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们,可别白等拜登了
原创2021-05-10 11:50

印度们,可别白等拜登了

出品丨虎嗅科技组

作者丨华北佛楼蜜

题图丨IC photo


一向高开红盘的疫苗龙头股突然不太平了起来。



5月6日,假期结束,暴跌竟成了工作日第一天的主旋律。龙头势微,起因若何?

 

大洋彼岸的拜登知道答案。暴跌当天,美国拜登政府宣布,支持世界贸易组织(WTO)对放弃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保护的倡议。也就是说,未来,疫苗企业费尽心思研发的疫苗,大家可以随便“山寨”。


拜登一开口,中国7家代表性疫苗股市值合计蒸发1177.46亿人民币



拜登一下子占领了道德高地,成为了印度疫情爆发之下的人道主义尖兵。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说这叫“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措施”。态度恳切,但谁想到,半年前特朗普政府高举的可是反对大旗。

 

简单的疫苗专利问题,背后是不简单的是非因果,是金钱帝国。


拜登政府的“不朽时刻”


拜登政府主张的究竟为了什么?答案要从19年前谈起。

 

在谈新冠色变之前,我们曾陷溺在对艾滋病的恐惧中,恐惧的另一个名字叫贫穷。

 

2001年平均每天有9000人死于艾滋病,且死亡病例大多发生在人民难以取得或无法负担反转录药物的第三世界国家。为了获取平价的艾滋治疗药物,世界卫生组织最终于2001年11月14日通过《TRIPS与公共健康》(多哈宣言)


2015年,艾滋病规划署宣布,有关艾滋病毒和艾滋病的千年发展目标已经提前六个月达到了目标。千年发展目标6的目标是阻止和扭转艾滋病毒的传播,有1500万人得到了治疗。


宣言规定,WTO成员国家在面临公共健康危机时,可以启动“强制许可”,允许本国企业强行仿制专利药。希望让药物领域生产能力不足或丧失的较贫穷国家能更容易进口到较便宜的、在强制实施许可制度下生产的未注册类药品。其中有一则条款,“发达国家应促进和鼓励其企业向最不发达国家转让技术。”

 

这一条款的实施有一个大前提,当WTO及其前身关贸总协定缔约国推行药品知识产权保护时,药品专利主要集中在3-4个发达国家,因此推行药品专利对多数国家来说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许诺在特殊情况下放弃专利,是发达国家说服发展中国家签约所做出的承诺


19年后,新冠危机再次出现。我国防疫政策的精准落实暂时阻挡了恶魔的铁蹄,但海外多国如热锅上的蚂蚁,在新冠的炙烤下自顾不暇,叫苦不迭。

 

且看印度,那里的疫情多严重?我想可以用“可怕”去形容。


5月8日一早,新华社报道称,印度在13000例检测样本中,发现3532例变异毒株,而双突变体变异病毒(B.1.6.1.7)在印度的传播在上升,达到1527例。

 

我们简单计算下变异率,总突变超过了27%,B.1.6.1.7突变率也达到10%

 

要知道,新华社在3月29日的报道中指出,截至28日,全美报告变异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达10985例,确诊病例超过3026万例。简单计算一下,美国当时毒株的总突变率为0.036%左右

 

短短月余,突变率攀升了771倍,数字骇人。

 

再来,中纪委网站5月8日发布消息,“有迹象表明,印度疫情正在向邻国扩散。”

 

世卫组织5月5日表示,尼泊尔上周病例增加了137%,斯里兰卡的病例数也在增加。上周世界范围内新增病例数中,印度的新增病例占到46%,死亡人数占全球总数的四分之一。过去两周,全球新增病例数量比疫情暴发以来前六个月的病例总数还要多。与此同时,来自印度的多重变异毒株,已经蔓延到全球二十几个国家,多国面临考验。

 

形势严峻,疫苗是遏制疫情的重要手段,但“疫苗种族主义”说,“穷国”人的命根本不叫命。

 

自去年12月以来,全球已经生产分发了逾2亿剂新冠疫苗。3月6日,美国公布的数据称,美国本土内已经接种过1剂以上疫苗的人数已经达到总人口数的25%。这得益于辉瑞和美国生物科技公司Moderna所研发的mRNA最先上市。

 

不止于此,不少发达国家海囤积了超过10亿剂疫苗供自己使用。

 

而在非洲地区,负担得起疫苗的国家寥寥无几。数据显示,世界上前54富有国家的成年人口数占总人口数的18%,但这18%的人却占用了全球40%的疫苗资源

 

今年1月19日,世卫组织就曾批评新冠疫苗流通受阻,49个富裕国家已经注射了超过3900万剂疫苗,但有的贫穷国家居然只获得了25剂疫苗。

 

生命也逃不开贫富等级的皮鞭,救命的疫苗早已被贴上了价码牌。

 

就这样,世卫组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EPI)决定共同牵头,开展全球疫苗共享计划“COVAX”,希望能够应对这一贫富分化的情况。目前已向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了超过3800万剂新冠疫苗。

 

中国也加入了这一援助计划,美国却明确表态拒绝参与,这一举动曾引起国际社会的不满。

 

COVAX也无法完全缓解全球疫苗分布不均的情况,因此,去年10月,南非,印度和其它58个发展中国家共同向世贸组织提出豁免新冠疫苗专利的议案,当时包括中国在内的100多个国家都表态支持,其中多数为发展中国家。

 

划重点,当时的美国表示反对

 

不久后,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建议暂时放弃新冠疫苗知识产权。时间来到5月4日,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在参加世卫组织疫情防范和应对问题圆桌会议时呼吁放弃新冠疫苗知识产权,动因是因为印度疫情崩溃失控。

 

随后,美国拜登政府一凡常态,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声明表示“支持放弃新冠疫苗专利”。仿佛希望借助这一表态,扭转此前的强硬形象。


在2020年的总统竞选中拜登支持豁免疫苗专利

 

拜登政府因此收获了世贸组织的“小红花”,对方称此举是对抗新冠疫情的 “不朽时刻”,但产业界坐不住了。


好事还是坏事?


豁免疫苗专利意味着什么?立场影响答案,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赞同者认为如果该提议获批,这将有助全球增加疫苗生产量,并为不太富裕的国家提供更多负担得起的剂量。

 

许多发展中国家认为,各国保护专利和其他形式的知识产权规则,阻碍了疫苗的大范围生产。

 

专利属于企业,是一道金门槛,想要跨进门,金钱是敲门砖。

 

举个例子,如果你想生产Moderna的新冠疫苗,就得给Moderna一笔专利授权费,人家辛辛苦苦研发的技术,给钱天经地义。

 

但新冠这件事有特殊性,因为疫苗数量实在有限,企业不给发展中国家供货,那就开放专利,让我们自己生产。一旦开放,生产国家能剩下一大笔专利使用费。

 

制药公司坚称专利不是瓶颈,而是制造能力。他们认为,我给你专利,如果你没有生产技术和能力也是白搭,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在周四(5月6日)的第一季度收益电话会议上,Moderna公司首席执行官Stéphane Bancel回避了“知识产权豁免”会影响其公司发展的说法,称自己反对这一议题。

 

Moderna的反对在情理之中,毕竟此前公司曾对旗下新冠疫苗的商业性进行评估,预计2021年Moderna疫苗的销售额将超过190亿美元。即便如此,Moderna的股价在早盘交易中还是下跌了约9%。

 

5月9日,制药巨头辉瑞的CEO在员工内部发表信件,“坚决反对”放弃新冠疫苗的专利保护。

 

印度和南非不同意。南非总统拉马福萨谴责持有这一言论的公司,说对方在推崇“疫苗种族隔离”,他认为南非和南美的一些国家完全有能力自己增产。

 

你方唱罢我登场,但诸君发现了吗?拜登政府一石激起千层浪,随后销声匿迹深藏功与名。印度、南非政府和药厂各执己见打得火热,仿佛这件事儿马上就要开始实施一样。

 

拜登政府只是“将‘建议’”放弃对疫苗的知识产权保护而已。“将建议”这个“将”字真是耐人寻味,我想做但还没做,可是我想做。

 

美国国会同意了吗?世卫组织中其他发达国家成员国同意了吗?目前为止,德国、瑞士公开反对,马克龙也改变之前“绝对支持”的态度,称他不是反对放弃疫苗专利保护,只是怀疑这样做能多有效。

 

本质上来说,美国政府根本无法强制这些制药巨头放弃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仅能在药企有主动放弃新冠疫苗相关知识产权的意愿时,政府予以支持。因此,知识产权的放开与否最终还需要看这些制药巨头的具体行动。

 

《外交政策》杂志评论说,这是拜登就任以来,美德两个大国之间的首个重大分歧。  

 

法新社称,鉴于德国的强烈反对,豁免新冠疫苗知识产权的前景不明。

 

而我认为,就算专利保护正式被放弃,远水也难以救近火,这件事不靠谱。


认真你就输了


我们先分析一下,拜登为什么“将”要提出这一“建议”。

 

先看时间。正值印度疫情让世界再度陷入恐慌之时。但重点在于,印度现在是缺专利吗?不,印度缺的是疫苗生产的原材料。

 

印度医药产业主要从中美进口原材料,美国动用了《国防生产法》控制出口以后,印度的疫苗生产就陷入了僵局。一方面后方“包抄”,一方面用无关痛痒的声明挽尊,拜登给印度的“念想”根本解决不了人家的燃眉之急。

 

再看权利。拜登有这个权利放弃专利保护权吗?当然没有,美国现有的疫苗知识产权都属于医药公司而非美国政府,美国政府哪有权力放弃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再来假设,如果提议正式实施,会带来那些变量。

 

第一,疫苗生产就那么容易?

 

不是。通常,建立和验证新的疫苗生产基地需要,长达一年的时间。到了生产缓解,生产不同的病毒面临的情况也有所不同。

 

对于灭活病毒而言,生产工艺虽然不复杂,但需要生产基地具备P3实验室等级。同时,抛开产能谈生产就是在耍流氓,以印度具备生产能力的机构印度血清研究所为例,即使其产能已经处于印度本土的第一梯队,但一个月也只能生产6000-7000万剂疫苗,连CEO也对外声称印度“疫苗荒”将持续至7月




再看在新冠疫情中大放异彩的mRNA疫苗。德国和美国在mRNA疫苗的产业化都有着多年的积累,并需要与传统疫苗生产路线不一样的厂房设施,如果放开专利限制,也许可以提高欧洲与美国新冠疫苗的推广。

 

目前,其他国家大多都处在摸索mRNA疫苗路线的阶段,就算获得了专利权,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做GMP生产。同时产能上也不一定能保证充足的供给,更不用说辉瑞mRNA疫苗严格的储存与运输条件在落后国家难以实现了。

 

具体来看,辉瑞mRNA疫苗需要19个国家86个供应商的280种生产原料,世界范围内有能力仿制生产的企业少之又少。



mRNA等核酸疫苗和传统灭活疫苗的流程差异对比

 

同时,mRNA疫苗的核心技术壁垒处在递送环节,材料是纳米脂质颗粒(LNP),LNP的结构可以通过专利获得,但LNP如何生产,又如何能够成功包裹住mRNA,这些细节问题只有曾见投入大量金钱和精力的研发药企知道。

 

第二,“仿制疫苗”的质量谁能拍板?

 

豆瓣网友发帖称,2004年左右非洲爆发HIV感染,在克林顿基金的支持下,当时的印度药厂纷纷出面要做HIV的仿制药( generic ) 。事后证明这是一场大灾难:没有达到严格制药标准出产的仿制药流入非洲,不仅没有控制病毒,反而导致病人发炎、发烧等不该出现的副作用。

 

后来布什政府推出了Pepfer法案,让拥有知识产权的品牌药的药厂在联邦政府的支持下,降低成本制作艾滋药物,在FDA以可以监控的情况下制药,并将药物分发到非洲,最终才帮助减缓、控制了疫情的传播。

 

可见,药品的生产必然一套试验标准,即便是仿制药,也需要用临床试验明确药品质量。如今,我们不惧怕流程,但我们缺时间,疫情风卷残云,没有缓冲地带。


“恶人”药厂?


事件中另一方,持反对意见的药厂成为了明面上的“恶人”。无论是Moderna还是辉瑞,都凭借自己多年来的技术积累与研发获得了新冠所带来的巨大利益。这种利益,正是通过知识产权保护实现的。

 

有利益才会有创新的动力,专利制度就是鼓励创新的核心制度之一,一旦药企的技术护城河被破坏,专利形同虚设,试问谁还有动力投时间和金钱研发产品?

 

无私奉献的人通常被称作“慈善家”,而不是“商人”,逐利才是商人的天性。

 

别忘了上文27%突变率这一触目惊心的数字,新冠疫苗像个狡猾的贼,突变就像日益防范中百密一疏,一旦目前的疫苗无法针对突变毒株,新的研发必然要展开。无法拥有专利保护的药企还会把心思放在研发上吗?

 

根据非盈利组织CEPI(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早前公布的项目评估数据,实现2021年3款候选疫苗提交上市申请的目标,需要约20亿美元的研发投入。回到国内,A股市场的115家药企2020年研发投入金额超288亿。

 

这是实打实的金钱投入,换来的是专利保护带来的产品盈利能力。赚了钱才有钱去研发,才会有更多的新药用来治病救人,这是一个正向循环。

 

如今要“为他人做嫁衣”?企业又不傻。

 

想要促进研发热情,要么颁发新的政策折腾“专利”保护这件事儿,要么政府出钱刺激药厂研发热情,预定疫苗订单。富有的国家政府买定囤积,贫穷的国家政府仍旧拿不出足够的钱订购疫苗。这一幕多么熟悉,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拜登政府金口玉言扮演现世“救世主”,口惠惯性再出。到目前为止,一年前承诺援助中国1亿美元还没到账。



印度政府又该如何拿着空头支票,去索取拜登政府本就不拥有的权利呢?


#作者有话说# 大鲸榜第二期正在寻鲸!本期大鲸榜旨在全力挖掘智慧医疗领域里隐藏的“实力大鲸”,并将于大鲸峰会(7月)集结亮相,与行业顶级专家、领袖、资本大咖等一起洞悉产业未来。点击这里了解更多。



我是本文作者华北佛楼蜜,人类最后的严肃都该留给生物技术。珍惜所有与你沟通的机会,微信:Pinkfloyddddd,欢迎您来。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