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索马里的海盗是怎么拿到赎金和分配赎金的?
2018-01-18 19:14

提问,索马里的海盗是怎么拿到赎金和分配赎金的?

虎嗅注: 索马里的海盗是怎么拿到赎金和分配赎金的?知乎上看到的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而答主也是一本正经地就这个咋听上去颇有些匪夷所思的问题做了一番有趣的回答。一起来看看~文章转自知乎,作者温义飞,虎嗅授权转载。


在我们的印象中,海盗的形象大多是残忍愚蠢的。他们乘着油腻腻的小艇,一边朝天胡乱开枪,一边吆喝着:“来往的到此当住脚,留下三千贯买路,任从过去”。动不动还会逼人跳进海里喂鲨鱼。


但是实际上,海盗在索马里是一个高度成熟的产业。整个产业链结构合理,分工明确,那些端着枪登船的喽喽只是所有环节中最初级的一部分。海盗们遵从各种行业规范,优秀的团伙在管理时甚至会运用许多现代企业管理理念。其赎金的分配方式也非常出人意料。


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调查,从2005年到2012年,索马里海盗一共绑架过179艘船只,收入大约在4亿美金左右,平均每艘船收200多万的赎金。


像我们刚刚说的那些实施绑架的年轻海盗,每劫持一艘船大概只能得到3万到7.5万美金的项目酬劳,占总赎金的1-2%,还得由3-4个基层海盗平分。第一个登船的海盗会获得优秀员工奖,奖金大约在1万美金左右,如果自备武器,还可以得到一点设备折旧费用。


如果没有遇到激烈抵抗,海盗几乎不会故意杀人。在成熟的团伙中,任何伤害人质的行为都会被处以5000美金以上的罚款,屡教不改的还会被组织开除,而如果有海盗侵犯妇女,甚至可能会被处以死刑。


这样优待俘虏的行为当然不是因为海盗很善良,而是他们尽量确保在收到赎金以后可以毫发无损的送回人质,这样物流企业和保险公司才会继续选择息事宁人。索马里海盗也因此在业内树立了良好的口碑,使得人们一提起海盗马上就会想到他们。不知道未来他们会不会紧跟电商潮流,开个自媒体打广告,口号可以是“你可以骚,我不会扰   ------索马里海盗” 或者 “绑架你我他,不胖不回家”之类。


索马里海盗的生活成本也很高昂。在项目前后和训练期间,对应的厨师,供应商,船舶修理,技工等等服务都是需要付钱的。海盗们不是最受欢迎的顾客,所以他们必须要支付高于当地水平的报酬才能雇到人。


例如,原本10美金的海事电话费用,租给海盗就要20美金。由于海盗工作的特殊性,他们还经常嗑一种叫巧茶的药品,用来在行动时提神壮胆。虽然这种植物在索马里合法,但是价格也不算便宜。万一肉票不慎跌倒受伤,海盗被领导罚款,那这一趟算是白干了。可见,基层的年轻海盗收入非常微薄,有时候他们甚至会欠组织很多钱,需要加班来还债。我想,索马里的网站上也会有年轻人抱怨物价贵,工资低,上班远,加班多,天天抢劫也不够还贷款。


稍微高级一点的海盗项目经理,情况也没有好很多。他们需要带队冲锋,管理好磕了药的手下,安抚船员,快速建立沟通渠道。但是,他们也只能得到赎金的一小半,然后还要从他们的分成中拿出很大一笔来支付给当地武装的头目,孝敬基地组织,还有给当地政府或驻军缴纳船坞等基建的“建设税”。


而赎金的大部分,大约30%-70%,要返还给项目的VP。如果是天使投资人出了大头,他们甚至会拿走75%。绑票工作和其他很多创业项目一样,都需要一笔前期投入,其中包括船只,车辆,点钞机,武器,基地建设等费用,毕竟靠人力划船是赶不上货轮的。


投资人往往还提供一些额外收费的律师服务,金融服务和谈判服务。所谓“谈判服务”也就是帮这群文盲海盗联系相关货轮所属的公司或保险公司,这可不像东北黑社会绑架别人的蛾子。茫茫大海上一艘货轮可能来自任何一个国家,想要找到支付赎金的人也需要门路,总不能问警察吧?有点事业心的海盗因此会学点外语,容易受到领导赏识。


收钱的过程一般是通过船或直升机交付现金,但是数百万的现金不能直接吃,而显然海滩上也不会有瑞士银行。所以,海盗会先把大额现金运到投资人在当地的办事处,然后雇佣保安统一运到城市。之后,这些钱会通过电汇和网银进入也门或沙特,流入宾馆业,餐饮业,或者购买军火和船只扩大产能,为下一个项目做准备。


由此可见,索马里海盗之所以猖獗,一方面是由于在海面上离各个军事强国都很远,没人愿意管。另一方面,在陆地上他们带动了当地经济,政府管不了也不想管。但是,提着脑袋到处打劫的海盗并不会因此发财,反而是背后的金主获益最多。


君不见,连一代传奇海盗强尼德普最近都在闹离婚,杰克船长可是帅上天了。可见,连当海盗也得美貌与才华相结合。“好险。”我不禁暗自庆幸。


参考文献:


Ivancovich, J. S. (2015). Pirate Trails: Tracking the Illicit Financial Flows from Pirate Activities off the Horn of Africa. European Journal of Development Research, 27(3), 476-478.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