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龙吟》再成爆款,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虎啸龙吟》再成爆款,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特别策划

6个月过去,曾斩获了67.2亿播放量的《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终于回归。

 

在北京、河北、横店三地辗转,拍摄周期长达333天、后期制作近10个月的《虎啸龙吟》已经正式登陆优酷。截至目前,播出半个月的时间,已经斩获了13亿播放量,微博主话题阅读量3.9亿,讨论量达到44.5万,豆瓣评分达到8.2分,其中五星评分占比超过46%。

 

事实上,《虎啸龙吟》这部剧并不脱胎自任何IP,不靠流量明星而多以实力演员为主,这个百分百原创的故事和平实的团队仍然成功制造了“爆款”。这部历史大戏究竟与其他古装剧有怎么样的差别?背后有怎样的故事?优酷敢于采取独播模式的底气来自何处?

 

12月22日,在虎嗅与优酷联合举办的线下研习社上,我们邀请到了《虎啸龙吟》导演张永新、阿里文娱大优酷剧集版权监制李基业、自媒体娱乐硬糖创始人李春晖及中影股份北京电影制片分公司制片市场总监陈昌业,共同聊了聊这部超级剧集背后的故事。


嘉宾从左至右:陈昌业、张永新、李基业、李春晖

 

标识:慢创新

 

《虎啸龙吟》从一开始就是个不走寻常路的故事。有别于司马懿此前奸诈的形象,这部剧试图寻找抛开史书工笔的俯视和仰视视角,以平视视角展现司马懿这个人。

 

其他的剧组都在追求效率最大化,但《虎啸龙吟》在追求完美。

 

前后超过300天的拍摄周期近乎奢侈,讨论曹丕退朝后是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就讨论了大半个下午。有些重场戏前后拍两天,也只剪出半集的戏份。因为带妆时间过长,主演刘涛和张钧甯的皮肤都开始过敏。“我就眼睁睁看着她们俩那个小痘痘就起来的,到了凌晨四点我和吴秀波老师和编剧一起讨论这场戏,制片人过来了,说要不然咱歇了吧。”导演张永新坦言,这是他从业20年来拍摄跨度最长的一部作品。

 

这似乎也是主演兼制片人吴秀波所追求的,即便参与的演员着急,他也希望能够拍一部真正慢下来的戏。早在6年前,接受《鲁豫有约》采访时,吴秀波就说:“别人找我拍,给我三个月。我自己弄一个戏,可以弄8个月,谁也不敢催我。”

 

除了慢工出细活,这个被无数文人书写过的三国故事,还能用怎样的艺术手段进行创新,也是整个剧组殚精竭虑思考的问题。其中空城计这场戏,整个剧组思考了很久。除了罗贯中、陈寿的《三国演义》和《三国志》珠玉在前的压力,更大的困难在于,如何从曹魏、司马懿的角度来诠释整个经过。最终,《虎啸龙吟》建构了一种非三维的世界,变成他跟诸葛亮的一种神交,一种交集,也可以变成这个交集的背后,看到最后一个镜头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明白,整个交集都是司马懿一个人的想象。

 

“这样,整场戏除了经典文本,一人、一琴、一城的模式之外,还有前后两段闪回的方式,投射了我们心中所要组织的司马懿的思考。”张永新说,“诸葛亮在孟达这封信里中‘依依东望’四个字,它不仅建构了司马懿和诸葛亮在这场空城计中的交集,也有可能是对司马懿醍醐灌顶式的一种触及,这种触及足够让司马懿用后半生完成回想。”

 

而在刚刚更新的21集中,司马懿穿女装二诵《出师表》也是剧组思考良久后所呈现出来的艺术形式。据张永新导演说,这场戏原本的设定是司马懿吟诵《梁甫吟》,但吴秀波老师提出:为什么背诵的不能是《出师表》?在导演看来,这个设定很高妙:剧中司马懿朗诵《出师表》时,它的作者就站在河对岸,此刻穿着诸葛亮送的女装,朗诵他写的这篇最璀璨的文章,这时的《出师表》有着字字诛心的力量。当司马懿诵到“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云”时和诸葛亮一样流下了眼泪,这当然不是战胜诸葛亮的喜悦泪水。在导演看来,诸葛亮与司马懿互为镜像,想来这泪水也是因为司马懿感受到了诸葛亮的悲痛,而诸葛亮的痛又何尝不是司马懿的痛呢?

 

除此之外,《虎啸龙吟》台词引用了大量古诗词,主持人陈昌业问到这是否会对年轻的观众造成观看障碍和隔阂,影响剧集播放量时,张导认为反而是年轻的观众群体对剧集内容给予了最大的认可。拍摄之前张永新在看剧本的时候是字典不离手,拍摄之后他曾认为中老年观众才是最大的受众群体,但结果是年轻观众们更能读懂这部剧集的“风骨”。

 

在五丈原之战这一集中,张永新从密集的弹幕中发现一条让他看了之后眼泪打转的文字:我应该去一趟武侯祠了,现在成都到西安坐高铁很短的时间就能到,我要给你烧一张火车票,因为这一段路你却走了一辈子。“出师未捷身先死,在1800年后的今天,能够让年轻朋友静静的坐在电脑前看一个古代剧到潸然泪下,在戏剧的规定情景之内来塑造人物,内容服务于人物、服务于观众才能更好的和用户沟通”导演张永新说道。

 

背靠阿里大文娱的“大宣发”

 

诚然,此前《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口碑已经给《虎啸龙吟》积累了一部分粉丝,然而平台的宣发资源对一部大剧的传播同样非常重要。

 

首先,优酷为《军师联盟》的开播举办了声势浩大的交响音乐会。置身于三国的情境中,《虎啸龙吟》扮演诸葛亮的演员王洛勇朗诵了《出师表》;郭嘉扮演者曹磊朗诵《短歌行》;还有儿童独唱《十五从军征》。期间,主演吴秀波和导演分别上台接受了访问,并播放了片花。类似电影首映礼的方式,但又是电视剧史上第一个以音乐会形式宣告开播,这为这部电视剧的提升了关注度。

 

随后,随着剧情的发展,司马懿与分别与此生的三个对手——孟达、诸葛亮、公孙渊一一交手。这其中的冲突感也十分具有吸引力。

 

而在掀起集卡热潮的军师卡和“打败诸葛亮的男人”之后,淘宝上又出现了解救“失忆的司马懿”。为最擅长智计的司马懿设计“失忆”梗,以“英雄帖”的形式邀请用户前来猜谜解题,率先打响开门红。而在淘宝中搜索关键字“虎啸龙吟”,不仅可以看到主创的视频,同时还有与司马懿相关的图书、优酷会员推荐。实际上,这是将优酷自制内容与阿里生态进一步整合,同时针对不同的内容、不同的角色进行了个性化推广。

 

这也符合自《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白夜追凶》以来,优酷一贯的“大宣发”战略。通过打通线上线下的资源,并整合阿里大文娱资源与之联动,以宣发的手段助力优质内容成为“爆款”。同时,也在内容矩阵中搭建电商生态,在5亿电商交易用户与5亿内容用户之间搭建桥梁和一个消费平台。

 

在2个月前的优酷秋集上,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市场高级副总裁杨振表示:“在宣发‘开计划‘升级2.0之后,优酷要做宣推的小二,联动品牌方、内容方一起推动内容资源的整合,实现‘大内容、大宣发’。”

 

爆款的逻辑

 

不同于《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先网后台的播出模式,《虎啸龙吟》则完全采用了优酷独播模式。

 

能够选中爆款剧,并拿到独播权益,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优酷与内容制作方关系的转变。实际上,早在《虎啸龙吟》拍摄过程中,优酷方就曾远赴横店探班。在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轮值总裁兼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看来,今天随着视频商业模式的发展,“用户”代替“观众”成为关键词,内容方与平台的关系正在从短期、简单的产购走向长期、更紧密的共生,在未来,平台与内容方的共同长跑意识是创造出大内容的前提。

 

在这个前提下,优酷的优质剧集也开始向海外输出:《白夜追凶》的海外版权已经被Netflix买走。而面对用户将《虎啸龙吟》对标美剧《权利的游戏》这一现象,李春晖认为包括像《军师联盟》这类顶层的国产剧已经在走美剧范儿了,不论是视觉效果还是表演都是苛求到电影质感了,但国产的历史剧是一定比美剧要更精彩的。“美国没啥历史嘛,就算拍欧洲历史,战争规模也不行,权谋也小儿科。我们人物层次的丰富程度是要更深的,其他国家因为时间因素的限制很难达到。”

 

而对于怎样寻找爆款剧,李基业认为:

 

第一,从剧的本质上来看,很久没有《军师联盟》这样符合影视创作规则的电视剧了。这个剧有一个小细节,司马懿出了大殿之后,上一场戏是曹叡往宝座上走,是一个向上的走势,后面是司马懿往下走,是一个向下的走势。我们且不说这个戏的戏剧多有张力,像这样用心的细节处理在这部剧里有太多了。我们怎么能不买呢?

   

第二,不能回避的问题是当今时代演员的号召力和话题的强度仍然是平台要考虑的。

 

除此以外,这背后依然反映了上星卫视与视频网站之间的权力更迭。娱乐硬糖创始人李春晖分享到:电视台不仅在排播形式上有着先天劣势,同时还要受到播出机制的影响,包括审查、古装剧份额限制等等,更重要的是,卫视的购片能力也远逊于视频网站。所以古装大剧的播出渠道正明显向视频网站倾斜。

 

这也给优酷的“超级剧集”模式带来更多机会。今年秋集,优酷对外发布了近100部新品。其中近60部剧集以古装传奇、燃血青春、女性言情、现代都市以及悬疑冒险五大类别为主,涵盖了汤唯时隔多年重回小荧屏的首部作品《大明皇妃·孙若微传》、改编自马伯庸小说由曹盾指导的《长安十二时辰》、周冬雨主演的《幕后之王》、改编自作家钱莉芳同名科幻小说的《天意》以及易烊千玺主演的《艳势番》等多部超级剧集。未来,以用户为核心的内容、与内容制作方的缔结共生关系仍将会是优酷的重心和主题。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6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