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人上个厕所,怎么这么难?
2020-12-08 17:20

打工人上个厕所,怎么这么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数据(ID:datagoo),作者:陈泰瀚,编辑:陈泰瀚,设计:蔡展,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前不久,《人物》杂志的一篇《互联网大厂的厕所难题》刷屏,再一次将打工人直面的辛酸现实赤裸裸地揭开来。


事情的导火索,是某互联网大厂一名员工由于公司坑位不足,就在小便池解决了大便需求。


这尴尬一幕从公司传到整个互联网圈,成为打工人们私下谈资的同时,也将积愤已久的如厕自由问题公之于众。


一、公司的厕所,有多么难等?


公司坑位少,厕所难等,自然不是今天才有的问题,只是企业文化的弊病,总算又一次在效率第一的互联网大厂手中被发扬光大。


早在2018年,就有针对白领阶层对公司厕所满意度的调研,结果显示,“要排队”赫然居在不满意度排行榜首位,67.79%的员工对上个厕所总要排队感到不满。



短短两年过去,抖音、快手、拼多多等公司的成长驶入了快车道,互联网行业独角兽逐鹿浪潮愈演愈烈,更是加剧了积蓄在小小厕所中的劳资矛盾,以至于不得不面临爆发。


公司厕所有多难等?坑位配比有多失衡?回答这个问题,至少应该先知道什么是正常的比例,藉由官方划定的标准或许可以帮助我们窥探一二。


在大厂云集的北上广深里,目前只有广东对办公场所卫生间的员工卫生设施配备比出台了具体标准,上海和北京都未单列办公场所卫生间的要求。



广东的设计标准建议男厕按每35人增设1个坑位,女厕按每15人增设1个,国家建设部标准则统一建议按每25人增设一个。


据《人物》杂志采访,某大厂员工表示每层楼上千人,坑位只有8个。假若就按一千人算,那么员工坑位占有率就是每125人共享1个坑位,远远超过上述任何一套正常的标准。


小公司或许不会面临比例如此失衡的境地,但恐怕也不容易满足标准,否则就不会有近七成的白领常年被厕所排队问题困扰了。


二、如厕难,还难在哪里?


大厂也好,小公司也罢,在秉持996福报观念的老板们看来,厕所就是效率最后的敌人。而员工则以厕所为根据地,努力对资本的控制做着有限的抵抗。


藉由对知乎有关讨论的统计整理,老板与员工们围绕着厕所上演的猫鼠游戏,已经被打工人们所留下的一个个辛酸案例生动地描摹了下来,成为一抹似轻又重的时代顿笔。


如果说由于公司扩张,原有的硬件设施跟不上才导致坑位不足,那在员工看来,可能多少情有可原,也很难完全怨谁。


但在知乎中更普遍的控诉案例中,矛头所指,主要就是“老板”或“领导”,双方围绕“每天”的“时间”所有权展开长期的拉锯战。



在互联网大厂或许是让你上但没得上,而在小公司里面更惨的情况则可能是有得上但不让你上。


上个厕所要视频聊天确认,回来后阴阳怪气提醒你去检查身体,面对这种老板,可能忍住不把辞职信啪的一下甩在他脸上,比忍住便意更难。


如果你一定要上,那老板可能会拆了厕所窗户,断了卫生纸供应。在这样的寒冬腊月里,脱了裤子感受从门缝吹进来的丝丝冷风,确实无异于酷刑。


而一些公司则在另一个方向深耕:你想上可以,带薪?不行!上厕所登记打卡,每天每人配额30分钟如厕时间,超额的话,那就等扣薪吧。


在知乎网友的这些案例面前,互联网大厂什么厕所断网、安装计时器示众,统统都变得云淡风轻了。



公司厕所的比例问题固然是这段时间的舆论枪口所指,但除此之外,公司厕所的卫生与安全,或许也是隐忧所在。


在无忧精英的《白领如厕调研》中,“地面湿滑”和“有异味”分别位列公司厕所不满意度排行榜第二、第三位。而知乎网友集体抱怨的马桶湿哒哒、有脚印,甚至也让某些公司特意发通知禁止员工蹲在马桶上方便。


更恶劣和恐怖的,还属奇葩老板进女厕所关灯、《熔炉》般的偷窥偷拍狂等爆料情况。


这样子的事件已然不是少数多数的问题,而是不能接受,一次都不应该有的问题了。


三、错峰如厕只是权宜之计


对于如何解决当前的如厕困境,360 和搜狐开发的可以显示公司各楼空闲坑位的小程序颇受好评。另外错峰如厕,也不失为相对可行的策略。


根据拉勾网早前发布的《互联网人如厕报告》,大家在公司上厕所存在着高峰期,基本集中在早上刚到公司和下午要下班之前。


具体地,10:00~10:30如厕拉屎人数占比31% ,15:30~16:00如厕拉屎人数占比23% ,18:30~19:00如厕拉屎人数占比27% 。



不过,只有将近一半的人通常能在5~10分钟内解决生理需要。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不幸要排队,厕所里的仁兄义姐就像薛定谔的猫,在门没打开前,你不知道对方是在专心上厕所,还是会突然传出一声“抖音,记录美好生活”。


但无论是哪种方法,到底都只是权宜之计,我们需要的是长治久安的制度保障。


如厕自由的问题,表面上是坑位少、排队久,只要满足供给就能解决的问题,但实际上则暴露了员工长期以来的各种积怨,可以说是系统性问题。

  

       

知乎上,围绕某大厂小便池大便事件,打工人们揭示出各种不公现象,也提出了许多有建设性的意见。


有人抱怨资本一路猛进,一味地扩张,一味地招人,百亿补贴照顾不到自己人,员工满意度永远是排在优先级列表后面。


公司或许会有说辞说改造设施很困难,但也有人说老板才没有忘了在扩充人员的同时跟进厕所建设,毕竟老板都有自己的VIP专用厕所。


关键是不为,而不是不能。


《人物》稿件中坐拥上海高楼风光的刘潇然,每到便意忍耐不下去的时候,就反复想,“这里高工资,这里高工资”。


但或许正如知乎网友所言,总会有人以长者的口气对你说:“年轻人,我劝你一定要多挣钱。”但很少会有人告诉你:“年轻人,人活着要有尊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数据(ID:datagoo),作者:陈泰瀚,编辑:陈泰瀚,设计:蔡展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