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则西父母发公开信给李彦宏:给个说法,否则法庭见
2016-09-11 16:33

魏则西父母发公开信给李彦宏:给个说法,否则法庭见

昨日(9月10日),魏则西父母通过律师在“魏则西”知乎帐号发声,向百度公司和李彦宏发出关于解决“魏则西一案”的商榷函。主要内容有三:


第一,魏则西父母没有得到一个主动的说法,这让他们难以平静。魏则西父母不停地问律师:“为什么没有人主动找我们,给我们一个说法和答复呢?”


第二,赔偿。魏则西父母代理律师称:“人们会问:为什么百度可以一个季度砍掉20个亿去应对魏则西事件,却至今没有拿出一分钱去抚慰魏则西的父母?!”“把问题摆出来,同贵公司和彦宏先生探讨,有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必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大家可以达成一致意见,是最好的局面。”


第三,魏则西父母代理律师表示:“如果不能谈妥,也只好去法院提起诉讼,让法律做最终的裁决。”并反问“一周的时间等待应该可以了?”



该给个主动说法的,只有百度?


今年4月,魏则西事件刚一曝出,引发网友广泛关注。5月1日,魏则西父母曾发表声明表示:“我们想说,儿子走了,人都没了,金钱和权利都没有意义。我们什么都不要,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事件过去4个多月,公众的注意力被王宝强离婚、郎教练夺冠、徐玉玉电信诈骗致死、王健林首富的一个小目标…… 一轮轮地冲刷着。如果不是9月10日知乎中魏则西父母的这一封商榷函,魏则西这个名字早已被公众抛诸脑后了吧。


很遗憾,对于魏爸爸妈妈,儿子病了两年,身体和精神的消耗想必是巨大的。虽然最后人财两空,但他们想要回复到普通人的平静生活,可以理解,但目前看来并未实现。


对于他们的质问:“为什么没有人主动找我们,给我们一个说法和答复呢?”每一个魏则西一般的事件,都不该被时间冲刷后,不咸不淡地一混而过。确实应该给当事人一个主动的说法。只是这个给主动说法的人,只有商榷函的接受人—百度和李彦宏—吗?


这一次网友的舆论没有一边倒。在知乎留言中,有骂百度的,也有下面这样不同的声音。


@jiexin lin 表示:百度只是广告媒介,对于这件事它肯定是有责任的,但是索取经济补偿不应该是问那个武警医院吗,各种地方电视台给那种无良专科医院打广告,以前三鹿奶粉在央视打广告,三鹿出事时受害群众为何不去向央视索赔。不理解你们的脑回路。



@Ron Wayne 表示:宋律师用死者的ID发文,无非是想利用舆论对百度施压。从情感上,对其父母进行补偿。那么就不要用这种煽动舆论的做法,上法庭吧,对大家都好。



看来百度有责任是毋庸置疑的,矛盾的焦点在于百度的责任有多大?相应地,要赔多少钱?


百度该赔多少钱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讲一些基本的事实。


魏则西之死


2014年4月,魏则西检查出得了滑膜肉瘤。这是一种恶性软组织肿瘤,一种罕见的癌症,迄今世界上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生存率极低。而魏则西被确诊时,已经是中晚期。


之后,手术、化疗、放疗。传统的方法用尽了。无效。


2015年中旬,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排名领先的北京武警二医院,曾4次前往这里进行生物免疫疗法,花费20多万,花光了家里最后的积蓄,又跟亲戚朋友借钱。


有同学在留言中问他“病情是否好转”。他说:“北京一去(接受生物免疫疗法),基本上就好了。”


魏则西的主治医师,“李主任”,是这么告诉魏则西的:这个技术是斯坦福研发出来的,他们是合作方,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看过魏则西的报告单,李主任保证“二十年没问题”。


后来,知乎美国的网友告诉他,这个号称“斯坦福”先进技术的生物疗法也不像百度搜索中说得那样好,甚至是被国外临床淘汰的技术。


到去年底,肿瘤转移到肺部,医生通知撑不了一两个月了。


2016年4月12日,魏则西带着对人世的眷恋和对人心险恶的憎恨,走了。


魏则西的经历不是第一个,也很可能不是最后一个


魏则西的死,中国的媒体、网友众口一词: 它捅破了百度医疗竞价排名、“莆田系”承包医院科室、医疗监管混乱无章等等的“窗户纸”。


既然是“窗户纸”,也就是薄薄的一层,不捅,“窗户纸”另一面的景象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


BBC 中文网报道,早在2007年记者到广州与一家省级媒体搞合作项目,一位主持卫生健康节目的主播自嘲说,我就是一个卖药的。上节目的“专家”都是花钱来推销“灵丹妙药的”。


真相大白后,问责、赔偿还是必要的。最有价值的,是独立调查报告最后提出的建议。这些建议往往是强制性的,也就是带有法律效力。不光是出事故的医院,而是整个医疗系统,都要按建议作出整改,减少发生类似事故的危险。


英国的许多医院医疗规则,可以形象地说是“血的教训”。


遗憾地是,这些显然没有。或许诉诸法律,取得赔偿,是一个合理的结果。


以下为魏则西父母委托律师商榷函全文,9月10日以“魏则西”知乎帐号发于知乎专栏:


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负责人及公司实际控制人李彦宏先生:


你们好!


我是北京腾波律师事务所的宋维强律师,经过魏则西同学的推荐介绍,魏则西的父母找到了我,希望我能从法律上帮助他们。


我设想了很多见到魏则西父母时的情形,当我真正见到他们时,我的内心还是非常的沉重,因为,他们是普普通通中国老百姓的一个缩影,是两个善良的人,是两个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的人,是两个人生已经不再完整,已经不能再像普通人一样继续走完剩余人生的两个人,他们一直在不停的问我,“为什么没有人主动找我们给我们一个说法和答复呢?”


是啊,可能很多人都在纠结于这样一个问题,社会分工不同,角色定位不同,面对同一件事情,站在不同的角度会有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然而,我们始终相信:人,大多数还是善良的,一个伟大的公司,一个伟大的人,责任和情感也是并行不悖的。


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在提起相应法律程序之前,坦诚的向贵公司、向彦宏先生写这封信,去这封信的目的不是为了什么新闻炒作,不是为了在这里追究谁的责任,不是为了义正严词的谈理说教,我只是想把问题摆出来,同贵公司和彦宏先生探讨,有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必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大家可以达成一致意见,是最好的局面,如果不能谈妥,也只好去法院提起诉讼,让法律做最终的裁决。


基于上述认识和理由,我们没有去发一份刻板生硬的律师函,因为我们始终相信,百度公司和彦宏先生是善良的,法律程序始终是解决问题的最后救济途径,除了法律之外,可以有情感和协商。


如果不是一个有爱的公司和有爱的人,百度公司不会走到今天,一个公司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并不单纯是他赚取了多少利润,资产规模有多少,当一个公司不能满足社会公众的需求和社会发展的潮流时,当社会公众的心理体验由正转负时,他不会走的太远,正如彦宏先生所说“若失去用户支持,百度离破产只有三十天。”


我们理解百度公司此时矛盾的心理,从魏则西事件发生之后,百度公司的几次表态也可以看出,你们最想做的,是厘清责任。毕竟百度公司面对的是千千万万的消费者个体,一旦在魏则西事件中被认定为承担责任,会产生什么样的连锁反应,似乎很难把握和预料,所以,第一时间,贵公司的反应是想谈清楚责任。


责任可以不可以谈清楚先不去讨论,因为这需要复杂的法律程序去进行判断认定,但是有一点,人心向背需要去用实际行动引导,一个公司的社会形象一旦受损,会付出很大的代价去弥补。为什么魏则西事件突然发酵,为什么社会公众将魏则西和百度两个以前毫无关联的名字联系在了一起?去年此时,谁也不会知道魏则西和百度什么关系,然而,今年此刻,提起百度,社会公众自然会想起魏则西,提到魏则西,人们又自然会想到百度。命运的曲折离奇和冥冥之中的因缘际会,让人感慨!


然而,偶然的事件有其必然性,不出魏则西,可能会出王则西、李则西,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勇于面对,解决问题才是发展之道,我们也看到百度公司面对此事件之后的改变措施,彦宏先生近日也公开表态,“因为魏则西事件,百度一个季度砍掉20亿收入。”


但是,离魏则西事件最近的魏则西的两位亲人、两位法律上的魏则西的继承人,他的父母,百度公司却一直没有去真正面对,没有去给他们真正的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一直被边缘化,是百度公司和彦宏先生觉得没有面对和解决的必要么?如果是这样,在逻辑关系又怎么能让社会公众信服百度的改变和诚意呢?


我们认为,百度公司基于同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之间存在利益连接,及“谁受益,谁担责”的民事责任原则,贵公司同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应对魏则西最终死亡的后果承担共同的侵权责任。这个法律问题,如果我们协商不成,相信法院会做出公正的裁判。

但是,现在是不是只有去法院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途径了?是不是魏则西和百度之间一定要先厘清责任再谈其他?


答案似乎不尽然!诉讼毕竟是解决问题的终极手段,解决问题的方法和管道可以有很多种。


这个问题的决定权掌握在百度公司和彦宏先生的手中,魏则西父母同百度公司相比,体量可能显得微不足道,然而,从法律上来讲,魏则西父母和百度公司和彦宏先生却是平等的。


金钱永远不是衡量社会价值和社会存在的唯一标准,企业社会责任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命题,百度公司和彦宏先生应该比我们更能深刻体会和理解这一点,金钱有时候需要把他作为解决问题的工具。魏则西的父母有正当的职业,还可以过活,虽然晚景凄凉,但是也不至于流落街头,他们因为给魏则西治病所欠的债务,也可以慢慢还清,生活还可以继续,只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不在了,永远不再了,这种心理的创伤和痛苦单单是金钱又怎么能弥补呢?


非常遗憾,直到现在,我们没有看到百度公司和彦宏先生对魏则西父母一方的解决问题的方案和态度,魏则西事件受影响最大的两个个体居然一直被游离在事件之外,百度一个季度砍掉的20个亿,与此相比,是不是矛盾的?逻辑上是不是不通呢?


因为人们会问:为什么百度可以一个季度砍掉20个亿去应对魏则西事件,却至今没有拿出一分钱去抚慰魏则西的父母?!


是啊,为什么呢?!一个季度砍掉20个亿是不是因为有国家相关部门的监管,是不是你们不得不这么去做?!不去抚慰魏则西的父母,是不是更能表明百度公司和彦宏先生的真正态度?!


对此,我们不想要推导出对百度公司和彦宏先生不利的结论和负面的社会评价,我们期待一个满意的答案。公道自在人心,孰是孰非,自有法律和历史评价,然而,命运,始终还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


匆忙之间,写了很多,我此信中的表态也仅作为我同贵公司商榷之用,不产生任何法律上的意义和后果,我们期待百度公司和彦宏先生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以人为本,以企业社会责任为纲,积极回应社会关切,妥善处理此事为盼。还是那句话,相信百度公司和彦宏先生是善良的,一个伟大的公司,一个伟大的人,责任和情感是并行不悖的,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


在去法院提起诉讼之前期待你们的回复以寻求解决问题之道,一周的时间等待应该可以了?


祝顺。


北京腾波律师事务所


宋维强 律师


2016年9月6日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40
点赞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