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戏、北影小花扎堆剧本杀,老板:不如空姐
2021-09-13 21:56

中戏、北影小花扎堆剧本杀,老板:不如空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猛犸工作室(ID:MENGMASHENDU),作者:石恩泽、梁施婷,编辑:马妮,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玩剧本杀的朋友们,为什么你们休闲娱乐的方式,是从宝贵的周末休息时间里,专门抽出几个小时,跟一群陌生人开一下午的会?”在新一季的脱口秀大会上,表演者庞博吐槽了时下在年轻人之间流行的桌游剧本杀。


剧本杀作者彭彭对此深有同感,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有一次,我们的剧本杀从晚上9点开始,一直玩到第二天早晨7点。”


彭彭透露,那天她们选择的剧本,包含了宇宙知识、航空知识、虫洞穿越、比特币等元素。“实在是难得的好本子。”但彭彭第二天还是感到身体被掏空。和她同场玩耍的朋友,甚至玩出了阅读障碍,在微信上跟她哭诉称,“我感觉加了一个通宵的班。”


这个让人又爱又累的本子,作者是一名业内小有名气的北影科班编剧。


在剧本杀行业走向规模化后,不仅顾客对服务体验的要求开始变高,科班人迫于影视寒冬也纷纷转身进入剧本杀行业。一个玩家手里的剧本,可能由北影编剧操刀。玩家眼前声泪俱下的NPC(非玩家角色),可能是中戏出身的小花。


剧本杀刚开始火的时候,顾客对NPC和DM(剧本杀主持人)的要求不高,只要玩过几轮剧本杀,便可以轻松入行,因此老板大多会请成本不高的在校大学生兼职。


但随着竞争加剧,剧本杀创业者们也纷纷“奇招频出”,在各个环节提高服务,谋求在竞争中的生存。表面上,整个行业的质量都在提高,但有剧本杀投资人却觉得,这样的“内卷”,是对剧本杀行业的巨大打击,最终一切都会由玩家买单。


1. 科班扎堆剧本杀


君君4年前研究生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中国电影文化研究专业。在快30岁的年纪,她选择转行进入剧本杀行业,成为一名“本子”作者。


怀揣电影编剧梦的君君没赶上好时候。研究生毕业前夕,她和同为北影毕业的男朋友大鹏,一起成立了文化工作室,但还没正式接活儿,就恰逢范冰冰阴阳合同案以及此后的市场整顿,整个影视业进入了寒冬。


毕业之后,君君帮爱奇艺审查过剧本、也当过网剧编剧。大鹏则在一线干起了制片、编导。接不到活的时候,两人还一起尝试过做艺考生培训,但收入一直不见起色。


2019年末至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影视业更冷了几分。就在影视业停摆之际,君君想起了几个月前在线下玩桌游时,有几个相熟的剧本杀店主,让她有空就帮忙写一个本子。


“2019年的时候,不少剧本杀店主发现了商机,顺带也都做起了剧本发行人。行业内当时十分缺写本子的人。他们知道我有编剧经验、文笔不错,所以就让我来写一个试试。”君君说。


抱着在家隔离也是闲着的心态,君君开始写起了剧本杀,还拉着男朋友大鹏一同入行。


两人之所以愿意跨圈转行,有八成的原因是迫于生计。“毕竟影视行业更加不好赚,我刚入行的时候,一个40分钟的剧本才挣8000元。”但如果君君手上正在写的剧本杀本子能够争取到城市限定的话(注:一个城市内只允许3家店售卖,每本售价在1500-3000元),她可以拿到上万元的分成。


好在,家人对于君君的转行足够支持,“虽然我父亲不清楚剧本杀是什么,但他知道女儿还在继续写作,并且在开心的同时还能赚到钱就行了”。


剧本杀行业不仅吸引了科班人来写本子,还为陷入瓶颈的职业演员开了一扇窗。


“做演员的,漂亮的很多,演技好的很多,家庭出身好、资源丰富的也很多。不断有比你更年轻、更好看的人出来,甚至要的价钱也更便宜。”相比于如此拥挤行业,从事演员行业10年的大小姐(业内花名)觉得,在剧本杀行业,她反而比别人更有优势。


在影视行业,女演员的职业瓶颈相对男演员而言来得更早,30岁是一道重大分水岭。“这几年我演的戏少了,角色从女一,逐渐变女二,然后到很边缘的角色,甚至是演妈妈什么的,但我依然很开心。”已过30岁的大小姐毕业于天津一所大学的表演专业,虽然不如中戏、北电、上戏的名气大,但她也凭借实力在影视行业摸爬滚打近10年,在业内小有名气。


今年年初,大小姐选择了进入剧本杀行业。在她看来,剧本杀是一个相对稳定,且能在今后向上发展的行业。


“我们今天来到一座深深的大山里。”同样的一句台词,在科班与非科班的DM口中,有不一样的演绎。由于演员注重逻辑重音,大小姐会着重形容词的发音,例如加重深深二字。“这样的读法可以快速把玩家带入剧情。但没有经过训练的人很难感受到此番细微的差别。”她说。


不过,作为新入行的DM,大小姐还需不断练习。“演戏很多时候是在轻轻诉说,而不会把感情一下子顶到最高,但是在剧本杀里,你要直接去演最爆的那一段。如果说演戏是在创造一种艺术、一种人物,那么剧本杀中的DM则是帮助玩家快速进入自己的角色。”大小姐说。


最近这10天,大小姐每天都在高强度练习剧本。她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已经是深夜2点。“这个行业其实还挺累的,因为跟正常白领上班时间相反,不仅没有周末,还基本都在12点以后下班。有时候比演员一天的工作时间还长。”


去年6月,一家上海的剧本杀店号称自己拥有4条故事线的原创剧本中,演员全都毕业于上戏、北影。


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据他观察,加入剧本杀行业的“未来小花”中,北影的比较多,中戏少一点,“中戏是演话剧的,比北影更有骨气”。


大鹏也应证了这种说法:“中戏对比北影更有艺术追求,多数会想要进话剧圈,而北影脑子更活络。所以在剧本杀行业内,北影的NPC会相对常见一些。”


2. 科班降维打击?


大小姐认为,科班的演员和编剧进入剧本杀行业会形成一种降维打击,但有剧本杀的投资人却不这么认为。 


曾参与过《唐人街探案》系列电影编辑工作的北辰,现在是一名剧本杀投资人。他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并不认同科班人的入局会是一种降维打击。


“影视编剧和剧本杀作者,实际上是两个职业,而且这两个职业跨得很远。因为在电影剧本里一般会分出男女主角和男女配角,但是在剧本杀里人人都必须是主角,因为没有顾客喜欢当配角。”北辰说。


彭彭也评价道:“职业编剧写的本是真的牛,但却不一定适合做剧本杀。”她表示,一般而言,剧本杀一场在2、3个小时左右。上文所提到的那部精彩的“好本子”,对于知识储备稍弱的玩家,根本无法消化自身的角色。且对于店家而言,这种游戏时间超过10小时的本子,一天只能组一场,翻台率极低。


业内在叫法上也做出了区分。写影视剧的才是编剧,而剧本杀的创作人只能叫“作者”。北辰在采访中也十分认同两个词的应用。 


君君和大鹏对此也深以为然。本以为二人具备影视行业的经验,进入剧本杀行业之后,能更加有优势,但谁知道,降维是有,打击的却是自己。


“对于剧本方面,我还是有信心做到降维打击,但‘杀’这块,是真的不行。不少做游戏出身的人,反而比我做得更好。因为在设计游戏的时候,角色之间都需要做到相对平衡,不能有太过边缘的角色出现。”君君说。


君君现在编的本子几乎要把她逼到崩溃。这个本子原定于去年进入发行阶段,但过去的一年,剧本杀本子的体量开始赶超影视剧。“由于要做成城市限定的本子,发行方要求我把内容再扩充一倍,以确保每一个角色都足够丰满。但实际上140页的剧本已经远超一个院线电影(90-120分钟)的体量了。”君君抱怨道。


在君君看来,如果不是专业写剧本或者设计游戏的人,很难再介入剧本杀行业了。


除了专业编辑,科班出身的演员也遇到了投资人的“嫌弃”。北辰就直接吐槽:“科班毕业的NPC简直就是灾难”。


在剧本杀中,NPC和DM都是游戏中的绿叶。前者通过特定的台词来引导玩家做任务,后者则通过维持发言秩序来把控整体游戏走向,而他们的存在都是为了增强整体游戏性。


“剧本杀行业的本质是一种服务业。”北辰表示,自己的公司一般不愿意招聘科班演员做NPC,“演员这班人的服务意识不到位,反而会成为行业内的劣币,最终驱逐掉了良币”。


在北辰看来,最适合做NPC和DM的职业是空姐、导游和酒店管理。“这类人往往都特别具有服务意识,因此他们才是真正的良币,让他们进入剧本杀这个行业才是对的。”


末了,他又停顿了一下说:“还是空姐最适合,导游和酒店管理可能长得不够漂亮,NPC还是很看脸的。”


3. 烂剧本的噱头


一名广深地区的老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手下一般的兼职NPC单月收入在3000元左右,而只要是北影或者中戏等科班毕业的NPC,单月工资最低也会给开到15000元。


既然科班演员不适合剧本杀,为何仍有店家孜孜不倦、不惜开高薪追求?


北辰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早几年店主也会被科班的光环骗了,但是现在店主也逐渐明白,这个优势实际上不管用。”


早在2018年,剧本杀还只是狼人杀桌游室里的一个附属品。但到了2020年,据艾媒咨询报告,中国剧本杀行业规模已达117.4亿元,并将以45%的增长率发展下去。


但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吐槽:“2020年之后还敢在线下开店的,都是勇士。”


据天眼查数据,2021年前五个月里,剧本杀相关企业注销数量达到200家。其中在今年4月之后,二手交易平台咸鱼上以“倒闭了”为理由转卖剧本、道具、门店桌椅等剧本杀商品的数量较3月增长了110%。


彭彭作为一名在北京兼职的剧本杀作者,也在采访中自嘲道,“现在我身边开了一年的店就是老店了。目前我在的这家,虽然不亏,但是本金不知道何时能赚回来。”为此,她给时代周报记者算了一笔账:“前期单是房间装修和剧本,就需要50万元,另外每个月还要再投入1.5万元更新剧本,否则难以留住顾客。”


在“活下去”的压力下,请科班人员、豪华装修等措施都成为了剧本杀老板们的“救命稻草”。“有些店为了追求科技感,将房间的四面墙都装上全息式投影,方便一键切换各种场景。“在造价上,单是一面墙就价值10万元,四面墙就是40万元。”彭彭感叹道。


然而,在剧本杀行业内,好的剧本,一本难求。但好的剧本,才是店面能否开下去的关键因素。


北辰作为剧本杀投资人,在接受采访时正在天津参展。他表示,此次天津的展会不算大,只有1500人参展,目前规模达到两三千人的才算大展会。在全国范围内,像北辰一般四处在展会上搜罗剧本的人,每年数以万计。


虽然店家希望通过参加展会物色到下一个剧本杀“爆款”,但希望渺茫。“在展会上,不踩雷是不可能的,买10个剧本可能有8个是雷。但是你还是得买,因为还有两个机会,可以让你的店活下来。”北辰说。


“那些烂本子,只能通过装修、科班演员来包装,试图让顾客觉得‘这是一个好本子’,但顾客又不傻。”北辰说道。


如今再回头看,北辰在2018年初进入剧本杀行业的时候,正是最赚钱的时候。“2018年只要进来了基本都赚到钱。2019年可能要水平高一点才能挣到钱。2020年之后,赚到钱的人已经不多,到今年还进来的那就是想不明白。”


“当然,除非你有钱,有资本。”北辰有些感慨地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猛犸工作室(ID:MENGMASHENDU),作者:石恩泽、梁施婷,编辑:马妮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