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卷体系最大的bug
2021-05-08 15:43

内卷体系最大的bug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人间三角(ID:dongyazixun01),作者:西坡,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真的卷不动了”“这样卷下去,什么时候是头”……类似的声音出现频率越来越高。


天下苦内卷久矣。以至于腾讯公关总监张军青年节说了一句“青年们正在睡觉 ”,就被连着骂了好几天。


与此同时,七普数据迟迟未能出笼,引发坊间关于“中国人口下降”的忧虑。同样出于对人口下降的担心,这两年各路专家学者建言“放开三胎”“鼓励生育”。


难道就没人意识到,解决这两个问题的方式是互相冲突的吗?


中国社会之所以内卷,归根结底是因为人的价格相对于资本的价格太低,“你不干有的是人干”。


人口下降,不正是釜底抽薪的解决方案吗?将来人少房多,房价自然降下来,工资自然升上去。


这是有历史经验的,无论中国古代的王朝初期还是西方的黑死病过后,都会有一个工资上涨的过程。


我是不可知论者,但读史的时候常常有种感觉,仿佛历史深处有一股力量,它在引导着人类朝一个目的地进发。


在某个历史阶段看似无解的问题,闯过某个关口,就柳暗花明了。回头来看,原来那个体系早就摇摇欲坠了。可是身在庐山之中的时候,大家都觉得系统仿佛停滞了。


比如说,在改革开放之前,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想不到中国会走上市场经济。市场经济这条路不是谁规划出来的,而是系统经过反复的试错选择出来的。大家过后一看,当年搞粮票、布票那一套简直太傻了。


再比如说,苏联解体之前,美国人已经接受它作为“千年帝国”一样的长期战略竞争对手了。没人想到它说崩就崩了。但是历史学家回头一研究,发现苏联早就病入膏肓了。


喜欢读历史的人,都不会焦虑,因为他们知道,历史从不会终结。


系统比你想象的更强大,也比你想象的更聪明。系统一直在进化。


与互联网公司的系统相比,人类社会是更广阔无边的大系统。


打个比方,外卖小哥要在美团这个系统里竞争生存,美团要在中国互联网产业这个更大的系统里竞争生存,互联网产业则要在中国社会这个超级系统里竞争生存。


层层嵌套,层层制约。大系统在淘汰僵化的、过时的小系统。


近日,一组疫情期间的就业数据引发热议。某平台公布数据,疫情期间两个月内新增骑手58万人,其中40%来自制造业工人。


有人又开始杞人忧天:“中国的制造业怎么办?”这是何不食肉糜的发问方式。正确的问法是:为什么中国工厂留不住人?工资到位吗?管理人性吗?有上升空间吗?


如果中国工厂能解决这些问题,劳动者是会反向流动的。事实上,外卖网约车这些平台都在吃“血汗工厂”的红利,因为太多工厂不把工人当作长期的人力资源来培养与维护,所以平台才会拥有源源不断的劳动力供给。


外卖网约车平台不是有多好,而是相对更不坏。


但是“源源不断的劳动力”是一个幻觉。原来的农村公社有这个幻觉,后来的沿海制造业工厂有这个幻觉,现在互联网公司有这个幻觉。随着中国社会趋于老龄化、少子化,很快所有公司就不会再有这个幻觉。


雇主敢对求职者说“你不干有人干”的时间窗口不会太长了,劳动市场会进入一个更加平等的阶段。但这是对有能力的求职者说的,摸鱼的人等不到春天。


用王兴的话讲,商业文明是一场无限战争。


王兴是个聪明人,是因为他一直在以系统的、进化的视角看到商业竞争,从来没有“终局之战”的幻觉。


前几年的阿里是有“历史终结”幻觉的,现在是幻觉破灭之后的清醒时刻。


事实上,不光阿里要清醒,整个互联网产业都该清醒了。


“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去年底这句话的出笼,意味着中国互联网正式进入“反垄断时代”。对中国经济来说,互联网不再是一支新兴力量,而成了一支常规力量。


互联网不能再像小孩一样,卖个萌就能要糖吃。而是必须像个成年人一样,负起责任了。不光是对消费者负责任,也要对社会负起更大的责任。比如996工作制的恶性带头作用,比如算法的不透明、不对称。


我认为这不是一个零和博弈,而是历史在曲折中前进。内卷体系是不可持续的,它每天都在制造自己的敌人。


逼得年轻人不敢结婚生孩子,可以说是东亚内卷体系最大的bug了。有人为人口减少忧心忡忡,我却认为,这是系统在想办法帮助我们所有人。


图|杨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人间三角(ID:dongyazixun01),作者:西坡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