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届生年薪开到60万,游戏从业者迎来黄金时代?
2021-09-12 09:26

应届生年薪开到60万,游戏从业者迎来黄金时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猛犸工作室(ID:MENGMASHENDU),作者:郑栩彤,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去年至今,游戏企业涨薪异常疯狂。


“最集中涨薪和抢人的是上海,最稀缺的岗位是制作人、TA(技术美术)和引擎。在上海某些公司,应届生从事TA和引擎可拿五六十万年薪。稀缺岗位人才跳槽到上海,薪资翻倍不少见。”9月10日,从事游戏猎头8年的Jason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Justin从事游戏猎头也有8年,对游戏行业薪资变化极敏感。9月11日,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以往含年薪、期权等的年总包收入上百万元,起码得是总监级别。如今工作五六年的人从广深跳去上海游戏公司,年薪能从50~70万元跃上100万元,拿百万年薪的游戏从业者越来越多。


上海游戏圈近年发展迅速,既有颇具发展潜力的中生代F4米哈游、莉莉丝、鹰角网络、叠纸游戏,也有需搭建研发架构的心动公司、趣加互娱、字节跳动,及传统大厂巨人网络等。处于上升期的游戏企业密集分布,自然对专业人才求贤若渴。


人才首先从网易、西山居、腾讯等传统大厂流入上海,又从校招渠道补进各大游戏公司,一场声势宏大的人才争夺战悄然上演。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监管部门正加强对游戏行业的监管力度。


“来自未成年人的收入仅占游戏厂商收入一小部分,且不少厂商已定位游戏出海。因此,近期国内对游戏业监管加严主要对无版号和项目的企业影响大,此后引入海外IP也需更加慎重。除此之外,近期监管对行业整体招聘、薪资影响有限。”Jason表示。


一、上海启动涨薪潮


“米哈游是徐家汇CD Projek,莉莉丝是漕河泾暴雪,心动是闸北任天堂,巨人是松江Supercell。”有网友将以上企业对应世界游戏巨头,以形容上海游戏圈充满发展潜力。


在这里,造富神话不断上演。


Justin估算,游戏企业正常每年涨薪10%~20%,2020年,上海游戏企业整体涨薪幅度飙升至30%~40%,今年涨幅维持同等水平。


9月10日,从广州某头部游戏大厂跳槽至上海F4之一的曹明锐(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虽然前东家的体量在国内数一数二,但薪资水平并不顶尖。今年年初,他投出简历,没想到现公司直接涨薪50%把他挖走。


抢人背景下,较稀缺的人才可将自身利益最大化。在Jason经手的案例中,一名年薪近90万的头部大厂主美(首席游戏图形设计师)着手跳槽,两家知名厂商分别开出130万年薪和150万年薪。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上海某大力扩张的游戏企业,年薪200万。


流入上海新兴游戏企业的人才中,不少来自传统游戏大厂。曹明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身边跳槽过来的人,来自网易和巨人网络的各占一半。


“传统游戏大佬中,网易的人才培养体系较成熟,人才质量较高,薪资水平中规中矩,导致其人员流失压力最大,字节跳动、米哈游、趣加等都爱挖网易的人。老牌大厂西山居、巨人网络、盛趣游戏等核心人员流失压力也不小。”Jason表示。


在2020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巨人网络CEO吴萌曾“控诉”挖人现象:“基本上每家游戏公司都缺人,人才的竞争已经远远大过产品的竞争,在上海非常明显。”


国内高端游戏人才短缺,从海外挖高端人才成为企业必选项。不仅上海游戏企业,人才流失严重的各传统游戏大厂,也将目光瞄向海外,加入挖人战局。


Jason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海外工作、较知名的从业人员被挖到国内知名厂商,目前未听过低于300万元年薪的案例,薪资水平远高于海外同等岗位。基于海外投资工作室的成本或比从国外挖人更低,越来越多厂商青睐建立海外工作室。


今年2月,米哈游联合创始人及总裁蔡浩宇提到,米哈游已在日本、韩国、加拿大和新加坡成立分部并启动招聘;5月,曾参与《魔兽世界》《守望先锋》等知名游戏研发的前暴雪首席艺术家王炜加入Funplus趣加,担任首席创意官;6月,腾讯宣布组建海外工作室Uncapped Games,隶属光子工作室群,核心成员为前暴雪资深员工Jason Hughes和David Kim。


二、搏下一个5年


由上海游戏公司开启的抢人潮,有多种形成原因。


Jason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9年年初国内游戏版号解冻,经过一段时间探索,各大厂商逐渐明确政策方向,开始放心招人、买IP做项目。2020年疫情宅家经济给一批游戏公司猛然注入资本。看到部分公司吃到出海红利后,更多公司开始走出海路线。


“之所以抢人大战先在上海掀起,是因为上海拥有比国内其他城市更密集的游戏公司和周边头部高校”Jason表示。


2020年,字节跳动加快游戏业务部署,在原有游戏业务超1000人的基础上,计划当年再招聘超1000人。同年,心动公司研发支出同比增加107%,研发团队迅猛扩张。2021年8月,原本发力国外市场的Funplus将中国总部趣加互娱落户上海徐汇。


“更多资本受较高投资回报率吸引而入局游戏业。有一定资本积累后,二线公司想做精品游戏与大厂抗衡,就要挖人。新公司搭建游戏业务,最快的方式也是挖人。一波一波企业扩张动作,将上海游戏业薪资推上新高度。”Jason称。


据Justin观察,2020年《原神》上线还给各大游戏公司打了一针兴奋剂。业界判断,从风格鲜明的美术、剧情、玩法等以往忽视的维度入手,游戏市场仍有较大增长空间。


部分具体岗位开始引领行业薪资上涨。Jason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二次元、欧美风火了之后,市场风格转换,熟悉二次元、欧美风的美术岗人才稀缺,部分薪资翻倍增长。由于对游戏产品质量要求更高,UI(界面设计)、TA、UE4引擎、有大世界经验的策划岗十分抢手。


以TA为例,9月10日,一名头部大厂TA岗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作为游戏美术、程序之间的“粘合性”,TA来源主要有四个,一是曾参与游戏美术制作同时懂程序的从业者;二是主要写程序且懂美术的从业者;三是从影视业技术岗转行而来;四是通过一段时间培养新手。不论哪种来源,都需要有一定经验,门槛高于美术和程序,短时间内很难培养足够人才。


9月10日,另一名游戏从业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优化、研发引擎更是实现优质内容的关键一环,国外厂商育碧、EA、卡普空等均有自研引擎,在此基础上做出《刺客信条》《FIFA》等大作,而以往国内参与过大型项目的引擎人才不多。


“挖掘稀缺、高端人才,是因为大中型游戏企业目前都在学习国外游戏企业的精品化、3A化路线,重建适应时代的工业化体系。”Justin表示。


在Jason看来,此轮游戏业高薪抢人是在为行业升级蓄力。“玩家的胃口已被吊起,但目前还未做出真正的3A游戏,中小厂商也有待拿出更多精品内容。这轮资本涌入后,未来4~5年能否拿出成功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三、HR薪酬跟涨


涨薪潮给业内技术人员、职能人员等都带来显著改变。


自从跳槽到上海,曹明锐工作更顺心。“原公司老员工太多,很难看到晋升机会。现公司年轻人多,氛围有活力,且技术上旧包袱少,技术研发能力提升不止一星半点。”


曹明锐所在的公司不提倡加班,周末可双休,多数员工在晚上八九点前下班。


“薪资之外,不加班、多福利、好办公环境也是吸引人才的有效措施。”曹明锐称。公司平时的小福利不少,过去的七夕节,曹明锐便参加了扭蛋抽奖。


今年1月,心动公司CEO黄一孟在知乎发布想法,称“上海游戏公司已完成内卷”。事件起因是春节假期TapTap为员工发价值700元礼包、为不离沪员工发税后5000元礼包,米哈游为员工发价值500元宅家福利、为不离沪员工发税后5000元礼包 。鹰角网络将春节宅家补贴提升至1000元,莉莉丝直接宣布给全体员工发放6000元防疫基金。


9月10日,叠纸游戏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叠纸在办公环境方面也为员工创造更好条件。8月底新搬的杨浦区五角场新办公楼内,公共休息区为员工提供台球、PS5、剧本杀等,楼内多处设置游戏内容相关场景,创造温馨气氛。


巨大的招聘需求也为员工创造了额外收入。


“普遍看,上海游戏公司员工内推成功的奖金从以往3000~30000元升至目前1万~5万元。有的公司内推专家成功,会奖励一辆特斯拉。”Justin表示。


HR的工资也水涨船高。据Justin介绍,以往游戏企业资深HR年薪在40~50万元,当前,部分5~7年工作经验的HR可以在上海游戏公司拿到50万元以上的年薪,企业整体对招聘更重视。


与游戏业招聘需求对应,猎头行业也繁荣起来。由于看好游戏业人才招聘前景,Jason已在猎头业内创业,并大量吸纳猎头,以服务游戏企业招聘问题及游戏人才职业规划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猛犸工作室(ID:MENGMASHENDU),作者:郑栩彤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