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抓住碳中和的超长期行情?
2021-03-24 20:04

如何抓住碳中和的超长期行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巴伦周刊(ID:barronschina),作者:吴海珊,编辑:康娟,头图来自:unsplash


“如果按照我们这7个板块来看,至少在再生能源、能源绿色利用领域,中国的产业链都属于全球尖端技术。”


在当前的市场,碳中和意味着无限的机会。但如何在其中掘金,却是个难题。


杜一是瑞士百达全球环保机遇的基金经理,他掌管的基金利用“地球边界理论”,在全球进行投资,如今该基金资产规模已经超过90亿美元。



成立于1805年的瑞士百达集团,由私人银行起家,如今涵盖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两大主要的业务领域,集团的总资产规模将近7000亿美元。环保类基金是瑞士百达环保、科技、医疗、生活和多主题5个主题投资领域之一。该公司致力于主题投资已有25年,是全球最大的主题股票投资团队,旗下有15只不同的主题基金,总规模660亿美元。


地球边界理论,是2009年由几十位世界知名环境学家们一起提出的,它指出了当前全球面临的环境挑战,并不单单仅仅是独立的,而是一个整体,列出了9种不同的重要的环境挑战: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流失,氮和磷的过度生产污染了土壤和水源,平流层臭氧消耗,海洋酸化,全球淡水消耗,发展农业造成的土地使用变化,空气污染以及化学污染。



每一个挑战都有所谓安全边界——如果人类的经济活动不超过这些安全边界,那么整个地球生态系统就是安全的。也就是说,地球边界理论不仅仅指出了整个地球所面临的多种重要的环境挑战,同时对安全边界进行量化。


杜一的投资正是在这一理论的指导下进行的。


《巴伦周刊》中文版:请概述一下,您是如何利用“地球边界理论”来进行投资的?


杜一:从投资角度来讲,环保投资首先要去找至少不破坏环境的行业,也就是说它的经济活动应该在安全边界之内,比如传统的化石能源,就不符合环保投资的范畴。我们会把这些公司从我们的投资标的中排除。


第二步,用“地球边界理论”去找到那些真正是能解决环境问题的公司。也就是说这些公司至少要解决“地球边界理论”9个维度中的至少一个维度。


比如,我们去投资清洁能源,因为它能解决气候变化的问题;我们去投资用可持续包装替代塑料包装的企业,因为能解决生物多样性遭破坏这个问题。


环保的概念是很广的。“地球边界理论”包括9个不同的维度,所以我们选择解决不同问题的细分领域公司也是很广的。


《巴伦周刊》中文版:您怎么看待最近极为热门的“碳中和”概念?它会开启一个超长期行情吗? 


杜一:2020年可以被看作是整个“碳中和”时代开始的元年。


首先,各个大国都宣布了各自的碳中和的目标,中国明确提出要力争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很多大的经济体,包括欧盟、日本、韩国等都提出了各自的碳中和目标。各国都把“碳中和”视为重要的未来方向。哪怕是在2020年全球疫情肆虐的情况下,各国也都没放缓这方面的合作。我认为碳中和在未来几十年中都会是全球发展协作的重要议题。


整个环保行业还有一个最大的变化——不再严重依赖国家补贴了。新能源的一些行业,过去严重依赖国家补贴。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从企业或者投资者角度来讲,都可能不是一个可持续状态,因为它不是经济上的自发行为。


但我们看到了一个大趋势,就是全球各地的企业,正从自身的经济利益出发,不断推进环境解决方案的开发和利用。比如财富500强中已有超过30%的企业宣布,在2030年前就可以实现碳中和。可持续发展的全球普及趋势,在技术创新领域也可以看到。有了应对气候变化和碳中和的需求,就有相应的企业去开发技术。从技术创新的角度去解决环境问题,这些企业也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商业机会。


最后是全球企业数字化。我们认为数字化是在环境领域或者环保行业里很重要的一部分,比如虚拟办公,远程医疗。我们自身的经济行为就减少了很多的出行的需求以及相应的碳排放,所以也是非常符合环保的大的概念。


而且,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都在选择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和产品,比如有机产品、可回收包装等等。社交媒体或者媒体上的一些消费者也会主动分享可持续生活方式的信息,可以有力地推动整个环保行业的发展。


从投资方向来讲可以看到,近年对环境主题相关投资规模、资产管理规模每年的增速都很快,2020年基本上是翻倍的。


《巴伦周刊》中文版:碳中和到底会通过什么路径来实现? 


杜一:中国的目标是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力争实现碳中和,实现碳达峰或者碳中和还是要从减排开始。因为我们要把二氧化碳的排放量降低,只有两个办法,要么减排,要么就吸收它。


关于吸收二氧化碳,有很多很有意思的绿色技术,比如二氧化碳的固碳,不过这一技术还处于新兴发展阶段,不太可能是在短期之内获得立竿见影的效果。除此之外,就要多种树,但是种树也有周期,而且土地也比较紧缺,所以吸收二氧化碳还不是主流,现在的主流是减排。


减排有两个概念,一是所谓的“替代”的概念。比如用可再生能源发电替代了燃煤发电,这就实现了减排。二是“降低”的概念。比如工业智能化的推进可以降低工业活动中的碳排放。现在减排有了一些新兴技术,比如电动车、绿色建筑、工业智能、远程医疗、虚拟办公等。


所以碳中和的实现路径肯定是先从减排开始,不断以新的绿色环保技术替代传统的高排放的经济活动,实现碳排放降低,慢慢就会形成碳达峰,之后再通过二氧化碳吸收或者是固化,实现碳中和。



《巴伦周刊》中文版:您把环保投资分成了7个细分板块,能不能具体讲一讲这些板块?


杜一:我们首先划定了两大领域——资源效益和环境质量,分别对应解决环境问题的上游和下游。


资源效益解决上游环境问题,因为现在面临的很多环境问题,都是因为人类经济活动过度发展,导致对资源的过度消耗。提高资源效益就是从上游提高了资源对于人类经济活动的价值,从源头减少了环境问题的产生。


环境质量解决下游环境问题,当人类的经济增长后,就产生了对环境的影响或者污染,需要去预防甚至是移除这些污染。


在这两大领域之下,我们又找到了7个细分领域,包括比较传统的再生能源,能源绿色利用、去实体化经济、可持续农林业、高效清洁用水,固废循环经济、污染防控。前四个属于能源效益领域,后三个是环境质量领域。



长期来看,所有的这些板块在碳中和的大背景下都有很强的发展潜力。我们估算,这七大板块市场规模超过2.5万亿美元。这是个什么样的体量呢?如果要按全球GDP排名算,会排在第八,也就是法国之后,但是它的增速又是非常快的——相当于是全球GDP增速的两倍。所以整个投资领域既非常广阔,同时增速也非常快。


 这7个板块我们都一直有投资。我们不是自上而下的选股方法,而是自下而上,也就是在大的投资领域之内,选出我们认为非常有前景的公司,选出来的结果往往是7个板块都有涉及的,但7个板块的权重肯定会有变化,因为股价有变化,我们的持仓也会有变化。


《巴伦周刊》中文版:您能否具体讲一讲,您是如何来选择基金里的投资标的的?


杜一:第一步,从全球股票去筛选不破坏环境的公司,里面大概有4000只股票是不破坏环境的。然后,我们要进一步去运用地球边界理论,从这4000只里面找到那些可以解决环境问题的。这样筛选完了之后,剩下大概400只股票,这就是我们要投资的范围。之后再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