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先生
赛先生的星辰大海
建“中国MIT”,这曾是一位硅谷华人芯片专家的愿望

建“中国MIT”,这曾是一位硅谷华人芯片专家的愿望

6天前
真正的人才,应具备“智、信、仁、勇、严”。
非升即走、不给编制:青年科学家何去何从?

非升即走、不给编制:青年科学家何去何从?

2021-06-10
美国的经验并不是我们的万灵药
从NIH到小企业创新,为何我们应大力资助公共研发?

从NIH到小企业创新,为何我们应大力资助公共研发?

2021-06-10
公共研发有风险,但我们必须容忍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