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公社
媒体研究团队刺猬公社
“渣渣辉”的幕后大佬倒台,恺英网络前路何在

“渣渣辉”的幕后大佬倒台,恺英网络前路何在

3天前
曾经的“页游帝国”恺英网络,也已经风雨飘摇
刘洲被捕:一次音乐人试探商业边界的失败

刘洲被捕:一次音乐人试探商业边界的失败

2019-06-13
音乐人从商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同样是终局,《X战警:黑凤凰》比《复联4》差在哪?

同样是终局,《X战警:黑凤凰》比《复联4》差在哪?

2019-06-08
《黑凤凰》,更像是“为了结束而结束”
《破冰行动》走下神坛,为何神剧终逃不过“烂尾”?

《破冰行动》走下神坛,为何神剧终逃不过“烂尾”?

2019-06-03
与国产剧制片方的前期开发方式有关
色流才是互联网永不被颠覆的刚需?

色流才是互联网永不被颠覆的刚需?

2019-05-19
只要国内的色情产业永远躲在地下,色流行业必将和互联网长期共存。
拍了十二年的《生活大爆炸》,是时候说再见了

拍了十二年的《生活大爆炸》,是时候说再见了

2019-05-16
有多少人看美剧,是从《生活大爆炸》开始的?
《大侦探皮卡丘》到底是不是一部好作品

《大侦探皮卡丘》到底是不是一部好作品

2019-05-13
不到48小时,《大侦探皮卡丘》电影票房就已突破2亿
“今夜九零后”为什么败在了“信息真实性”上?

“今夜九零后”为什么败在了“信息真实性”上?

2019-05-08
对关键信息展开“推测”,是任何一家新闻媒体都做不出来的事情
“朋友圈一个月可见”是当代青年的新社交礼仪?

“朋友圈一个月可见”是当代青年的新社交礼仪?

2019-05-07
张小龙说,微信坚持做一个“与时俱进”的工具
日本平成时代最后一天,回首日本游戏黄金年代

日本平成时代最后一天,回首日本游戏黄金年代

2019-04-30
平成时代结束了,我们都很怀念它
《复仇者联盟》为什么从不让人失望?

《复仇者联盟》为什么从不让人失望?

2019-04-25
I love you 3000 times,and you?
蔡徐坤鬼畜区“C位出道”,“鸡你太美”凭啥“血洗”B站?

蔡徐坤鬼畜区“C位出道”,“鸡你太美”凭啥“血洗”B站?

2019-04-17
B站变成了嘲笑部分流量明星的新“战场”,鬼畜视频、弹幕成了新型武器。
内容公司生存大考:“吴晓波频道”离开吴晓波,还能卖出高价吗?

内容公司生存大考:“吴晓波频道”离开吴晓波,还能卖出高价吗?

2019-04-11
内容只是一家内容公司的一部分,而不是一家内容公司的全部
中国外挂产业:每天进账过万,不愁没有买家

中国外挂产业:每天进账过万,不愁没有买家

2019-04-03
外挂就像是网络游戏的影子,一直摆脱不掉
消失400多天后,PDD斗鱼复播,但却已判若两人

消失400多天后,PDD斗鱼复播,但却已判若两人

2019-03-27
无论是主播还是平台,都要走向成熟
贵州偏僻五线小城,竟冒出一家流水过10亿的互联网公司

贵州偏僻五线小城,竟冒出一家流水过10亿的互联网公司

2019-03-21
“你看我,不就相当于带着一帮泥腿子,在跟中国的第一梯队打仗吗?”
“胜利”陷入丑闻,韩国娱乐巨头公司YG的神话还在吗?

“胜利”陷入丑闻,韩国娱乐巨头公司YG的神话还在吗?

2019-03-19
YG的“三大”之路,已渐行渐远
知乎大V出走调查

知乎大V出走调查

2019-02-28
商业开放 VS 内容原则
NBA新春贺岁形象大使是蔡徐坤,虎扑直男很生气

NBA新春贺岁形象大使是蔡徐坤,虎扑直男很生气

2019-01-22
信息茧房一旦形成,人就很难打破偏见
它们消失在2018

它们消失在2018

2018-12-30
它们是这个疯狂时代的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