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非诚勿扰》:乐嘉孟非决裂史
2021-03-02 15:52

回不去的《非诚勿扰》:乐嘉孟非决裂史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往事叉烧(ID:wschashao),作者:叉少,头图来自:《非诚勿扰》截图


2009年12月,节目制作人王刚从一档失败的歌唱类节目下岗,在台里待业。上头给了他个新任务,做一档相亲节目。王刚找来了两个辨识度极高的光头主持人,一个叫孟非,一个叫乐嘉。


孟非是江苏卫视的新闻节目主持人,主持风格四平八稳,口头禅是:“作为主持人,应该能够非常平静地面对人。”


而乐嘉没什么电视节目经验,主业是演讲培训,研发了一套叫“性格色彩”的课程。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是“红+黄”性格,掌控欲强,且爱表现:“我引起了别人的注意,感觉自己很特立独行。”


两个不同性格的人通力合作,让这档叫《非诚勿扰》的相亲节目火遍全国。


然而十一年后,两人却走向了相反的道路。


孟非继续留在《非诚勿扰》,截止到2021年2月13日,这档老牌相亲节目市场份额依然达到7.86%,收视率同时段全国第一。


而离开《非诚勿扰》的乐嘉,人生却像坐过山车,2015年他先后与宁静、金星、鲁豫在节目中互掐,现场喝酒并飙脏话,引起轩然大波。


这之后乐嘉鲜少露面,网传他被“封杀”,靠街头商演和开培训课为生。


其实乐嘉早就知道自己的缺点:


“我是一个脾气比较暴躁的人,很容易生气。我的情绪波动特别特别大。我的性格让我付出巨大代价。”


乐嘉花了半辈子研究性格,希望改变自己,可惜最终还是败给了性格。



1975年,乐嘉出生在上海。两个月大时,父母因为工作原因,把他带到了陕西富平庄里镇生活。


小时候乐嘉家里面穷,住的房子是党校宿舍里最小的一间,他能吃到的最好的东西是蒸馍夹着白砂糖和猪油。


十三岁时,乐嘉回了上海。他读书成绩很一般,没考上高中,最后去了父母祖籍宁波一所中专读金融。有一次他和别人打赌,对方说输的人要剃光头,乐嘉一口答应。


乐嘉输了打赌,不仅剃了头,还把眉毛都刮了,走在大街上他成为了人群中的焦点。乐嘉说:“大家都觉得我奇怪,但是我很得意。”


为了持续吸引大家的注意,乐嘉干脆往头上抹橄榄油,结果不小心伤到了毛囊,头发一度长不出来。但乐嘉不介意,说:“光头就是我的性格。”


中专毕业后,乐嘉被分配去了银行工作,主要任务是数钱。每天的日子十分单调,乐嘉最期盼的客人是一个贸易公司的业务员,这个人每次来银行都会拿一张“差旅费”的现金支票,炫耀自己又到了哪个地方。


乐嘉表面装作不在意,业务员走后,他就猛翻地图,想象着宁波之外的世界长啥样。


“可以做一份不用坐班天天出差的工作,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 早期的乐嘉 >


两年后,乐嘉正式辞职,跑去干了销售。第一份工作是卖别墅,乐嘉轻松卖出两套。很快国家宏观调控,房地产公司基建叫停。乐嘉又跳槽去卖保险,业绩也十分突出。19岁时,他认识了一个做雅芳直销的姐姐,那人带他入行卖化妆品,结果一卖,乐嘉的业绩成了全宁波第一。


销售的经历,让乐嘉明白了会说话就会赚钱。


而这一年,孟非还在报社印刷厂当印刷工。


印厂工作条件十分艰苦,宿舍只有十平方米不到,里面堆满了印刷辅料。冬天,孟非在宿舍吃饭,旁边有人把劳保鞋脱下来放在电热器上烤,发出恶臭的味道。


厂长嫌弃印刷工脏,每次去洗澡,水池子里的厂长看见孟非来了,都说:“别动!别动!等我先上来!”


孟非说道:“我在印厂的那段生活最重要的收获是让我深刻感受到了阶级意识,我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在这个社会我属于哪个阶层。”


在这里没人听孟非说话,也没人在意他。


1994年,是两个人的命运转折点。


乐嘉去了上海。进入了全球最大的化妆品直销公司,经理钦点他做了销售培训讲师。孟非也终于走了一回运,他在江苏卫视当临时工时,正好赶上《西域风情》摄制组缺人,新疆的拍摄日程时间长条件又艰苦,但孟非还是跟了去,回来后没多久,他成了江苏卫视的正式工。



20岁时,乐嘉的好运用完了。


1995年,喜欢乐嘉的上司被裁员,乐嘉失去了最信任自己的靠山,新来的台湾老板总给他小鞋穿。乐嘉气不过,离开了雅芳。


没了工作,乐嘉变成了身无分文的穷鬼,这时候他又让女友怀了孕。女友是个富二代,即使生下了孩子,她家人也看不上乐嘉。


有一回乐嘉开着女友的车送她上班,因为开得太慢,女友十分急躁,说了几句后又一言不发,默默流泪。乐嘉心里压力很大,说:“要不,你来开吧。”


女友铁青着脸,蹦出来一句:“你开呀,你不是要开吗?”


听了这话,乐嘉血突然往头上涌,他直接在马路正当中刹车,摔门而去,头也不回。乐嘉半年没和女友说话。他觉得女友这态度都是因为看不起自己,觉得自己没本事,车都不会开。


女友的父母更是没给乐嘉好脸色,乐嘉发誓要证明自己:“证明的办法就是我要有钱,我要赚钱,我要变成一个成功的人,我要很了不起。”


但无奈,女友的父亲是当地富商,乐嘉觉得自己无论多么努力,也赚不到人家的十分之一。他转念一想,“有钱人好像不喜欢另一个有钱人,他们都喜欢有文化的人。”


乐嘉重新制定目标,他下定决心要当个文化人,而文化人的标志就是要出书(后来乐嘉陆续出了八本书)


< 《色眼识人》乐嘉第一本书 >


离开雅芳这年,乐嘉遇上了一个台湾专业的“培训师”。他给乐嘉讲了两门课,一门叫“生命的潜能”,一门叫“人生如何设定目标”。乐嘉听了十分震撼,开始追随这个台湾培训师学习,他将老师的录音一字不落的全背下来,半年后他也开始给别人讲课,居然可以成功把人讲哭。


这时候他发现,会说话的人不仅仅会赚钱,还可以成功地影响别人。


1999年,乐嘉换了好几份工作,希望发挥自己的说话才能。在上影厂参加配音演员应聘时,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安振吉给他指了条路——当演员。乐嘉权衡再三,跑去上戏进修了半年演戏。


这段经历没让乐嘉成功进军演艺圈,但是给了他很大的启发:“有的人表演功力比我强百倍,有的人心理学知识比我多得多,但能把这两者完美结合起来的,却没有几个。”


此时,全球最大直销公司安利进军中国,乐嘉利用自己的演讲才能和销售经验,成功加入安利,在全国进行了200多场演讲。有次他的听众一场多达1万人,他演讲完,全场起立鼓掌7分半。


这场演讲之后不久,乐嘉又接触到了西方的行为心理学,该学科将人的性格分别四类:活泼、完美、力量、和平。


乐嘉将这套理论化为己用,用红、蓝、黄、绿四种颜色指代四种性格,建立起“性格色彩”的课程体系,这一套演讲大受欢迎。



而这一年,乐嘉日后的搭档孟非却差点下岗。


2001年,电视台领导班子换届,新来的领导景志刚要求所有栏目制作人竞聘上岗,孟非的表现不尽如人意。之前一年他在《走进直播室》栏目当编导,主任成天骂他:“做的片子跟屎一样。”


后来他又去体育栏目,做出来的东西“收视率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孟非心里很怕,他说:“我生性懦弱,惧怕一切竞争。”为了保住饭碗,他硬着头皮去找景志刚,表示自己只要能留下来,做什么都可以:“你要觉得制片人我干不了。我还可以干记者,干记者不行,我还可以干摄像。”


景志刚留下了孟非,把他派去了一个全新的节目《南京零距离》,孟非一做就是9年,直到迎来了《非诚勿扰》。



2010年,《非诚勿扰》制片人王刚想找一个电视新面孔来当嘉宾,嘉宾的定位是“心理专家”,但王刚对专业知识不感兴趣,他只想找个会说话的人,经人介绍,他找到了乐嘉。


乐嘉起初对上电视不感兴趣,但是节目组答应他可以在《非诚勿扰》宣传“性格色彩学”,他于是接下了这个邀请。同时,王刚又去《南京零距离》把孟非拉了进来,他打电话给孟非,说:“你觉得合适吗?”


孟非说:“没什么合适不合适,台里说合适就合适。”


< 《非诚勿扰》初创团队 > 


第一期节目效果并不好,男女嘉宾对谈结束,乐嘉给男嘉宾出几道心理学问题,然后给出建议。乐嘉觉得这样根本没法发挥自己的作用,憋屈地做了几期后找到王刚要求一定要改节目流程,他需要随时插话,点评嘉宾的言行。


乐嘉说:“我是《皇帝的新衣》里那个小孩,最大的功效就是——讲真话。”


< 乐嘉在节目中 >


乐嘉觉得原先的安排是“对自己的束缚”。但王刚却觉得,这是“对乐嘉的保护“。


乐嘉一再坚持,第六期时王刚就同意了乐嘉“随时插话”的要求。没想到节目效果很好,第十期时,乐嘉和孟非的搭档就已经十分默契,播到三个月,《非诚勿扰》就已成为全国现象级电视节目。


有一期乐嘉和一位女嘉宾起了争执。女嘉宾许亚丽有个哥哥,他被抢劫犯伤害导致偏瘫,父母又没什么劳动能力,全家靠许亚丽养着。许亚丽找不到男友,上《非诚勿扰》希望认识结婚对象。


乐嘉听了,插话道:“没有哥哥的拖累的话,你可能会变得更加的自由。”


许亚丽生气道:“乐嘉老师,请你不要提我哥哥是我的负担。我哥哥是我最爱的人。”


乐嘉还没回话,许亚丽大声说道:“我觉得你太不善良了!”


另一个嘉宾黄菡听出了火药味,想要救场,乐嘉伸手拦住了她,示意她不要说话,他反问许亚丽道:


“你说说,我怎么不善良了?”


许亚丽情绪失控道:“我结婚和我哥哥有什么关系?”


两者僵持不下,孟非好不容易找到了说话间隙,他对许亚丽解释道:


“我想你可能误会乐嘉老师了,他只是想把这个问题呈现出来,可能这样更容易让别人对你加深一点了解。他没有别的意思。”


< 孟非在节目中 >


乐嘉不依不饶,说:“你哥哥怎么不是你的负担?男人都这么想。”


许亚丽刚刚平静,听了这话又激动起来:“我看错你了,乐嘉老师。”


黄菡补充道:“乐嘉老师这么说,也是让大家看到你对哥哥的责任感。”


许亚丽依旧不满,孟非对她笑道:“你受过这么良好的教育,没看出来(乐嘉的好意),我有点吃惊和意外。”


话到了这,许亚丽没法再生气,沉默了会,说了声:“谢谢。”节目得以继续录下去。


这一场争执后来被网友截了出来,有人评论道:“乐嘉理正,但话太直。”


也有人说:“孟非情商真高,乐嘉这话他都能扭过来。”


在《非诚勿扰》的舞台上,几乎每次都是这样的情况,乐嘉说话直接,刺激嘉宾,而孟非往回拉,安抚场面。


虽然经常让现场有火药味,但乐嘉对别人的评价并不在意,他说:“我的性格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喜欢直接解决问题。”


可惜几年后,没了孟非的乐嘉,几次在演播厅现场和人起矛盾,间接葬送了自己的电视生涯。



2013年,《非诚勿扰》录到了第三年,节目热度依然不减,乐嘉却有些厌倦了。


他先是没打招呼,消失了一个月,然后发微博说自己声带受损。1月18日,乐嘉录制了最后一期《非诚勿扰》,没留下声明就离开,半年后才在微博上正式告别。


网友有很多猜测,有人说乐嘉和孟非不和,在后台打架。有人说乐嘉不满意薪酬的分配,孟非拿得太多,他拿得太少。


还有人从两人的微博中嗅出了火药味,比如乐嘉发微博说:


“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轻我骗我贱我,如何处之?”


而孟非则发微博说:“我还是讨厌没有分寸和自以为是的人,生活中舞台上都一样。”


离开《非诚勿扰》后,乐嘉的表现也开始慢慢失控,2014年录制《超级先生》时,乐嘉对谢娜说:“自从认识了谢娜之后,我都后悔自己当初结婚这么早了。”同时他还单手将谢娜往自己怀里面拉。



乐嘉还和宁静公开互掐。节目里,宁静安慰一位运动员参赛选手,说:虽然你没拿奥运冠军,但人生有点遗憾很正常。乐嘉听了不满,突然提高音量对宁静说:“你这是伤害他!”



后来宁静回忆:“他(乐嘉)很容易激动,他的激动是让你没有防备的那种,压迫感很强。”


彻底的失控,是2015年的《超级演说家》。


在录制现场,乐嘉力挺一个叫崔万志的残疾选手,最后崔万志还是被淘汰了。乐嘉气不过,在录制现场突然喝下了一整杯白酒,继而飙脏话破口大骂。



骂了一通后,他朝着现场观众怒吼道:“我他*是做培训演讲的,他们是做电视节目的,完全不一样!别再用这种眼光衡量我。”


被乐嘉说到的“他们”,一人是金星,一人是鲁豫,后来金星说:“别再说什么真性情,他这是撒狗血。”


鲁豫则说:“我不太喜欢这样。”


乐嘉在发怒时,旁边的窦文涛也看不下去了,说:“这个舞台留给你,我也走了。”


事后乐嘉微博发了长文,说:“我喝酒了,但我没疯,也没错。”


金星后来在自己的节目《金星秀》上,说乐嘉“吃亏就吃亏在太会说话,一说就收不住。”


电视上的失控对乐嘉造成了巨大负面影响,网传他因为这些负面新闻被“封杀”。


《超级演说家》之后第二年,乐嘉鲜少在电视上露面,人们逐渐遗忘了他。后来《非诚勿扰》十周年,节目组没有邀请乐嘉,嘉宾感谢名单中也没有他的名字。如今再搜索乐嘉的新闻,出来的第一条多半是“乐嘉发飙骂人合集”。


打开乐嘉的微博,虽然有4344万粉丝,但是每条微博回复的人不过几十个。


不管他发什么,总有人在下面说:“今天喝酒了吗?”


人们拍下乐嘉在街头商业演讲的照片,和过去的辉煌相比,有些落魄,乐嘉自己也说,过去一万人的场子他都不稀罕,现在三千人的都得去。


乐嘉曾经致力传播的“性格色彩学说”,也因为他本人性格的缺陷再无说服力。


去年六月,乐嘉自嘲:



 网友热评第一:


“你看你这几年,好好的一手牌,自己打成啥了?”


类似的回复几乎出现在乐嘉每一条微博下,有很长一段时间,乐嘉选择无视,但过一阵子他又忍不住回骂,比如有人说:“乐老师为何最近总有一种沦落感?”


乐嘉回道:“江湖上传说我沦落了,我总要好好配合啊,否则不是辜负了一群王八蛋的苦心了吗?”



沉寂好几年,乐嘉终于获得了重新上电视的机会。


这档节目叫《但愿人长久》,节目中他没有演讲,也没当评委。节目组邀请乐嘉回到他阔别了三十年的故乡:陕西富平庄里镇。


< 乐嘉在儿时的家门口 >


乐嘉刚出生两个月时,父母就把他带到了这里。那时家里穷,父母也被人看不起,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乐嘉十几岁。有次乐嘉和妈妈一起去办事,马上要迟到了,妈妈看见上司的小轿车停在路旁,就上去说:“X总,能不能捎带我儿子,刚才那班车他错过了。”


上司说:“我不走那条路,而且等下还要带人。”她一踩油门,扬长而去。母亲提着大包小包,在原地不知所措。好多年后,乐嘉依然记得这个场景。


再次回到富平,乐嘉却没再提小时候不开心的事情,他见到了很多儿时玩伴,还有住在家旁边的邻居,一位女同学给他录制了VCR,乐嘉笑着说自己小时候暗恋她。



街上认识乐嘉的人已经不多了,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还把他叫成了“孟非”。乐嘉笑了笑,没说话。


这次回来,乐嘉是来看自己表姐的,节目组找到表姐,表姐却面露难色。表姐的母亲,乐嘉的舅妈前不久刚中风,表姐说:“还是不要见了,我母亲生了重病,他(乐嘉)是个很重感情的人,我怕他难受。”


节目组提议,两人还是见一面,表姐就到乐嘉小时候居住的老房子里等他,乐嘉看到表姐很高兴,两人一起去探望舅妈。


舅妈已经不会说话了,她拉着乐嘉,反复摸着他的手臂,主持人对舅妈说:


“乐嘉是好孩子,对不对?”


主持人说完这句话时,一直没反应的舅妈点了点头,乐嘉在舅妈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这期节目将近一个小时。这是唯一一次,乐嘉没有再长篇大论宣传他的“性格色彩学说”,也没有试图不停地说话去影响别人。这期节目没什么影响力,媒体都找不出什么冲突点,几乎所有写乐嘉的文章,都没有提到《但愿人长久》。


但在这期节目里,不再试图过度表演的乐嘉,好像真的变得开心了。


部分参考资料:

[1]《本色》,乐嘉

[2]《随遇而安》,孟非

[3]《解密非诚勿扰背后》,新青年专访

[4]《鲁豫有约》,乐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往事叉烧(ID:wschashao),作者:叉少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