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拿完年终奖,你又想跳槽了

听说拿完年终奖,你又想跳槽了

(一)


我上班的第二年,就是这么干的。在领了年终奖、回家过了年后,我带着圆滚滚的一张脸回了北京,跟我的第一份工作拜拜了。


当抱着那个小纸箱子走出办公楼时,我觉得,我简直是画了一个比我的脸还圆满的句号。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党报体制内的财经媒体。就像所有的体制内单位一样,历史悠久,人情味浓厚,有体制内媒体专属的收入来源,工作也说不上有什么压力。


我闲的蛋疼,每天都想对着天空大喊“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特别羡慕隔壁一家高度竞争的财经媒体,那是一家几乎每周都能搞出个大新闻的媒体,我听说在那里大家为了抢一个选题吵得不可开交;为了取得某家银行的内部爆料,不惜假装去跟这家银行的员工相亲;为了弄清楚上市公司董事长为什么自杀,潜伏到人家的追悼会上,几乎被打残;记者因为发不出来稿子,被主编逼的近乎抑郁。


我觉得,只有在那样的“狼性文化”,才能让我获得职业生涯的成长。


于是,在投了简历、见了主编、表了决心、领了年终奖后,我就抱着我的小纸箱子,欢欢喜喜地去上班了。


每一只咒怨自己被温水煮的青蛙,在被骤然扔到冰冷的海水里,都会被冻懵逼。


那真的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生不如死的一年。我在外面看到的每一道划过天边的花火,落到自己身上,都是一次压力山大。我的新闻永远跟不上主编想要的节奏,我挖到的信源不够深,我的问题不够尖锐,我的文笔不够简练。


很多能力上的鸿沟,真的不是靠吃苦耐劳可以短期跨越的,况且我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勤劳勇敢。


一年之后,我落荒而逃,根本来不及考虑什么年终奖。


说来惭愧,我的第三份工作,还是一家体制内的媒体,节奏跟我第一份工作也差不多。当我第去那家媒体面试,看到办公室里的人喝着酸奶聊着天,我的心瞬间放下了。好像一只披着狼皮的羊混到狼群里装了装逼,终于得到了解脱。


人不烧包的时候,才能审视自己之前有多少没做好。才明白问题不是我去了哪儿,而是作为一个记者,我没有强大的洞察能力、思考能力、控场能力,也没走心地打磨过自己的采访技巧以及写作技巧。


我在那家媒体安心写了几年稿,不再惦记着去一个更好的平台碰撞出火花这样的鬼话了。人总是希望搬迁到一个更高大上的平台,带给自己质的飞跃,却不愿意在当下更努力。


当我从第三份工作离职的时候,我知道我有机会去任何一家财经媒体工作,做的也都不会太差。


没有谁耽误你变成一头狼,是你自己没长好狼的肌肉而已。


(二)


“傻逼,这个大傻逼”,在一个调性幽雅的甜品店,我表妹拿着小叉子,把面前的榴莲班戟叉的粉碎。


如果不是舍不得眼前没吃完的杨枝甘露,我真想装作不认识她默默走开。


这是我的表妹的第四份工作,这是她口中的第四个傻逼领导。


好的boss个个相同,不好的boss各有各的傻逼。


第一个boss只有中专毕业,河南人(我从不地域歧视,只是原话转述她的不满),水平低心眼儿多,总爱占公司的便宜,因为表妹从不顺着他的意见,怕压不住高学历的表妹,从不让表妹参加核心项目。


第二个boss自己家庭很不幸福,所以夜夜拖着大家一起加班,周末也是加班ing,用表妹的话说“他自己家庭不幸福,就不给我搞对象的时间了嘛”。


第三个boss偏爱办公室里长得超美的一个姑娘,色眯眯的处事不公;虚荣心特别强,超爱听别人叫他X总。


第四个boss是个女boss,女人总是为难女人啊,生理期请个假难比登天,分配工作丝毫没有照顾女生的意识。女boss还特别tmd爱开会,周一例会,周五总结会,天天见面,有那么多要说的吗?


在把那块榴莲班戟彻底叉成一片面目模糊的存在后,我第四次听到了这句话“姐,我要换工作”。


我特别想跟小姑娘说,你打心眼儿里看不起boss是河南人、中专学历,你以为他看不出来么?你事事不顺着他的意思,他为什么要把你安排到核心项目里?等你千辛万苦地当上领导那天,你不爱听别人叫你一声X总么?


我还想跟小姑娘说,领导就是比下属爱开会,女领导就是格外看不得女下属娇滴滴,到哪儿你都可能遇到职场潜规则。


我更想跟小姑娘说,当你工作出问题时,你是永远的第一责任人。


一个跟连续四任领导都处不好关系的姑娘,遇到一个理想领导的概率,比灰姑娘遇到王子的概率都低。


任正非写的最好的一篇文章,我觉得是《管理的灰度》,任正非说,宽容是领导的成功之道。


其实灰度是一个区域,宽容是一件双向的事,自上而下的宽容是修养,自下而上的宽容是修行。


当你遇到的每一个前boss都是傻逼时,我跟你保证,你的下一任boss还是傻逼。


(三)


你会因为钱转行吗?


五年前,如果其他行业谁给我double薪水,我会义无反顾地转行,但现在不会了。


跳槽穷半年,转行穷三年。很多东西,不是账面价值那么简单。


我们在每一份工作、行业中,都积累了许多的无形价值,你对行业的认知、判断,你的人脉。而每一次离开,你无法将这些价值全部打包带走,都是一次无形折损。


更重要的是,你失去了在既有的位置上继续增值的机会。每个行业都是金字塔形的,取得最高回报的,一定是爬到塔尖的那一小部分人。


你从一座金字塔的中部,换到另一座金字塔的底部,也许帐面上多了一些钱,可是你失去的是更宝贵的时间成本。


格拉德威尔在《异类》中说:“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1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世界级大师的必要条件。“


这就是一万小时定律,如果你每天工作八个小时,一周工作五天,那么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至少需要五年。


短暂的价格提升,是你可以在不同的老板、行业间博弈而来的。但长久的价值提升,只有专业精神下的持续积累。

   

最后,再唠叨几个例子。


一个做销售的朋友,厌倦了每天的觥筹交错,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最初的几个月,他感觉特别好,半年之后他跟我说,十分怀念酒桌上应酬的成就感。


一个一年内换了6份工作的小朋友跟我说,他要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热爱的工作然后在为之付出。我特别想跟他说,你连基本的努力都没做到,怎么知道自己不合适?你天天约炮,能找到女朋友吗?


一个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童鞋,每天都嚷嚷着累的要死,后来她跳槽去了某大型商业银行总行。几年之后她说,在四大是身体上劳累,在银行总行这样的地方是累心。在四大,每个人的机遇基本上都是相同的,非常公平,只要努力了就有回报。而在外面,却不是那么回事儿。个人的发展不是自己说了算的。特别怀念在四大的日子,怀念得恨不得马上回去。


一个从公务员转出来创业的朋友跟我说“压力太大了,好想回去”,我说你之前的工作压力都怎么疏解,他像看个弱智一样看着我说“公务员有什么压力,不高兴了就把来办事的人明里暗里地挤兑一番”。之前他做公务员的时候,总是生无可恋地跟我说“这工作有什么意义啊,荒废人生”。


在婚外恋的剧情里,最狗血的不是什么人到中年的惊鸿一瞥、一见钟情、不顾一切、抛妻弃子,而是跟那勾魂摄魄的小三在一起过了三个月,被婚姻这瓶卸妆油褪下了所有的幻想,午夜梦回的时候只想狠狠抽自己一巴掌,“瞎B折腾什么”。


又到年底了,听说你领了年终奖又要跳槽了,这么低的薪水,这么迟缓的公司,这么傻逼的领导你都想跟他们再见了。外面的世界没有那么好,别轻易放弃自己积累的过往。外面的机会没有那么多,别放下自己当下应该做的努力。别总看到风景在远方,坑,它也在远方等着你。


【花儿街参考】| 出品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花儿街参考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74632.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7

说点什么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