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喜欢246
小地方
2021-09-16更新76060人已关注

小地方

讲述自己故乡所在市县、乡镇的故事。虎嗅编辑精选相关文章推荐,不定期更新。

赶集会消失吗?

赶集会消失吗?

乡村赶集的悠久传统背后,是我们对“热闹”的向往

72
乡村笔记BTC©
小县城开什么店比较挣钱?

小县城开什么店比较挣钱?

在大城市打工积累了资本回乡降维打击

48
挖数认证作者 Lv.3
农村年轻人的婚姻,何时悄悄变了模样

农村年轻人的婚姻,何时悄悄变了模样

时代大潮滚滚来

35
非凡油条
靠情趣内衣致富,一天完成1.5个小目标的“维密小镇”

靠情趣内衣致富,一天完成1.5个小目标的“维密小镇”

一个不正经的人,却带大家做了正经的事

30
冷水财经壁虎小队
“撤县风波”后的佛坪:“我们有的,外面永远不会有”

“撤县风波”后的佛坪:“我们有的,外面永远不会有”

山清水秀,一如往常,不紧不慢

21
读城记工作室©
文集作者
单读

单读

这里是独立灵魂的栖息地。

挖数

挖数认证作者 Lv.3

互联网从业者,网易签约作者

文化纵横

文化纵横作·嗅之星奖 4次

文化重建,价值重生

行业研习©

行业研习©

高校和科研院所的老师、博士生,

读者说

全篇文用着煽情的话语,满满的都是男性视角下的偏见。随便一段都是槽点,作者还不自知。为什么女性不留在农村?首先,不是因为农村生活苦,谁都知道在外打拼比在家难多了。其次,女性的工作也并不比男性简单,前台接待之类的工作本身数量极少,大部分是流水线上的工作,女性和男性面对的工作量都一样,女性还没有体力优势。那为什么女性不留在农村?因为她们无法继承家里的田地,反正都是要出嫁,反正都是去别人家,去城里总好过去村里。 女性作为一个独立的人,她结婚最在乎的是什么?从来不是金钱,也不是所谓的谈吐气质、男性魅力。而是理解和尊重。那些认为女性过得很轻松,不愿意承认社会对女性的歧视,不理解女性在生育和家庭上的巨大付出,还要成天抱怨认为娶不到老婆是因为女性物质的人,你们学不会尊重就不配结婚。

《农村娶媳妇要花100万?农村男女城市化差距的窘境》

非常赞同,“对于环境,对于社会,它不竟仅被视作“人生鸡汤”,更不该是回击“寒门难出贵子”的一个“完美”模范。用百倍努力换取平等。真的平等吗?它该是一记警钟。提醒我们去实现教育公平,切断贫困的家庭遗传,依然任重道远。”

《全网都在夸,但我不敢鼓掌》

把社会结构的固化归纳为底层人好面子及不思进取;把富人致富原因简单划分为胸怀和思维;是舔文还是混淆文了!一二线城市拼的是资源,下沉市场拼的更是资源,三四线城市好做的生意几乎和普通人没什么关系;一二线城市融入的门槛和创业的门槛已将普通人排除在外。普通人每天被生活压得苟延残喘,少的可怜的生存资源只会引起相互倾轧。

《底层的崛起》

南方通常更将规矩和底线,北方更讲关系和义气。和南方人做生意,事前会逐一明确哪些可以哪些不可以,确定后就不会随意更改;和北方人打交道,事前往往什么都可以,落地时各种幺蛾子就来了……

《农村观察:北懂政治,南重人情,中部出狠人》

现在读书没之前那么效果明显了,本科要是进不去985的好专业出来也就那么回事,拼爹为主,努力为辅,爹决定了能在哪个地方买房或者根本买不起房。劳动人民又不傻,又不是看不到这一点。

《00后初中辍学青年研究》

太片面,偏见。搞社会科学要放下偏见,走向世界去看问题。

《农村观察:北懂政治,南重人情,中部出狠人》

97年我上小学时也是交不起学费 一到开学不知道怎么跟家里开口 一学期一百块学费家里都拿不出来 一放学就下地干活 干完活回家做饭 地里活干慢了回家没做熟饭炒好菜就挨骂 一个十岁的孩子洗衣做饭蒸馒头 从不敢给家里惹一点事情,自卑 恐惧 压抑应该是占据了我的整个童年 所以那种刻到骨子里的自卑是别人体会不到的!

《农村孩子学业的头号杀手,并不是贫穷》

遇到纠纷,有些人教育我们要放下面子,不要因小失大,有些人教育我们,不要那么好欺负,你越退让,对方越觉得你懦弱无能,所以,究竟该怎么做

《底层的崛起》

底层没有崛起的路,你努力工作,虽然可以看到未来,可是你活不到未来。混日子,可以活到未来,但是看不到未来。 最好的结果就是一辈子没有到走投无路。

《底层的崛起》

非杠,纯粹疑惑。有十块钱的话为啥不去买十个馒头一顿吃一个呢(压缩饼干也可以)?这样更饱腹更科学哒!其实我知道这件事的答案,因为有人的想法就是要吃就吃好的,要干就干大事,要赚就赚多的,而我的想法就是细水长流。这两种人生的选择都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可能是我太敏感吧,这篇文章读下来除了感觉到外出闯荡的无奈和不易之外,感觉到了对我这种选择留在十八线城市父母身边的人极大的不友好。关于文章的最后一句,我只想说不是树变矮了,是人心态变了,至少应该想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吧,然后朝着目标去努力。

《逃离东北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