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张图看成为发达国家有多难
2020-12-18 09:00

从两张图看成为发达国家有多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宁南山(ID:ningnanshan2017),作者:深圳宁南山,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查数据的时候上了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网站,


发现的这个地图有意思,我找了2015年和2020年的,IMF按照各国人均GDP标颜色,人均一万美元以上标冷色,人均一万美元以下国家标暖色。(https://www.imf.org/external/datamapper/NGDPDPC@WEO/AZE)


有趣的是,尽管发达国家人均及格线一般是两万美元,但是从地图上一看,2020年人均一万美元以上的冷色土地面积基本是发达国家+中国为主。


除此之外只有沙特为首的海湾国家、秘鲁、乌拉圭、巴拿马、马来西亚五个地方显眼一点。人均一万美元到两万美元的发达国家及格线这一段还是非常空旷,说明全球国家和国家之间贫富差距大,穷的穷,富的富。


当然地图上最大的面积变量是俄罗斯。由于油价波动,这些年不停地在一万美元上下的暖色和冷色之间徘徊,不过刚好在2020年低于一万美元,都是发展中国家的暖色。


如下图,是2020年的全球情况。



2020年我们的人均GDP会超过马来西亚,当然了,一旦超过,我们基本上就是永久超过了,因为中国经济是持续地稳定地增长的。


2020年的今天,我们可以认为中国已经是全球发展中国家的最高发展水平行列,再往前基本就是发达国家在我们前面了。


我们再看2015年的图,跟2020年的地图对比。


最大的不同是,首先2015年的中国人均还低于一万美元,在地图上和广大发展中国家一样是暖色。另外还有土耳其、阿根廷、哈萨克斯坦、委内瑞拉四个面积比较大的国家,在2015年都是比中国强的,在地图上都是冷色,也就是人均都在一万美元以上,


可是在2020年的时候,他们又都跌回到一万美元以内,变成暖色了。



可见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波动性很大。这些国家出现退步。


哈萨克斯坦是因为油价波动。土耳其是因为2016年发生了政变。


阿根廷出现了经济危机货币大幅贬值。委内瑞拉是因为发生了持续的政治经济危机。


而中国在持续的稳定的向前迈进,政治经济军事的发展都体现了极高的稳定性。对一个国家而言,持续的稳定的增长非常重要,也很难做到。


经济增长不要大起大落,今年高增长,明年负增长,从长期看平均增速是低于稳定增长的。


例如A国和B国的经济总量都是100。A国正常年均6%的增速,高于B国5%的增速。


我们可以对比一下:


A国第一年增长6%,第二年零增长,第三年增长6%,第四年增长6%,第五年增长6%。五年后经济总量变为126.2477。


B国连续五年持续的增长5%,五年后经济总量变为127.6282。


正常来说,五年后A国的经济总量应该是高于B国5%的,可是却因为仅仅有一年出现了波动,结果经济总量还低于B国了。


所以从长期看,一个国家如果能够实现持续20年、30年的稳定增长是非常了不起的,总之就是比谁发展得更稳。


上面的A国和B国,如果A国每五年出现一次零增长,而B国一直稳定发展,在20年,30年后,两者的经济总量相差就会更多了。


中国之所以不断地领先和超过其他发展中国家,不仅是因为中国增速快,也是因为中国增长最为稳定,如果看每年的全球各国增速排行榜,中国经常不是第一位,而是时常被其他国家超过。


想获得稳定的增速并不容易,以印度为例子:


印度中央统计局今年5月29日发布的数据,印度2019~2020财年(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经济增速为4.2%,而上一个财年(2018~2019财年)是6.1%。


对比之下中国经济增速2018年和2019年分别是6.6%和6.1%。


尤其是2020年,全球疫情严重的情况下,由于印度对疫情的抗击能力更差,而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2020年经济预计是正增长,而印度则肯定是负增长。


中国表现出了更高的稳定性。


我们再次看下2020年的世界地图,欧美澳新日韩台等发达经济体以外,面积较大的只有中国、沙特为首的海湾国家、秘鲁、乌拉圭、巴拿马、马来西亚六个地方了,而2020年的人均GDP中国会超过马来西亚。



中国继续向前发展,2020~2030年我们将会越过从人均一万美元到人均两万美元的“空旷地带”,很可能超过秘鲁,乌拉圭和巴拿马,进入发达国家两万美元的门槛。


那个时候,人均两万美元以上的就是中国+欧美日韩等发达经济体+海湾油霸了。而海湾的石油国家其实并不发达,产业结构、社会形态和人的思想都是标准的发展中国家。


从简单的世界地图,我们也可以看出,世界是两极分化的,成为发达国家真的太难了,而且在人均一万美元到人均两万美元之间显得非常空旷,人均在这个区间的国家人口很少。


绝大部分的发展中国家人均在一万美元以下。像俄罗斯、土耳其、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哈萨克斯坦这些面积比较大、人口也相对较多的国家,有时候人均GDP能超过一万美元,然而一政治动荡,自然资源价格下跌或者其他原因,又会跌到一万美元以下。


而发达国家的人均门槛是两万美元。


成为发达国家很难,发展中国家自身的原因肯定是存在的,但也有非常大的原因就是来自西方国家的压制,


一是发达国家的资本要从发展中国家获利,而这又催生了控制和影响发展中国家政治的需求,毕竟获得商业利益,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改变市场规则或者政策对自己有利,而影响发展中国家的政治是非常好的手段。


国际资本有没有试图从中国获利?说实话多了去了,亚洲金融危机试图进攻香港就是例子,最近正在发生的就是铁矿石大涨价,这背后就有国际资本的因素,因为全球的几大铁矿石公司,都是掌握在少数资本手里,而铁矿石可是我国每年进口数千亿人民币的矿产。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屈秀丽12月12日在2020中国钢铁技术经济高端论坛上就说,近期铁矿石价格猛涨,这不仅有需求增长的原因,国外垄断、资本市场炒作等因素也助推了价格的上涨。


同样的,亚非拉国家的矿产和自然资源,也有非常多控制在西方跨国企业手里,西方国家控制和影响当地政治的需求。中东北非发现石油之后,为什么总是成为热点区域?背后就有大国的因素。


除此之外,西方通过各种援助手段来提出政治要求。我国在对外宣传时,总是说我国和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是真诚的,并且不附加政治条件,其实背后的意思,就是别的国家的援助会附加政治条件。


第二点是成为发达国家,意味着必须要掌握着和发达国家同等水平的产业。


这就形成了竞争关系,会受到西方发达国家的强力反弹,因为影响到了其利益。这一点日本和中国都深有体会,只不过当年日本在美国打压下彻底败下阵来,中国今天还在继续,并且有希望赢。


美国现在到处宣传中国的5G是输出数字专制的网络,西方公司的5G就是自由而清洁的网络,其实就是给技术加上政治因素。


14亿人的人均进入发达国家门槛,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当然了,现在发达国家阵营里的某些人可能是不太愿意的,不过这也没关系,我们人多力量大,


西方9亿人面对朝鲜、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日本、韩国这些单个人口几千万到1亿多人的国家可以形成绝对优势,像日本、韩国这样接受西方国家驻军,让出军队指挥权,接受政治制度改造,跪着进发达国家,我是不太看得起的。


但像朝鲜,伊朗一样体量太小,实力不够,长期被制裁,无法参与国际体系,谁敢和朝鲜伊朗做生意谁就被美国惩罚,导致谁也不敢和他们做生意,被隔绝在全球化分工之外,结果老百姓日子也过的不好。


毕竟国家体量太小,几千万人口的体量,各方面和西方9亿人相比毫无还手之力,要想发展必须要依赖于西方解除制裁,需要让渡利益,在一定程度上丧失独立自主;硬抗下去经济又难以发展,总之命运无法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也不是好事。


俄罗斯倒是一亿多人,自然资源也非常丰富,国力也很强,因此面对西方的制裁俄罗斯人还是能保持一定的生活水准,至少比朝鲜人、伊朗人日子过的好一些,但是要想赶超西方,确实基本没有可能性。


但是俄罗斯只有一亿多人的小市场,永远比不过西方9亿人的大市场,


除非俄国人突然掌握了外星科技,技术领先西方一两代,人均劳动生产率突变到西方的10倍,否则不可能和西方进行竞争。


发展科技可是需要钱的,而钱最终又是来自市场,有人买你的东西,才有钱搞研发。市场小了,意味着从市场中来的钱也少了,那么投入到科技发展的力量就小了,华为今年说预计研发投入有200亿美元,其实这笔钱也是来自于市场,尤其是一半以上来自于中国市场,如果中国本身是个小市场,美国又围堵了国外市场,那么华为的生存就很艰难了。


由于市场太小,2019年按照GDP计算,俄罗斯仅有西方国家的5%不到,这点钱怎么可能和西方国家比科技投入呢?现代科技对于资金投入的要求可是越来越大。从长期看,俄国仅有的比较领先的军事科技,也必然会逐渐越来越落后于中国和西方。


中国国土大、人多是我们的优势,西方9亿人想挡住中国14亿人,尤其是想挡住已经初步完成工业化和城市化的14亿人,着实已经很困难了。光是超大市场的诱惑就可以有助于我们分化其内部,2020年中国将会成为全球第一大零售市场,超过美国,这可是一个非常有标志性的事情,美国的力量很大程度上就是来自其拥有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


以中国为例,2019年全球第一大出口国中国,也就是出口了2.5万亿美元的商品,而国内的社会消费品零售市场规模高达41.1649万亿元人民币,差不多6万亿美元的规模,可见庞大本土市场的重要性。


有了本土市场的存在,中美贸易战我们马上就大搞进口博览会,发达国家的企业和商家可是来了不少。


中国也和全球广大发展中国家建立了机密的经济联系,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第一大贸易对象,也是不少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外来基建来源国。


再加上我国一直奉行不干涉他国内政,对外的道义做的不错,这些有助于瓦解和消融形成国际反华同盟的可能性。可以见我之前的文章《中国,西方,苏联——国家的两个道义思考》


总之对于中国这种14亿人体量,并且实现了初步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国家来讲,未来能不能进发达国家不取决于西方人愿不愿意接受,而是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得怎么样,这是对我们比较有利的一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宁南山(ID:ningnanshan2017),作者:深圳宁南山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