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款100亿元,这个巨头还是认罪了
2022-05-27 08:19

罚款100亿元,这个巨头还是认罪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折人生 (ID:Ezhers),作者:三折人生,原文标题:《罚款100个小目标,这个巨头还是认罪了》,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2022年5月24日,经过美国、英国、巴西三国的联合调查,瑞士大宗商品贸易巨头嘉能可(Glencore)承认了多年来在全球多国的行贿及市场操纵行为。



据报道,嘉能可的高管们会使用“报纸”和“巧克力”等暗号,用来掩盖行贿行为,以此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投资中获得了惊人的回报。



这次嘉能可“认罪 ”后,将支付高达15亿美元的罚款,约合人民币100亿元。



而最近一次我们提到嘉能可,还是在青山集团遇到了史诗级的逼空事件中。


今天我们不妨来回顾下。


青山集团是中国的一家民营企业,从事不锈钢和镍铁的生产。它除了自己生产镍,也从俄罗斯买来镍进行加工。



为了减少价格波动风险,这类企业一般会有套期保值的需求。



套期保值(hedging)又被称为对冲。


这种操作,就好像你有一辆车,从高处俯冲下来。



为了防止车子坠崖,你从相对的方向再安排一辆车子冲上去。



这样,通过抵消俯冲的冲击力,就减少了车子坠崖的风险。



还不是很明白?没事,我们举个实际的例子:比如,一个商人生产10吨商品,准备3个月以后卖掉。



商品现在的市场价格是100元,但是商人担心3个月以后商品价格下跌。



于是商人跑到期货市场,卖出一份期货合约。


所谓卖出期货合约就是约定在未来某个时间以固定的价格卖出某类商品的协议,简称为空单。


反之,买入期货合约就是约定在未来某个时间以固定的价格买入某类商品的协议,简称为多单。



商人卖出期货合约,就建立了空头头寸。等到3个月后,假设现货市场上商品的价格真的下跌了,降到80元。


那么商人在现货市场上利润损失是100-80=20元。



由于期货价格和现货价格受到相似的供求因素影响,两者变动的趋势是趋同的。现货价格降,期货价格也会跟着降。



假设这时候,期货市场的价格跌到70元。于是商人就相当于可以用70元买来商品,再以90元价格卖给交易对手。


这波商人盈利20元。



可见,商人通过在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上的相反操作,一买一卖,实现盈亏相抵,锁定了利润。



这种操作就被称为套期保值。当然,套期保值的方式还有很多种,但目的都是为了减少价格波动的风险。


而青山集团生产镍,为了对冲镍生产过程中的价格下跌风险,自然也有套期保值的需求。



于是青山集团跑到LME进行期货交易。


LME全称是London Metal Exchange,也就是伦敦金属交易所,是世界上最大的有色金属交易所。



据说这一回,青山集团在LME卖出了20万吨镍期货合约。



如果价格跌了,青山集团就能用这些期货合约的空单来对冲风险。


但空单也不能多开,如果大大超过持有的现货,万一未来价格大幅上涨,那么空单就会是一剂毒药。



青山集团开出的空单,等到约定的时间,是需要交割的,会面临2种选择。



一种是到期把手头的实物镍,给到交易对手。



可是青山集团自己生产的镍和LME要求用于交割的镍不是同一类型。空单开多了,手头的实物镍就不够用。


按照往常情况,青山集团只需要向俄罗斯购买符合LME标准的实物镍来交割即可。



俄罗斯是镍的重要生产和出口国。


好巧不巧,这时俄罗斯发生了大事。俄乌冲突爆发了。



俄罗斯和乌克兰发生冲突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发起制裁。


俄罗斯镍的供应被切断了,青山集团没法买到足够多的镍,拿不出空单对应的库存。



这时候,只剩下另一种选择。



无法实物交割,青山公司还可以做一个反向操作。


青山公司既然已经卖出了20万吨镍期货合约,那么就在期货市场上通过买入20万吨镍的期货合约,来解除履约责任。





这个操作我们称为平仓。



可是要平仓的价格,就有很多不确定性了。


这时候,海外资本闻到了血腥的味道,他们先是大量收集市场上的“多单”。



当海外资本认为逼仓的条件成熟了,马上露出了獠牙。



海外资本不断砸钱推高期货价格。




在海外资本的推波助澜下,镍的期货价格水涨船高。


2022年3月7日,价格像是坐上了火箭。



3月8日,涨幅更是达到100%。


两天的最高涨幅差不多是250%!



这样,就迫使青山集团必须要支付高价才能买到“多单”来平仓,或者支付高额的保证金,最终免不了被强制平仓。


青山集团一度浮亏就达到120亿美元。不管怎么样,巨额亏损似乎板上钉钉。



这时候,事情却出现了转机。




就在当地时间3月8日,LME宣布暂停镍期货交易,相当于直接拔了网线。


此后,LME又宣布取消3月8日所有的镍交易,推迟了原定于3月9日交割的镍合约,并设置10%的每日价格波动限制。



LME不拔网线,可能会导致交易系统失控并蔓延到其他金属,很多经纪公司会破产。


LME拔网线也给了青山换气的时间。


据说,青山公司与两家新能源领域的镍材料使用企业达成交换协议,换取符合标准的现货以供交割。



青山集团经历可谓是大起大落。


今天就说到这吧。对了,补充说一下,LME的母公司是港交所。


老规矩,以下为彩蛋时间:


有传言说,本次逼空的推手就是我们开头提到的嘉能可公司,而且嘉能可在LME镍上逼仓青山,是想要青山集团在印尼镍矿60%的股权。




不过嘉能可对传言予以否认。


真相,谁知道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折人生 (ID:Ezhers),作者:三折人生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