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停运一周,谁最受伤?
2021-03-30 14:50

苏伊士运河停运一周,谁最受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财经(ID:financeapp),作者:梦洁、小禾子,原文标题:《1年运油量相当于17个西湖!“金钱制造机”苏伊士运河停运一周谁最受伤?》,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瘫痪”近一周,全球航运大动脉苏伊士运河终于动了!


截止北京时间3月29日21时,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表示,目前搁浅船只已重新浮起并脱离了河岸,交通正在恢复。


作为世界最重要的海运通道之一,苏伊士运河的堵塞依旧让全球供应链“震颤”,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也在不断增加。究竟谁最“受伤”,我们一起来看看。



一、埃及“金钱制造机”停运:每天损失超千万美元


作为世界上最繁忙的航线之一,苏伊士运河不仅支撑着欧洲和亚洲的物流,它更是埃及的主要外汇来源之一。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数据显示,2020年约有1.9万艘船舶使用了苏伊士运河,平均到每天约为50艘,这些货船运送的货物占到世界贸易的12%。同时在全球海运物流中,约15%的货船要经过苏伊士运河。


这些来来往往的货船,为埃及创造了不菲的收入。据报道,运河每次的通行费用通常在30万~50万美元不等。


由此,苏伊士运河收入与旅游业、石油和侨汇一起,构成埃及经济的四大支柱。去年,苏伊士运河收入达56.1亿美元,占埃及全年GDP的比重达到了1.6%。



然而,自当地时间3月23日8时起,这艘长达400米的集装箱船在苏伊士运河意外搁浅,不仅让埃及的这座“金钱制造机”突然停止了运转,还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毫无疑问这是我们的巨大损失,我也不需要隐瞒什么。”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表示,苏伊士运河每天的经济损失高达1200万美元至1400万美元。


1年运油量相当于17个西湖:全球贸易每小时损失4亿美元


最“受伤”的还不是埃及。由于每天在苏伊士运河通行的船舶主要为货值较高的集装箱船,因此这次活久见事件也被称为“史上最贵堵船”。


据世界最大船级社——英国劳氏船级社估算,苏伊士运河每天的双向贸易额约达96亿美元,此次“堵船”将给世界贸易造成高达每小时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6.18亿元)的损失。


二、每小时4亿美元的贸易损失,损失的都是啥?


我们拆分了苏伊士运河2019年最新数据发现,其第一大货物为合同货物(Cont. Cargo )共5.07亿吨,占比49%;第二大是石油制品( Oil & Products)共2.38亿吨,占比23%;其次是谷物、矿石和金属,占比均超过5%,以上四类货物占到总货物的82%。



最受关注的当属原油和成品油。它是经苏伊士运河运输的第二大货物,2019年该运河南向和北向总共运输了2.38亿吨原油制品。


按照我国西湖蓄水量约1400万吨来算,每年经这条“原油大动脉”输送到全球各地的原油制品量相当于17个西湖。


不过,由于亚洲需求的强劲,石油制品北向运输到欧洲的运量并不及南向运输到亚洲的运量,再加上石油运输还可以通过管道运输和转道好旺角航线,这或许意味着对于原油贸易的影响可能并非长期,仅为一次短期事件性波动影响。


这不,随着搁浅货轮恢复正常航道的消息一传出,国际油价跌幅立马扩大,亚洲时段13:28分美国原油下跌近2.36%,至59.54美元/桶。



此外,谷物是经苏伊士运河运输的第三大货物类型,这类物品主要是从欧洲的乌克兰等国,南向运输到亚洲的中国、印度和新加披。


由于全球最重要的粮食供应国以北美和南美为主,乌克兰地区部分玉米和小麦会通过苏伊士运河运往中国,但量级有限,总体而言或影响不大。因此,“堵船”的这几天,全球粮食价格未见明显波动。


不过,一些占比不大的工业品或消费品“停运”,却掀起了不小冲击波。


在苏伊士运河的运输货物结构中,食品、木材、油料(Veg. Oils)等生活消费品,大概占到3%左右的比重。由于这类货物大多北向运输到欧洲,加之欧洲疫情反复生活消费品需求增加,苏伊士运河“堵塞”让不少零售商犯了难。


据媒体报道,全球最大的家居用品零售商、瑞典宜家家居连锁公司证实,搁浅货船上搭载大约110个装有宜家产品的集装箱,宜家正在调查其他被堵货船上装有宜家产品集装箱的数量。


几天前,全球最大的木浆制造商Suzano也发出警告称,全球货轮塞船或导致木浆供应中断,影响到卫生纸的供应。由于中国的纸浆也从欧洲的芬兰、波兰等国进口,受此影响3月29日早盘A股造纸板块一度走强,板块内27只上涨。


如同这次搁浅的“长赐号”一样,苏伊士运河航线上主要以集装箱船为主,主要运送消费品、工业用品。因此即使正常通航,部分国家和地区的生活物资,因运力紧张而出现物价上涨的现象,可能得等到运力正常后才能缓解。


三、百艘巨轮堵在运河近一周:但还没找到赔偿方


截至3月29日,随着这艘几乎与美国世茂大厦同高的“长赐号”恢复正常航线,全球最繁忙的运河已“堵船”近一周。


但糟糕的是,从救援费用到货物的延误成本,苏伊士运河“堵船”导致的巨大损失由谁来埋单,目前还是各说各有理的地步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27日举行新闻发布会说,在事故调查结果出炉之前,苏伊士运河当局暂不会提出相关索赔事宜,但会保留索赔权对责任方追究赔款。不过,拉比耶强调,恶劣天气可能不是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可能是技术或人为失误造成。


承租“长赐号”的台湾长荣此前则表示,该船所有者日本船东正荣汽船株式会社应对所有损失负责。据悉,这艘船本身的保险金额可能高达2亿美元。


“长赐号”只是其中“受伤”船只的缩影,损失仍在不断增加。


据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CA)通报,截至当地时间3月28日12时,总共有多达369艘各种轮船被堵在了航道两端。据外媒报道,目前积压的船只,排队时间可能还需要6天或更长时间。



这意味着,本因疫情拉长的供货商交货时间还将会被继续延迟。目前受这次罕见的“堵船”影响,美国前两大港也面临进口货物积压,货船仍在不断涌入港口。


如此看来,堵的不止是苏伊士运河上的船,而是全球各大港口堆积如山的货船。而这些难以量化的、因货物延迟到达的损失,到底该找谁索赔呢?目前还不得而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财经(ID:financeapp),作者:梦洁 小禾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