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如何推动全球化?两年之内英语不精通,即开除!
2012-10-08 12:55

乐天如何推动全球化?两年之内英语不精通,即开除!

虎嗅在之前的报道里,介绍了日本电商巨头乐天及创始人三木谷浩史的扩张历程。其中一段提到:”在2010 年3 月份,经过一周时间的深思熟虑,他宣布要’英语化‘,即要求所有员工必须在两年内学会英语,否则就会被降职或被开除。“即便乐天公司由三木谷浩史一手掌控,这个决定也不可谓不大胆激进,在公司内部带来的冲击可想而知。

中国公司与企业家会做出这么激进决绝的决定吗?挺难。我们摘出三木谷浩史专门为”在公司内部推广英语“写的一本书的片断,助你一窥日本公司思维与做事的风格。

以下内容摘选自三木谷浩史著作:

英语不精通,即开除

2009年11月的某个周末,我参加了一项集训。集训主题是关于日本及世界经济情势的信息交流。其中一位参加者发表了令人震惊的报告。报告是高盛集团经济调查部门做成的。

如果三十几年后,日本GDP只占全球3%

2006年,日本的GDP(国内生产毛额)约占全世界的12%。但是这份报告预测2020年日本的GDP占比将降为8%,2035年降为5%,2050年时仅剩下3%。看来在2006年到2050年间,日本GDP的世界占比将缩减至四分之一。

连美国也不例外,虽然2006年的GDP占比是37%,到了2050年也将掉到16%。

反观中国,2050年GDP占比将达29%而跃居世界第一,印度则以16%居次。日本将从现在的第三名落到巴西、俄罗斯之后,成为第六名。

我试着想象,当日本在世界的GDP占比降到3%时,这样的日本究竟会怎样呀?说起3%,也许比现在印度尼西亚GDP占比还低,相当于中国的10%至15%。GDP世界占比3%的日本,在世界上所展现的存在感大概相当于锁国时期,甚至和江户时代的日本同等程度也说不定。

乐天,身处在一直衰退的日本当中,是要满足于相对强者的地位,还是要成为真正全球化企业?那就是乐天眼前的问题了。

服务要走国际化,英语沟通已变成必要选项

我们要成为全世界第一的网络服务企业。创业以来,对以此为目标的乐天来说,当然答案只有一个,就是往海外发展,成为真正的全球化企业。除此之外,我们没有第二条路。

全球化的推动,已经不是一个选项,而是务必要让它实现的生命线。

但是,该怎么做才更能达成全球化经营的目标?我为此苦恼着。

乐天在2005年收购了美国联盟营销广告公司LinkShare Corporation,2008年在台湾、2009年在泰国,开拓了与日本乐天市场一样的网络购物商城,进行海外商务交流。可是,发觉到效率似乎并不好。

在思考效率差的原因时,直接面临到的就是语言问题。

之前的我,认为只要会日语,就可以把商务做得非常好,甚至认为英语是不必要的。对于外国员工,还指示他们要去上日语课程。但是,在乐天要拓展海外发展的实行阶段,我这才领悟到,要实现全球化经营,英语沟通能力是不可或缺的。

2010年2月4日,我首次向全体员工宣布企业官方语言英语化。

惟有英文实验成功,日本与乐天方可存活

“英语不厉害没关系,笨拙的英语也没关系,希望大家能认识到,并看准今后国际发展的重要因子,就是英语沟通技巧这一点。”

“将服务推向国际化的同时,我也想启动乐天内部的国际化。”“第一步就是决定以英语做为企业内沟通的语言。我认为,至少在这个场合的发言也应该用英语,甚至连文书记录、提案发表的意见沟通都要使用英语。”

员工们的反应不一。有的人像是受到惊吓,也有的人冷静接受英语化,并视为理所当然。

因为我宣布考虑将多益(TOEIC)分数纳入升迁要件,有想不开的工程师说:“要是英语害得我无法升迁,也许就只有离开公司一途了。”另一方面,也有员工积极抓住锻炼英语能力的机会。

总而言之,年轻的员工似乎都会往好的方面去想。也可能是因为年轻人大学毕业没多久,脑子里还残留着在校学习英语的记忆吧。顺便一提,乐天员工平均年龄是31岁。

相反的,资深员工则对英语感到棘手。对他们而言,学生时代已是遥远的过去,离开英语学习已经相当久,事到如今,要再记忆新的语言,确实是项沉重的负担。

虽说是因为要实现全球化经营,为什么全体员工都要学会英语?我不认为只要干部和部分员工学会英语就好了。即使现在把重心放在国内营业活动的人,将来也有可能会成为美国、印度尼西亚、英国等地的营业课长。而考虑到这个可能性,应该就会预想到要先学好英语。

这是在日本史无前例的实验。两年之内要让七千名以上的日本员工精通英语,真能实现吗?也许我太疯狂了。但是,唯有让这个实验成功,乐天和日本才有可能存活下来。来吧!实验开始啰。

改变没有回头路,章程明订英文为官方语言

7月24日在董事会议上,将企业官方语言订定为英语载明在乐天集团的章程里。此时,迈向英语化的道路已经没有回头路,员工们应该也渐渐感觉到这个趋势了。

这位男性执行干部的年纪已经四十岁过半,他是在2010年1月进入乐天工作。

(以下为他的自述)

进乐天之前并没听说要英语化之类的消息。工作一个月后,公司宣布决定英语化时,我为之震惊。毕竟距离当年考大学,我已经有二十五年没碰英语了。因为对英语不拿手,还待在前公司的时候,如果听到有人说“是个机会(opportunity)”之类的英语,我就会跟他回说:“这里是日本,请说日语。”
2010年首次参加多益测验,我考了四百分,距离我的目标分数八百分,还有四百分的差距。对我而言,要拿到这样的分数,简直是遥不可及。老实说,那时候我真的走投无路了。那年六月,过去老同事看到三木谷先生在《东洋经济》杂志的评论:“不会英语的执行干部,我将在两年后开除。”还担心的对我说:“你可以再回来啊!”
我一边期待三木谷先生会打消念头,恢复使用日语,一边为了应付多益测验,开始在两间英语会话学校上课。每星期上四堂课,采一对一教学,但耗了半年时间,我只考到五百分。投资了时间与金钱,却还是没看到明显成效,我心想若继续这种学习方式,只在上课时才打开课本,也许行不通。
之后,我去上了特别加强多益测验的英语学校,那里的教学相当严格,这才让我“认真学英语模式”的电路正式启动。平日一至两小时,周六、周日则是十小时,我每周最少花二十五个小时学英文。我有个孩子在念国中,但和孩子期中考、期末考前的读书时间相比,我觉得自己还更用功,所以我曾生气的对他说:“你啊,不觉得老爸比你还认真念书吗?”周末时,我跟家人说:“就当我不在这里吧。”然后就开始发愤念英文了。

最后,他在2011年1月考了760分,然后在六月拿到了830分。

我相信若日本人拥有足够的英语能力,日本经济就不会凋零到今天这个地步。若我们可以藉由英语这个利器,紧盯住全世界的商业动向,必定能在更早的阶段,就发觉到日本的“制造业神话”已经崩盘。

日本该是语言开国的时候了

日本为何会有这么不管用的英语教育呢?

我认为这是因日本政府刻意采取“语言锁国”政策,此外的理由都说不通。只有一种语言的社会,媒体比较容易掌控,舆论也容易诱导,封锁国民直接从海外搜集信息、与外国人沟通,形成多元意见的可能性。

在印度尼西亚,苏哈托1967年就任总统后,就开始推行语言锁国政策,当我1990年后半到印度尼西亚去的时候,几乎没有人会说英语。

但是等到1998年,苏哈托政权被推翻后,印度尼西亚的语言环境就彻底改观。因为他们亲眼看见马来西亚、新加坡等邻近的国家,经济都已经开始起飞,发现自己若一直这样语言锁国下去,必定前途堪虑。从此以后,印度尼西亚举国上下开始改善英语教育,最近我去访问印度尼西亚时,就吃惊的发现连出租车司机都会说流利的英语了。

我们必须要克服数字鸿沟,同时也要跨越语言落差,日本应该要停止语言锁国,该是语言开国的时候了。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