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再换帅:对未来发展有何影响?
2021-09-01 08:20

茅台再换帅:对未来发展有何影响?

“掌门人”更换对贵州茅台短期内或有一定影响,但从长期来看,茅台直营改革仍在持续,系列酒增长潜力开始释放,贵州茅台业绩增长势头不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读数一帜(ID:dushuyizhi007),作者:张建锋,原文标题:《茅台再换帅:丁雄军接替高卫东传达了什么信号?》,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市值1.96万亿元的贵州茅台(600519.SH),再次传来更换董事长的消息。


2021年8月30日,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布文件称,推荐丁雄军为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人选,建议高卫东不再担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董事,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


当日收盘后,贵州茅台发布公告,公司将按照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尽快召开董事会会议、股东大会对董事、董事长职务调整进行审议,待公司董事会会议、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生效。


2020年3月,高卫东接替李保芳出任贵州茅台董事长,不足两年时间,今年11月满49岁的高卫东,将这家酒业龙头公司的帅印,交到了继任者丁雄军手上。


资料显示,丁雄军1974年8月出生,2018年10月至2021年8月,其任职贵州省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


多位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茅台此次换帅较为突然,此前没有看到征兆。


8月26日,高卫东还在创客空间为茅台青年员工作宣讲辅导,勉励青年员工做新时代茅台长征路上的有为青年。


一位接近茅台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高卫东喜欢音乐,爱弹吉他。


在高卫东任职期间,贵州茅台股价波动较大。其任职初期,贵州茅台每股价格在1100元左右,2021年2月18日攀升至2603.37元高点,随后公司股价持续回落,8月31日公司每股收盘价为1558元。


“从任职时间来看,高卫东到茅台才1年多时间,其对公司业务刚理顺,到了‘建功立业’的时间,这个时候更换一把手,并不符合管理学逻辑。”有私募人士向《财经》记者分析,“高卫东被调离茅台,或与贵州茅台业绩增长乏力、对茅台酒终端价格管控不如预期有关。”


其进一步指出,茅台此次换帅的具体原因,或要等到新领导“三板斧“重点落在哪里,才能看到些许答案。


今年47岁的丁雄军,比高卫东任职茅台董事长时的年龄,小一岁。对丁雄军来说,如何有效管控茅台酒终端价格,仍是一个难题。


有市场人士对《财经》记者分析,“掌门人”更换对贵州茅台短期内或有一定影响,但从长期来看,茅台直营改革仍在持续,系列酒增长潜力开始释放,贵州茅台业绩增长势头不变。


一、再次空降掌门人


在高卫东之后,丁雄军被认为是第二位“空降”的茅台董事长。


李保芳在2018年5月接替袁仁国出任贵州茅台董事长之前,有多年茅台工作经历。2015年8月至2018年5月,其一直代行贵州茅台总经理职责。


2020年3月,48岁的高卫东接替李保芳,成为茅台新的掌门人。此前,高卫东为贵州省交通运输厅(省交通战备办公室)厅长(主任)、省交通运输厅党委书记,其也被市场认为首位茅台“空降”掌门人。


一位接近茅台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由于贵州茅台是国资公司,加之其对贵州省经济的重要性愈发突出,政府部门直接委派人员担任茅台董事长成为近年来的一个常态,而在此之前,公司董事长多有在茅台从业经历。


从履历来看,在被推荐为茅台集团、贵州茅台董事长之前,丁雄军亦没有企业的工作经历。


资料显示,丁雄军,男,汉族,籍贯湖北崇阳,1974年8月出生。其于1996年9月至2001年7月,在武汉大学高分子化学与物理专业攻读硕士、博士研究生。2002年至2014年2月,丁雄军工作经历包括:贵州省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助理,贵州省贵阳市人民政府秘书长、党组成员,贵州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等。


2016年10月至2018年10月,丁雄军先后任职贵州省毕节市委常委,贵州省毕节市委常委、副市长(分管市政府常务工作)


2018年10月,44岁的丁雄军任职贵州省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


贵州省能源局官网显示,丁雄军在任时,领导贵州省能源局全面工作,分管法规和体制改革处,负责乡村振兴和省领导定点联系县帮扶工作。


根据贵州省能源局大事记,丁雄军的工作安排较满。2021年6月1日~7月15日,丁雄军参加中央党校调训。7月15日后,其每天都有工作安排,包括主持召开贵州省半年能源工作会议,主持召开包片督导贵阳市电煤供应启动会议,带队在北京赴大唐集团、国家能源集团、中煤科工开展招商有关工作等。


其中,2021年7月28日,丁雄军会见三家企业管理层,包括中国三峡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王世平一行,国家能源集团贵州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江军一行,国家管网公司战略发展部总经理赵忠勋一行。


贵州省能源局相关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丁雄军或在被任职当日已经到了茅台。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前的履历中,丁雄军与酒业也有交集。有报道显示,在2017年第七届贵阳酒博会期间,其在“毕节深圳酒类贸易洽谈会”会上向参会的经销商表示,毕节酒业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品牌,有着很大的市场潜力。


“从履历来看,丁雄军是专业技术人才,拥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特别是长期在贵州负责经贸、能源等领域的工作,应该说,他的接任对于茅台集团‘十四五’阶段进军世界500强具有很大的价值。”酒业分析师蔡学飞告诉《财经》记者,特别是在协调相关资源,发挥茅台在贵州经济领域的杠杆作用,完善茅台集团的管理体制、价格管控等方面来说,应该都有着积极作用。


二、业绩增长乏力


根据贵州省能源局2021年8月31日发布文件,贵州省人民政府决定:高卫东任贵州省煤田地质局局长。


在高卫东任职贵州茅台董事长期间,茅台业绩增长陷入乏力。


2018年至2019年,贵州茅台营业收入同比增幅分别为26.49%、16.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幅分别为30%、17.05%。


2020年,贵州茅台营收、净利润同比增幅分别降至11.10%、13.33%。2021年上半年,公司上述数据分别为11.68%、9.08%。


Wind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浓香龙头五粮液(000858.SZ)营业收入同比增速,从32.61%降至14.37%,净利润同比增幅从38.36%降至14.67%。2021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升至19.45%、21.62%。相对于贵州茅台,今年上半年,五粮液业绩增速回升更为明显。


在今年6月贵州茅台股东大会上,高卫东表示,茅台有信心、有能力,顺利实现2021年目标任务,有决心、有定力,持续夯实企业发展根基,确保茅台实现高质量发展。


“从目前情况来看,高卫东在茅台期间,表现中规中矩,没有明显的犯错。”上述私募人士向《财经》记者猜测,其被突然调离茅台的原因可能有二,一个原因可能是贵州茅台业绩增长稍显疲软,另一方面可能是对终端价格管控不理想,被国家相关层面关注到。


8月20日,市场流传出一份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发布的《关于召开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的通知》,参会地址为中国价格协会。


有酒企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该次座谈调研征集看法的内容,包括资本围猎白酒、茅台酒价格和茅台镇酒等问题。


上述私募人士称,高卫东此次职位的调整,不排除有上述因素影响的可能。


在蔡学飞看来,高卫东时期延续了茅台的稳定发展态势,对茅台的品牌价值、资本表现,及市场竞争提升都有着一定的贡献。


但其同时也指出,茅台目前主要问题是价格管理、市值管理、品牌形象管理,从上述三个方面来说,高卫东的表现可能与茅台的发展预期有一定差距,这或许是其职位调整的原因之一。


贵州茅台股价在2021年2月18日盘中最高攀升至2603.37元/股,随后公司股价持续下滑。8月31日,公司股价收盘于每股1558元,相对于高点,跌幅为40.15%。


在执掌茅台期间,高卫东经历过监管关注、捐赠门风波。


2020年12月16日,在2020年度贵州茅台酱香系列酒全国经销商联谊会上,高卫东表示,公司2020年预计可完成酱香系列酒销量2.95万吨,实现含税销售额106亿元,同比增长4%。同时,多家媒体对会议内容进行报道,引发了市场和投资者的广泛关注。


高卫东作为贵州茅台时任董事长,通过非法定信息披露渠道自行对外发布涉及公司经营的重要信息,上述行为违反了《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以及在《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声明及承诺书》中做出的承诺。


上交所对高卫东予以监管关注。


2020年10月26日,贵州茅台发布公告称,公司向习水县人民政府捐资不超过5.46亿元专项建设习水县习新大道建设工程,向仁怀市人民政府捐资2.6亿元专项建设茅台镇骑龙1万吨生活污水处理厂,向仁怀市人民政府捐资1200万元专项建设酒类火灾处置专业队,公司控股子公司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向贵州省见义勇为基金会捐资200万元。


但上述捐赠受到中小股东质疑。2021年2月10日,贵州茅台终止上述四个捐赠事项。


三、价格管控仍是挑战


对于茅台“新掌门”丁雄军来说,如何有效控制茅台酒终端价格,仍是摆在其面前的难题。


控制终端价格,成为此轮白酒复苏以来茅台掌舵人的重要工作内容之一。


2016年,白酒行业迎来复苏,随后茅台酒价格一路飙升,2018年左右最高超过2400元历史高点,一时间茅台酒成了“奢侈品”。一瓶难求的茅台酒,给公司敲响警钟。


在此背景下,负责公司经营的李保芳,开始整顿经销商。在其2018年5月份任职董事长职位后,改革力度进一步加大。


2019年5月,新任董事长李保芳领导的一项新举措将茅台的内部变革推向高峰:茅台在集团层面成立新营销公司,目的是进一步整顿经销商体系、抑制经销商与茅台公司内部人员之间的腐败、利益输送问题。


因茅台酒出厂价和终端价存在巨大价差,过多利润流向了经销商,茅台也意欲收回,同时茅台高层也一再表明,需要调控飞涨的终端茅台酒价格。


2018年至2019年6月,茅台已累计削减经销商525家,收回茅台酒配额6000吨(茅台酒2018年产能近5万吨)。这些经销商此前均凭与茅台内部员工的特殊关系拿到经销资格,李保芳用断腕式治理释放信号:茅台要改革不合时宜的旧营销体系,建立新营销模式。


在渠道改革之外,自2018年以来,加快领导层年轻化,也是李保芳的重要工作之一,为此茅台集团进行了大范围的人士调整。


高卫东在任期间,贵州茅台在茅台酒方面,持续加大直营投入,及扩大商超等渠道合作。经销商的调整,主要集中在酱香系列酒。2020年,贵州茅台经销商数量增加15家,减少346家。其中,增加的主要是酱香系列酒的经销商,减少酱香系列酒经销商301家。


虽然经过几年治理,但贵州茅台对茅台酒终端价格仍难实施有效控制。


2021年8月31日,北京通州一家酒类销售门店人员告诉《财经》记者,茅台酒每瓶价格为3100元,整箱价格每瓶为3500元左右。


8月20日,上述门店的茅台酒单瓶价格为3350元,未拆箱单瓶价格3850元。


上述人员表示,近期茅台酒价格有所下滑,但这几天有企稳的势头。


“茅台酒的终端价格与出厂价相比,仍有1000多元的利润空间。”董宝珍曾对《财经》记者表示,这种巨大的差价,是由市场真实供需关系决定的,还是由具有类金融属性的茅台酒遭到资金炒作所支撑,亦或是真实供需关系与炒作因素叠加所致,背后真实的原因尚难判断。


在董宝珍看来,无论是研究机构,还是贵州茅台自身,都应该投入一定精力,来研究茅台酒终端价格高企的主要症结在哪,才好对症下药解决茅台酒终端价格难题,毕竟在历史上,茅台酒终端价格也曾跌至千元以下。


董宝珍表示,对于茅台新掌门人来说,如何管控好终端价格,仍是其重要工作之一,但要做好这项工作,很难。


“丁雄军也将面临价格管理、市值管理、品牌形象管理的问题。”蔡学飞亦指出,预计茅台下一步可能会继续加大直营化,包括加强对市场炒作力量打击,同时进一步发挥茅台集团在贵州经济的杠杆作用,强化茅台品牌行业品牌领袖价值,为茅台“十四五”期间顺利进军世界五百强奠定基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读数一帜(ID:dushuyizhi007),作者:张建锋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