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60个男人的“新造车”战争

60个男人的“新造车”战争

虎嗅注:本文转自公众号“创业家(ID:chuangyejia)”,作者:王妍,编辑:杨洁。虎嗅获得授权转载。


2017年10月,新能源汽车制造公司小鹏汽车的首款产品在河南郑州下线。两个月后,小鹏汽车的A0、A1、A2系列融资公布。12月,威马和蔚来汽车先后发布了自己的首款量产车型。尤其是12月17日,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蔚来汽车ES8正式开启预订,吸引了各界的目光,也加剧了各方的比拼速度。

 

2018年来临之前,新造车公司们用一个紧锣密鼓的年底,宣告战斗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从2014年开始,国内掀起了一波电动车造车的热浪。这其中,除了下场的巨头之外,也包括众多新兴的创业公司。

 

3年多的追逐战,已经产生了第一批被淘汰的“牺牲者”。一年前,在和蔚来汽车同样的舞台上,乐视超级汽车概念车LeSEE也曾在那里出现,现今,随着乐视的资金链断裂,乐视汽车也迎来崩盘质疑,以贾跃亭个人名义在美国投资的造车公司法拉第未来,除了融资消息的虚实反复,也再无任何实质进展曝光。曾经的部分“PPT造车”的公司,也逐渐没了声音。

 

这三年内,市场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大批老牌的车企投入新能源车市场;自动驾驶技术如火如荼,新的自动驾驶平台生态正在形成。造车门槛的降低、国家大力投入的新能源补贴,也使得新能源造车的热情不断升温,涌入了更多的新玩家,其中也牵扯到了更多的力量:传统车企、老牌制造行业巨头,以及BAT这样的科技大厂。

 

此时,一批经历了首轮洗牌后顽强坚持下来的新创公司,已经度过了初创的弱小阶段,将图纸落地为现实。而接下来,它们将面对的是更严峻的考验:如何实现量产、上市销售、占据市场先机,新一轮对时间窗口的争夺,又已经开始。

 

时间战

 

新造车运动,发轫于2014年。在当年的年中,获得了UC创始人何小鹏、YY创始人李学凌等人的天使投资,夏珩创办了小鹏汽车。11月,易车网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的蔚来汽车成立,并且集成了当时堪称豪华的投资人阵容——李想、刘强东、马化腾、雷军,以及高瓴资本的合伙人张磊。

 

当年12月,乐视电动车项目对外公开。2015年7月,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的车和家注册。

 

2015年4月,车联网企业博泰推出了一款智能汽车Project N,在业内一时走红。而沃尔沃中国董事长沈晖当时也加盟博泰,担任集团CEO。2015年,由于内部分歧,沈晖离开博泰,创立了威马汽车。

 

这一批新造车人,在正式进入汽车行业之前,几乎都是国内首批特斯拉车主。硅谷钢铁侠刺激了他们的野心,也带给他们巨大的想象:随着智能网联技术和能源的发展迭代,汽车行业,都在经历向电动化和智能化转型升级的窗口期,超越传统车辆主机厂的机会,正在此时。

 

他们面对的有质疑,也有困难。造车需要大规模的资金消耗、大量的人员协作,以及各个环节上极强的技术研发能力。同时,造车也是个烧钱、慢工出细活、生产周期长的事情。

 

三年多的时间里,新造车一直“飘”在云里。这期间,有传统车企的纷纷入局,有外界“PPT造车”的疑问,也有同行的出局。直到2017年下半年,才有了不同量产车型的落地。

 

但竞争,没有因此减弱。目前,根据博世中国的数据统计,现在汽车生产企业的数量扩大了一倍,新加入的造车企业已经超过60家。

 


据创业家&i黑马统计,目前这波新造车运动的玩家们,根据其创始人经历和公司背景,也主要分成了三大类型:

 

第一类:这类公司的创始人大多来自互联网行业,拥有连续且成功的创业经历,或者在大公司担任高管的职业背景,善于打破传统造车和销售方式,用互联网思维提升汽车的智能化和用户体验。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奇点汽车、车和家等,都属于此类。

 

第二类:这类公司的创始人出自传统汽车企业,对汽车生产制造行业足够熟悉,能够迅速搭建设计研发团队,整合上下游供应链资源。这其中,包括了沈晖创办的威马汽车、原上汽集团CFO谷峰创办的爱驰亿维、曾任美国福特和通用汽车高级工程师黄希鸣创办的博郡汽车,以及曾主导宝马电动跑车i8项目,被业界称为“i8之父”毕福康成立的FMC(Future Mobility Corporation Ltd)等。

 

第三类:公司之前在汽车某个领域已有多年技术积累,延伸发展为整车制造。例如前途汽车、开云汽车零跑汽车、长城华冠等,此前均是汽车供应链上的企业。前途汽车、开云汽车的母公司分别是长城华冠和CSG DESIGN,主要业务是承接主机厂的产品设计;零跑汽车其母公司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在安保领域和智能化电子方面有其优势。

 



“再造一个特斯拉”,成为这批前后脚进入造车行业的新势力暗自较劲的目标。但是,尽管第一批量产车型纷纷落地,留给它们的时间却也已经非常紧张:传统大车企都在加速转型,宝马更是将2018年的新能源车销售计划上调50%;创新公司中,特斯拉的Model 3也将于2018年进入中国市场。如何尽早实现量产车的下线上市,解决产能、抢占市场,成为最紧迫的问题。

 

新造车战争,在和“时间”抢跑。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告诉创业家&i黑马:“造车的门槛远比想象的高。相比传统互联网,造车从0到1的时间周期也会很长。而越往后,进入门槛越高,规模化效应起来之后,时间成本也会不断拉大规模化难度。”而按照多个新造车公司透露的计划,2018年将成为众多玩家实现量产上市的关键节点。

 

产能战

 

“今年上半年,蔚来要做完300万公里的测试,一定要到自己都觉得满意了,才会开始交付。”对于用户最关心的交付问题,李斌给出了蔚来汽车的生产时间表,“交付,我当然希望越早越好,但我能给出的时间就是2018年上半年。即使是6月30号交,也是上半年。但我们肯定会比这个时间点早。”

 

包括特斯拉在内,在正式走向市场之前,产能都将是所有新造车企业的重点问题所在。在蔚来汽车ES8发布之后,业界的疑问也都集中在了蔚来与江淮的合作是否“代工”的问题以及保障产品质量的问题上,连李斌也忍不住表示:“再问这个问题,我就要哭了。”


李斌


而据创业家&i黑马了解,蔚来与江淮的合作并非“代工”,而是采用建立新厂的方式,搭建全新生产线。江淮参与投资,但技术主要由蔚来方面主导。双方整体合作规模约100亿元,产能是5万辆/年。

 

据蔚来汽车内部人士向创业家&i黑马透露,政府的角色在其中非常重要,前期选址过程中,武汉、南京、合肥、上海等几个政府都希望能够在当地建设新厂,但蔚来最终选择了武汉。

 

目前国内的数十家新造车企业,均自建厂并集中落地在江苏、浙江、安徽、江西、福建等长三角及周边地区。


据统计,全国汽车(包括2017年近期确定在建的)产能已达到了近6358万辆,仅江苏、上海、浙江三地的产能就达到近1258万辆,占比全国汽车产能的20%,聚集了整车企业和零部件企业近200家。

 

去年10月,在海马车厂整装完成的小鹏汽车1.0版正式下线。早在2017年5月,小鹏汽车就宣布与肇庆市政府合作,将其制造基地落户肇庆。项目建成投产后,预计小鹏汽车将拥有年产智能新能源汽车10万辆的生产能力。

 

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夏珩表示,作为广东省委非常重视的项目,政府将会整合全省资源,支持该项目开展,以及帮助申请小鹏汽车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

 

威马汽车新能源汽车智能产业园位于温州市瓯江口,自2016年11月23日开工,目前已完成所有主体厂房土建建设,冲压、车身、涂装、总装四大工艺车间已经全部封顶,全面进入设备安装及调试阶段。

 

去年4月,奇点汽车发布了首款量产车型奇点iS6预览版,并在11月宣布其智能新能源汽车产业园项目落户安徽铜陵。据了解,该项目规划总投资80亿元,建成后年产能达20万辆,主要包括整车组装中心、碳纤维车身材料生产中心、智能系统生产中心等。


另一方面,按照在2018年实现量产奇点iS6的计划,因目前奇点汽车新能源汽车项目尚未建设完成,还未获得发改委的审批,将采取与整车厂代工的方式实现量产。

 

对守在汽车生产资质门外的企业而言,这张不可或缺的“门票”,是迟早都要解决的问题。但出于商业逻辑上的考量,它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2018年,各合资企业都会推出新能源汽车。我算过,明年1个月的机会成本就是10个亿,与长远的战略需要相比,现在更重要的是抢占时间窗口,尽快向市场推出产品。”李斌说。

 

“抢人”战

 

李斌把蔚来的第一辆车留给了公司的001号员工李天舒。2010年,易车发起第一届中国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李天舒带领北航SEGWAY车队参加比赛。而5年后,李斌仍然对他留有印象。“毕业后李天舒想自己创业,李斌说,你直接跟我干吧。”蔚来汽车内部人士告诉创业家&i黑马。

 

因为造车技术的高壁垒,高精尖人才的流向对这些新公司至关重要。在拿到汽车生产资质之前,争抢核心人才成为加码质量的关键。

 

去年12月25日晚,原沃尔沃汽车旗下高性能品牌Polestar全球CTO及中国区总裁、沃尔沃中国研发公司总裁沈峰被曝出已加盟蔚来汽车,出任蔚来汽车的质量副总裁以及质量管理委员会主席,负责其质量相关的总体管理工作,并向李斌汇报工作。

 

2016年3月,广汽集团副总经理蒋平在退休后,在原广汽菲亚特原总经理、现任蔚来汽车执行副总经理郑显聪引荐下,也加入到蔚来汽车。2017年2月,原雷克萨斯中国副总经理朱江被任命为蔚来汽车副总裁。

 

蔚来汽车内部人士向创业家&i黑马透露:“整个公司团队扩张的速度很快,现在已经超过4000人,蔚来汽车在上海汽车城的工作大楼从2座增长到4座。”

 

“小鹏汽车的员工,有60%是‘汽车人’,其次才是‘互联网人’,而且后者要求必须是有相关经验。”在何小鹏看来,因为造车与传统互联网的背后逻辑差异太大,员工需要从0到1一起去磨合,学习和思考造车。


“我们以前写好一个软件,复制就可以了。而现在,做一台车不难,但要做出同样品质的10万台车,就非常困难。任何一个环节不行,这10万台车就没戏了。”何小鹏说。


何小鹏


按照何小鹏年终信中的计划,今年一季度公司将引入多名高管。目前公司人员已达近千人,产品研发的占比超过70%,明年还将加入近2000名新人。

 

除了传统车企的核心高管,拥有特斯拉工作背景的人也成为新造车公司的争抢重点。

 

去年10月,原特斯拉Autopilot的技术负责人谷俊丽加入小鹏汽车,出任自动驾驶技术副总裁,由谷设计和开发的嵌入式实时人工智能计算引擎曾使得Autopilot2.0产品在特斯拉车上成功实现大规模部署。小鹏汽车的内部人士表示:“我们希望在自动驾驶方面,能够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成立于2016年的FMC旗下的拜腾汽车,更是一口气挖来了三位特斯拉员工,分别是负责供应链的Stephen Ivsan、负责生产的Mark Duchesne以及负责机械研发的Paul Thomas。

 

BAT押注

 

“2016年的时候,李斌曾说造车真的太耗钱了,每年要花大几十亿。原来觉得200亿就可以,后来发现,200亿只是造车的一个门槛。”一位接近李斌的人告诉创业家&i黑马。

 

在动辄需要上百亿元的新造车行业,能够获得巨额资本押注的也只是头部公司。在资本的推动下,它们才能跑快。11月8日,蔚来汽车完成新一轮超10亿美元的融资,由腾讯领投;此轮融资结束后,蔚来汽车的总融资额达到200亿元。而在蔚来汽车背后,投资方已经达到56家,包括腾讯、百度、刘强东、雷军、联想、红杉资本、IDG等多位互联网巨头、大咖和机构。

 

据刘强东的妻子章泽天透露,三年前,在听李斌介绍了15分钟关于蔚来造车的想法后,刘强东仅思考了10秒就同意投资。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二海告诉创业家&i黑马,作为易车网早期的投资人,继续投资蔚来汽车并不需要太多判断,“第一批互联网造车的战斗胜负已分,接下来就看销量怎么样”。

 

12月15日,何小鹏宣布,公司结束3轮A+轮融资,投资方中也包括阿里,占股为10.03%。此前,何小鹏曾表示,公司要在2017年完成50亿元左右的融资目标,并将于2020年前实现200亿元的融资。

 

威马汽车也在加快融资的速度。去年12月5日,威马汽车宣布获得百度资本领投、百度集团等跟投的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12月22日,威马又再次宣布获得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五矿资本(香港)、腾讯集团、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新一轮投资。按照威马官方的数据,公司融资总额已经超过120亿元。

 

此外,12月4日,零跑汽车在乌镇首次宣布获得外界融资,由红杉中国领投。而在头部造车企业的投资中,BAT也已经全部到位。

 

像BAT这样互联网巨头的资本角力,一方面是为未来百万级的造车市场加码,另一方面,它们也意在提前布局自动驾驶平台。阿里希望被投企业使用自己的AliOS系统,百度则在整个出行领域大力推广其于今年4月发布的Apollo平台。根据媒体的报道,腾讯内部也在研发自动驾驶系统。

 

威马汽车先后拿到了百度和腾讯的投资,沈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威马将利用腾讯在连接与内容领域的优势,引入资源,扩展产品的智能化体验。

 

而同样先后拿到腾讯和百度投资的李斌,则将BAT的投资分为四类:真正的赋能、站位型、业务协同和炮灰型。他说:“我更同意马化腾的投资方式——去中心化的赋能,不影响你的独立性,这个是最健康的。最不鼓励的就是炮灰型,裹胁创业者和别的投资人。作为一个公司来讲,一旦被当成别人用来打仗的炮,或者是变成炮灰,这就很不好了。”

 

不管是否会采用BAT的无人驾驶系统,“智能”始终是未来新型电动车的重要方向。从这个角度来看,无论是BAT的入局,还是新造车公司的基因,都至关重要。但无论如何,新造车之战,还仍然处于一个成长的初期。这将是一个巨大的行业,但其中这些新造车者面对的未来,仍注定充满坎坷和煎熬。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创业家©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29130.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12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