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怼比尔盖茨的大佬,怎么成了被人唾骂的神棍?
2021-03-29 09:29

狂怼比尔盖茨的大佬,怎么成了被人唾骂的神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差评(ID:chaping321),作者:差评君,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最近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


前几天, Richard M.Stallman(查理德 · 斯特曼)在视频中宣布,自己将要回到 35 年前一手创立的 FSF(自由软件基金会),并且希望再次领导 FSF 。



各位差友可能并不认识这个白胡子老头,这哥们是自由软件之父,某种程度上每个人都受益于他的创造。


在现在的互联网世界,有这么多商业公司、程序员无私地把自己的代码开源供大家学习、观看,很大程度上是他的功劳。


不过,就是这么一位大佬,想要回到自己创立的公司却被联名抵制了。


2500 多人、 41 家机构联名签署公开信,要求再次罢免 RMS 所有职位,以及允许他回去的整个 FSF 董事会下台。



大佬的生活剧情果然比电视剧精彩。


今天,就跟大家介绍一下理查德的故事。


查理德 1953 年出生在纽约,人生的前期也没啥可圈可点的,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挂比而已。在洛克菲勒大学生物系做实验室志愿助理,教授夸他以后能成为生物学家。


大学顺手考上了哈佛,大一在数学课 Math 55 中获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这门课被哈佛官方声称是“全美国最难的本科数学课”。


这是哈佛大学官网对这门课程的说明(2007 年)▼


1974 年的时候,这哥们以优异的成绩从哈佛毕业了,获得了物理学士学位。


同时,理查德大学时还在麻省理工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做程序员,水平也相当不错。


在理查德的哈佛小学弟比尔 · 盖茨刚辍学创业时,理查德跟实验室同事一起捣鼓出来的 Emacs 编辑器就开始风靡麻省理工了。


后面理查德又写了 GNUEmacs ▼


这个时候的理查德也非常喜欢在黑客社区蹦跶。


现在的黑客,通常指“破坏计算机程序”“钻程序漏洞”的人,但当时黑客更像是“计算机疯子”:一些喜欢探索可编程系统的细节并不断优化的人。


那时候计算机行业氛围跟现在不太一样,自由拷贝、源码开放是当时的主流。


如果你想优化某个软件,那么找到它的源码(大概率是开放的),然后动手改就完事了!这样自由的氛围造就了很多成功的软件,比如 Unix。 


但事情很快急转直下。


1976 年理查德辍学创业的小学弟盖茨,发现软件的销量不太对,就写了份公开信谴责盗版行为,大意是:软件也是一种商品,应该收费卖钱;源代码是软件的核心机密,应该享受著作权且保密



公司、程序员一听,卧槽有道理啊!有钱不赚是……


商业化席卷了整个软件行业,有才能的程序员投入了市场的怀抱,像 Unix 这样被自由氛围成就过的软件,也被公司保护起来。


之前 Unix 会以极低的价格甚至免费把源码给高校等研究机构,现在不但停止授权,还对之前的 Unix 和其变种声明了著作权利。


这种情况下,“计算机疯子”们无法再自由的学习、修改、分发软件了。


如果是一般人面对这种事情,肯定也就算了,跟上时代“同流合污”。


但是真正的天才(兼职疯子)是不会向现实屈服的,理查德决定再开个挂,就此改变了计算机的世界。


这茂密的小脑袋▼


你不是要私有化么?你不是要自己玩么?


那我就自己做一套东西,然后整个开放掉!


理查德写了一个跟 Unix 兼容的、自由的操作系统,起名叫 GNU,这个名字是 “GNU’s Not Unix” 的递归缩写,并且建立了一整套自由的生态,比如软件等。


在他这一套“自由”的生态体系下,用户能够运行、复制、发布、研究、修改和改进程序,总之,有 100% 的控制权。



理查德作为大佬,号召了不少当时的黑客加入这个计划,还创立了 FSF (自由软件基金会),还雇佣了一批人来做事。


但,一个人能发起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


所以查理德捣鼓出了一个“病毒”—— GPL 协议。


这玩意是开源协议的一种,简单来说就是:GPL 协议下的代码,你觉得有用随便拿去用,但你在此基础上发布的软件,代码也必须公开,不能保密


在这种规则下, GPL 将自由感染到了互联网上的每一个角落。


以致于有人调侃, RMS 迟早会使可口可乐在 GPL 协议下公布他们的配方。


一切都很美好,除了理查德一直没写出自己满意的内核。


直到 Linus Benedict Torvalds 写出了 Linux,并且把它放到网上让人随便用。


一个手放在脚上的企鹅▼


理查德发现以后,相当激动啊,就找到了 Linus 邀请他加入自己的自由软件大业。


就这样 GNU 以及 GNU 的生态再加上 Linux 的生态组成了一个现代操作系统:GNU/Linux。


GNU 官网会强调 Linux 是一个错误的称呼▼


虽然大部分人只知道 Linux ,不知道 GNU ,但是 Linux 系统上大部分软件都来自于 GNU。


你可能会觉得这些跟我们普通人好像没啥关系。


呐,小米、华为、中兴、魅族等咱们熟悉的大厂们都用过 GPL 协议下的代码,开源的力量通过他们的产品抵达给每一位用户。


我们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受益其中,只是可能不知道而已。


小米部分开源代码▼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觉得这哥们完全实现了自己对自由的追求啊。


但,他想要的自由,跟你想的不太一样。


为了完全的自由,这位程序员甚至一度使用着一款多年前的龙芯笔记本。这款笔记本性能、显示器屏幕都已经过时,但胜在就连 BIOS 也是开源的,理查德就捧着它到处布道。


总之只有 100% 能被他掌控的,才是真正的自由。


基于追求真正的自由,理查德发表了一些脑回路清奇的言论。


比如他说,电子书是很危险的玩意。


因为提供服务的厂家可以用后门远程删除电子书,可以通过后门对用户执行任何操作。



他说,在线翻译网站侵犯了人的自由。


因为用户需要把文本传输给网站服务器才能享受翻译,这样翻译工作就是在网站运营者的控制下。


官网原文▼


按照这个逻辑,那你千万别去餐馆,因为你的饭将在别人的控制下,也不要打车坐公交坐地铁了,因为你把自己的生命安全交到了别人手里。


他说,恋童、乱伦、恋尸都应该被保护。


因为这是人的自由,不能对此有偏见。



个人当然应该享受自由,但是个人的自由不应该是反人类的自由,人类社会已经进步到文明社会了兄弟。


看完他这些错误的、极端的言论,差评君算是明白这哥们为啥被几千人联名抵制了。


还是继续去做你的“神棍”事业吧。


理查德创建了一个反对 VI (Emacs 的竞争对手 vim 的前身)的宗教,把 VI 称为一种诅咒,还让大家都去用 VI 的免费版本,说这就是他们宗教的忏悔仪式。


并且把自己称是 Emacs 教会的圣子(类似于基督教的耶稣)


他到处布道撒下“福音”,他说“我祝福你的电脑,我的孩子”。


以圣子的形象出现(头上顶得好像光盘)▼


以及在公开讲座上抠脚,并且顺嘴回收了垃圾。



差评君好像知道为什么 Linux 的企鹅要把手放到脚上了。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极端的、发表各种不恰当言论的抠脚大汉,仍然被很多人视为榜样。



我们当然应该感谢他,因为开源软件直接或者间接影响着我们,这一切跟他的努力密不可分。


但是功绩从来不能掩盖过错,也无法遮盖他那些不恰当的言论。


他是天才、顶尖黑客、自由软件之父,也是一个充斥着各种bug的人。


参考资料、图片来源:

推特: @nixCraft

rms-open-letter.github.io 

github.com/MiCode/Xiaomi _ Kernel _ OpenSource 

stallman.org 

Wikipedia : Emacs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差评(ID:chaping321),作者:差评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