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 作者

这遗言是《珊瑚岛上的死光》里的那句“科学家要多少有多少”的睥睨,是《错位》里合法身份被剥夺的惶恐,是《合成人》里男主角梦中形如鬼魅的傀儡人,以及那双黑暗中无处不在又注视一切的巨眼,是《霹雳贝贝》中贝贝对成为“伟人”的弃权,是《毒吻》中三三既无法做好孩子也无法做坏孩子的天注定,还是《疯狂的兔子》里那段有趣的童谣:“东西街南北走,出门看见人咬狗,拿起狗来打砖头,又怕砖头咬了手,稀奇稀奇真稀奇,麻雀踩死老母鸡

枪稿©2019-08-12

约翰·史坎兰在论著《关于垃圾》(On Garbage)中认为垃圾是人类工业和资本主义文明中被压抑的“物质潜意识”,城市文明秩序是通过垃圾的排斥建立起来的,垃圾在城市中是鬼魅的,幽灵式的存在(ghostly presence),那些散落的被清理的垃圾会从掩埋的坟墓中爬出来,会幻化成各种形式(弥散于空气、水、土壤之中),回到现实,回到身体内部。

回响编辑部©2019-07-05

炎炎夏日里,它们或三五成群,或单独行动,如鬼魅般不依不饶地追随着你,当它“嗡嗡嗡”的声音传进你的耳畔时,相信没人能坐得住。没错,它们就是蚊子。蚊子已经在地球上存活了一亿多年,作为地球居民的长辈,蚊子对人类不仅没有丝毫的关爱和照顾,反而把身体无毛,皮肤细嫩的人类当成了移动的自助餐,无处不在的加油站。而人类也不是案板上的鱼肉,从古至今,从南到北,人们想出了无数方法制裁这恼人的小妖精。

国家人文历史©2019-06-20

在机场门口等车时,一个越南人鬼魅般贴近一位大咧咧将包挎在身后的北京团友,我们几个曾在广州呆过的人马上警觉地提醒他注意。在珠三角混过的人就是醒目呵。河内机场通往市区的高速是近几年才修好的,路桥均为日本人修建。与中国不同的是,这里的高速并非全封闭,摩托车也可以上路,下图就有一辆逆行的摩托。看到了一个户外广告,心里唏嘘了一下。这是乐天,你们最厌恶的韩国乐天。

刘原©2019-05-23

民俗学者江绍原在《中国人的天癸观的几方面》中写道:总结起来看,中国人的天癸(月经)观解释为以下几点:第一,月经是一种污秽之物,与疾病、生产、性交及死尸类似;第二,月经具有使鬼魅和邪术家都畏惧的污秽力量;第三,经血与经衣能解毒治病,例如两性病、急病、受毒等;第四,天癸(特别是初潮)被视为人身的一种精华,与乳汁、大小便等相同,可与其他“人元”及天地精华合制成丸散丹膏(红元)而服用,小到壮阳补血,大至益寿延年

单向街书店©2019-01-24

只要有无限生成的世界,和鬼魅的情节或者台词搭配食用,就够了吧?

量子位2018-12-26

我是一只豆豆眼的猫头鹰:我是一只很鬼魅的仙人掌:为了这100多种选项,都能找到合适的色彩来诠释,画板还提供了18种颜色的画笔。这样一来,就有数不清的排列组合。有大胆想法的小伙伴们,可以在魔法画板上尽情加戏了。在你开始表演之前,量子位先抛抛砖:鲸鱼喷出的不一定是水,也有可能是花。牙刷上方温柔的曲线不一定是牙膏,也有可能是蜗牛。另外,如果你还没想到,除了排列组合之外,还可以鬼畜啊。

量子位2018-12-19

而他的政敌则个个阴险恶毒,以私害国害民,大搞鬼魅之伎,与他不仅有“改革”和“保守”的路线斗争,而且有善与恶、光明正大与阴谋诡计的人品较量。他们不顾雍正的宽宏大量,怙恶不悛,死不悔改,不仅在雍正继位前妄图篡国,而且在整个雍正年间都猖狂作乱,从煽动社会风潮、策划宫廷阴谋直到发动军事政变,为迫坏“新政”、谋害雍正而无所不用其极。而雍正在忍无可忍时才发动正义的反击,但依然宽宏待敌,仁至义尽。

秦晖©2018-12-16

让人不禁感叹:原来“鬼魅”也是食人间烟火的啊!尽管只要有买卖的地方就难免有人投机倒把,动点儿歪心思占点儿小便宜。但曾经常在鬼市趟的行家们可瞧不上那些蝇头小利,格局太低,按他们的话说是太跌份儿。大家来这儿就是看个缘分,东西出得了手就出,卖不出去也没关系。大家的兴趣爱好都差不多,交个朋友也挺好。

上流UpFlow2018-12-14

他身上散发着中华和Marlboro香烟混合而成的魔鬼魅力。调侃归调侃,张小龙的产品哲学一以贯之,他对腾讯员工强调“不要关注竞争对手,而是关注你的用户”。尽管不关注竞争对手,但张小龙也没有忘记点化一下竞争对手:“大部分产品都在欺骗用户,做各种滤镜,喊口号说‘记录美好生活’,但生活其实并不总是美好的。”“记录美好生活”恰好是今日头条旗下的抖音今年的广告语。

周超臣2018-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