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洪水滔天
2021-07-19 08:26

欧洲,洪水滔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樊学长,校稿:朝乾,编辑:蟹黄捞饭,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作为如今的发达国家,德国一直以基础设施相对完备著称,拥有欧盟里程数最大的铁路网,便捷的高速公路网,总长约4800公里水路网络和数座国际机场,在欧洲也算基建优等生。


德国在基建方面,无论铁路公路机场运河,都给人一种严谨踏实靠谱的感觉(德国汉诺威,中德运河,图:shutterstock)▼


特别是作为第二次工业革命的领头羊和战后依靠科技优势迅速重新崛起的国家,德国现代化的基础设施建设较早,在早年间给发展相对滞后的发展中国家人民留下了深刻印象,成为了一张国家名片。并且以讹传讹出现了“油纸包神话”


市政管网设计与建设基本是个技术问题,不必妄自菲薄,也不必将某些国家神话(德国老城市政管道维修,图:shutterstock)▼


2021年7月,德国西部、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普降大雨,引发洪水、泥石流等次生灾害。受灾最严重的德国已经有一百余人遇难。语焉不详的消息又为读者留下了德国城市给排水系统问题很大,城市内涝造成人员伤亡的印象。


那么受灾地区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几天欧洲真的是祸不单行,洪水滔天(图:floodlist.com/europe)▼


反常的天气


理论上讲,如今受灾的地区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这种气候较为温和,全年降水较为均匀,主要集中秋冬季节,年际之间的降水差距也并不大,发生气象灾害和次生灾害的概率并不高。如今暴发通常分布在季风区的滔天洪水,是因为出现了非常特殊的天气系统


本次欧洲洪灾受灾国与温带海洋性气候为主的国家其实有相当的重合,尤其以德国和低地三国为主▼


这种天气系统,被德国气象信息公司WetterKontor的气象专家于尔根·施密特称为Bernd。


具体表现是,中心近地面呈现出低压的状态,空气也相对湿润。周边则是干燥、晴朗,相对稳定的高压。一方面,导致空气从高压系统稳定地流入湿润的低压系统,并在这一过程中形成持续的强降雨。另一方面导致低压无法迅速移动,来自海洋的潮湿空气源源不断来到陆地,成为强大的雷暴天气的弹药。使得当地被这一天气系统控制。


只要两面高压始终保持稳定的压力,只要有源源不断的潮湿空气补充,仿佛就是一个下雨“永动机”▼


上述天气系统在14、15号两天席卷了欧洲中部,地势低洼的德国西部、卢森堡、比利时、荷兰成为降水集中地。其中降水最为集中的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和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部分地区,在48小时内降水148mm。其中,科隆-施塔姆海姆气象站监测显示,该地在24小时内降雨154mm,打破了该市此前95mm的日降雨量纪录。而在正常年份,德国的很多地区整个7月的降雨量约为80mm。


我们对德国工业熟知的鲁尔区、萨尔区就在这一区域,隔壁就是荷兰、比利时、卢森堡,这次全都成了重灾区(图:JRC, European Commission)▼


过于密集的降水量仅仅是这次灾难的一个前提,地形因素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中欧地区地形主要以丘陵和平原为主。本次受暴雨影响地区既有丘陵又有平原,密集的水网又将二者联系在一起,让平原地带成为丘陵的下游。


本次受灾最严重的是莱茵河及周边河流下游地区,一边是的德国比利时为主的丘陵,一边是荷兰低地(底图:shutterstock)▼


丘陵地带地形崎岖,一旦降水集中,土壤中的含水量会很快饱和。土壤就变得不再稳定,发生水土流失,引发洪水、泥石流和滑坡的风险升高。平原地带地势尤其低洼,因为气候原因土壤含水量本来就较大,一方面要排空本地降雨,另一面又是上游丘陵地带“泄洪”的重灾区,容易成为一片泽国。


默兹河、莱茵河、鲁尔河洪水淹没的区域(红色)(图:European Space Agency)▼




此处恰恰又是欧洲人口最集中的地区之一。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三国以经济发达,人口密集著称。德国是目前的主流强国里人口分布较为均衡的国家,各地都有以特色产业闻名的城市,没有出现一城独大的情况。然而,德国西部地区由于资源、交通和历史原因,人口较多,经济也更为发达,分布着众多实力雄厚的大小城市。


水灾区域沿途有大量人们熟知的德国工业城市,由于大部分最严重洪灾在德国境内,死亡人数也最多(图中红色为谷歌地图的洪水区域提示)(图:google map)▼


突发的灾难


本次洪水事发突然,而且多次山洪都在夜间暴发,再加上相关经验缺失,气象台没能有效发出预警。居民和当局同样缺少面对夏季洪水的经验,都没有意识到如此集中的降雨讲意味着什么。


德国总理默克尔还在洪水爆发前几个小时飞往华盛顿开展外交工作,灾难发生时政府首脑并不在国内。受灾山村的居民事后接受媒体采访,也提到虽然居住在山区,洪水是常有的事,但是没想到今年这么严重。


德国人口最多的州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政府公布了一份清单,列出了 23 个受洪水影响特别严重的地区,其中包括科隆和杜塞尔多夫等大城市。这些城市的排水系统是为温带海洋性气候而设计,遇到这样异常集中的降水就显得准备不足,出现了城市内涝等灾害,生产生活秩序遭严重破坏,经济损失巨大。


不知会涨到什么程度,大教堂有没有危险(图:shutterstock)▼


不过,大城市起码拥有正常运转的给排水系统,物资充沛,救援也比较及时。农村和小镇才是重灾区。德国城市化率虽然很高,但是大量城市人口其实居住在星星点点的小镇和小城市之中,日常生活虽然闲适、方便,没有大城市和太多人分享基础设施的种种烦恼。


但是,小镇和乡村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本就相对薄弱,居住点分散也导致基建投资效率降低,投入巨大的给排水系统,往往不如城市那么完善。防灾统筹难度也会因为居民点的分散而上升。


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科德尔,周边环境(图:google map)▼


根据欧洲恶劣天气数据库的数据,在赖费尔沙伊德镇(Reifferscheid),仅9小时就降雨了 207 毫米。(作为对比,北京在降水偏少的2019年,夏季降水量为264毫米。)这样的集中降雨很容易在丘陵地带引发次生灾害。速度快、水量大的洪水裹挟着石块、树木高速移动,造成受影响最严重地区的许多房屋倒塌,是造成人员伤亡的主要原因。


赖费尔沙伊德镇周边,如果小镇恰处低洼之处,夜间暴雨洪水恐损失惨重(图:google map)▼


如果看受灾地区废墟的照片,会发现废墟中出现大量木料,却很少出现强度更高的钢筋。这并不是因为这些建筑是豆腐渣工程,而是因为他们是乡村地区的传统住宅。受灾最严重地区集中在丘陵里面的农村,村里很多房屋都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用被称为Fachwerk的木桁架建造。


好看是很好看的,但扛不住洪水(图:shutterstock)▼


古董房屋看上去很美,但是毕竟从设计、到材料、再到施工、养护往往都已经跟不上时代。当摇摇欲坠的古董房屋面对来势汹汹的地质灾害,灾难就发生了,特别是很多场洪水还发生在夜间。


洪水不但破坏房屋本身,也会冲毁道路、电线和通讯网络。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阿尔韦勒县(Ahrweiler)因为通讯网络被洪水破坏,这里生活的约1300人与外界失去联系,一度变成了失踪状态。如果他们在山洪中受伤,或房屋被毁,一时间没有办法得到外界的救援,可能会造成更大的生命财产损失。


第一眼看以为是条自然河流,第二眼看发现是条马路(图:shutterstock)▼


地势更低的荷兰与比利时也出现了伤亡,军队和欧盟国家的支援部队被调度起来防灾,部分地区政府发布严格的命令,或转移当地民众,或要求居民防待在安全的室内高处防灾。紧张程度如同进入战时状态。


荷兰法肯堡街头(图:shutterstock)▼


目前,全欧洲死难者共计184人,德国人占157名。行动不便的残疾人,面对突如其来的灾害显得尤其脆弱,死亡率高得不成比例。受灾最严重的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17日统计数据显示,全州 63 名死难者中,包括至少 12 名残疾人。


亟需提高防灾能力的未来


整体看上去稳定的气候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不同年份出现不同的温度与降雨量,甚至偶尔出现极端天气都是正常情况。


然而近年来的异常情况显得尤其多,不论是中美到了冬天时常来临的寒潮;季风区不时发生的洪灾;各地森林轮番出现的大火或是今年北美洲持续了很久的异常高温,似乎都在佐证一个判断——气候正在变得越来越不稳定。


欧洲水深,美国火热▼



随着气候变暖,逐渐升温的空气可以容纳更多的水蒸气,这种突然出现的强降雨自然会变得越来越普遍。欧洲的相关研究人员对于这样的大趋势早有判断,不同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在事后都表达过相关观点。


但是超前的科研成果,与严重滞后的防灾体系之间出现了断层。不但德国政府被洪水偷袭得措手不及,当地民众对于大洪水显然也毫无准备。如何弥合科研与防灾实操之间的断层,是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


应对气候变化的思路存在宏观与微观两种,二者之间存在一定的矛盾。


德国固然是一个非常重视环保的国家,早在1990年就已经实现了碳达峰,如今又在大力推广清洁能源。环保甚至矫枉过正,成为了部分民众心中不用计算成本,也不容讨论的政治正确。从根本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显然不是德国一国努力所能做到的,况且人类究竟要做出怎样的牺牲才能扭转极端气候频发的趋势,还是一个未知数。


从微观上应对气候变化,就需要加大基础设施投资,特别是水利设施的投资。然而这必然会改变当地的环境,影响当地动植物的生活。近年来,受环保思潮等因素的影响,德国兴修水利设施的进度大大放缓,很多水坝已经有了数十年的历史,亟需加固维修。老旧的堤坝完全无法容纳洪水的水量,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


宏观上逆转气候变化短期内不具备可行性,又不希望微观上修修补补的措施以破坏宏观目标为代价。不改变这样尴尬的情况,德国面对突发自然灾害时的无力,恐怕会变成一个长期问题。


参考文献:

1.https://www.wsj.com/articles/germany-flooding-bernd-whats-happening-11626446298

2.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1/jul/16/western-germany-floods-angela-merkel-horror-catastrophe-deaths-missing-search-flooding-belgium

3.https://www.dw.com/en/fatal-flooding-in-western-germany-and-neighboring-countries-as-it-happened/a-58270820

4.https://www.dw.com/zh/%E5%85%A8%E7%90%83%E6%B0%94%E5%80%99%E5%8F%98%E5%8C%96%E5%AF%BC%E8%87%B4%E4%BA%86%E5%BE%B7%E5%9B%BD%E7%9A%84%E6%B4%AA%E6%B0%B4%E7%81%BE%E5%AE%B3/a-58289558

5.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57846200

6.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57862894

7.https://www.cnn.com/2021/07/15/europe/germany-deaths-severe-flooding-intl/index.html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樊学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