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背后的女富豪,开始投资他的饭圈
2021-03-28 16:41

特朗普背后的女富豪,开始投资他的饭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作者:方入秋,责编 / 张希蓓,原文标题:《把特朗普捧上位的女富豪,开始投资他的饭圈》,图片来源:Google


截至3月25日,参与1月6日国会山暴乱的特朗普支持者中已有379名落网并被指控犯罪。作为川粉“线上大本营”之一的社交平台Parler也在暴乱事件后因涉嫌鼓励和煽动暴力,先后遭到苹果及谷歌应用商店下架。1月10日,亚马逊网络服务(AWS)也不再对其提供网络托管服务。


然而,经验告诉我们即使是死灰也可能复燃。仅一个月之后,这个几乎被硅谷科技巨头们“拔了服务器网线”的社交APP就高调地卷土重来。


2020年大选期间,Parler被苹果应用商店下架前下载量曾一度骤涨 / 网络


被大公司遗弃后的Parler找到了新的伙伴——网络服务供应商Skysilk提供了托管服务,富翁瑞贝卡·默瑟提供了重启资金。不仅如此,Parler还即将获得硬件上的支持——Freedom Phone,一部号称“第一款基于言论自由”的手机。iPhone系统不让下载Parler怎么办?没事,Freedom Phone开机自带Parler。同步推出的还有名为FreedomOS的应用商店,它号称不会对软件做任何审查和限制。


Parler于2018年上线,功能与脸书,推特相似。创始人约翰·马策(John Matze)是毕业于丹佛大学的一名码农,创业初衷是开发一个以保护言论自由和个人隐私为第一要义的“新推特”。在脸书和推特开始打击关于大选的不实信息后,大批特朗普支持者开始涌入Parler,随后由于国会山事件后遭封“猝死”,这款小众社交软件一夜之间成了全球目光焦点。


而如今,事态发展证明属于Parler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在日活跃用户分别达到1.87亿的Twitter和近20亿的Facebook面前,(自称)用户量达2000万的Parler看起来还算不上什么,但现在,它似乎准备正面硬刚巨头们了。


从 “无党派公地”到极右“回音室”


松懈的内容审核一直是Parler的核心卖点,保守派可以在这里畅所欲言,不必面临政治正确压力,也没有主流平台的虚假信息检查。


其实,直到2020年大选前夕Parler才迎来井喷式成长。《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在去年11月8日多家主流媒体宣布拜登胜选后,Parler在一周之内成为当时安卓和苹果设备上下载次数最多的应用程序,用户量翻了一番。这要归功于以往只活跃于推特的保守派名人和意见领袖的积极种草,比如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还有特朗普的二儿子埃里克。批评“黑命贵”运动的政治评论员坎迪斯•欧文斯曾用“地下铁路”比喻用户从主流平台到Parler的迁移,“地下铁路”是奴隶制时期黑人用来逃往自由州的秘密线路。逐渐地,反犹太主义,白人至上主义也在平台上冒头。


泰德·克鲁兹宣布在Parler上开通个人账号 / 网络


Skysilk的CEO Matossian称赞Parler为建设“无党派公共广场”作出了努力,尽管他承认平台上不乏极端和暴力内容。为了重新上线,Parler也做出过一些“改过自新”的动作,包括明确禁止只发布违反法律的帖子;平台可能会删帖,但不到极严重的情况下平台不会主动删帖,比如就算用N开头的(种族歧视词汇)来称呼米歇尔·奥巴马,在Parler上也是被允许的;改进版增加了过滤器,平台上依然允许类似于“网络喷子”的贴文公开发布,但用户需要点击过滤器才可以看到。


鉴于Parler在国会山暴乱中扮演的角色,“无党派”“平台中立”等说法仍然引来普遍的怀疑目光。《今日美国》的一篇分析了Parler用户在1月6日特朗普讲话内容的反应,特朗普在当天12点15分左右告诉他的追随者应该前往国会大厦,一个小时之后Parler上“内战”一词被提及的频率就从40次变成了156次。亚马逊引用了98条在Parler发布的贴文作为Parler一方“违反服务条款”因此必须与其解除合同的依据,都是煽动暴力与1月6日国会山暴乱相关的内容。Parler也承认平台上积压了2.6万篇“可能鼓励暴力”的帖子。


死于“言论自由”,夺回“言论自由”?


“捍卫言论自由,对抗硅谷科技暴君”,几乎每一个参与“抢救”Parler的参与者都向媒体强调了Parler的“道德属性”。


Freedom Phone的创意来自埃里克·芬曼(Erik Finman),一位年仅22岁的硅谷新贵,他声称自己是“最年轻的比特币百万富翁”。芬曼的个人故事像是充满成功学色彩的硅谷传奇,一个比比尔盖茨和乔布斯的辍学年龄还早的叛逆神童,认为现在的学校教育系统完全没用,所以连高中都没有上。从12岁开始芬曼用祖母给的1000美金买币,他进场的时候一枚币均价才12美元,15岁时他卖掉价值10万美元的比特币,获得启动资金,辍学开了一家在线教育初创公司Botangle。他和父母打赌,如果能在18岁前赚到一百万就可以不去上大学,他做到了。到2019年他已经持有近450枚比特币,在当时价值约450万美元,以发稿时交易价格计算,目前这笔资产的总价已经超过2400万美元。


埃里克·芬曼 / cnbc.com


在Freedom Phone的项目新闻稿中,芬曼提到“保守派必须创造他们自己的沟通方式,让我们不再被沉默”。他指的是特朗普个人的推特账号@realDonaldTrump被永久封禁。Freedom Phone的抱负,是提供一种“完全未经过滤的沟通方式,重塑整个政治格局”。


SkySilk的CEO Kevin Matossian声称虽然自己个人没用过Parler,连账号都没有,但为了反制亚马逊这样滥用权力的科技巨头而选择对Parler出手相救。SkySilk前员工也向NPR透露,公司把亚马逊网络服务(AWS)作为对家,目标是拿下亚马逊0.01%的业务。芬曼则尝试在币圈对狙Facebook推出的加密货币Libra。


被解雇的马策(左)起诉Parler,索赔300万美元,声称自己四成股份被夺走,且遭到了瑞贝卡.默瑟(右)等领导层的欺凌 / Daily Mail


当Parler的联合创始人和前CEO马策(John Matze)试图顺应监管呼声,让Parler不再那么像一个“阴谋论APP”时,遭到了大股东的无情拒绝。据NPR3月23日报道,马策已经被解雇,手头的四成公司股份也被夺走,而另外60%股权的背后正是瑞贝卡.默瑟(Rebekah Mercer)——特朗普及保守派的超级捐赠人,也是特朗普2016年胜选的重要推手。此前,默瑟并没有在明面上干预Parler的生意,其持有的股份最初被列在一家名为NDMASCENDANT LLC的控股公司下,这家公司和马策共同拥有Parler。


单单一个Parler可以展开的旋转门还远不止这一扇。


网络分析师兼虚假信息研究专家Dave Troy在推特上爆料称,NDMASCENDANT与纽约市前市长,特朗普的律师鲁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之前所在的事务所有关联。接替马策担任临时CEO的是“茶党运动(Tea Party)”的领袖马克.梅克勒(Mark Meckler)。马策认为,正是政治立场导致了自己被踢出局。


“当代美第奇家族”


而真正的“金主”还有比特朗普和Parler更广的投资光谱,为Parler提供了救命资金的瑞贝卡·默瑟现在是默瑟家族基金会的理事。2016年,《政客》网站(Politico)称其为“共和党政治中最有权势的女性”。低调的默瑟家族很少在媒体上露脸,但这并不能掩盖其影响力。


投资Parler后,瑞贝卡甚至在推特上称,Parler会成为“所有珍视自由、言论自由和个人隐私的人的灯塔”。


瑞贝卡的父亲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年轻时曾是IBM的研究人员,1993年进入长岛对冲基金Renaissance Technologies工作,后来成为拥有数十亿美元身家的CEO,并成为保守派的重要“钱柜”。无党派机构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统计,罗伯特·默瑟先后为支持保守派候选人的团体捐款超过2300万美元。这家人一开始支持的是共和党的另一位候选人泰德·克鲁兹,就是今年2月得州遭遇暴风雪灾情的时候自己跑去墨西哥坎昆度假的那位得州参议员。眼看克鲁兹竞选失利,默瑟家的弹药开始流向特朗普。


罗伯特·默瑟和瑞贝卡·默瑟父女 / Politico.com


罗伯特·默瑟还是现已倒闭的政治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联合创始人。瑞贝卡·默瑟说服特朗普把剑桥分析的创始人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和凯莉安·康韦(Kellyanne Conway)聘进了最后阶段的竞选团队,她自己则在过渡团队的执行委员会任职。2017年,默瑟姐妹买下了父亲持有的保守派新闻网站布莱巴特新闻的股份,布莱巴特新闻以吸引民粹主义和种族主义等观点的人群著称,在2016年之前该网站的CEO正是班农。


后来的事情就人尽皆知了。剑桥分析通过性格测试应用程序在Facebook上获取了8700万用户的个人数据。这些数据是心理统计学的素材,用来分析选民群体的个性和关心的议题,制作针对特定选民群体的说服策略,对平台用户精准投放选举广告和包括抹黑对手的假新闻,进而达到锁定潜在选民的结果。


剑桥分析的前CEO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曾经向英国第四新闻频道吹嘘,特朗普在2016年能够坐上总统之位,剑桥分析功不可没。因为这起丑闻,扎克伯格被叫到美国国会听证会作证,Facebook随后加强了用户隐私监管。默瑟家族虽然对剑桥分析公司的所有权却成功避开了英国法院的起诉,2018年默瑟姐妹作为大股东完成了对剑桥分析的破产清算。另外,默瑟还曾经把剑桥分析的服务捐给英国独立党(UKIP),用相同一招在英国脱欧公投中搅局。


特朗普和他的前“国师”班农/ 网络


“任何对当今美国极右势力增长的审查,都必须考虑到默瑟家族的作用,”乔治城大学的研究机构Bridge Initiative的研究人员向美国自由派新闻网站Salon.com透露,神秘的默瑟家族热衷于向名目各异的极右团体撒钱,助长白人至上主义、伊斯兰恐惧症、反犹太主义和阴谋论。《彭博商业周刊》还找到了一位化学家亚瑟·罗宾逊,他自称在竞选俄勒冈州国会议员期间得到了来自罗伯特的秘密资助。罗伯特据信也是一位阴谋论者,不但相信克林顿夫妇谋杀了对手,还认为他们在和中央情报局(CIA)合伙贩毒,而化学家罗宾逊则相信,核辐射可能对人体有好处。


然而,他们最出彩的投资项目——“顶级流量”特朗普,对于Parler和一切相关产品看上去却不感兴趣。在被硅谷科技巨头联合噤声后,特朗普一再拒绝了Parler的入驻邀请,尽管默瑟家在特朗普败选后依然在出钱支持他打官司。


3月22日,美国白宫前高级顾问米勒向媒体透露,前总统特朗普打算在两三个月内推出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要“重新定义游戏规则”。《卫报》认为特朗普的算盘是一手维系共和党根基,同时追求个人政治品牌。不得不说,这很“特朗普”。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