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8年之后,电视台是否还存在已经不重要了
2017-03-25 16:45

抱歉,8年之后,电视台是否还存在已经不重要了

当各个电视台还在为各种节目形态竞争的时候,天空的异形已经降临,或许这就是降维打击就是三体。


2016年,我们常会用“现象级”这个词来说一些网络现实,各个直播平台的兴起,网综网剧网大的风云迭起,IP流行……


什么叫做“现象级”?那就是以前没有,现在很突兀地摆在我们面前。就像开门,陡然看见大象的屁股,山一般地堵在家门口一样。


我们会不会把每天的呼吸当成现象级的事件来看待?尽管,呼吸问题大一点,你就可能有生命危险,但是,对于习以为常的事情,人们不会说现象级。 当现象级的事件成为习以为常的常态,人们也同样不会再提。就比方说雾霾,最多只会有一个段子,雾霾,我只喜欢京霾……


网综网大网剧会从流行变为常态,各种直播平台上大咖的表现,也将为人们所习以为常,YY大主播天佑出现在《演说家》上,在今天是新闻,某一天,象《演说家》这样的节目只在互联网上播出,不再与任何一家电视台有关联有关系,也是新闻,但是新闻被广泛流传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就是在某一天以后,这会成为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前几年,我们在说报纸危机的时候,报纸可以转型成为某一款新闻app,部分先知先觉的纸媒,在今日头条等等app扎紧包围圈的口袋之前,已经获得了一定的生存空间。后面想要进入的,窗口期就没有了,然后,然后也就没有然后了……


那么,我们来解构一下电视台的各种展现形态以及盈利手段。


首先,最大宗的是新闻采编,视频新闻的发布仍然是权威,有着比较高的门槛,但是,每当有各种突发新闻的时候,所有的视媒都将面临各种其他品类媒体的竞争,以及来自省级以上同行的竞争,在旁边开枪的,有可能是你不知道的某家不知名报社初出茅庐的小记者,他拍摄的短视频,发表在自媒体上,偶然被某个大v转发,然后在你的媒体还没有常规播出的时候,全网都已经知道,那个不知名的小记者,可能这辈子也就这一次首发,但是,无数这样的小记者或者路人甲,可能让你永远都没有机会独发,尤其是在先台后网的模式下,更是绝无可能,在互联网的流量渠道里,能够存活的可能也只是少数省级以上的电视台而已。并且,新闻职能更多的是一种政治责任和社会责任,盈利能力并没有大家期待的那么强。


我们再来看看2016年所发生的那些事情所可能产生的蝴蝶效应,电视台有比较大的两个节目板块,一个是电视剧,一个是电视综艺节目,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网综网剧网大,伴随着电视机顶盒以及智能电视的app应用,这些作品可以完全脱离电视台,获得轰动效应。这些作品可以完全不需要电视台首发,不需要依赖于任何一家电视台,可以就当电视台从来就不曾在这个世界存在,仅仅只需要在某个大型视频网站上播出,就能够获得极高的现象级的点击率。从此黄河改道,岸边的风景不复存在。面对网络,很多的旧形式,虽然是斩监候,但是同时也是杀无赦。


电视台还有一个重要的获利的衍生产品就是电视购物频道。但是,随着直播,尤其是购物直播的兴起,这一块也会很快被新的手段所取代。主播抢走了主持人的饭碗, 网综网剧网大干掉电视台的生命线。事情就是这么直白,就是这么简单……还有没有你必然存在,并且必须由你来承担的责任与义务,没有!


放眼望去,其实在这个新的网络时代,有可能不久的将来,人们只是还用电视机来作为放在墙上的比较大的显示器,来观看各种app各种视频平台上的节目而已。此时的视听,和各家电视台,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我们不是说这种组织架构,以及节目形态会完全的消失,就算是报纸,许多做大健康的厂商,不也是不断在推出各种非法出版物吗?让新闻出版管理部门围追堵截疲于奔命吗?电视台因为财政资助等等原因,作为一个机构,不会马上消失,但的确是5到8年之后,也许会有一个现象级的现象,那就是电视台是否还存在,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我们可能会永远记得那些《新华日报》上面《别了,司徒雷登》这样的社论,我们可能会永远记得《大公报》上面的《我们在割稻子》这样的抗战檄文,我们也可能会记得,人民日报对马东老师《奇葩说》的好评(虽然不知道马老师为此支付过什么没有,还有有多少人是从纸质的人民日报上读到的这篇文章呢?),但是,我们真的还会去博物馆翻阅那些发黄的报纸吗?


现在我们在说电视的危机,电视台一定会说你是在耸人听闻,唯恐天下不乱,的确,作为广播,作为最权威声音的发布,电视台一定还有它存在的价值,但是它的黄金时期,绝对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一个人在森林里狂奔,一头熊在后面紧紧追赶,在最终被熊扑倒之前,那个人无比惊恐地说:要是熊也是基督徒就好了。然后熊扑倒了他,双手合十开始祈祷:感谢上帝赐给我们食物。


电视台在互联时代可不可以成功转型,可以, 电视台可不可以将自己转变成为直播平台或者是视频窗口呢? 可以,但是首先需要足够强大或者在某一方面有独特优势,湖南卫视做独播剧,某些综艺节目,只在“芒果tv”上播出,就比方说你想看歌手?就只有下它的app,不能够在其他的平台上去看,这是做得好的卫视,求得自己生存的一条路径。 这个门槛极高了,很多电视台,没有办法以这种方式去转型(到目前为止,霸气外泄,成功如此操作的也可能只有湖南台一家)。 那么,没有财力去做这样的app,也没有财力去做独播剧的电视台,有没有生存空间呢? 有,那首先就是拆除自己的围墙,把自己的优势板块,以IP的形态,在成熟的大的别人的平台上去展现,在别人的舞台上去制作爆款,获得流量,实现价值,并且争取在大平台上获得的分账的权益,舍此无他。这就好像依赖于百度的独立电商平台时代的窗口期结束以后,大家只有通过上天猫上京东来获得流量一样。


节目的IP化可能会更大范围更快的加速原有形态电视台死亡的进程,现在很多电视台上首播直播的优质综艺节目,其实大家都是通过爱奇艺等等网络渠道来观看的,人们看到的是资源互换视频合作的结果。但是,人们可以通过大的网络视频平台看到优质的电视节目,为什么还非要去守着电视机看你的节目?人们不再直接通过电视直播去观看你的节目,那附着在节目上面的广告又有谁看?没有人看,你又找谁去收广告费?一边是各个大IP的授权费逐年高涨,一边是观众不再通过电视来观看你的节目,你还不如直接就把这些节目,发表在互联网上算了。


传统电视台的生产与运营模式,其实已经要走到它的尽头了。 事情如果说你只要痛恨或者厌恶就可以不发生了,那你就痛恨或者厌恶,希望你那种六月飞雪的怨恨能够阻止历史的车轮。有些东西注定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过去。


如果迈克尔.伯顿,迈克尔.杰克逊在中世纪,他就是一个行吟诗人,也许每个歌手都要让自己回归行呤诗人。


很多事情最终还是会回到最原本的状态,有些事情会拆解到基本元素,电视也不是一开始就有,在电视产生之前,人们只有去读文字听声音,有了电视,人们才有了各种各样的节目形态以及各种各样的盈利方式,当新生事物产生的时候,人们会用网络用更加有交互性的方式来去收看视听节目,实现自己的娱乐。


中世纪的行吟诗人用的是木吉他,然后随着电声乐器的发展,就有了电吉他,贝斯,有了演唱会,有了麦克风,随着科技的兴起,人们逐渐地会去唱卡拉ok,然后在直播平台K歌喊麦。


歌手还是歌手,只不过展现形式不一样而已。我们现在不再用刻刀,不再用竹简的写文章,展现自己的观点,那就用网络吧。


对于过去的事物没有必要有那么大的得失心和一定要拯救谁的愿望,如果咪蒙一心只是想扑在纸媒上,做一名好记者,她了不起也就能够升成副处级,估计每天还会为自己的创收考核着急呢!


以前的从业人员,可以更加适应于网络化的现实,电视台,可以把自己作为一个用传统播出渠道首播,然后更加集中于或创造新平台,或者把自己打造成某款大平台上的大卖家,像商家在天猫上展现一样,做好一个个的ip,在大平台上求发展,也许是某部分电视人可以活下去的一条路径。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8
点赞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