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为什么说美国废除网络中立法案是正确的

为什么说美国废除网络中立法案是正确的

废除网络中立,意味着美国电信基础设施的振兴和电信行业的复兴之路扫除了最重要的障碍,美国运营商或许将复苏大规模的电信网络投资,迎来新的春天。


美国当地时间12月14日,FCC(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以3:2的投票正式废除网络中立规定,这距离2015年2月27日奥巴马政府也是以3:2的投票通过网络中立规定还不足3年。



关于这件事,我认为有三个问题需要关注:为什么网络中立法案应该废除,为什么美国的确到了需要废除网络中立法案的时刻以及中国电信管制应该学习什么?


为什‍么网络中立法案应该被废除?


网络中立法案具有浓厚的计划经济的色彩,本质上是反市场的。


所谓网络中立法案,最早来源于美国在上世纪30年代的网络中立概念,即当时的要求是不同的运营商之间不能限制非自己用户的互通,这个原则在中国叫互联互通。这是出于保护小运营商的需要设立的原则。


此后随着美国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原本只是电信领域的网络中立概念被延伸到了互联网领域,成为互联网公司主张无差异使用电信运营商网络接入服务的重要诉求。随着美国互联网创新的发展,以及美国电信运营商话语权和影响力的衰弱,FCC通过启动调查,修改宽带接入服务的分类等各种措施开始积极推动网络中立。尽管在2014年美国法院判决FCC试图监管运营商的举动败诉Verizon,但是在奥巴马政府的支持下,还是在2015年2月27日通过了网络中立法案。


网络中立是一场看上去对所有人公平的游戏规则——除了电信运营商。


因为按照网络中立规定的要求,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可以无差异化的使用电信运营商的网络带宽,并不会因为付费而从运营商那里获得更高的带宽和更好的服务质量保障;对于用户来说,也不会因为某个互联网公司向电信运营商支付了费用,就会在访问某些内容收到限制或者获得更好的体验。


某种意义上,这有点“大锅饭”的味道,尽管看上去中小互联网创业公司可以和谷歌这样的互联网巨头获得同样的内容接入网络质量,但是在互联网巨头越来越垄断的趋势之下,大公司占有能够占有更多的带宽,比如有数据显示美国的Netflix和Youtube占据了超过70%的网络流量。


问题的悖论就在于,如果中小创业公司愿意向AT&T等美国运营商支付费用,从而获得优先接入或者更好的服务质量,在网络中立之下,AT&T们也无能为力。


当然,很多人可能会认为大公司更有钱,所以更有可能与电信运营商签署协议,从而挤压中小企业——这个假设实际上并不成立,因为多个电信运营商的存在,以及互联网巨头们之间竞争博弈也会限制价格水平在一个合理的区间,关键的问题是某种程度上是中小互联网公司更需要自己的流量被差异化对待才有获得更多用户的可能性。


为什么美国到了废除网络中立法案的时刻?


美国基础电信设施的落后时FCC废除网络中立法案的至关重要的因素。


第一,必须解决美国运营商复兴电信基础设施的资金来源问题,消除制度障碍。


FCC此次废除网络中立规定,对于美国的电信行业至关重要,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为美国电信运营商复兴网络投资扫除了制度上的障碍,并为电信运营商打开了新的提款机。


客观的说,美国电信基础设施正在迅速落后,尤其是与中国相比,尽管美国拥有最强大通信领域的芯片巨头比如高通,但是在电信网络建设方面早已经被中国超过,4G网络的覆盖率远不如中国,宽带的领先程度也被中国大幅度甩开。


原因之一就是几十年来美国电信运营商遭受的网络中立的困扰,在网络基础设施投资上无法获得足够的资金,也不愿意对网络基础设施进行长期的大规模投入。


因为网络投资是一项沉淀成本非常高的事情,占用大量资本,回收周期超过十年的事情。网络中立法案限制了电信运营商从网络投资中获得更高回报率的机会,也就限制了美国基础电信设施的发展。


资本在某种程度上是理性的,当然,在有些情况下也会非常的疯狂。废除网络中立规定,美国运营商就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本支持,比如早2016年12月6日,就有公开消息说:孙正义在与特朗普闭门会谈45分钟后,表示将在美国投资500亿美元,创造5万个新工作。孙正义执掌的软银集团拥有美国运营商Sprint,一直试图与T-Mobile合并。


而互联网巨头免费的带宽红利正式终结。


这意味电信运营商可以按照市场的方式与互联网巨头重新签订一份新的合约,按照付费的多少享受相应的网络接入接入服务质量。这里的关键问题是,互联网公司,尤其是互联网巨头们并没有足够的理由置身电信基础设施的复兴之事之外。


比如谷歌就表现的非常冷静,对于废除网络中立,尽管表示失望,但是也表态说将会支持。


类似Netflix这样的大流量内容巨头,为电信基础设施承担更多的责任和义务,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只有电信运营商在根本上改善了整体网络接入带宽,才能有更多的人受益。


第二,电信行业作为基础性部门正处在迅速变革的关键时期,美国不能再为政治正确失去战略机会。


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电信行业变革的关键时刻。


从外部看,云计算正在大规模的普及。人工智能在2017年已经成为最热的风口,全球都在抢占人工智能这块高地;物联网(IoT)的第二个春天正在开启,来自工业制造领域/汽车/智能家庭和智慧城市/物流等领域大设备正在大规模的接入网络。


每一个新的技术都需要带宽,无论是移动带宽还是有线带宽。这都要电信运营商提供更多的带宽资源。


从电信行业自身来看,以5G为代表的新的技术将需要大规模的网络投资,宽带网络也到了需要更换千兆服务的关键时刻。5G将不再只是服务于人,更多的是机器设备,比如汽车或者工业机器人。


尽管美国运营商,比如Verizon已经公布了5G商用计划,但是没足够的资金,如果依然按照人的分布开展网络覆盖,显然将不能满足未来的需求。


这也许FCC为美国运营商筹集资本扫除障碍,至少别添乱。


第三,美国迫切的需要消除数字鸿沟和电信创新。


目前负责FCC的Ajit Pai 早在上任之初就认为FCC应该“聚焦于扩大宽带部署和鼓励创新电信服务”。


按照12月14日FCC的声明:网络中立抑制了电信运营商的网络投资,并阻碍了主要为乡村消费者服务的小型运营商的创新行为。


此前美国为了鼓励宽带进入乡村,曾经推出一个宽带普遍计划,在2011年10月,美国政府成立“连接美国基金”来支持农村和低收入消费者/学校和图书馆以及农村卫生保健机构宽带普遍服务。


不过可惜的是,大小电信运营商收到网络中立规定的影响,除了在政府补贴的范围之内开展工作,自身并不积极。


那么,在废除网络中立法案之后,美国的宽带普遍服务将不再主要依靠来自政府的资金的支持,二是可以依靠电信创新获得收入/来自资本市场的支持/来自互联网流量大户的差异化付费获得支持。


FCC为运营商打开了“劫富济贫”的通道。


中国电信管制应该学习什么?


中国应该从FCC废除网络中立中认识到放松管制才是电信行业正确的选择。


之于中国而言,英国认识到,FCC废除网络中立的背后,本质上是放松电信管制的思想发挥了根本作用。


尽管中国并不存在需要废除的“网络中立”性政策,但是也存在两个问题,一是互联互通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中国互联网的创新成本和影响了用户的体验,在这方面,中国做的并不好;二是中国的电信管制也应该学习FCC,重新回归,放松管制的正确道路上来,减少对市场,尤其是价格因素的行政干预。


随着FCC废除网络中立,美国基础电信设施的复兴已经打开,中国的基础电信设施更需要加速奔跑。


而如果中国继续在电信行业实行精确细微的指导,管理者电信运营商的每一个市场行为的细节,那么毫无疑问,中国将会在这场奔跑中再次落后——不只是电信行业,也包括互联网行业,以及所有需要带宽和连接的行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志刚水煮通信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26163.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7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