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安在线为何“变脸”
2018-03-23 07:30

众安在线为何“变脸”

2018年3月20日,众安在线(6060.HK)披露了2017年财报。根据财报,众安在线保费收入达59.5亿(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75%(2016年同比增幅为49%)。

 

2017年,众安在线总保费收入和市值分别相当于中国平安的百分之一和五十分之一。众安在线比中国平安的估值水平高一倍的逻辑非常简单——TA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保险公司。


“百花齐放”中孕育机会


作为新兴保险公司,众安还处在产品探索阶段,给人“百花齐放”、“百舸争流”的观感:


2017年,人身意外伤害险保费收入14.76亿,同比增幅50%;


健康险保费收入9.39亿,同比增幅达358%;


保证险保费收入8.18亿,同比增幅58%;


信用保险保费收入5.26亿,同比增幅411%;


退货运费险,2017年保费收入9.36亿,同比增幅仅为6%。


意外险、健康险的价值不在于眼下保费收入有多高,但在于借助互联网方式触达用户并积累无比珍贵的用户信息。“进”可在拿到寿险牌照后大展拳脚,挑战寿险公司“百万大军卖保险”的传统式;“退”可与国内外保险巨头合作,以性价比从银保渠道“分肥”。


保证保险、信用保险分别为消费金融生态中的B和C提供“增信”。前者告诉个人用户:你的资金在这个P2P平台是安全的;后者告诉金融机构:这个借钱的人是靠谱的。在消费金融淘金热中,保险产品是必不可少的“铁锹”。


2017年,众安在线销售54亿份保单,服务了4.32亿被保用户,年末承保余额达395.7亿。新兴险种的数据积累,老牌保险公司一样需要“填补空白”。


“退货运费险”是众安在线起家的品种,保费收入占比曾高达77%。2017年,该险种保费收入增速放缓,占比15.7%,低于意外伤害险(24.8%)和健康险(15.8%)。保证保险、信用保险收入占比分别为13.7%和8.8%。


综上所述,比总保费收入增长75%更值得关注的是结构变迁。或许,众安在线的未来就孕育在这些“不起眼儿”的险种当中。


十个亿是怎么亏的?


1)已赚保费


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相当于电商平台的交易总金额(GMV),履行保险赔付责任后如有剩余就赚了,剩下的钱叫“已赚保费”,相当于电商平台的营收。已赚保费还包括保险公司一定比例提取的“自留保费”。


2016年,众安在线已赚保费32.25亿,同比增长67.9%。2017年已赚保费46.14亿,同比增长43.1%,增速放缓。


2016年,对已赚保费贡献最大的是意外险,该险种保费收入9.8亿,年内赔付占保费收入的8%。注意这不是赔付率,只能说明该险种在会计期内的收、支比率。只有知道所有产品的售出、赔付金额和起止时间才能算出综合赔付率。


车险、保证保险、健康险、信用保险的收支也比较乐观,看起来有利可图。“其它”的主体是“网购退货运费险”,期内赔付支出占保费收入的72%。


2017年,对已赚保费贡献最大的仍是意外险,数额高达12.77亿,赔付相当于收入的14%。


 

2)综合赔付率、综合费用率


赔付金额与已赚保费之比为“赔付率”,赔付率越高“毛利润率”越低。


2017年,众安在线综合赔付率达59.5%,较2016年高17.5个百分点,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互联网金融之乱象。


2017年,众安在线综合费用率为73.6%,较2016年高10.9个百分点。费用率高企的主要原因是各项保险产品没有“爆款”,无法利用“规模效益”摊薄产品研发、基础设施等方面的巨额投入。


其中,行政及其它费用中的“咨询及服务费”是众安在线最大的一项开支,2016年、2017年分别达到11亿和16亿。 



2017年,众安在线综合成本率(综合赔付率+综合费用率)为133.1%,较2016年上升28.4个百分点。


3)众安在线亏损的逻辑


2017年,众安在线综合成本率超过133%,最终净亏损近10亿元。



在上市前三年,众安在线拿出的都是盈利的“成绩单”,上市后第一个年报就亏损10亿,用A股的术语说,众安在线“变脸了”。


众安在线亏损近10亿元,有两个因素不应被忽视。


首先是可用于获取投资收益的本金偏少。保险公司最重要的财源是投资收益,巨头们操盘的资金动辄超过1万亿。众安是新兴的保险公司,而且尚未获得寿险牌照(寿险才能沉淀巨量资金),截至2017年末投入理财产品、基金、信托计划等渠道的总金额仅61.5亿,全年投资收益7.8亿,收益率不低,奈何本金太少。


其次是“未到期责任准备金”中“埋没”了大约4亿收益。根据权责发生制原则,销售健康险、意外险、消费金融险等产品收到保费后,要先提取“未到到期责任准备金”以备赔付,保费到期后再将剩余的责任准备金转回。自留保费加到期转回的责任准备金就是已赚保费。


截至2017年末,未到期责任准备金达10.9亿(2016年末仅有1.4亿),这10亿资金已经到手,根据以往数据赔偿率在60%以下,到期后可确认已赚保费超过4个亿。所以2017年众安在线真实亏损只有6个亿。


消费者向移动运营商购买各种套餐、给游戏公司充值、订阅付费视频网站会员服务,凡此种种,商家都只能把收到的钱列为“消费者预付款”,也是这个道理。


在最最崇尚Old Money的金融领域,众安过于“幼齿”了,如果TA的字号民“众安保险”恐怕没有多少投资人感兴趣。但头顶“金融科技第一股”桂冠、背靠“三座大山”(蚂蚁金服、腾讯、中国平安)、一年服务4.3亿用户的“众安在线”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保险公司。


如果众安在线在保费收入不及中国平安百分之一时就开始琢磨怎么赚钱,那才令人失望。既然占据“风口”,就不应做小富即安之想。如果众安在线求安求稳,投资人更应求安求稳,去买中国平安、中国人寿。


当年,韩寒认为“全面发展”将导致“全面平庸”,因而走上“反叛之路”。粉丝们不会在意他的“语数英”成绩,不会质疑“韩寒怎么没考上名牌大学”。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