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的故事:一路“copy”,一路飙升
2021-03-04 15:20

Sea的故事:一路“copy”,一路飙升

本文作者:哈那,编辑:贝尔,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如果要做一个2020年美股上市公司市值飙升榜,新加坡互联网企业Sea Limited(冬海集团,以下简称为Sea)能拥有一个席位。


过去52周,Sea的股价从35.61美元一度攀升至285美元,涨幅超过700%。这样的股价涨幅甚至超过了苹果、特斯拉、亚马逊、奈飞等一众巨头,也让其成为了东南亚市值第一的互联网公司。截至发稿前,Sea股价稳定在250美元,市值达到1279.83亿美元,快赶上京东的市值了。


Sea成立于2009年,创始人是出生在中国天津的华人Forrest Li(李小冬)。初期,公司以游戏代理业务起步,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其主要业务分为数字娱乐(Garena)、电子商务(Shopee)、数字金融(SeaMoney)三大板块。


驱动Sea股价飙升的关键是其业绩的飞涨。美东时间3月2日,Sea Limited发布了2020年Q4及2020年全年财报。财报显示,公司2020年Q4营收达15.7亿美元,同比增长101.6%,毛利率为5.3亿美元,同比增长101.5%。这样的数据意味着,Sea已连续多个季度保持超高速增长。



很长一段时间,外界习惯于为Sea贴上“东南亚小腾讯”的标签。这主要源于其创立于新加坡,以及游戏业务起家阶段对标腾讯的策略。而如今,无论是“东南亚”所指向的固定区域,还是“小腾讯”所代表的游戏为主的业务模式,这个标签都已经限制了我们对Sea的认知。


从其超高速的业绩增长、多元化的业务到全球化的策略,或许我们可以对Sea投以更大的想象力——一个腾讯+阿里+蚂蚁+美团的巨无霸?


“参考”腾讯,“借鉴”阿里


Sea最早是凭借游戏业务站稳脚跟的。


Sea的前身其实是电子竞技对战平台GGgame。李小冬正式接手后,2008年,他将其改名为Garena,次年重新注册同名公司。此后很长时间里,Garena就是公司的名字,直到2017年上市时才又改名为了Sea。


新公司做的是游戏代理运营的生意。创业初期,李小冬明确喊出了对标腾讯的口号,并且其崛起也与腾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得益于较早布局,此前电竞对战平台时期的发展,让Garena对东南亚游戏市场有了相应认识并积累了一批用户,而且通过为当地网吧提供管理系统,团队与大部分网吧建立了合作。


2010年,腾讯首次入股Garena。同年,Garena拿到了热门吸金游戏《英雄联盟》在东南亚的代理权。此后,腾讯不仅多次追投Garena,在2018年时,还与其达成长期合作——Garena将拥有为期5年的优先权,在印尼、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优先发布腾讯的移动和PC游戏。


但Garena没有局限于游戏发行,通过自研手游,其完成了游戏业务的二次跃迁。2017年12月,Garena第一款自研的“吃鸡”手游《Free Fire》上线。在这款产品的研发和发行上,Garena充分显现了其本地化能力。


例如,尽管当时已有非常流行的“吃鸡”手游,但东南亚地区用户的手机配置普遍不高,导致体验不好。因此《Free Fire》为了保持运行流畅度,主动在游戏容量和画质方面进行“缩水”。


此外,在面向东南亚不同地区发行时,除了上线不同的语言版本,Garena在各地区还配置了本地化团队,根据当地不同的文化、节日热点开展运营活动。


就这样,一款低配版“吃鸡”手游在上线后大受欢迎,不仅带动了Garena游戏业务营收的飞跃式增长,也让Garena越来越有“东南亚小腾讯”的样子了。


凭借游戏发行,2014年Garena估值达到10亿美金,迈入独角兽行列,并且营收的年复合增长率长期保持在90%。


根据最新财报显示,2020年Sea游戏娱乐业务预售服务收入为31.9亿美元,同比增长31.9%。而就在2017年时,Sea的总营收仅4.14亿美元。


现阶段,游戏娱乐业务是Sea当之无愧的营收支柱。但值得注意的是,电商以及数字金融业务的快速推进让Sea拥有了更多的增长潜力。


2015年,Sea推出了电商平台Shopee,起步阶段,主打类淘宝的C2C模式。


事实上,在Shopee推出时,东南亚市场上已经出现了一批电商玩家,例如成立于2012年的Lazada(倾向于B2C模式)已在泰国、菲律宾等国家拥有不小的市场份额。


但Shopee找到了不一样的打法:比如,跳过桌面端,直接进入移动端,让Shopee获得了更多习惯移动消费的电商用户;靠游戏业务的强势现金流支撑,大手笔营销。最新财报显示,其电商业务的销售和市场营销费用从2019年第四季度的2.547亿美元增长72.1%至2020年第四季度的4.385亿美元,并占到总销售和市场营销费用的66%。


这套打法效果十分好:2019年,Shopee跨境业务总经理刘江宏曾透露,平台90%以上的订单都来自App。此外,根据App Annie报告,2020年全年及第四季度,Shopee在东南亚及台湾购物类App中囊括平均每月活跃用户,在Android上的应用程序花费的总时间和总下载量第一。


从2016年到2020年,Sea电商业务对总收入占比从2016年的5.1%增长到2019年的49.5%。可以说,虽然还处于亏损阶段,Sea的电商业务展现了丝毫不逊色于游戏业务的增速,甚至有望在2021年实现超越。


在最新的财报中,Sea给出2021年全年预测,其中,电商业务GAAP收入预计达到45亿~47亿美元,将超过游戏娱乐预售服务收入43亿~45亿美元。有声音认为,在这样的增速下,Sea有望朝着“下一个亚马逊”方向迈进。



在游戏、电商业务之外,数字金融业务是Sea的另外一板斧。


2014年时,为方便游戏用户购买道具,Sea推出AirPay支付服务。后来,随着电商业务发展,公司推出ShopeePay、ShopeePayLater。


其中,AirPay、ShopeePay类似微信支付或支付宝,ShopeePayLater类似花呗或京东白条。2019年Q4,公司将三大支付业务统一采用SeaMoney作为整体品牌,拓展金融科技业务,类似蚂蚁金服。


现阶段,还处于早期推广阶段的SeaMoney为公司产生的营收贡献还无法体现。但从最新的财报中可以看出,Sea对数字金融业务的重视度提高。


2020年第四季度,SeaMoney的市场营销费用从2019年第四季度的3880万美元增长至1.524亿美元,增长了292.4%,主要就是为了加大钱包服务服务的推广。去年Q4,SeaMoney电子钱包季度支付用户超过了2320万。



就在去年12月,Sea拿到了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颁发的数字银行牌照。这意味着,Sea正式获得了东南亚数字支付市场的入场券,与蚂蚁金服、谷歌等众多巨头坐在了同一牌桌上。


而SeaMoney的发展也意味着新流量入口的开辟以及Sea自身游戏、电商业务生态最终闭环的打通。至此,Sea展示出来的想象空间已不只是“小腾讯”,而是“腾讯”+“阿里”+“蚂蚁金服”等等可能。


从本地,到海外


复盘Sea发展重要节点,不难发现,其崛起离不开东南亚互联网市场的爆发。


特别是在游戏娱乐和电商领域,东南亚市场在近年来释放出了强大活力。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在以泰国、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和越南六个国家为主的东南亚游戏市场,手游下载量飙升至18.2亿次,同比增长45.6%。该地区一跃成为全球手游下载量最高的市场。


在电商方面,根据谷歌和淡马锡在2017年联合发布的《东南亚电子商务报告》,未来十年,该地区电子商务的复合年均增长率在32%左右,是全球电商高增长市场之一。


看起来,Sea是连续踩中了东南亚互联网市场的爆发节点,顺利崛起为了东南亚巨头。但容易被忽略的一点是,Sea对全球市场的重视。


毕竟,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渴望规模是一种本能。如果仅局限于一个地区,增长将很快出现瓶颈——直到2020年,东南亚人口互联网总用户数刚突破4亿人次,并且对比欧美等市场,东南亚的付费情况就略显逊色。


想实现进一步的发展,只有向更大的市场进发。游戏业务就是Sea全球化的排头兵。


2018年,Garena将“从区域到全球”定为未来发展的三个重点之一。于那个节点上线的《Free Fire》在东南亚之外,首先瞄准了被当时主流吃鸡游戏忽略的拉丁美市场(根据Newzoo的统计,2018年拉丁美洲6亿左右的人口中有2.2亿游戏玩家),例如巴西、墨西哥等。


以巴西为例,当时玩家们普遍使用的手机多为中低端,这种和东南亚市场类似的配置,让专门为此开发的《Free Fire》成为了当地玩家手机上少数能运行起来的“吃鸡”游戏。


与此同时,Sea还要找到本土化运营的方式。《Free Fire》也在拉美市场组建了本地化团队,并在不同地区开展特色活动。比如在巴西,与拥有非凡影响的球王罗纳尔多合作。


符合下沉市场的产品设计和本地化运营、大型电竞赛事的举办,让《Free Fire》成为了少数成功闯入拉丁美洲市场的吃鸡游戏。


在2109年Q3财报中,Sea曾透露,拉丁美洲、印度、俄罗斯、中东用户已贡献超过一半游戏收入。

2019年,Sea的电商业务也开始探索海外——沿着游戏业务的道路,同样先进军的是拉丁美洲市场,并用同样的运营策略,签下C罗担任全球代言人。


在巴西之外,上个月,路透社报道了Shopee进军墨西哥市场的消息。在墨西哥,用户已经可以在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下载Shopee的App,并享受包邮服务。


目前,Shopee并未公布更多在拉丁美洲的拓展计划,而关于其在墨西哥市场的发展、以及是否能在本土强势电商把持下取得可观的市场份额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在此次财报发布的电话会上,Sea首席企业官王彦军表示,(巴西等)还处于一个非常初步的阶段,有待进行更多的探索。


下一个,是美团?


对于Sea来说,在游戏、电商层面推进全球化,让其具有了成为未来全球互联网巨头的可能。而在强势业务基础上不断延伸出的新业务,也让外界在它身上看到了更多可能性。


去年4月,Shopee在印度尼西亚推出了食品配送服务Shopee Food,8月,在收购越南河内一家食品配送公司Foody Corporation之后,该服务也在越南上线。


据媒体报道,在今年1月上线的Shopee Food广告展示中,Shopee Food与 Shopee的应用程序是分开的,用户可以从谷歌或苹果商店下载。


这也就意味着,在腾讯、阿里、蚂蚁金服之后,Sea或许正在尝试复制美团。当然,能否成功还存在许多未知,不过,此时,我们已经可以在其身上看到更多新故事。


本文作者:哈那,编辑:贝尔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