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捕鱼引发的震荡:苏格兰欲“脱英入欧”,最快5月公投
2021-01-11 18:30

一场捕鱼引发的震荡:苏格兰欲“脱英入欧”,最快5月公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文岳,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新年伊始,当英国正为“脱欧”落下帷幕而欢庆时,北大西洋的海域却因“脱欧”后遗症引发了一场渔业冲突。


据《苏格兰人报》1月6日报道称,当地时间1月4日晚,苏格兰渔业巡逻船“侏罗号”登上一艘爱尔兰拖网渔船,并命令该船船长艾德里安·麦克莱纳根停止捕鱼。苏格兰方面称,由于英国已经“脱欧”,欧盟船只(爱尔兰是欧盟成员国)禁止进入罗卡尔(Rockall)的12海里范围内捕鱼。


罗卡尔位于爱尔兰多尼哥海岸以北约230海里,苏格兰以西约260海里处。虽然只是一块无人居住的海中小岛,但周围聚集了丰富的鱼类。船长艾德里安表示,罗卡尔区域的捕鱼占他每年捕获量的30%。


罗卡尔的主权一直备受争议。历史上罗卡尔一直由英国控制,英国也一直宣称对其享有主权,但欧盟从未承认这一主张。英国“脱欧”也将这块荒芜的小岛再次推向风口浪尖,苏格兰和爱尔兰之间的“罗卡尔争端” 再次升级。


对于英国“脱欧”,苏格兰人并不满意。除了再次引发的渔业争端,在苏格兰人看来,首相鲍里斯谈下的协议,是对苏格兰利益的极大损害。“脱欧”甚至成为其谋求独立的导火索——苏格兰声称要“脱英”重返欧盟。


2021年第一天,苏格兰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在推特上发文称,苏格兰“很快”就会重新加入欧盟。“欧洲,苏格兰很快就会回来,给我们留一盏灯。”斯特金在推特上写道,她还配上了一张比利时布鲁塞尔欧盟委员会总部大楼外亮起苏格兰灯光的照片。而在这条推特下,几乎都是苏格兰人对欧盟的不舍,表达自己想要回归欧盟大家庭的愿望。


"哪怕我们中就还剩下一百个人活着,也没人能强迫我们接受英国统治,永远不能。"不少苏格兰人评论道,此话出自700年前,苏格兰人发给当时教皇约翰二十二世的《阿布罗斯宣言》。


一、“不安分”的苏格兰


苏格兰想要独立的念头由来已久,是一场持续了千年的斗争。


苏格兰是凯尔特人的后裔,主要信仰基督教的长老会教派,少数人信仰天主教。而英格兰人认为自己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后裔,也就是日耳曼民族的一支。英格兰人多信基督新教分支中的英国国教,极少数人信仰天主教。双方民族和信仰的不同,也就导致双方对待历史的起源和心中的信仰不同。


很长一段时间,同处不列颠岛的苏格兰和英格兰龃龉不断,不时兵戎相见:实力强大的英格兰想用武力统一全岛;实力稍逊的苏格兰则多次与英格兰的宿敌法国结成盟友,遏制英格兰的扩张野心。


1603年,英格兰传奇女王伊丽莎白一世(Elizabeth I)去世,将王位传于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James VI,加冕为英格兰国王James I),从此,苏格兰和英格兰“共戴一君”,但各自拥有议会与枢密院,在政治、宗教、法律、经济等方面都保持独立地位。1707年,英格兰王国和苏格兰王国达成了完全合并,奠定了英国崛起的基石。


然而,苏格兰人对英国的归属感仍然不高,两地的文化和政治差异在20世纪后逐渐爆发出来。


1934年, 致力于推动苏格兰独立运动的苏格兰民族党成立,为苏格兰带来了强烈的民族感。


除了民族差异,双方在经济利益上亦有纠葛。


苏格兰拥有世界闻名的北海油田,其承担着英国主要的能源供应。尽管北海油田在不断开采中,但苏格兰认为自身并没有受益,油田的控制权一直牢牢被伦敦中央政府掌握在手中。苏格兰民族党认为,油田上缴的巨款税金,直接归英国政府,没有惠及苏格兰人民。反观隔海的挪威,早已利用石油资源,建立数万亿的石油基金。


在政治影响力和经济待遇受到限制的情况下,苏格兰民族主义的情绪不断高涨。1999年,出生苏格兰的托尼·布莱尔当选英国首相,他恢复了苏格兰和威尔士的地方议会,这给予了地方高度的自治,更加滋生了苏格兰独立的念想。


2014年,苏格兰举行了一次独立公投,最终结果是45%对55%,苏格兰独立失败。当时,多数人投反对票是因为想保留欧盟成员国的身份。2017年,苏格兰议会向英国政府申请举行独立公投,但遭到拒绝。


此后,随着英国开始“脱欧”,苏格兰人民认为已经没有留下来的理由,脱英入欧自然成了“众望所归”。


二、渔业争端加剧


渔业是英欧过渡期谈判的一个关键议题也成为当下苏格兰人不满的重要原因。


英国和欧盟的共同海域里有超过100种鱼,但一直以来,英国人认为,欧盟的捕鱼“配额制”并不公平。根据欧盟发布的报告,欧盟各国平均每年在英国海域的捕捞量是76万吨,而英国在欧盟其他国家海域的年均捕捞量只有9万吨。


早在2016年脱欧公投前,英国脱欧派就向国内做出承诺,一定要保障英国对渔业资源的控制权。约翰逊的前任特蕾莎·梅在位时,也提出要恢复英国“海洋强国”的地位,不再与欧盟共享捕鱼权。约翰逊在2019年大选前也再次强调了这一立场。


因为涉及渔民利益和国家主权,双方在谈判中一度互不相让。最终,在2020年12月中旬,鲍里斯选择妥协,放弃一部分此前要求的资源利益。但这次妥协也招致一部分英国渔民的利益受损,苏格兰的渔民们也身处其中。


据悉,在这份“脱欧”贸易协定中,英国同意给予欧盟渔船5年半过渡期,在接下来的5年半里,允许欧盟渔船继续在距离英国海岸6英里的范围内作业,但是苏格兰渔民对此感到失望。他们期待的最低标准是欧盟渔船不能进入距离英国海岸12英里的范围之内。


在英国与欧盟就渔业问题达成一致后,斯特金抱怨该协议无视了此前英国政府对苏格兰民众的承诺。苏格兰渔民联合会首席执行官埃尔斯佩思·麦克唐纳表示,这笔交易似乎并未实现该行业的愿望。她说:“在(英国政府)给了英国渔业工人所有的承诺后,这样的结果真是令人失望。在现在的协议下,苏格兰渔民面临灭顶打击,将承担高额的欧盟市场准入成本。”


自英国“脱欧”成定局后,斯特金多次提到就苏格兰独立问题进行第二次公投的必要性。在BBC的2020年10月份最新民调中,超过58%的苏格兰民众期望独立,刷新了“脱英”的支持率纪录。此前连续8次民调也显示,大多数苏格兰人都支持独立。


三、约翰逊的考验


除了“脱欧”对经济、贸易的负面影响,新冠疫情在冬季的加剧也让苏格兰人民对英国首相约翰逊的抗拒情绪加重。2020年11月,咨询公司益普索的一项民调报告显示,有62%的苏格兰民众不满意约翰逊对疫情的处理。与之相对的,有74%的苏格兰民众认为斯特金对疫情的处理到位。


面对苏格兰分裂危机,英国首相约翰逊1月3日在BBC一档节目中再次表明拒绝苏格兰独立公投的要求,并表示全民独立公投间隔至少应该40年,这样才能反映下一代人的观念变迁。而英国历史上的两次“脱欧”全民公投正是相隔了40年。


法国《世界报》称,今年夏天,苏格兰议会将举行换届选举,一旦苏格兰民族党取得绝对多数席位,势必将按此前的竞选口号在2021年5月举行二次独立公投。尽管苏格兰举行公投需要获得伦敦批准,但斯特金已经表态,如果英国首相约翰逊不同意公投,她不排除走司法途径。


CNN指出,如何在“脱欧”后巩固政体、避免国家分裂,将是约翰逊政府2021年所面临的最大考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文岳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