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志Youthology
青年的发问与探寻
在后疫情时代,还要去留学吗?

在后疫情时代,还要去留学吗?

3小时前
留下或离开,殊途同归的选择
文科是怎么变“没用”的?

文科是怎么变“没用”的?

2021-07-26
在今天,什么才是真的“有用”?
我是职校学生:努力打破社会的偏见

我是职校学生:努力打破社会的偏见

2021-07-17
挣扎、努力、治愈:我在职校所经历的一切
当一个成年人决定追星:从自我PUA到看见世界

当一个成年人决定追星:从自我PUA到看见世界

2021-07-15
“我可以站着追星,而不是跪着追星”
公益实践沦为搭台唱戏,“世界公民”团购一万五起

公益实践沦为搭台唱戏,“世界公民”团购一万五起

2021-07-06
“通往地狱的道路是由‘行善’的意图铺就的。”
“我高考失败三次,但依然特别有劲、勇敢、热爱生活”

“我高考失败三次,但依然特别有劲、勇敢、热爱生活”

2021-06-30
“对我来说,复读不等于失败,而是抹除上一次失败重头再来的机会。”
喊麦、纠学、曹县666:那些被娱乐化的方言

喊麦、纠学、曹县666:那些被娱乐化的方言

2021-06-21
我们会因为方言的流行,而获得更深入的本土身份认同吗?
告别爹味,回归父职,在父亲节反思与重构“父亲”

告别爹味,回归父职,在父亲节反思与重构“父亲”

2021-06-20
只要社会还在追捧、慕羡权力和资源持有者
“教育改变命运”的另类社会学想象

“教育改变命运”的另类社会学想象

2021-06-11
在乡土社会的养育智慧中,反思现代教育
公路生活第三年,她在“家”与“游牧”之间追寻自由

公路生活第三年,她在“家”与“游牧”之间追寻自由

2021-06-08
但在把家“搬”到了公路上之后,她意识到仍有很多问题需要面对
儿童被脸谱化和污名化,我们还能看见具体的小朋友吗?

儿童被脸谱化和污名化,我们还能看见具体的小朋友吗?

2021-06-01
让我们真正以孩子的视角过一次儿童节吧
十年前的那批“问题青年”,现在过得怎么样?

十年前的那批“问题青年”,现在过得怎么样?

2021-05-26
他们曾经是白天玩玩音乐、晚上却在对未来迷茫的年轻人
女性健身:焦虑、凝视与自由

女性健身:焦虑、凝视与自由

2021-05-24
拓展对身体与环境的想象力,是解决焦虑的良方
八十年后,我重走了一次西南联大的迁徙之路

八十年后,我重走了一次西南联大的迁徙之路

2021-05-21
这次重走,既和历史交汇,也不断与当下偶遇
庞麦郎与我,被困在“原生故乡”里的小镇青年

庞麦郎与我,被困在“原生故乡”里的小镇青年

2021-05-13
为什么小镇青年无法回到小镇?
警惕谄媚和爹味话语,还原青年的主体性和主动权

警惕谄媚和爹味话语,还原青年的主体性和主动权

2021-05-04
又逢青年节,一大波谄媚和爹味话语正在袭来
“快乐的普通人”是个伪命题吗?

“快乐的普通人”是个伪命题吗?

2021-04-29
答案还是要取决于你对生活和命运的看法
在后海村,一些人正在悄悄退场

在后海村,一些人正在悄悄退场

2021-04-19
被商业与物质所充填的后海村
不要生活在二手信息的海洋里

不要生活在二手信息的海洋里

2021-04-19
曹斐和她的艺术展
这是一篇关于喜剧的文章,但它也许并不好笑

这是一篇关于喜剧的文章,但它也许并不好笑

2021-04-06
“如果有天你在综艺上看到我,说明大家都变宽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