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和“崩溃时刻”相处
2021-04-07 21:00

学会和“崩溃时刻”相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温血动物(ID:staywarmblood),作者:warmblood,原文标题:《“你怎么总是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头图来源:《海边的曼彻斯特》


昨天在后台收到一条有点特别的私信,说自己“总算崩溃了”。


房租快到期了,中介死活不退押金,还说有一百种方式让我滚蛋。我揶揄说,正准备换工作,可能要搬去房山,所以要再考虑两天,钱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实际上,我辞职已经一个月了,连押一付三的钱都没有,又不想找家里开口。


我妈电话问我最近忙不忙,我都说忙得很。


上午挤地铁面试完,蹲在路边啃了半个煎饼,留半个当夜宵。


回屋躺一会儿,结果中介没通知就突然带了一对租客上门来看房。


我偷偷把房间门反锁了,他们敲门装作不在家。


结果对方直接把窗户撬开爬了进来,我装作迷迷糊糊说“哎呀,睡太沉了没听见”,一时间挺尴尬的。


晚上开始收拾细软,忙到晚上十一点终于全都打包好了,坐在地上抽了会儿烟,思考着接下来如何解决住宿问题,安慰自己:没事,车到山前必有路。


结果,一只老鼠从被撬开的落地窗进来,从我脚上爬了过去。


我很平静地看着那只老鼠蹿到客厅去了。把烟抽完,觉得自己跟老鼠好像也没有区别。


不知怎么的,我开始抱头痛哭起来,哭到替自己觉得羞耻。


这些年无论多难,我都咬牙硬抗。到头来,却因为这种小事崩溃了,想想也挺可惜的。


已经是独立的成年了,跌倒了大哭不是因为疼。


——实际上,我们是害怕从此再也爬不起来了。


他又说:“我觉得,压死骆驼的从来不是最后一根稻草,而是每一根稻草。”


生活就像坐火车,一开始风景甚好,突然就钻进了一条狭长阴暗的隧道,绝不会有人通知你:


“乘客朋友请注意,前方你的人生即将塌方。”


我们经常会收到类似的留言,讲述自己受伤的经历。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在不同的纬度承受不同的引力。


——但每个人都有相似的低潮。


站在岸边,我们试图寻找退潮的原因。


“我不吃鱼,是因为我讨厌鱼刺”


@WG


我承认自己是一个很容易情绪化的人。总是因为一点小事而焦虑到失眠。


在我身上最严重的一个问题是,我过往经历的失败、受挫、乃至不愉快的经历,会给我造成持续性的心理阴影。


这种精神上对失败的反刍是以年为单位的。


我至今记得小学四年级,有一次被选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结果一上台望着下面乌压压一片人,脑子一片空白。


然后我不自知地把每一个吐字都拉得巨长无比,同时语调夸张,仿佛和尚唱歌。


“啊...一...份...耕...耘...一...份...收...获...”


台下全都笑疯了。


我们班主任跑上台,在我耳边脸色发青地说:“念快点!”


然后,我完全忘词了,整个人呆若木鸡,最后接过稿子飞速念完下台了。


听到台下有人说:“你看,读书读蠢了就是这样。”


直到大学,我依然无法轻松地在课堂上发言。手心出汗,心脏狂跳。


并且完全不会因为某一次发言的成功,使我的演讲PSTD症状有所缓解。


我想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喜欢干这件事了。


准确地说,我恨演讲。


那种失败的感觉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我太讨厌失败了。


一旦在某件事情上失败过一次,我就永远都不想再尝试第二次了。


相比失败,成功几乎不能给我任何刺激。


就像我从小就讨厌数学,我爸就经常说:“你不觉得苦思冥想做出来一道难题的感觉特别有成就感吗?”


我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就算我做出来一道终极难题,我想到的也只是:“那又如何,做完一道还有一道,有什么可高兴的。”


我无法从外部获得成就感,内心又极其害怕受挫,久而久之对生活也失去了热情。


市面上卖的大都是《成功学》,但没有一本《失败学》教你如何正视失败和尴尬的人生经历。


直到后来几年,又陆续遭遇了好几次沉重的打击,才开始向自己灌输“失败是人生的常态”的想法。


可我依然活得不开心。


有个朋友恰恰相反,他一点小事就能高兴一整天。


有一年他失业了,说准备去广州闯闯,我问他有没有认识的人,他说没有。


喝酒喝到深夜,我都替他觉得发愁。他反倒是开始劝我不要活得太累,开心就好,不要想太多。


然后他举起筷子,喊道“卧槽”,示意我看。


我仔细一看,终于咧嘴笑了。


他的筷子上并排连夹了三粒小小的花生米。


“我讨厌小概率悲剧的存在”


@团子


我很清楚记得小时候我们家附近有个肉联厂,经常有运输的大卡车进出。


有一次,我走在路上,一辆摩托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扬起的泥溅在我的新鞋上。


我当时很生气地脱口而出:“骑这么快,迟早要撞死。”结果刚说完,砰的一声那辆摩托就撞在了一辆货车上。


而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忍住上前看了一眼。


无论人还是摩托,没有一片是完整的。


此后,除了有一些自责之外,我开始特别害怕那些发生在自己周围的小概率悲剧。


比如我至今都觉得我们家高压锅和路上的油罐车随时都会爆炸。


去游乐园不敢玩过山车之类,总觉得轮到自己上就要上演《死神来了》。


坐飞机起飞时还是会紧张,每次降落时都幻想飞机失事撞向地面。


自从有了女儿之后,就更严重了。


每次看个什么新闻都会心头一紧,怕她被人贩子拐走,怕在幼儿园被持刀歹徒袭击,怕路上出车祸,有时候还会幻想自己得了重病,孩子过上了坎坷的一生......


我克制自己不去想这些,但有时候那些画面会自动浮现在眼前。被自己的灾难妄想症折磨得很恼火,每天都活在各种各样的担忧中。


我很容易把一件事情灾难化。


有一次我跟老公吵架,他一气之下就出门了。


然后我就开始胡思乱想,想到他可能一出门就被撞死了,我就突然觉得恐慌。


打电话给他,结果电话打不通。按照我对他的了解,他就算赌气也不会关机,而且他刚刚出门没多久,怎么会没信号了呢?


肯定是出事了。


三个小时后,他还是没有音讯,我崩溃了,准备报警。


结果他又回来了,说自己刚才在车里睡觉。手机打不通,是因为车库没信号。


气得我哭了好久。


我知道自己是过度反应了,但是那种内心的恐慌是真实存在的。


可能是在单亲家庭长大,从小把很多心事都埋在心里不敢发泄,因此常常对未来充满没有根据和理由的幻想。


总是憧憬不存在的事物,又总觉坏事会降临在自己头上,把自己置于崩溃的边缘。碰到一点打击,我就整个人丢了魂似的。


那些长久的,模糊的,过度的焦虑和恐惧,会让我把一切事情都灾难化。但所幸有可靠的人陪在我的身边,才让我不那么容易惊慌失措。


不过最近我又开始幻想:他万一在车内睡着了,缺氧憋死了怎么办?


从崩溃中理解和重建自我


我们对自己的认知,常常会影响到自己和这个世界的关系。


一旦在认知方面出现偏差,就容易影响到我们的情绪,使我们焦虑、崩溃、歇斯底里。


崩溃并不可怕,重要地是我们如何从崩溃中理解和重建自我。


如果你觉得无法控制情绪,你可以尝试着从不同的角度去重新定义某件你抗拒的事情。


我小时候很讨厌吃香菇,觉得味道很古怪。死活不肯吃的那种。


后来在一篇文章里看到大人告诉自己的小孩说“香菇是大地的耳朵”,然后小孩从此爱上了吃香菇。


受这句话的影响,我居然也好奇地开始尝试“大地耳朵”的味道了。


很明显,人对某件事物的情绪是受认知影响的。


就像2000年左右,我们家还没有装浴霸,一到冬天南方洗澡就冷到牙齿颤抖,我妈就教我一个办法,觉得冷的时候就大喊:“我好热啊,我快热死了。”


——这个方法我至今还能派上用场。


也正是因为那几年交不起热水费,在出租屋洗了一个冬天的冷水澡,使我后来都不怎么怕冷了。


经历一些短暂的崩溃,我们也能更舒服地跟这个世界相处。


无论如何,祝你早日涨潮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温血动物(ID:staywarmblood),作者:warmblood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