小兽。人有那么乖,和山头的黄麂一样”。又纯又野的他一夜之间仿佛获取优先择偶权,成为万千少女心中的梦中情人。


看过了太多工业流水线上的偶像明星,这个皮肤黝黑、阳光又野性的异族少年是那么与众不同,他具备了太多引发幻想的元素。看帅气英勇的藏族小伙不用去318国道,互联网会把他带到你面前。


丁真上热搜的那天,摄影师就开设直播,通过直播排名的方式贩卖丁真的个人信息,引导粉丝刷礼物。


然而略带羞涩的丁真用不流利的汉语和大家对话,与摄影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网友问他是哪个省的,丁真听不懂汉语,说是“妈妈生的”。


图源抖音@快快是我


丁真太可爱,导致众多网友嚷嚷着要去西藏朝圣,但丁真的家乡在四川省。



哎呀,大伙直呼这不对呀,难道不是只有西藏这种圣地才能养育出这样如雪山般纯净的少年嘛!


于是网友们开始恶补地理,才知道大四川不但有天府之国,满地飘零,还有雪山草原和野蛮生长的康巴汉子。


在人们的印象中,威武雄壮的康巴汉子,一定是有着古铜色皮肤,五官深邃,身着华丽的民族服饰,别有一番风味。


他们茹毛饮血,在青藏高原上策马奔腾,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但丁真又有些不同,他在狂野里又多了几丝清甜,中和了粗旷的气质。仿佛山间的小狼,对外凶狠,但只对你一人忠诚。


丁真火了。人红是非多,人们开始发现这个小伙子也许不像想象中那么纯真。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丁真的旧照流出。原来野生小马驹也是非主流,也会竖中指,梳九一分。


这张照片相信你们都已经看过了


还有丁真的长发造型,在嘲讽模式下被大家说成“平平无奇甚至有点土气”。


丁真真的应该感谢托尼老师,好的发型太重要了


一夜之间,网上的风向变了。人们开始质疑丁真到底“真不真”,质疑他的家庭,他的人品,甚至怀疑他火爆的背后有推手。


对此院办无语子,世界上有哪些人能经得过网友比人口普查还精准、10万倍显微镜下的观察呢?


丁真成名后,他身边的朋友和村民还是无死角对丁真进行围追堵截。丁真仿佛成为了电子屏幕里的一头困兽。没人关心你飞得高不高累不累,只关心你帅不帅(狗头)


想起了成名后的大衣哥被村民24小时现场直播,每个人都担心丁真的未来。


就这样丁真被流量所裹挟,人们通过猎奇的双眼想知道他的一切。


为丁真操碎了心的网友开始出谋划策,我们可以将之分成女友粉和事业粉。


一打开直播间,就可以看到女友粉直呼其老公。



事业粉则分成两个帮派,一类希望丁真可以上进,好好学汉语好好学习,多赚大钱。


前期网传已有娱乐公司找丁真签约,可能会参加第四季的《明日之子》。


有人似乎看厌了网红—直播—变现的这条路,另一些事业粉则劝他保持初心,要求他保持着原生态的野性。 


“别吧,他现在这么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距离感啊,保持神秘感和又纯又野的气质,千万别商业化啊”


“我就是喜欢原来的他”


但是丁真最需要的是什么呢?


让我们看看丁真的家庭,曾有驴友借宿过丁真的家,照片里他住着破旧的房子,丁真为了弟弟妹妹上学,早早辍学放牧。也许是希望家里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也许是再养一匹漂亮的骏马?



院办不是丁真,不能替他回答。


就像四川观察的评论员所说:“无论走那条路都是他自己的选择。不要让丁真被大家的观点裹挟着,走上他不喜欢的一条路。”


人们对丁真未必是真的关心,而是一厢情愿的“为了你好”,没有人可以为丁真做选择。


人们呼吁保护丁真的纯真,在丁真走红的一刹那,洪水般的关注就已经打扰到他的生活,他已经回不去了。


人们对原生态有着非常拧巴的需求,一边窥探他们的隐私,一边要求没有黑料,一边要求他们永远鲜活,一边要求他们永远贫穷。


现代人生活在钢筋水泥里,未免会产生逃避心理,进而神化乡村生活。以回归田野为特色的李子柒不也是满足了人们对田园牧歌的美好幻想么?



然而这只是幻想而已,习惯了大城市的繁华与便利,连老家十八线小城都不愿意回去的都市丽人,怎么可能过上放牧种田苦哈哈的生活?


已经有太多的素人帅哥,无论是康巴男孩,还是浴室小张,还是前互联网时代酷得犀利的流浪汉,都在被动地挖掘出来,一开始人们大呼帅气,热情追捧,然后谴责,一个镜头一张照片就可以推翻全部预设。


就像西方殖民者的殖民审美,讲究得就是一个我们可以现代化但是殖民地的你们必须活成我想要的样子,非常自私。


犀利哥因流浪多年有精神问题,否则也会逐梦演艺圈了


说到互联网白垩纪时期,院办不禁想起了15年前的女版丁真——天仙妹妹。


2005年,一个叫“浪兄”的网友自驾经过四川理县的羌寨时,发现一位亭亭玉立的羌族姑娘。


他把天仙妹妹的照片发到汽车论坛,立即引起了网友的疯狂围观。人们对这位天然淳朴又神秘的少女充满了好感。


还是信春哥,得永生的时代


之后 ,天仙妹妹成了理县的旅游形象大使,据统计理县的旅游业绩增收了30%以上。


丁真最近也为家乡拍摄了宣传片,历史是不是惊人的相似?



丁真的火爆,可能只是人们心中对于净土美好幻想的投影而已。


西藏,一个被文艺青年所神化的地方。无论是《青藏高原》还是《回到拉萨》都将这里传唱。


在早期的豆瓣里,就可以看到大量身穿白色棉布长裙的女孩子穷游西藏。再后来,她们披着大红披肩,cosplay殿堂里的喇嘛。


都市的喧嚣难免让人心生厌倦,文青们厌倦了喝杯咖啡的小资生活,总想给生活撒个野,朝个圣。去不了耶路撒冷那就来个更容易的西藏,来次说走就走的旅程。


文青厌倦了都市的喧嚣,以为一次旅行就可以洗去尘埃,净化心灵。


而丁真就是文青们对西藏幻想下的工具人,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以为他住在西藏。


所以人们要求丁真要野,必须有康巴汉子的男性荷尔蒙,人们又要求丁真必须要纯,出生在净土的人怎么能有黑历史呢?可丁真不是一个扁平的符号,而是一个活生生的放牛娃,不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文艺青年从来没放过未被开发的川藏,从零二年到二零年,永远期盼在高原碰到属于自己的最佳艳遇。只要这里还有神秘的空间,就一直会有人对这里保持意淫、心存幻想。


这无疑是掌握了互联网话语权的城市大众的审美狙击,丁真本人,甚至他的耳环配饰,他的小马珍珠,都是整个审美图景的一部分,但作为一个人,他一定不想成为一种代称。


被符号化的他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Brains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