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国际空间站拒之门外的我们,要在太空自立门户了
2021-05-08 11:00

被国际空间站拒之门外的我们,要在太空自立门户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工力量(ID:guanchacaijing),作者:李会超(科工力量专栏作者),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4月29日,我国的空间站核心舱“天和”号成功发射入轨,拉开了我国建设长期有人驻留的空间站的序幕。在接下来的两年的时间内,中国载人航天将迎来密集的发射:多艘神舟载人飞船和天舟货运飞船将被发射升空,与核心舱一同完成必要的技术试验,验证核心舱状态适于继续建设。


之后,将会发射空间站的两个实验舱,构成一个包含三个主要舱段、重量在60吨左右的大型空间站。中国航天员将会频繁往返于天地之间,利用空间站开展长期稳定的科学和技术试验。



以往的载人航天任务多以验证技术为主要目的,每艘神舟飞船都要解锁载人航天技术的新技能。可以期待的是,从空间站投入运行起,载人航天则进入了发挥更突出效益的时代,更多地支撑其他科学技术学科产出新的研究试验成果。


除了我国的空间站,近地轨道上还运行着一艘被称为“国际空间站”的大型空间站。这个空间站以俄罗斯和美国为主导建设,欧空局和日本JAXA也是重要的参与者,曾经有19国的宇航员乘坐美俄两国的飞船造访过国际空间站。但对于中国——这个俄美之外唯一拥有独立的载人航天能力的国家,却一直被国际空间站拒之门外。更确切地说,是被美国拒之门外。


2007年,在神舟五号、六号任务相继成功,我国已经能够把航天员送上太空后,我国政府的高级官员在公开场合表达了参与到国际空间站计划的愿望。和其他领域“与国际接轨”的愿望一样,我们打好了自身的基础,准备承担相关的责任,希望我们能够成为国际空间站的一员。这个愿望得到了与中国航天保持长期合作关系的欧空局的支持。


2010年,欧空局主任多尔丹宣布欧空局已经提出了接纳中国成为国际空间站新成员的提议。按照国际空间站的决策原则,这一提议必须得到所有空间站成员国的一致同意才能成为现实。



此时,一个在航天领域反华排华的“关键先生”出现了。


弗兰克·沃尔夫是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众议员。此君拿到过政治学和法学的学位,早期从事律师工作,曾为美国军队服务,后来步入政界,长期担任众议员。按常理说,像沃尔夫这样受过高等教育又在政界取得成功的美国人,理应具有基本的常识。


然而,在与中国相关的问题上,这位老兄却好似精神错乱一般,用一些看起来相当可笑的方式高举反华大旗——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他攻击中国的人权状况,鼓吹取消对中国的最惠国待遇,拿出的一个例证竟然是“中国人把婴儿当作一道美食”。其言论和认识之荒谬可见一斑。 



这样一个看起来精神都有点不正常的人,竟然在职业生涯的最后几年里混上了众议院商业、科技和司法拨款委员会的主席。由于这个委员会掌握着批准NASA预算的权力,因此沃尔夫在空间航天领域获得了外行指导内行的机会,反华排华的营生做到了外太空。


在对人权和技术泄露这些问题老调重弹后,沃尔夫在2011年NASA的拨款法案中增加了禁止与中国开展双边合作的条文,而这一条文至今没有松动的迹象。在通常被称为“沃尔夫修正案”的排华法案生效的情况下,NASA无法在载人航天领域与中国合作,自然也就无法同意国际空间站向中国敞开大门。于是,国际空间站的所有参与国对于是否接纳中国的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使得我们国家无法参与到国际空间站的合作中。


对于这种状况,并不能简单地说成“NASA拒绝与中国合作”。实际上,包括时任NASA局长博尔登在内的诸多专业工作人员,对于推动中美在航天领域的合作做了大量工作。而为这件事制造障碍的,是那些以沃尔夫为代表、对太空一无所知却对反华充满热情的美国政客。


他们认为,限制中美在空间领域的合作将会削弱中国自身的航天能力,逼迫中国“改善”自身人权状况,也能让美国继续保持在空间领域的领先地位。他们天真地以为,没了从美国“偷取”的技术,中国人什么都搞不成。


为了证明自己的偏见,找不到事实的沃尔夫们不惜制造“事实”。2013年,沃尔夫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炮制了NASA承包商的中国雇员江波(Bo Jiang 音译)偷窃NASA技术文件的假消息。在沃尔夫的影响下,FBI在江波即将登上飞往中国的飞机前将其逮捕,而NASA也经历了一场大折腾。NASA存放公开科学技术报告的NTRS服务被迫下线,其内容被逐一审查。


NASA内部来自特定国家的外国雇员也需要进行额外的安全审查。结果,FBI的调查证实江波是无辜的,NASA内部的折腾也没有得到沃尔夫想要的结果,而编造事实浪费大量行政资源——也就是美国纳税人的钱——的沃尔夫依旧稳稳当当地当着他的众议院和委员会主席。倒是NASA之后在所有与中国有关的议题上都表现得小心翼翼,以免再惹上麻烦。


对于沃尔夫的所作所为,美国学术界和外交界都颇不以为然。“时代”杂志、“外交政策”、“太空政策”等网站上发表的评论文章,将沃尔夫在太空领域的排华反华形容为坏主意(bad idea)、荒谬(ridiculous)、愚蠢(silly)、幼稚的政治(childish politics)


有些评论站在人类合作发展的角度,批评沃尔夫的政策耽误了两大太空强国联手探索太空的事业,还给其他各国出了一个”二选一“的难题。而即便是那些站在美国利益的角度讨论问题的文章,也认为中国从来就不会因为外国的排斥打压就在所谓的“人权”问题上有所让步。沃尔夫的法案非但没有让中国服软,反而逼出了一个太空新势力,让美国在太空领域的领先变得岌岌可危。


本来,美国人还可以通过和中国的合作,全方位的考察中国的太空能力和航天系统的运作方式,甚至将中国的航天活动限制在美国的技术体系内。但沃尔夫的法案让美国人丧失了这些机会。



就在沃尔夫修正案通过后几个月,我国的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成功发射,而我国空间站工程正式立项则是2010年的事,比沃尔夫的法案早了一年。也就是说,并非沃尔夫逼出了一个空间站强国,而是我们一开始就决心依靠自身的努力成为一个空间站强国。


参与国际空间站的合作,只是我们发展过程中的支线选项。无论美国人接不接纳我们,我们国家都会完成“主线任务”,发展属于自己的空间站,并以此为基础开展广泛而开放的国际合作。目前已经确定的空间站实验项目,已经吸引多个国家的科学家与我国开展合作。而一旦时机成熟,其他国家甚至可以将自己设计制造的舱段对接到中国空间站上。


据公开论文报道,我国由三个舱段组成的空间站,预留了未来扩展到六个舱段的能力。其他国家如果想成为利用中国空间站的平台开展自身的研究工作,除了要在合作意向上与我国达成高度一致,还要严格按照中国空间站的标准设计制造相关设备才能上天。


从当初被国际空间站拒之门外,到称为近地轨道上冉冉升起的新星。我们在空间站工程上的进展既是可喜可贺的技术成就,又印证了一个一再被印证的道理: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是比和西方主导的”世界“接轨更重要的事。当自身的本领足够硬时,世界会主动向我们接轨。这可能也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一个实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工力量(ID:guanchacaijing),作者:李会超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