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网
有价值、有趣的游戏资讯
在把毕业典礼搬进《我的世界》之前,他们还做了这些

在把毕业典礼搬进《我的世界》之前,他们还做了这些

3小时前
“人的成长和其他事情都一样,是一个连续的过程”
《卡坦岛》诞生记

《卡坦岛》诞生记

2020-06-30
“不要首先去考虑金钱或成功。这是我能给你的唯一答案。”
从《剑与巫师》到《命令与召唤》:西木RTS秘闻录

从《剑与巫师》到《命令与召唤》:西木RTS秘闻录

2020-06-23
在奇幻与科幻之间旋转的华尔兹
游戏角色撞脸明星,就得赔1000万美元?

游戏角色撞脸明星,就得赔1000万美元?

2020-06-18
相比那些擦边球厂商,还是老实人吃亏啊
这款游戏证明,VR游戏需要的不只是“新技术”

这款游戏证明,VR游戏需要的不只是“新技术”

2020-06-16
有了“爱莉克斯”,我们还需要V社“数3”吗?
计算器与计算器游戏发展简史

计算器与计算器游戏发展简史

2020-06-15
在计算器上居然也能玩《毁灭战士》?
一段关于模拟游戏鼻祖的往事(下)

一段关于模拟游戏鼻祖的往事(下)

2020-06-11
游戏不仅为我们服务,还可以反过来教育我们
一段关于模拟游戏鼻祖的往事(上)

一段关于模拟游戏鼻祖的往事(上)

2020-06-10
开发商的设计目标是娱乐,而非精确还原现实
消逝的游戏大厅

消逝的游戏大厅

2020-06-09
“大厅”是虚拟的,但花在上面的每分每秒都是真实的
游戏开挂封号很正常,但是应该“连坐”吗?

游戏开挂封号很正常,但是应该“连坐”吗?

2020-06-02
“对不起,你号没了”
《攻壳机动队》的前世今生(下)

《攻壳机动队》的前世今生(下)

2020-05-28
探究体内的宇宙,聆听它们的旋律
《攻壳机动队》的前世今生(上)

《攻壳机动队》的前世今生(上)

2020-05-27
在不久的将来,光与电穿梭于万物间
窃·格瓦拉出狱了,人们还记得切·格瓦拉吗?

窃·格瓦拉出狱了,人们还记得切·格瓦拉吗?

2020-04-21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你还记得“会说话的汤姆猫”吗?

你还记得“会说话的汤姆猫”吗?

2020-04-20
不知不觉间,这只猫已经陪伴了人们10年
“PvE职业选手”真能被称作职业选手吗?

“PvE职业选手”真能被称作职业选手吗?

2020-04-09
加油啊,只会打怪物的大哥哥!
你们反乌托邦界到底还有没有新东西

你们反乌托邦界到底还有没有新东西

2020-04-03
我们究竟能够从反乌托邦游戏中得到什么?
日本也要开始“防沉迷”了?

日本也要开始“防沉迷”了?

2020-03-31
更像是指导建议,而非硬性规定
为什么有些游戏里的射击感很“水”?

为什么有些游戏里的射击感很“水”?

2020-03-24
只要身体足够棒,双持机枪也一样
《毁灭战士》的诞生

《毁灭战士》的诞生

2020-03-20
“毁灭战士”系列已经27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