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狂奔的“中国淘宝第一村”
2021-04-26 18:46

一路狂奔的“中国淘宝第一村”

这里的人们一路狂奔,境遇亦一路变幻。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猛犸工作室(ID:MENGMASHENDU),作者:李馨婷,编辑:洪若琳,原文标题:《“淘宝第一村”的财富故事:豪车一字排开,直播带货还是“老板娘”卖力》,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整个4月,李远斌都在忙着接待各方调研,媒体、高校教授、行业观察人士。他是大源街电子商务行业协会的会长。人们蜂拥而来,想一探这座“淘宝第一村”的财富密码。


单看外观,大源村只是个位于广州白云区远郊的城中村,成片的民房老旧,周围山岭环绕。但有些细节让这里不同寻常。比如村口奶茶店里正在讨论“带货”的年轻女孩、村路上日夜轰鸣的货车、随处可见的布料与商标辅料店……


到了下午,村里才开始热闹起来:不起眼的停车场里,不同品牌、价值几百万的豪车一字排开,豪车主人们则在一间间仓库里巡视;仓库里,货架上堆满货品,空气中都是飞尘,淘宝收发货的提示音此起彼伏,发货带上员工手速飞快,不到5分钟,打包好的货品就能装满一个大麻袋,摞成小山。


下午到夜晚,是大源村的繁忙时刻  时代周报记者|摄


根据阿里研究院最新数据,大源村成为全国首个年销售额突破100亿的淘宝村,已晋升为“中国淘宝第一村”。财富故事被无限放大。“在楼下吃个大排档,都有可能遇到一个千万富翁。”有村民打趣道。


李远斌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这里的淘宝店铺超过3000家,其中,营业额过亿的商家超过10个,营业额超一千万的商家超过50间,百万级别的商家则有几千家。但如果从时间脉络上梳理,大源村并不是真正的“第一村”,然而恰是因为“后来居上”,这里的人们一路狂奔,境遇亦一路变幻。


在几个平台开了店铺?短视频会拍吗?社交电商怎么玩?哪里有好主播?电商行业迭代迅速且竞争激烈,随行业更新迭代能力显得尤为重要,因此,行走在大源村街头,目之所及多为年轻面孔,从业者多为90后。


大源村街景  时代周报记者|摄


在这里,实现一夜暴富的梦想似乎近在眼前。靠着低价批发货品走量的模式,许多商家靠着卖出爆款,在大源村赚到第一桶金,快速崛起。但也有人在获得大量财产后又飞快挥霍,或跟不上平台迭代的速度,最终回到原点。


大源村的财富密码是什么?或许可以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口中一窥一二。


王强  大源村头部淘宝商家


赚钱并不难,最怕赚了钱就去赌博。


目前我的公司旗下有5家淘宝店,销量最高的店铺,日销量在2万~3万件,所有店铺加起来,月销售额为2000万元左右。我是2011年从福州老家来广州做淘宝生意的。回想起来,我这批起步的商家,算是站在风口上,赚钱并不太难。但一开始也还是遇到了一些挫折。


刚起步的那两年,我开过好几家店,父母、亲戚的名字都被我用来注册过店铺,但那些店都倒闭了。当时真的很无助,也给自己灌了不少毒鸡汤,比如“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不能倒在黎明之前”(笑)


就这么熬了两年,店铺倒闭都倒到成为日常了,到最终只剩最后一家店时,我开始摸清了开店的套路,知道要规避哪些风险了,店铺日销量从几十件到几千件,一直高速增长,直到稳定在日销2万件。


其实现在我对日销量几万件没什么感觉。销量高意味着商家在打价格战,这种模式本质上并不赚钱。一个月2000万的营业额,除去各项成本,净利润也就几十万。


大约3年前,我把公司从龙洞搬到了大源,主要原因是公司规模扩张,我考察到大源到处都是厂房,房租也便宜,就搬过来了。


堆积如小山的货物  时代周报记者|摄


做电商10年时间,一路走来,有不少商家在我们还是新手时就已经是王者,可却在红极一时后陨落了。很多人觉得这是店铺生命周期的问题,但我知道,很多人是在赚到钱后就开始玩乐、赌博、忽视经营,店铺数据当然一落千丈,最后也就破产了。


失败的经历很可贵,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我现在就是坚定地用公司制经营店铺,店铺不能是家庭作坊,要招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还要有KPI考核。


最重要的,公司内部我严格禁止赌博,任何员工只要被发现赌博,一律开除。几年前发现公司几个主管赌博时,我发了很大火,甚至摔碎了个杯子。员工在我这里工作,最后反而背着债务离开,这怎么对得起他们的父母?


现在我的店铺营业额看上去很大,但其实日销量从2016年开始就稳定在2万件左右,至今都没能突破,因此我才在2019年又开了几家店,拓展一下总销量。


去年5月我还尝试开拓拼多多平台,但半年后亏了50万。拼多多的玩法和淘宝不一样,意识到这个领域不是我的强项,也就不做了。其实国内数一数二的拼多多商家也在大源村,他们中有的店铺日销量能达到6万件,人家是专业做这个平台的,我做不过他们很正常。


另外,从2018年开始,我的淘宝店就开始做直播了,这在全广州都算早的。但因为当时店铺营业额不错,所以我对直播也不太上心,只把它当做营收的辅助工具。抖音直播也是去年年底才开始做,入局真是晚了。


大源村商家直播间  时代周报记者|摄


我观察到,大源村的电商产业已经挺成熟,但直播业务反而刚起步,主要还是因为大部分人觉得没有必要。大家手头淘宝业务做得挺好的,要是全力去发展直播,影响了主要营收怎么办?


再说了,花高成本孵化一个主播,最后如果人家红了就跑了,多不划算?身边直播带货做得好的人,主播一般是店铺老板的女朋友,带点老板娘性质,这样带货时才会特别卖力。


不过这也不代表我们就做不好直播。带货的本质还是“人、货、场”,场景最容易就位,我们也已经有充足的货品处理经验,接下来就是要找个能干的主播。带货直播走到最后,拼的还是货品质量,在这方面,我们做淘宝的有绝对优势。所以长线来看,我对大源村商家做直播有信心。


倩倩  头部电商公司主播


刚来的时候,怀疑自己被骗了。


2018年入行的我,算得上是广州最早一批做带货直播的人。我是2019年11月时,来到大源村做淘宝主播的。坐车到村里应聘时,一度怀疑自己可能被骗了,我都不知道广州还有这么偏的地方。


一开始,身边做电商的人都对直播很抵触,认为这行赚钱慢,没有太大前景。的确,当时做主播平均月薪才5000元,起码对我来说,这个月收入是不够用的,但我觉得带货直播本质上是将销售服务从线下转到线上,人们现在越来越懒,不想出门,我判断这一行未来一定吃香,所以咬牙坚持了下来。


2018年那会,做主播的门槛也不高,全靠自学,只要口才好、介绍得了商品就行。现在不一样了,做服饰主播,除了要掌握介绍货品的话术逻辑,还要懂选品搭配、懂直播平台的框架、甚至是平台运营知识。相应的,现在主播平均工资也已经达到八九千元了。


按我观察,2020年以来,大源村的直播行业也发生了变化。2019~2020年时,村里的商家主攻淘宝和拼多多直播,去年底以来,各家电商又开始陆续发力抖音平台。


大源的电商业务目前已经很成熟,遍地都在做电商,村里的淘宝与快手直播业务也算成熟,但这里的抖音直播业务只是刚起步。如果按“初、中、高”分等级,大源的直播业务应该还在中级阶段。


一个成熟的抖音账号,每天靠带货应该有五六十万的营业额,但据我所知,目前大源村能达到这个水平的抖音直播号寥寥无几。


而且做直播,没法只是砸钱,团队各个岗位都要是专业人才,日常工作也要有技术含量。我所在的公司,已经算得上广州营业额名列前茅的商家,但抖音团队也是从2020年底才组建,目前还没发展成熟。


不过,现在村里的直播氛围已经很足。在这里,直播中遇到难题,随时都可以找到做得更好的同行交流,相关的工作机会也更多。什么叫资源,这就叫资源,是大源村的优势所在。


小曾  大源村某电商园物业负责人


豪车冲击着年轻人的眼球。


目前我负责打理的电商园区,一共有入驻商铺100多家,体量都比较大。在我们这,日销量1万件只能算普通,体量最大的商家日发货量达到4万件。大致估算下来,园区所有店铺日销售额能超过2000万人民币。


虽然年销售额超过百亿,但大源村的电商经营模式其实千篇一律,都是靠低价批发货品来走量。这里的商家,日常工作流程都差不多,上午去沙河服装城进货,后台客服同时营业接单,下午2点后开始发货。沙河服装城批发没有件数要求,1件就能起批,很适合现金流还不够充裕的中小型商家。大源村的电商基本也是快销模式,没有库存压力。


现在电商的运营模式已经被吃透,只要有本钱,人人都能做这行。不过大源村低价走量的模式,同质化比较严重,在这种背景下,大商家就有了绝对的竞争优势。比如,大商家一天卖一两万件衣服,进货价肯定比只卖几千件的便宜,而且还能赊账,这样一来,大商家在价格上占有绝对优势,小商家很快就被吃掉了。


在大源村做电商的发家路径都差不多。一开始都是小作坊,几个朋友或者是两兄弟,在服装城附近的城中村里租个房就算是起步,要么业务一手包,要么把客服和发货环节外包。到体量逐渐变大,再搬到大一点的地方,商家永远是有野心的,他们一般一年换一个办公室,办公区从几十平方米租到几千、几万平方米。


大源村某电商园区  时代周报记者|摄


商家们的背景也比较多元。有人是七八年前从制衣厂里出来单干的,白手起家,做大做强;也有家产过亿、家在广州几十套房的本地人,不想靠父辈,所以出来做电商证明自己的。但整体还是草根居多,能感受到一个最大的特征是,这一行大多是90后,要熬夜、要拼创意、要跟上趋势,年轻人才能干得来。


年轻人嘛,赚到钱买买豪车很正常,在大源村,奔驰G级越野车、阿斯顿马丁、迈巴赫这些豪车都是稀松平常可见。这些豪车也一直在冲击着年轻人,其实在这里,人人都能做电商,但是怎么做大、怎么守财,才是最大的问题。


李远斌  大源街电子商务行业协会会长


这里很梦幻,也很魔幻。


我是2007年来到大源村的,在这做汽车配件批发,当时这里是个比较成型的线下汽配批发集中地。回顾整个大源村的发展,其实是在2013年以后,商家们才将销售阵地转移到线上的。


现在我还是做汽配生意,但是大源村做最多的还是服装电商。因为这里临近广州沙河服装城等服饰批发地,以前还有很多小型制衣厂,产业链齐全,所以大部分商家卖服装,小部分商家卖汽车配件和美妆产品。


阿里研究院显示大源村全年销售额是100亿元,但是商家们一般多店经营,除了淘宝,还会经营京东、拼多多、抖音、快手等平台,这样算起来,全村的电商销售额肯定远不止100亿元。


这里常住人口17万,光是直接做电商的人就有4万,全村电商全产业链拉动的就业机会超10万,就业人员平均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目前村里的主播超过4000人,平均月薪也超过一万。


广州做电商的村不少,里仁洞、柯木塱都很出名,为什么是大源村变成“第一村”?主要原因是场租便宜、场地大。大源村面积有25平方公里,旧厂房多,淘宝店的成长速度很快,规模场地大多是一年一升级迭代。柯木塱等城中村空间较小,而大源村多大的场地都有,租金还便宜一半,所以很多商家都搬到了这里来,这也拉动了大源的房价。以前这里10元/平方米都没人租,现在这里的商铺租金都涨到100元/平方米了。


大源还是物流中转地,快递费便宜,每天平均有200~300万个包裹发往全国各地。对做电商的人来说,成本非常重要。假如每天发两三千件快递,每一单快递只要能便宜一毛钱,经年累月省下的钱也能租下一个办公场地了。


更重要的是,大源村的电商氛围很好。大家都做这一行,无论是在公交车上、还是在吃夜宵,大家都在聊怎么做电商,这样就能及时获得业内最新的消息。做生意,闭门造车怎么行?


我常常说,大源村很梦幻、也很魔幻。只要能吃苦、够踏实,很多苦出身的人,也照样能卖出爆款,一夜暴富,一两年就在广州买房安家,在这里,发财梦可能每天都在实现。


但比起赚钱,更难的还是守财。这十多年来,我见过太多商家在暴富后迷失方向,盲目买车买房,最后店铺资金链破裂,生活随之崩塌,这不魔幻吗?


现在,大源村的电商正向“园区化”发展,这里目前有三十几个电商创业园。但比起成熟而庞大的传统电商产业,大源村的直播产业还在起步期。我们做电商的,都是从做后台起步的,没有那么强的表演天赋,因此直播相比电商业务来说,做得没那么好。当然,现在也在慢慢赶上。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强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猛犸工作室(ID:MENGMASHENDU),作者:李馨婷,编辑:洪若琳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