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

刚才还想 有多少年没给人完整写一封信了。跟ta说这里的天气,事情,我吃了什么,见到什么样的风景。当我经历这些都是,难免想着你。别说手写笔写,连电子邮件的形态都不再有了啊(除了工作文书)。当我们想起某人,本能地抓起手机,思绪与念想一秒钟就发射了,到达了,挥散了,不行再扔一个表情,爽了。还有任何可以在连不上、触不得对方的孤独幽闭空间时间里沉淀、发酵的思绪与幻想吗。以前,专心写一次信,就是对心事的一次浅酌,自酿自喝,低酒精饮料,干了。自个儿有点醉,不管开心还是惆怅都回味着呢。那半小时、一小时的时间,再加上对方读信那十分钟,只属于你与致信者。

2020-11-30
0
194
虎嗅用户社区交流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