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羡慕社交牛逼症”
2021-09-05 16:27

“真羡慕社交牛逼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温血动物(ID:staywarmblood),作者:warmblood,题图来自《我是大哥大》


最近总刷到“社交牛逼症”这个词:


“形容那些在社交方面从不露怯,不担心别人的眼光的人。TA们身上无所畏惧的自信,让社交恐惧患者感到由衷羡慕。”


作为一个从小比较害羞的南方人,深有同感。


比如在学校浴室碰到同院的东北大哥时,你就会触摸到人类社交的天花板。


在北方男生宿舍浴室,你很容易就能区分南北方人:


南方人一进浴室洗澡都是脸朝墙壁,而北方人一般都是正面朝外。


背对北方人是南方社恐患者的防卫姿态。


因为一旦目光对视,可能就要做好对方一边搓着全身一边跟你唠嗑的准备。


据观察,由于热衷在洗澡时拓展社交圈,我东北室友的水卡用得都比一般人快。


但确实,很难不羡慕这样热情奔放的朋友。


他们永远都能侃侃而谈,无论面对什么都能够保持泰然自若。


他们自信、大方、洒脱,总能成为人群中的亮点。


让社恐的眼中闪闪发光。


“所以,到底怎么才能患上社交牛逼症?”


今天,我们随机找来了几位朋友,跟Ta们聊了聊患病经历和心得。


社交牛逼的背后藏着一道孤独


@周杰棍


首先想澄清的一点是:


社交牛逼、装X和傻X是三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装X的本质是通过抬高自己、贬低别人来获得优越感;


傻X的本质是通过恶心别人来获得快感;


而社交牛逼的本质是懂得自嘲,通过一些看似失智的行为来降低别人的心理防备,并且懂得如何能够尊重、取悦身边的每一个人。


所以,社交牛逼是慢慢习得的本领,懂得如何在扮演小丑角色的同时,获取别人的认同。


我大概从小学就开始频繁扮演这样的角色了。


比如可以在所有大人的围观下表演原地打三十个滚,赢得众人的哈哈大笑;


比如每年的文艺表演,我都会负责小品节目里的搞笑角色;


比如读书的时候,我每学期都会被班里的男生抬起双脚阿鲁巴至少二十次。


每个人在社交生活中都希望被肯定。


有的像我这样成绩和长相都很普通的小孩,就会学会通过取悦身边的人来获得社交满足。


只要能让大家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哪怕出点糗也无所谓。


长此以往,“脸皮”也锻炼得足够厚。


砍价、问路、打听、搭讪都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但社交牛逼也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值得羡慕。


首先,一旦脱离热闹的环境,我会感到更加明显的孤独。


相比嘲笑,被忽视更让我觉得痛苦。


其次,社交牛逼与体制生活其实是格格不入的,有句话叫枪打出头鸟。


高中时期我在学校武术队,校长视察当天我们临时表演。


我特别卖力地表演。


在空中劈叉的时候,裤裆由于太紧直接撕裂,整个体育馆都听到了“刺”的一声。


我稳稳落地,朝着正对面的校长喊了一声“操”。


在场的人包括我(除了校长)全都笑得喘不过气来。


第二天,我就被校队以纪律整顿为由开除了。


一个人能活得自信其实是一种运气


@奶昔昔


想要在社交这方面表现得自信,不是非要告诉自己“我要自信”,“我肯定能行”。


以我个人的经验来说,还不如告诉自己:“我不一定能行,但那又如何?”。


自信的第一步,其实是降低对自己的预期。


然后接受自己无法满足所有人的预期这件事情。


我们都希望“冒险”,但又害怕表现得“冒失”。


与其纠结这些,不如抱着玩玩的心态去努力做一件事。


我认为一个人能够拥有这样的勇气,跟他从小接受的环境和教育分不开关系。


第一,我父母不会因为一些小错误批评或者打骂我。


我很少因为害怕被揍而畏首畏尾。


第二,他们从来不吝啬在别人面前表扬我,使我觉得自己是被期待着的,因而有勇气去努力不让人失望。


我总能想到我妈摸着我的头说:“没什么大不了,失败了就再来一次”的样子。


小时候,我跟院子里另外一个男孩追赶掉进了臭水沟里。


爬出来的时候,我俩浑身都是大粪。


我看着对方浑身是泥,哈哈大笑。


他看着自己浑身是泥,嚎啕大哭。


他哭是因为发自内心的恐惧。


因为他一直自言自语说:“我妈会打死我的,我妈会打死我的......”


于是我领着他回我家,我妈调侃说以为家里进了两只大耗子。


给我俩烧水、洗澡、给他换上我的干净衣服。


我送他到他家楼下,他央求我跟他一起上楼,因为他怕自己回去会被揍。


我只好答应,结果刚从那栋楼出来,我就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时隔多年,他还是那么内向的一个人,话愈发地少了。


所以,有时候我也想:


社交牛逼不是一件多么牛逼的事情,而是一种运气。


如果总有人在背后告诉你“别怕,没什么大不了的”“快去冰箱拿两个冰淇淋来吃,别告诉你爸”。


——也许一辈子碰到什么事情都能乐观一点去面对。


我以前挺牛的,后来不牛了


@乌龙茶


在我八岁的时候,社交牛逼已经突破天际了。


我可以徒手抓着癞蛤蟆走一圈,只为了别人的一句“大哥牛逼”。


十八九岁的时候,我依然是朋友中间胆子最大的那一个。


那时候念大一,我们搞社会学实践,具体实验是到地铁站假装晕倒,看有多少人会主动扶起。


到了地铁站人来人往的时候,大家都不肯上。


最后我一路从海淀黄庄趴到西直门,差点被保安打120架走。


后来有门课又搞“无障碍设施”的调研,要找个人假扮残疾人,体验公共场所的各项设施。


一旦被人当场盘问、检查、戳穿,可能是致死级别的尴尬。


大家一下子变得特别谦让。


于是我就被他们推在轮椅上差不多绕着中关村跑了一圈。


想想那时候,自己性格还那么开放,身边总有那么几个要好的朋友。


如今却越来越社恐了。


其实我并非那种特别希望被所有人认可的人,大部分情况下我都是通过牺牲自我来获取身边一小部分的喜欢。


那时候人也挺单纯的,别人夸两句“牛逼”就傻呵呵往前冲。


我觉得社交牛逼让人羡慕的一点是:无论别人用什么样异样的眼神的看待你,总有几个掏心掏肺,爱看你出糗但不会嫌弃你的朋友。


可能是随着年纪渐长,环境也变了,身边值得我这样取悦的朋友也越来越少了。


以前你社交牛逼的时候,大家是当着你的面高兴。


后来你社交牛逼的时候,开始担心大家会在背地里笑话你。


小时候拜年送恭喜的时候,到了不认识的人家里,大家都比较内敛。


其他小孩都是伸手,主人家给多少是多少。


我就不同,一进别人家门就大喊:“恭喜发大财!”


然后如果对方给一个饼,我就要求再给一个。


对方说:“你说说看都是给一个,凭什么多给你?”


我说:“因为你们家要发大财了。”


对方笑的合不拢嘴,进屋给我再抓一大把糖果。


那是我第一次尝到了社交牛逼的甜头。


现在想到过年也快了,心里只觉得烦闷。


婚还没结,房子还没买。


上个月我爸喝多了打电话给我忏悔:“爹这些年最后悔的事就是没逼你进体制!”


意思是我害他在街坊邻居里抬不起头来。


随着长大,人开始被告知“羞耻”的真正含义。


评价一个人牛逼和傻X的程度取决社会对于成功的规范和定义。


有时想想还蛮感慨的。


其实,我还是那个可以徒手抓癞蛤蟆的人。


——但这个世界已经不允许我那样牛逼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温血动物(ID:staywarmblood),作者:warmblood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