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里的彩蛋越来越多,是个好势头吗?
2021-09-22 15:24

电影里的彩蛋越来越多,是个好势头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电器大院(ID:app-neweekly),首发于新周刊APP(ID:app-neweekly),作者:颖宝,原文标题:《最爆的电影,其实是彩蛋一站到底?》,头图来自《失控玩家》,骑机车的姿势致敬了《危情谍战》


“哇哦!”迈进《失控玩家》的放映厅,你会频繁听到类似的惊叹词。


这部电影上映至今,拿下了19个中国内地的单日票房冠军、豆瓣评分7.8。能取得票房口碑双赢的成绩,除了靠阵容强大的制作团队、脑洞大开的虚拟世界设定,频密的彩蛋埋设也是关键原因。


比如在最后决战时刻,男主Guy变身绿巨人、掏出了美国队长的盾牌,背景音乐是电影《复仇者联盟》的主题曲《The Avengers》。他手中的武器,还包括电影《星球大战》中的蓝色光剑、游戏《堡垒之夜》中的彩虹马锄头、游戏《半条命2》中的重力枪,以及灭霸的无限手套。


熟悉的画面接连闪现,银幕下的观众不停鼓掌。当然,不是致敬这部电影,而是为这些被复刻的“经典片段”叫好。


‍从电影的第一个镜头开始,你就能从中找到与游戏《堡垒之夜》《绝地求生》或《刺激战场》相似的地方。


像《失控玩家》这类汇聚大量彩蛋片段的电影,可以称为“彩蛋电影”。近年来,随着《无敌破坏王》《头号玩家》《十万个冷笑话》等作品取得高关注度,彩蛋电影在国内外市场不再是陌生概念,甚至有遍地开花的趋势。


但从影视审美与发展的角度看,这是一个好势头吗?


是片中彩蛋,不是片尾彩蛋


“电影彩蛋”与“彩蛋电影”在字面上仅一个语序之差,实质区别却很大。


电影彩蛋,一般以贴片形式出现在影片末尾,是与主线剧情无关联的元素。相当于电影制作方埋下的小奖励——观众若愿意多等待一会儿,将挖掘出更多惊喜。


电影史上第一个片尾彩蛋,便是导演突发奇想的产物。


美国电影《火车大劫案》(1903年)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4名强盗劫持了一列火车,并将乘客的钱财搜刮干净。他们在逃跑过程中,与警察展开了一场枪战,最后被逐一击毙。


如果电影在此画上句号,那便是一个常规故事,但导演埃德温·鲍特(Edwin Porter)不想走老套路。片尾字幕播放完后,原本已经死掉的强盗突然站起,将枪口对准银幕另一端的观众——“砰!”枪响了,银幕再度暗下。


在正片中已经死去的强盗,忽然用枪指着观众——这段彩蛋被评价为“电影史上最著名的、打破第四堵墙的个案”。/《火车大劫案》剧照


埃德温·鲍特设置彩蛋的初衷,并非想营造周边话题,而是单纯想给自己辟出一块“内心自留地”。至于观众是否相信强盗还活着,并不重要。


后来出现的电影彩蛋,大多延续这种“重在娱乐”理念。但随着电影彩蛋衍生了出另一条分支——彩蛋电影,这一内核被赋予了更多商业意义。


彩蛋电影中的“彩蛋”,是嵌入到剧情中,并影响剧情推进的元素。它的载体不受限制,可以是经典影视作品中的道具,比如《失控玩家》里闪现的“复联武器”。


背景画面中,不断撞墙卡bug的玩家,也让人忍俊不禁。/《失控玩家》


可以是明星人物,比如以“摇滚音乐梦想”为主题的电影《缝纫机乐队》,邀请来了唐朝乐队、鲍家街43号乐队、痛仰乐队等15支知名摇滚乐队的成员客串。




你粉过的乐队成员,基本都跑去演《缝纫机乐队》了。/《缝纫机乐队》宣传片


也可以是经典桥段的复刻,比如电影《港囧》中,徐峥的角色台词“我等了二十年,就是要等一个机会,不是为了证明什么,而是为了告诉我自己,我的青春岁月真实存在过”,这致敬了电影《英雄本色》里“我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个机会,我要争一口气”这一段;他掉出公交车后,靠雨伞吊在车外的情节,神似《警察故事》中成龙挂在车窗边的一段。


上、下图,分别为徐峥与成龙挂公交车。由于《港囧》中出现太多香港电影的彩蛋,以至于被媒体调侃是在“情怀大甩卖”。/《港囧》《警察故事》剧照


将彩蛋安排在电影的显眼位置,制作团队的目的,其实已很明显。


在电影《房客》(1927年)中,导演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客串了一位正在打电话的记者。该片段被视作最早的片中彩蛋。希区柯克在受访时坦言,自己设置“片中彩蛋”的初衷并不纯粹,“这是功利性的,我们必须填满画面,但这种执念,最终变成了一种噱头”。


一切都在彩蛋电影的“射程范围内”


彩蛋电影的商业意义,具有两面性。正向的一面,是扩展了电影传播范围的广度,以及某种程度上的深度。


最直接的表现,是触发大众共鸣。


《怪奇物语》(2016年)虽然不是电影,而是一部剧集,但整部剧都在见缝插针地向恐怖桥段“示爱”,让电影与游戏爱好者们热血沸腾。


第一季中,警长与母亲Joyce为了救孩子,共同走进常年漫天飘絮的“异次元世界”。该剧的世界观设定,则借一个男孩之口说出:“现实世界之外还有另一个世界,它是‘我们世界的黑暗倒影’。”


有网友在影评区里说,“当看到警长+母亲组合、灰蒙天空的那一刻,我的心就飞回到了电影《寂静岭》中,鸡皮疙瘩瞬间掉一地”。


威尔妈妈用斧头劈墙的一幕,也被认为是在致敬《闪灵》。/《怪奇物语》剧照


出于爱屋及乌的逻辑,片中彩蛋的数量越多、类型越丰富,该电影的受众范围就越广。被戏称为“140分钟全是彩蛋”的电影《头号玩家》用事实证明,每一个群体都是潜在的电影消费者。


该电影在上映前,向外界输送的预热关键词之一是“游戏”,并透露将通过情节、台词、场景致敬《街霸》《鸵鸟骑士》《冒险》等游戏。


据社交指数分析平台Relish Mix的调查,市场反应与宣传重点的指向一致,大量游戏粉丝主动转发《头号玩家》的预告片;国外行业前景调研公司ComScore在此基础上预测,电影的男性观众约为66%,女性观众约为34%,因为男生一般比女生更迷恋游戏。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游戏元素不过是《头号玩家》的冰山一角。


该电影的两百多个彩蛋,涵盖了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大量动漫、游戏、电影、音乐等大众潮流文化,包括《回到未来》《闪灵》《守望先锋》《阿基拉》等,而电影的女性观众真实占比,亦升至41%,比预测的数值升高了7%。


同时,在固有观念中,越年轻的人群,越容易沉迷游戏、为游戏买单的冲动越强烈。电影的观众群像却显示,25岁以上男性观众比例为39%,远远高于25岁以下男性观众的27%。


可见,你是否会花钱看一部电影,与电影的类型、主基调无关,更与你的年龄、层级无关。只要这部电影中有一个彩蛋“炸中”了你的兴趣点,那这事儿就成了。


高达、金刚、钢铁巨人、猎空、春丽、士官长……全都出现在《头号玩家》里,让人不得不大呼一句“爷青回”!/《头号玩家》


片中彩蛋还为电影制造新话题、带来周边热度。


电影《流浪地球》的彩蛋台词“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前半句出自1999年“交通安全口号征集活动”,后半句则致敬了交管局编纂的“司机一滴酒,亲人两行泪”。


当这两句已刻进大脑超20年的口号,在电影中响起时,我们很难不发出一声“哇哦”。2019年,这段台词入选了《咬文嚼字》年度十大流行语、国家语言资源检测与研究中心发布的年度十大网络用语。有网友说,每当导航软件说出这句话,我都会自动代入《流浪地球》里的机械女声。


《流浪地球》剧照


破碎的彩蛋,破碎的观影体验


随着彩蛋电影的传播范围、票房潜力被更多人看到,其数量也越来越多。同时,引发了人们对电影审美走向的担忧——


电影作为传递内容与观点的媒介,本该具备提供新脑洞、揭露真相或记录生活的功能,即使是商业爽片,也至少会在剧本或技术上体现创新。反观一部分彩蛋电影,只是单纯地追求噱头、舆论热度。再经典的元素,刷脸次数太多,也会令人感到无趣。


《无敌破坏王 2:大闹互联网》里的彩蛋,从facebook到《街头霸王2》,再到迪士尼公主大合集,涵盖互联网公司、游戏、影视、网络热词等大众文化。/《无敌破坏王 2:大闹互联网》剧照


于观众而言,当电影越来越雷同、越来越“炒冷饭”,影视鉴赏力与期待感,便会被慢慢消磨殆尽。此外,片中彩蛋过多,反而削弱了电影本身的主题。


当彩蛋出现时,观众会下意识地在记忆库里搜寻对应片段。这个思维切换的行为,将扰乱观影注意力。然而,电影恰恰是很需要情绪与氛围铺垫的——能否让观众仿佛身临其境、感同身受,是判断电影好坏的标准之一。


如果盲目堆砌彩蛋,便会让经典变成一堆影响剧情推进、令人跳戏的多余元素。


于电影制作团队而言,眼前就摆着这么一道极容易复刻的“财富密码”,为什么还要花心思去构想创新的东西呢?为什么还要去琢磨所谓的艺术价值、现实意义呢?


“意义”确实是一个很主观的词,很多人认为“不一定凡事都要追求意义,能得到快乐就够了”,但如果电影只输出表面化的内容与感官刺激,那跟某些无厘头的网剧有何区别——评论区里全是“哈哈哈哈哈哈”,没有人讨论演员的演技、没有人深挖某些细节背后的深意,更没有人会由此反思社会现象。


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导演杨德昌,在其另一部作品《一一》中,借角色之口,说出自己对电影的理解——“电影发明以后,人类的生命比起以前延长了至少三倍”。


电影作为观众的第三只眼睛,替我们看更大的世界、过更多不同的人生。我们虽应鼓励一切新形式,但如果彩蛋电影泛滥、被市场过分依赖,恐怕会让电影这一存在失去意义。


“如果电影跟过生活一样,那谁还会想去看电影啊,过生活就好啦!”“我觉得我小舅说得蛮有道理的,他说,电影发明以后,人类的生命比起以前延长了至少三倍。”/电影《一一》剧照


参考资料

[1] 从“电影彩蛋”到“彩蛋电影”——基于超文本结构的电影再媒介现象考察|孟君 何源堃

[2] 从“媒介化”到“再媒介化”——电影作为媒介研究的一次转型|高淑敏

[3] “彩蛋电影”:电影互文的新玩法|孙鹏

[4] 电影精准营销的大数据基础:以《头号玩家》为例|余吉安 秦敏 罗健 刘思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电器大院(ID:app-neweekly),作者:颖宝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