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KTV究竟是一门怎样的生意?

迷你KTV究竟是一门怎样的生意?

作者/曹乐溪 编辑/吴立湘。本文首发:娱乐资本论(yulezibenlun)


2017年2月22日,唱吧宣布战略投资艾美科技的迷你ktv品牌“咪哒”,双方将共同发掘K歌娱乐和音乐社交的更多O2O玩法。就在几天前,迷你ktv品牌“友唱”的公司前沿科技,则获得了友宝在线的3000万增资。


什么是迷你ktv?可能经常光顾商场,电影院等娱乐场所的人,已经注意到它的流行。也就最近一年的功夫,这种长得像电话亭,但却集合唱歌、听歌、录歌、线上分享传播等功能于一体的玻璃房子,从广东福建悄然扩张至全国甚至海外,成为收割消费者碎片化时间的神器。


迷你KTV究竟是线下娱乐的一次革命,还是昙花一现的现象级产业?为什么有人说它瞄准的不是歌唱市场,而是背后潜力无限的娱乐营销?


带着这些疑问,小娱在一个月内走访了三个城市的大街小巷,探索“玻璃盒子”里的亿万生意经。



“16600!此处应该有掌声!”老罗振臂一挥,身后大银幕上弹出新产品价格,台下的人纷纷配合着欢呼起来。


是不是每个叫“老罗”的胖子都是优秀的创业者?小娱并不清楚,但此刻站在“友唱Mbar2.0”全轻户外新升级版发布会讲台上,前沿科技董事长罗安武的一席话显然具备“老罗”式的感染力。


“今年是友唱年”、“面向4亿用户,我们只生产快乐”、“泛娱乐行业还有4万亿消费缺口”.......很快,友唱Mbar2.0版的体验机前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加盟商,一些人好奇地走进房间试唱,但更多人把销售经理团团围住问个不停。


“钱是先付到你们的平台上不?”


“0首付是咋回事?”


“异地安装维修的话,运费和安装人员机票谁来给噻?”



4个月的时间内,老罗团队把“友唱”这种自助点唱、可即时分享到社交平台的迷你KTV,推广到了全国29个省份、100多座城市的商场、电影院、酒吧周边,并在新加坡、泰国成立了分公司。


他并不讳言快速发展得益于技术和资本的助力,前沿科技背后有腾讯、微软的技术支持,正在筹划IPO的友宝在线则在A轮就投了3000万,今年情人节又为老罗团队送上3000万增资的“大礼”。


“您觉得这块儿市场盘子有多大?”


“至少不能比共享单车少吧.......”老罗果断答道,“而且做共享单车的企业到现在还在烧钱,我们可不烧钱,机器卖出去就赚了!”


根据麦肯锡的研究报告,目前国内两轮车出行市场规模约为每年1720亿次,共享单车的市场规模达到每年180亿,这还不包括押金利息和广告收入。


面前这个不足2平方米的封闭式点唱机,约莫等于半个中国电影市场?


秀恩爱与娱乐社交两不误,但想赚钱要靠地段


这事儿要从南京说起。


春节期间,去拜访张嘉佳“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主题餐厅时,小娱就在1912酒吧街注意到摆放在餐厅周围的四座电话亭一样的小房子。里面的配置很像ktv包房,但迷你的空间只能容纳两三个人,情侣居多,他们戴着耳机手握话筒,或深情款款,或表情狰狞,能看得出来在唱歌,而隔音玻璃让走过的路人只能留下无限好奇与猜测:他们在唱什么?是麦霸还是五音不全?



小娱也忍不住亲自体验了一番,全程自助以及碎片化的点唱方式,是这种迷你ktv区别于传统ktv的一大优点,通过微信登陆后,你可以在点唱机上选择唱15分钟、30分钟甚至只唱一首歌,平均下来唱一首的价格在6-10元不等。


迷你ktv的曲库比较丰富,平均都有2万首,还有自称包含25万首的。在广州时尚天河商业广场里,小娱看到咪哒的曲库里已经有了《歌手》中赵雷的《成都》live版。据了解,多数迷你ktv品牌的版权来自于音集协(中国音响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在友唱的发布会上,这一说法也得到了音集协副总干事马继超的证实。



“我们管唱片公司,他们管词曲作者,”他一边言简意赅地表达着音集协与音著协的区别,一边拿起手机饶有兴致地对着友唱Mbar进行拍摄,“我还没体验过,可能比较适合年轻人快节奏的消费习惯吧。”

除了方便麦霸们练歌、情侣们秀恩爱,对于普通喜欢音乐的人,迷你ktv也能满足即时分享的娱乐社交需求。一首歌唱完后,你很快会在微信上收到唱歌的录音,转发分享能领取优惠券,也可以把它分享到在线音乐平台,小小地炫耀一番。


由于采取直营+加盟代理的模式,迷你ktv每年以万台计数的速度还在加快,2014年就开始投入上线的咪哒,目前已经遍布全国500多个城市。不少人算过账:一台点唱机25000元左右,如果开在一线城市,每月的商场租金约在1000-2000元,加上安装费、服务费、网费、保洁费等杂七杂八,成本得在5、6万。


由于地段和人流量的差异,一台迷你ktv日收入在200-1200元不等,我们如果折中以500元/日计算,半年左右就可以收回原始成本,由于边际成本不高,如果运营稳定可以说是稳赚不赔。不过这是理想情况,据小娱观察,北京新中关、欧美汇等商场内的迷你ktv时常需要排队,而在国贸对面的银泰,由于附近多为商务写字楼,这里的迷你ktv鲜少有人问津。



而且据小娱了解到的情况,友唱目前采取直营为主、加盟为辅的扩张策略,“去年有做代理,但到了春节之后就不做了,这么好的生意干嘛要拱手让人。”由于友唱背后的友宝在线,本身就是做国内智能自动贩售系统出身,在渠道上有足够资源,因此好的地段往往被直营进行了排他性的占领,北京地区直营的友唱网店甚至达到了70%。


不止是一门线下生意:卖服务、赚广告费才是大头?


收割大众的碎片化时间,他们倒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前有刚被唱吧投资千万的咪哒,后有雷石集团的Wow屋、微狗科技的聆哒,还有六间房推出的可做直播、录MV的新变种,音乐点唱O2O领域“忽如一夜春风来”,一下子涌入了太多来自公众、媒体和大资本方的关注。



和共享单车不同,迷你ktv看似面向大众,其实是一门to B的生意,正如老罗所言,机器卖出去就赚钱,制造成本也不高,像友唱的一代产品还卖28000元,二代产品已经降低至16000元左右。


成本低廉,远程管理,后续投入又小,迷你ktv成为了不少年轻人投资的首选。聆哒的一位销售经理告诉小娱,按照迷你ktv发展的趋势,未来有可能进一步价格低廉化,甚至走入普通家庭。


而在曲库版权方面,是参照传统ktv标准按包房(单台迷你ktv算一个小包间)来收费。根据音集协发布的《关于2016年卡拉OK著作权使用费收取标准的公告》,全国各地区每天每个KTV包间收取的版权费,在8-11元不等。虽然听起来上万台迷你ktv投资甚大,但这些成本被转嫁到了加盟商300-500元每台每月的服务费里,对友唱、咪哒们而言并没有太大负担。


但某种程度上,迷你ktv似乎也在复制共享单车的老路,从0到100发展迅猛,快速吸引到投资,这背后有着相似的隐患:技术门槛相对低廉,模式容易被复制,导致用户粘性低。


个人化的ktv最早风靡于日本。大约五六年前,日本的单人卡拉OK店“ONE卡拉”就曾流行,中国在2014年开始逐渐兴起,与日本版单纯ktv不同,中国版做了能线上分享的功能改良,提升了用户体验。


“这块儿市场竞争还是挺激烈的,可能今年会更加激烈吧,”这是不少业内人士的预测。最早开始做迷你ktv的咪哒,其背后的公司艾美科技曾经公开发文反对山寨抄袭,号称“浑身都是专利”。



但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他们往往分不清咪哒、友唱和聆哒有什么区别。在小娱的调查中,只有一位资深乐迷小王表示,他觉得咪哒是迷你ktv里音效最好的,“混响效果和在舞台上唱歌一样,录完之后听觉得特别有范儿”。


迷你ktv目前主要还是在一二线城市分布,当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后,有可能面临和摩拜、ofo一样的问题:报废率高。据小娱了解,目前一些城市单车的损坏率高达20%,车牌号被毁,车座、脚蹬被卸下的情况时有发生。而迷你ktv的玻璃房子任人进出,未来难免会有人恶意剪掉话筒,或者拆走座椅,甚至破坏点唱系统。


“在中国卖硬件是不赚钱的,要有线上的内容和导流,”一位涉足迷你ktv行业的创业者一针见血。乍看之下迷你ktv是线下体验,但更准确地来讲,它要做的是线下与线上打通的休闲娱乐产品,像友唱联手腾讯全民k歌,咪哒与唱吧合作,除了相互导流,也要逐渐树立起自己的品牌。


在这方面,老罗想得很周全。在他的概念里,友唱显然不是卖设备的,而是“为商家ktv项目量身定制解决方案”。前沿科技目前自主研发了一系列平台,除了面向消费者的娱乐互动平台,还有商家管理平台、友唱联盟平台等等,“我们能解决什么?经营者最想要的用户——引流——营销——赚钱。”


据老罗说,依靠微软提供的Azure云服务,友唱的商家管理平台的在线意见管理系统,可以实现远程门店管理、系统升级、房态查询、数据分析等多项功能。一位有意加盟、做过多家迷你ktv调查的大学生木木告诉小娱,她觉得就平台管理而言,友唱确实做得更人性化。


而友唱联盟平台则是为跨界营销铺路,“我们能通过多屏互动,帮助品牌制定运营和营销方案,”老罗举例,“比如最近,我们通过做可口可乐的新年福袋,发放了100多万张友唱券,还和娱票儿合作,通过友唱平台售出影票100多万。”


迷你ktv的天堂与地狱:下一个共享单车,还是


随着迷你ktv的崛起,一个普遍的论调是传统ktv的式微:总体市场趋于萎缩,业绩下滑、客户分流、停业关门等现象频频出现,部分地区包房空置率达到30%以上。


不过迷你ktv的从业者们倒显得相对乐观。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做迷你ktv品牌的公司,多数都和传统ktv有所关联,比如友唱的公司前沿科技,此前曾经研发ktv的vod系统多年,也有自己的传统ktv品牌;咪哒的公司艾美科技也是做音乐设备出身,旗下拥有“e舞成名”跳舞机,WOW miniK的公司雷石更是生产点歌系统的龙头企业。



大家的共识在于,迷你ktv和传统ktv从用户到消费场景都不同,一个面向年轻人的亲密社交以及练歌需求,另一个则是面向中高端的聚会场景。“音乐是永远不会被淘汰的,它是刚需,ktv也不会消亡。”老罗甚至觉得,迷你ktv和传统ktv是场景互补,现在唱友唱Mbar的年轻人,未来有可能就是友唱Ktv的用户。


但前提是,迷你ktv不是昙花一现的短命产业。目前来看,资本市场对这一行业比较看好,不少迷你ktv品牌要么获得了千万级融资,要么本身就是大公司推出的子公司和新业务。


不过真要让小房间创造娱乐界的大事件,小娱认为从业者们需要把握好三件事:快速扩张抢占市场,更多的线上合作资源,不断创新玩法以拓宽盈利模式。


“去年4个月上线了5000多台,今年至少要扩张一万台。”新的一年与腾讯的全民K歌达成合作后,老罗更有信心了。情人节友唱做了“麦霸大赛”,有50000人参加,而拥有3.5亿用户、4000万日活量的全民k歌的加入,对原本只有400万用户量的友唱而言,可能会有显著的流量提升,通过线上线下的打榜来挖掘音乐网红,也在老罗的布局当中。


为了让唱歌更有游戏化,友唱甚至推出了K歌游戏“酷跑唱将”,以及“友彩”(友宝旗下的彩票自动售票机)。咪哒则在广州289艺术园区做了专业音乐空间“乐方悦野”,包含舞台、用餐区和音乐周边产品售卖。


采访中,还有一位迷你ktv品牌的老板向小娱毛遂自荐:“我们的机子比友唱和咪哒好的地方在于,我有录像功能,目前正在跟几家线上直播平台谈,未来可以边唱边直播。”



对于大多数行业而言,有钱有资源的总能走得更远。除了业内的洗牌,友唱、咪哒们也需要面对更多线下娱乐的竞争,传统的抓娃娃机、互动桌游、射击、VR游戏等都在分割大众的空余时间。到底谁才是轻娱乐时代,互联网+娱乐产品形态落地的最好方式?还是让消费者们来用脚投票吧。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娱乐资本论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182637.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45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