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现实
神经现实是公益的科学传播组织,...
你会和你的梦中情人在一起吗?

你会和你的梦中情人在一起吗?

6小时前
“我们可能搞不清到底是什么使我们坠入爱河”
没有谁能看穿牌局,人工智能也不可以?

没有谁能看穿牌局,人工智能也不可以?

3天前
面对扑克牌博弈所呈现的随机信息,人工智能该如何应变?
双性恋存不存在,科学说了能算吗?

双性恋存不存在,科学说了能算吗?

6天前
性取向是一个复杂、多维的概念
08:02

阴谋论盛行,是人类不行?

2020-10-22
我们都是“阴谋论”
孤独如何危害我们的认知?

孤独如何危害我们的认知?

2020-10-15
隔离带来的社交缺乏,危机四伏
记忆从何而来?

记忆从何而来?

2020-10-09
我们何以为人?记忆是最重要的一部分
大脑残缺,意识还能存在吗?

大脑残缺,意识还能存在吗?

2020-10-07
在无法理解语言或失聪的情况下,意识也可以存在
当谎言重复了一千遍时,谁能保护我们的真实记忆?

当谎言重复了一千遍时,谁能保护我们的真实记忆?

2020-10-05
属于我们自己的记忆,还需我们自己好好照看。
被误导的神经科学:我们是否能将人脑比作电脑?

被误导的神经科学:我们是否能将人脑比作电脑?

2020-09-25
实际上,大脑和计算机的结构是完全不同的
讨厌吃饭吧唧嘴?他们说这可能是种病

讨厌吃饭吧唧嘴?他们说这可能是种病

2020-09-24
其实是一种厌声症
拯救替罪羊,科学能帮到我们什么?

拯救替罪羊,科学能帮到我们什么?

2020-09-19
科学家们找到一种新的向目击者呈现队列的方式,可以提高正确指认的可能性
颅相学为什么是伪科学?

颅相学为什么是伪科学?

2020-09-18
此种伪科学有异乎寻常的历史,但仍影响着我们对大脑的理解
让人难以拒绝的爱情灵药

让人难以拒绝的爱情灵药

2020-09-15
用化学物质左右情感关系可能吗?
寻找最小的生命单元:生物的“个体”如何定义?

寻找最小的生命单元:生物的“个体”如何定义?

2020-09-11
上世纪的生物学也许是物质的生物学,但二十一世纪的生物学会更侧重对于过程的研究
预防自杀,普通人可以做些什么?

预防自杀,普通人可以做些什么?

2020-09-11
如何帮助一个有自杀倾向的人
为什么你这么爱问为什么?

为什么你这么爱问为什么?

2020-09-10
也许很多时候,蓬勃的好奇心无意义的追问之间的界限并不明显
为什么纸片人总是隔着次元墙凝视着你?

为什么纸片人总是隔着次元墙凝视着你?

2020-09-07
纸片人在认知与感知之间的边界“钻了个空子”,骗过了我们的大脑
从“诈骗邮件”到人体实验:帕金森富豪如何绝地求生?

从“诈骗邮件”到人体实验:帕金森富豪如何绝地求生?

2020-09-03
“救一条命,与拯救世界无异”
三岁半的Neuralink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三岁半的Neuralink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2020-08-30
Neuralink许诺的未来,似乎离我们还很远
听到有人吧唧嘴就生气,是我的错吗?

听到有人吧唧嘴就生气,是我的错吗?

2020-08-28
厌声症在近年已经成为了一种小型文化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