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的小音咖:创投狂人和他的骗局
2022-06-28 08:02

失联的小音咖:创投狂人和他的骗局

蹊跷的是,就在小音咖爆雷失联之后,此前正常运营的VIP陪练也开始爆雷。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锐见Neweekly (ID:app-neweekly),作者:马路天使,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6月13日,家住广州的芸芸收到了一条微信——小音咖倒闭了,是顾问发来的。她悲伤地盘算起来,今年5月22日才报的4万元的课程,还有3万多元的费用没有使用。


她认识的一位家长,在6月12日刚报了名交完钱,第二天就看到小音咖服务号的关闭通知。6月14日,当家长赶到位于广州体育中心的小音咖小区,500平方米的小区,空空荡荡。物业告知,小音咖前一晚就清空了,还欠着两个月的租金。


“广州小音咖音乐中心”6月14号发的公告


前几天还人头攒动的校园,拥有热情的顾问和教学专业的老师,怎么说倒闭就倒闭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场风波,早于两个月前便已经在小音咖的上海校区酝酿。


3月份开始,小音咖的老师们发现自己的工资被一拖再拖,家长们也陆续发现班主任离职或者不回消息了。最蹊跷的是,在倒闭前的两个月,小音咖还高调地以全资收购了估值70亿元的线上一对一音乐陪练公司VIP陪练。


 如今小音咖官网上还挂着收购“VIP陪练”的官宣


直到6月13日,CEO李艾通过小音咖服务号发出一份《致小音咖家长和老师的一封信》,声称“小音咖确实遇到了资金困难”,并承诺于6月17日发布“纾困计划”详细方案。


家长和老师还没等到这份方案出来,小音咖员工便发现企业微信不能登陆。线下校区与电话均找不到人,小音咖失联了。


焦急的家长和老师组建起一个个维权群,上海的一位家长东吴先生表示,光他加的维权群就有十几个,几乎每个群都达到人数上限500人。


后来,维权群又来了一拨人,他们是“VIP陪练”的受害者——继小音咖暴雷之后,被其收购的“VIP陪练”也失联了。


他们在群里讨论维权的细节,一个关于小音咖早已酝酿好的骗局越来越清晰。


1000元账户余额 


东吴先生大概是最早察觉到小音咖不对劲的家长。


今年4月11日,东吴先生的家教课的音乐老师和班主任突然在学习群里发来消息。小音咖原应在3月15日发放2月课时费,但在3月14日,小音咖宣布因为疫情全面停工(彼时上海仍未进入“疫情期间”),导致无法正常支付课时费。在两次允诺过后的3月27日和4月8日,拖欠的工资依然没有到账,老师提醒他注意风险。


小音咖老师陆陆续续向家长透露被拖欠工资


东吴给小音咖班主任以及小音咖客服打去了电话,班主任否认拖欠工资。但有老师告诉他,小音咖2021年年底的时候销售价格开始压得很低,而给老师的价格却压不下来,只能说是薄利多销。


多年从事法律相关行业的敏感度,让他直觉出事了,于是他第一时间提出退款。当时,班主任表示可以退款,但要到5月20日才能到账。


东吴从2020年8月就在小音咖买钢琴课程,当时总共交了2万多块钱,包括正课和送的课程,上多少课,在客户端上就会显示消课数量,一般是从正课开始消。到了去年3月,正课还有4节,马上就要开始使用赠课了。


在这个节骨眼,小音咖顾问一直劝他续费。他也想过是否自己和钢琴老师商量不通过平台私下续约。但问了下老师价格,一节课250元,比续约后正课+赠课算下来231元/节贵一点,他当下就又续费了9000多元。加上在小音咖租钢琴的费用16000元,直到现在,小音咖还压着东吴的两万多块钱。


与此同时,老师们陆陆续续把一些家长拉进了群里面,家长们彼此就认识了。东吴在群里提醒家长们注意风险,没想到被喷得很惨。


很多家长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毕竟,4月11日这天,小音咖公众号正式官宣了其全资收购“VIP陪练”的消息。VIP陪练于2016年创立,是真人一对一在线陪练平台,其代言人是钢琴王子郎朗,在琴童家长圈子里颇有知名度。很难相信刚全资收购这么一个大公司的小音咖会出现经营问题。


疫情期间不能正常上课,导致老师工资发放延迟,家长们觉得并没有明显问题。不过,家长最担心的,是传播小音咖负面消息,引起家长群体恐慌性退款,小音咖被挤兑倒了,最后课也上不了。


矛盾先在这个小群里酝酿,有些家长甚至劝东吴,“不要被拿不到钱的老师当枪使了”,家长闹起来,小音咖出问题了对谁都不好。老师们心里更不舒服了,“为什么发不出工资了还让我们继续在线上课?”


CEO李艾此前参加一场活动。/小音咖


东吴决定不管了,4月份上海还处在封控期,但法院可以在网上立案,他采取了诉讼和申请法院保全的动作,想着“只要我动作够快,这个钱就能拿回来”。


直到6月初,法院传来的保全结果令他大跌眼镜,“这样一家有着数千家长,每位家长缴费至少1万元的机构,累计冻结金额仅约1000元。”


在2021年8月的一篇公开报道中,即使在疫情冲击下的2020年,小音咖营收依然有2.6亿元,并预计2022年门店将会扩张到22家,营收超过6亿元。


这么多钱都去哪儿了?


大厦将塌前 


“小音咖老师很不错,1对1上门授课,可以根据水平换老师,课时费也便宜……”


在爆雷前,大多数家长对小音咖的评价都不错。


家长们购买课程后,可以登陆小音咖App,选择不同乐器课程,并查看其中距离最近的音乐老师,可以根据课程价格、授课形式等筛选老师,如果觉得老师不合适还可以换到合适为止。


上海音乐学院教授田艺苗此前曾经多次到小音咖做音乐教育培训讲座,多年来她一直在深耕音乐教育领域。她回忆道,现场来了几百个小音咖的老师和工作人员,“都是年轻人,对音乐教育很有热情,有自己的想法,我当时还挺看好他们的。”


在事情暴发之前,优质的老师、解决家长痛点以及小音咖的性价比是吸引家长报课的极大诱惑。但使劲儿压低价格,似乎只是这两年来的事情。


东吴先生表示自己当时交的费用并没有比市场价低多少,倒是2021年以后报名的家长,甚至能按150~200元一节课的费用买课,类似买180元的课包,赠送100节赠课。


另一方面,小音咖给老师的课时费也不吝啬。上海一名有着8年音教经验的老师张菡说,当初小音咖的业务员给她打电话邀她入驻小音咖。她算了一下,条件确实不错。小音咖认证教师在小音咖平台上可获得更多生源以及全额课时费,老师可以通过App与学员沟通、设置自己的课程以及管理订单。


她说,2020年以前,老师的报酬是平台分成的;2021年后,老师可以自己开价,并拿到全额的课时费。算下来,小音咖几乎需要倒贴,也就是所谓的课时费倒挂。


 小音咖经常请一些名师给老师们做培训。/小音咖


家长们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么低的费用,但是均被小音咖顾问和班主任的解释说服,安心交了钱。在之后与多位家长的交流中,他们均提到了小音咖提出的几个关键保障。


就在今年5月,在上海小音咖老师因为拿不到工资而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广州的芸芸被一通推销电话约到了位于体育西路广州天河体育中心隔壁的广州小音咖校区。她当时正愁找上门的声乐和钢琴老师,而小音咖什么老师都有,并且可以上门。电话里,她知道小音咖在上海已经经营了7年;小音咖宣称其拥有一半的国资背景,有官方背书,还有政策补贴,看起来令人放心。


带着孩子到学校试课之前,芸芸在网上简单检索了一下,很快就看到小音咖4月份欠薪的事情,另一边,小音咖在4月份收购VIP陪练的事情,让她一时不知如何定夺。她决定带着两个孩子先去看看。


这个校区于2021年11月开始营业,是小音咖走出上海扩张版图的第一站。芸芸女士记得,学校很大,当时还有一场孩子们的音乐会在举行,现场人气很旺。


 小音咖位于广州天河体育中心的校区


试完课的时候,她对老师感到很满意。接下来,孩子被老师们带着继续玩,顾问则把她拉到另外一个房间,开始介绍课程费用问题、学习计划费用等。她提到了上海欠薪的问题,顾问很快便拉来了广州校区的郭校长。她记得这位校长“看起来黑黑胖胖、戴个眼镜、个子不高,听口音是江浙人。气质看起来像生意人,不像音乐圈里的”。


校长来了之后,自信满满地解释,疫情期间发现部分兼职老师违规操作,导致课时费异常,所以他们暂停了兼职老师的薪酬发放,要重新审核,全职老师的薪酬都发了。


她的确也看到了小音咖持续发布的老师黑名单,公示一些老师的违规操作,部分印证了校长的说法。见她还在迟疑,校长继续说,他们未发放的兼职老师薪酬只有500多万元,而小音咖资金雄厚,都能收购VIP陪练,怎么可能解决不了这500多万元的问题?


小音咖公众号上的“红黑榜”


郭校长脸上从容自信的表情让芸芸感觉自己好像多虑了。当时,她并不知道小音咖的老师有80%都是兼职的模式。此外,郭校长还给了她很大的优惠力度,为她多争取20节赠课。


最后,顾问向她保证,不满意可以随时退款,因为小音咖收到的预付课程款,是交给第三方监管的,这个第三方监管为上海银行。几乎在所有校区门面,都立着这个小音咖与上海银行建立第三方监管关系的牌子。


 资金监管给家长喂了一颗定心丸


最终,芸芸狠下心交了4万元,买了80节课的大课包。一些广州的顾问在后来提到,广州一开始卖20节课到30节课的小课包,后来干脆只卖80节课的大课包,意味着预付更多。


与此同时,顾问们感觉到售课压力越来越大了。


一位在小音咖担任行政工作的职员提到,5月份的时候,广州校区向顾问下了军令状,个人做到200万元的业绩,才能把之前的奖金发了。而小音咖内部每月的退费上限是500万元,超过了就会让员工拖着家长拖到下个月。


似乎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小音咖在加速,但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今年4月到6月期间,上海的音乐老师欣颖曾问过不少顾问工资发了吗?得到的答案都是“没有”,但他们每次都劝她“再相信公司一次”。


6月12日,在小音咖带着课时费撤离的前一天,顾问们还在卖力售课,芸芸认识的一位家长,就在这一天刚报了名,一节课都没上;根据南都周刊报道,广州的陈女士还在这天参加了小音咖广州校区举办的音乐秀活动。


谜团


事后回忆起来,一切都发生在2021年之后。


小音咖在内部加速旋转的同时,也在积极采取一些看似没有关联的行动。


6月13日,在那份纾困公告发出之后,被拖欠三个月工资的顾问小超决定在企业微信(企业微信先是无法登陆,过了一天又可以登陆了)发起离职,一旦提交离职,便意味着自动放弃被公司拖欠的工资。


钢琴老师李子靖通过申请劳动仲裁才发现,去年10月,他们应公司规范交税的要求,重新签署了一份与一家名为上海科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劳务用工合同,等于小音咖公司与员工变成了劳务用工的关系。


东吴先生在与一位小音咖前员工通话的时候,对方也提到了自己之所以离职,是因为10月份的时候,公司企图让员工改签合同到第三方公司。


第三方劳动合同指派遣工本人与劳务派遣公司之间签订的劳动合同,双方产生正式的劳动关系,这意味着派遣工与用工单位只存在用工关系,一旦员工与小音咖有任何纠纷,小音咖可以不承担任何责任。


而那个让不少家长选择相信的所谓国资背景,也并不像小音咖宣传的那样。


所谓占据一半的“国资背景”,是上海国际少儿艺术大典战略合作伙伴及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会员单位等。而小音咖所属的上海艺齐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确在2019年9月获得了上海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控制的上海青年实业集团6.6526万元的注资,持股比例约合2.17%。


天眼查显示,2021年,小音咖因为大力宣传国资背景虚假宣传被行政处罚。


天眼查


6月份,在小音咖失联之后,维权群里大家开始陆续分享消息。东吴先生因此得知当初与小音咖签署了所谓第三方资金监管的银行可能是上海人民广场支行。在打去电话后几天,一位上海银行行长联系了他。


原来,2021年12月,小音咖与上海银行签署的监管服务协议只是一个“框架协议”,还没有真正落地。如果要完成监管,家长必须在付款的时候自行操作确认,钱才会到达上海银行。


此前的6月15日,上海银行方面曾回复媒体表示,小音咖是在2021年12月,和上海银行达成资金监管合作意向,并在今年年初,讨论推进在上海银行开立监管专户系统运行等具体的监管实施方案。但是,因为疫情的影响,相关的工作推迟了,目前尚未正式实行资金监管。


2021年,教改在全国如火如荼地进行,其中对家长最重要的两条是培训机构预收费不得超过3个月或60个课时,以及学费必须落实银行资金监管。另外,上海“精锐教育”“星空琴行”等层出不穷的教育机构爆雷事件,让家长们对大额预交费抵触情绪大增。


于是,除了大力宣传“国资背景”,从去年12月开始,和上海银行的监管合作便出现在小音咖的宣传海报上。另一边,顾问给家长看的合同上,就只有前面的几张纸,上面并没有关于监管的细节。


而这也意味着家长们预支的课程费用悉数打入小音咖的账户上,无人监管。


根据小音咖6月15日的公告表示,“受多重因素的影响,小音咖确实遭遇了资金周转上的困难,目前正在努力寻求外部融资及借款支持”。按照字面意思,这又是一起资金链断裂的爆雷事故,但这显然无法说服家长和老师。


创投天才与失速的小音咖


6月以后,包括东吴先生在内的很多人找到了小音咖创始人李艾的电话,但电话不是被挂断就是没有人接听。


2010年,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后的李艾一直从事儿童教育工作,直到2015年创办了“小音咖”音乐教育中心。


李艾在天眼查上的简介:一位热衷音乐教育的创业者


任教于上海音乐学院的田艺苗教授曾经是李艾的选修课老师。去年,她受到李艾的邀请,签了一年的合同,帮小音咖做课程开发。今年3月开始,她的工资也被拖欠了。


说起李艾,她一直有一个印象,“很拼,人很直率,虽然很漂亮,但性格像个男孩子,很有魄力”。她记得当初上课,李艾总是坐在第一排,很认真,就是老师心目中好学生的样子。


小音咖创立之初为李艾的独资公司,公开报道显示,小音咖获得来自东方财富网董事长其实、分众传媒董事局主席江南春、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龙伟、沪江教育创始人CEO伏彩瑞、金杜律师中国区主席张毅等在内的天使轮投资。


从2018年开始,乔月猛出现在了小音咖的董事列表,直到2019年9月,通过上海音博文化传播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控制了小音咖。从数据来看,在乔月猛控制后,小音咖高速发展,2020年营收达2.6亿元,疫情下同比2019年涨幅仍超200%。


2019年后,乔月猛成为小音咖实际控制人


据《财经》报道,小音咖“每课时亏损约50元”,并且每月需要支出的耗课成本、员工工资、市场推广等费用高达5000万元,自去年11月开始,小音咖已入不敷出,今年以来收入更是断崖式下跌


这是人们再熟悉不过的互联网创业模式,以高成本快速拉新,用规模覆盖成本,再通过资本市场套现,无异于赌博。


在天眼查上,乔月猛曾有过一次失信记录。2007年,乔月猛打造一个在线办公平台——IMO云办公室(后更名为IMO班聊),曾获得四轮融资。


最终,在钉钉、企业微信逐渐崭露头角并逐渐占领市场后,IMO颓势已定,在拿到D轮1.4亿元融资一年多后,乔月猛从法人的位置上消失,IMO主体上海易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也被列为失信执行人进而注销。


蹊跷的是,就在小音咖爆雷失联之后,此前正常运营的VIP陪练也开始爆雷。令人困惑的是,VIP陪练的官方微博还曾在6月14日点赞了一条消费者维权小音咖的微博。


 VIP陪练顾问在朋友圈发布的消息


聊到此次小音咖爆雷事件,田艺苗表示对资本市场并不了解,但她觉得音乐教育并不适合快速扩张。那是一门需要“面对面的,持久耐心的教育”,需要在传统作坊式一对一教学中慢慢深耕。


一些老师表示,“只是舍不得那些孩子”,于是,不少人开始试图通过App订单截图在网上“捞回学生”。


面对突然消失的小音咖和VIP陪练,家长们心情复杂。小音咖的运营主体上海艺齐来是一家注册资金只有305万元的有限责任公司,即便破产,该承担的责任并不大。被骗的钱该去哪儿要回呢?


6月23日,上海家长小雨突然收到了一份小音咖退费告知书,告知书表示家长可以自行联系第三方退费机构进行退款,微博上,一些号称是家长的人纷纷转发,并表示自己已经成功退款。小雨喜出望外,加了上面提供的一个QQ。根据操作指引,她需要先预交“纳税保证金”才能退款。


 伪造的退费告知书,让家长再次受骗


第一次,她转了500元,退了600元;接着是 1万元、 2万元、3万元……直到最后一次,她转了10万元,突然意识到自己被骗,随后报了警。


后来,她才辗转加入了真正的“维权群”,大家一阵叹息。


愤怒、无力,东吴先生说,就是生气,钱已经是次要的了。


文中东吴、芸芸、张菡、李子靖、小雨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锐见Neweekly (ID:app-neweekly),作者:马路天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