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怕“穷”的年轻人,先花1块钱学习如何理财
2021-02-23 15:30

这届怕“穷”的年轻人,先花1块钱学习如何理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作者:李婷,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坤坤不老,蓝筹到老。”“坤坤勇敢飞,ikun永相随。”


这类的应援词或许你并不陌生,但这次不是出现在选秀节目的现场,“打call”的对象变成了公募基金管理公司易方达的“明星”基金经理张坤。有粉丝为其建起了后援会,微博账户@易方达张坤粉丝后援会 拥有超过2万名粉丝。话题#基金#在2021年也频频登上微博热搜。


火热的理财话题背后是庞大的亟待教育的投资者群体。据中国人民银行2019年发布的《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报告》显示,消费者在投资方面的知识水平有待提高,平均正确率为54.77%。


同时,资本市场的“红”转化成了财商教育赛道的“火”。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1万余家“理财教育”“理财培训”相关企业,2019年相关企业新增近2000家,较十年前增长了800%。而据36氪报道,这一赛道已经跑出了单月收入过2亿元、估值超过百亿元的头部公司。看似小众的财商教育,正在接受大众的审视。


“感觉年轻人理财都是因为穷”


1994年出生的林小羽和男朋友都有自己的理财小世界。“感觉年轻人理财都是因为穷。”她调侃两人开始理财的初衷。林小羽形容男友“沉迷理财不可自拔”,但从来没有上过一门理财相关的课程,全凭自己研究。作为一个对金融和经济完全不懂的“小白”,林小羽的金融知识是在“误入”银行业之后才开始补习的。


现在回忆起当初学习理财知识的原因,除了工作之外,林小羽觉得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从众心理,“身边的朋友同学有很多很早开始买基金的,感觉有赚到钱,也想要了解一些基金方面的知识。”


她选择通过线上免费的音频课程入手,比起专业书籍来说线上课程显得更加通俗易懂。尽管如此,“学了不会”依然是困扰理财学习的一大难题。


非金融相关专业出身、也没有系统地学习过理财相关的知识,但有一颗跃跃欲试想要理财的心,或许是当下众多年轻人的现状。中国人民大学和蚂蚁集团联合发布的《互联网理财与消费升级研究报告》显示,21岁~35岁的用户是互联网理财最为活跃的群体,从职业分布来看,白领占比超过50%。


正职是品牌公关的马启蕾如今运营着一个自己一手建立的投资社群,每周固定和朋友们一起在群里复盘各自本周的投资动作和心得。“18年初开始接触(理财),《小狗钱钱》算是我的第一本财商启蒙书。我意识到并不是有钱人才需要理财,正是因为我们目前没有那么多钱,才更加要理财。”


对她来说,从接触理财就抱着要“终身学习”的心态在坚持。比起自己摸索,她决定要“用付费的方式筛选优质内容和圈子”。马启蕾投入到财商教育的第一笔资金是99元,用来学习基础理财知识。直到学完全部课程、通过全部考试以后,她利用自己学到的知识,赚到了一万元,选择再次购买了价值几千元的相关课程。


邀请朋友们共同组建投资社群,则是另一种学习。“小白开始入门,原本跟着‘抄作业’的朋友开始坚持读研报……”马启蕾觉得包括自己在内的每个人都有了“从认知到收益的成长”。


“课程再好,自己报名了不学习,或者学点皮毛就开始入市频繁交易。能怪课程吗?”马启蕾说。


逐渐聚焦的财商教育赛道 


左:微博基金超话截图  右:小红书理财话题截图


随着理财门槛的降低,加入互联网理财阵营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但显然这并不是一个全靠自学就能融会贯通的领域,大众对理财的需求与理财知识匮乏的矛盾凸显出来。


“今天你买了什么理财产品?”一方面,在微博、小红书、抖音等各大社交平台上,与基金、理财相关的话题高居前位,白酒、新能源等行业被反复提起,以“学生党”“职场小白”为关键词的“高收益”经验分享吸引着一波波新手趋之若鹜。


“可以看到近年来大众对于理财的需求越发旺盛,相比较之前财富管理主要聚焦在高净值人群,现在财富管理越来越大众化、规模化。而且从我们的用户群体来说,三四线城市人群甚至略高于一二线城市,这个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尔湾科技合伙人、集团公共事务部VP白柏说道。


另一方面,在知识付费的浪潮驱使下,面对复杂的理财产品和市场规则,为了避免在投资市场上“交学费”,选择回归“课堂”恶补财商知识的人也不在少数。上海一家理财教育培训机构的运营工作人员简意告诉芥末堆,去年12月以来,他们的1元入门理财课程报名人数翻了一倍,从每期400人左右涨至800人~1000人,陡然上升的用户人数让教学和后端服务都紧张了起来。相应地,也有越来越多的机构闻风而动。


逐渐上升的财商教育赛道也吸引了资本市场的关注。2018年,财商教育公司长投学堂就宣布获得了由涌铧投资和成为资本联合领投1亿元A轮融资。近期,尔湾科技(启牛商学院)宣布完成共1亿美元D轮、E轮融资,保险经纪和财商教育服务商小帮规划也宣布获得数亿元B+轮融资。


“小白训练营”的模式逐渐成为主流。通过各大社交平台或社区推广低价课进行获客,以直播或录播课程、辅导老师课后解答的形式进行授课,并引流至其它高阶课程,财商教育的模式对教育行业来说并不陌生。


资料来源:多鲸资本《2020中国金融理财培训行业报告》


消费者对9元低价课的认可,并不意味着对动辄大几千元的进阶财商教育课程的宽容,即使是行业头部机构的进阶课程也饱受消费者质疑。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课程内容专业度存疑、授课方式体验不佳、退费难等问题高居前列。据央广网报道,更有用户在购买某平台1元理财训练营以后,又被要求分期付款购买7999元的理财课程,对方声称会在微信群里“手把手教”,但付款之后就渺无音讯。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看来,这类财商教育课属于社会培训范畴,且不少机构并没有培训资质,在监管方面仍然存在漏洞。除此之外,财商教育与金融行业强相关的属性,也让其游走在成人教育和投资咨询领域之间的模糊地带。


(财商教育)行业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必然带动市场从业规模快速提升,在提升用户学习体验、课程内容专业化等方面还有提升空间。”白柏坦言,这一赛道仍然需要更多的行业监管和指导以确保良性发展。 


财商教育道阻且长


“特别是在2020年疫情之下,货币政策不断宽松的情况下,其实资本市场迎来了一个非常好的表现,由此吸引了众多用户的关注。”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表示,网络舆论对高收益回报的不断强调,也吸引了不少投资者入局。


在他看来,近年来投资者教育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不管是官方也好,还是行业层面也好,做了非常多努力,利用设立直播等新兴互联网手段去开展投资者教育。”他坦言,目前的阶段性进步仍然是在弥补过去对投资者教育的缺失。


长投学堂部分课程截图


微淼商学院部分课程截图


芥末堆梳理发现,现阶段市场上的财商教育课程主要教授的内容包括三方面,金融知识及技巧、引导正确的财富观念,以及介绍讲解常见的金融骗局。


“目前我国并没普及性、系统性的全民金融教育,大多数人是在步入社会后才真正接触金融知识,而社会渠道的知识传播往往良莠不齐,导致近年来大量群众因缺乏辨识力而深陷金融诈骗中,遭受巨大损失,形成了大量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全国人大代表、央行广州分行行长白鹤祥在2020年“两会”期间曾提议,修改《义务教育法》,把金融知识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政策,使得青少年具备基本的金融认知能力、风险意识和权责意识。


熊丙奇也表示,针对学生和针对成人的财商教育核心并不相同,“对学生的理财教育,属于生活教育范畴,主要是培养学生自立自强,懂得勤俭节约,以及一些基本的金融知识,如存款、贷款、保险、股市等。”


相较于西方,我国开展财商教育的时间较晚。2003年,美国通过了《美国金融素质及教育提升法案》,同时成立“金融素质及教育委员会”,来负责全国财商教育。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也于2006年启动针对中小学金融知识普及、帮助年轻人树立理财观、消费者金融知识普及、在线理财工具等七项重点工作方案。


在国内,广州被认为是首个将金融理财知识教育纳入国民教育地方课程体系的试点地区。2015年9月,广州试点开设金融理财知识教育课程,并向全省铺开。白鹤祥提到,截至2019年底,广东省的金融教育课程累计覆盖中小学1698所,开课超过1万次,受益人数约92万人次。


但这仍然只是一个开端。白鹤祥以广东省为例,全省约有中小学约1.5万所,中小学生约1600万人,开展金融知识进校园的学校及学生数量占比依然很低。与此同时,针对中小学生的财商教育在教材的编写、教师队伍的培养等方面仍有很大缺口,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的资源分布不均或许会造成新的教育不公平。


(文中简意、林小羽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作者:李婷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