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时尚简史与AI时代

时尚简史与AI时代

时尚,似乎是一头怪兽。五色斑斓,流光溢彩,铺天盖地而来,令人目眩神迷,情难自已;却又变幻不居,玄妙莫测,起落行迹难以捉摸。


衣衫褴褛、流落街头的“犀利哥”程国荣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到现在也不明白当时被拍摄的照片,为什么会被人认为是时尚。”想不明白的岂止是“犀利哥”一人,处在时尚大潮中的男男女女又何曾想明白过。时尚六臂三头,随时都可以改容易貌,陡然变身。谁会料到,在原始社会是奴隶受刑刑具、在法国大革命时期隐喻着断头台与死亡的Choker,竟能一跃成为时下最炙手可热的时尚单品之一呢?


Fashion一词源自于拉丁语“Facere”,本意是“做”、“制作”(do,make),这一词源学的角度揭示了时尚的本质起源:时尚是人为之物,反映的正是人类本性最深处的欲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一如孔雀开屏般自然自洽,天经地义。而Fashion对应的中文“时尚”,即“一时所尚”,揭示的则是时尚的基本特性:时效性。叶会落,花会开,美和爱美是永恒的,而时尚却总有保质期。


时尚的发展进程貌似无处扪摸,然而细究之下,我们就能发现时尚变迁与社会发展、技术进步之间的关联,早已是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前工业时代。《圣经·创世纪》里亚当和夏娃偷吃了“智慧树”果实之后,拿无花果叶做成的裙子应该是历史上第一件“时装”。走出伊甸园,人猿相揖别,人类开始制作工具来缝制衣服,山顶洞人的骨针就是那个时候的时尚达人引导穿搭潮流的“利器”,它的出现使得一开始只为了减少“羞耻感”、起保暖防卫作用的衣服,拥有了实用性之外的美观性。


随着青铜器、铁器的使用以及私有制的出现,社会财富的高度集中在少数阶层手中,有钱有闲的他们充分证明了人类在穷极无聊时是多么能折腾自己。西方的鲸骨裙与东方的裹小脚,一样的摧残身体,却又好死不死,都是泼天富贵的象征。由简到繁,由朴素到繁复,前工业时代的时尚似乎一直在做“加法”。


工业时代。大机器生产时代的到来,意味着必须要最大限度地解放劳动力,来适应大规模、高效率、高强度的工业生产活动。回顾美国女性主义鼻祖Abba Goold Woolson呼吁的“新女性有权穿得坚强、舒服与快乐”,不难发现这句宣言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渊源有自的;而在这个时代,想穿得舒服和快乐的岂止只有女性,估计男性也早就想从假发、丝袜、高跟鞋的风尚中解脱出来了。


繁复服装设计不再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舒适”、“简洁”、“得体”成为了贵族阶层和普罗大众心目中共同的最高级的时尚。香奈儿凭借黑色套头衫和几串珍珠项链就引发时尚革命,她的成功无疑来自于对时代脉搏的精准把握与及时呼应。因此,时尚又在这个时代做起了“减法”。


后工业时代。究其实质,时尚是一门生意,正儿八经的商业活动。不同的时代,这门生意的侧重点也有所不同:前工业时代的时尚是以生产、制作为中心的,它往往以自产自用、或高级定制的形态出现,流通范围和规模较小,往往是身份、财富的象征;工业时代的时尚则是以销售、展示为中心的,它往往出现在时装商店和走秀T台上,面向所有大众开放,瓦尔特·本雅明曾深情凝视过的巴黎拱廊街(Passages couverts)就是工业时代最具代表性的时尚的缩影。


经历了以“产”“销”为中心的时代后,时尚在当前信息化时代中日益凸显了其以“消”(消费者)为中心的特质。以亚马逊、淘宝为代表的电商平台的兴起,使得消费者摆脱了购置商品的时空限制,而社交媒体的兴起和网络红人的出现,则使得时尚风潮的形成原因由以往的时尚编辑引导而成变成普通消费者分享而成。丰富的商品,便捷的购物,以及爆炸的信息,时尚在这里开始了“乘法”。



一篇读罢头飞雪?


其实,对于时尚而言,以上这些“不过几千寒热”而已。随着人工智能时代曙光的来临,一直站在时代与技术前沿的时尚业,正在从线上到线下的各个方面被重新塑造和调整,向我们揭示了时尚生活大众化、平民化乃至AI化的无限新可能。


线上造型师。“我喜欢新衣服。要是人们天天都能穿上新衣服,这世上就再也不会有烦恼了。”由Isla Fisher饰演的瑞贝卡在电影《一个购物狂的自白》如是说。可是,新衣服常有,无忧无虑的好日子却不常有。“今天穿啥”和“今天吃啥”一样,都是会心一击的诛心之问。


当然可以聘请专业造型师来解决这一问题,不过其费用高昂,笔者印象中只有演艺明星和政治人物才会有自己的专属Tony老师。不过多亏了AI的出现和应用,这项以往奢侈的服务如今终于“飞入寻常百姓家“。


Stitch Fix是来自美国旧金山的一家新兴的服饰电商平台(“个人专属线上造型师”Your Online Personal Stylist),近年来发展迅速。在该平台购物前,消费者会被要求填写一份有关自己衣服尺码、风格偏好及购买预算的调查问卷,上传一张身着偏好穿搭的个人照片。这些信息将会经过一系列的特征提取,生成数据将被深度学习,AI将根据这些信息,并结合平台积累的数据,为其挑选出合适的衣物,并推荐若干穿搭方案。这些穿搭方案先会被送至与该平台合作的将近4000余名造型师的其中一人手中,由该造型师择选出一套最佳方案,并附上推荐导语寄送给目标顾客。


相对于目前大多数电平台基于用户点击次数、浏览量的算法直接推荐给顾客类似商品的简单粗暴的做法,Stitch Fix将人工的因素纳入到商业环节中,这无疑能更直接有效地解决顾客的“买啥”、“咋穿”的消费痛点,从而实现“销售”与“消费”的双赢。和Stitch Fix在做类似事情的,还有英国服装电商品牌Thread,德国的Outfittery,以及国内的蘑菇街等。



线下导购员。有关电商是否能取代实体店(Brick-and-Mortar)的争论,和电子书是否能取代纸质书的争论一样,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短时间内难以得出结论的。实体店作为工业时代的产物,时至今日,仍然对消费者有着不可替代的魅力。


即使电商已经大行其道,但是在消费惯性和心理因素的影响下,人们还是更倾向于购买自己亲手接触、查验过的商品。因此,电商远未到取代实体店的地步,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大部分的消费行为仍然会发生在实体店里。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发生在实体店的商业活动模式可以一成不变,AI 正在进入这个普通消费者再熟悉不过的生活场域之中。阿里巴巴的Fashion AI时尚大脑的智能试衣间,就将AI技术应用到了时尚服饰店的导购环节。一旦顾客步入智能试衣间,时尚大脑就能精确扫描出顾客的肩宽、胸围、臀围、腿长等数据,根据这些个人数据,时尚大脑将在自己深度学习的由2万多名穿衣达人提供了近50万套穿搭案例的基础上,为顾客量身推荐最合适的穿搭方案。


在这一应用场景中,时尚大脑的最终目的当然不只是帮助购物者买到心满意足的衣服,而是通过大量的数据挖掘、沉淀,最终精准定位用户核心需求,在有效降低库存的同时,反哺时装的设计和生产。



穿搭小助理。上边两个应用场景都集中在衣物购置的环节,那么在不购买而利用现有衣橱衣服的前提下,如何保证每天出门前都打扮得时尚靓丽呢?亚马逊所推出的Echo Look就试图解决这一问题。


该产品首先是一个智能语音助手,它内置了亚马逊自家的Alexa,不但可以解答诸如像天气、日程、听歌等生活问题,还可以用来控制台灯、空调等智能家居设备,这点和亚马逊家其他Echo系的产品大同小异。所不同的是,Echo Look搭载了一枚摄像头和一组闪光灯,用户可以用语音控制它拍照或录视频,随后Alexa会借助由机器学习而来的时尚知识以及时尚专家的建议,对用户的穿搭进行评分,评分的结果会通过手机应用推送给用户。


换言之,有了Echo Look的协助,用户再也无需在早上纠结上班到底穿啥衣服了,只用穿不同的衣服拍两张照片,然后穿评分高的那套出门就可以了。透过这一产品,我们不难发现亚马逊试图用这一硬件最终刺激消费的思路。



时尚是一面镜子,折射出来的是人类社会与文化的发展历程。随着历史上每一波科技浪潮的起落,我们看到的是时尚逐渐由特权阶层走向普罗大众的进程,看到的是时尚逐渐“下移”、延展到每个普通人日常生活的进程。


从前工业时代到后工业时代形成的时尚业的“产”-“销”-“消”的商业逻辑链条,很有可能将在AI时代被彻底扭转为“消”-“销”-“产”这样的商业新生态。这也就意味着,千千万万普通消费者在人工智能的时代中将拥有对时尚的最终决定权:他们在用服饰表达自己的同时,也同时言说了整个时代的时尚——这可能将会是AI在时尚历史留下的最显著的功绩。


瓦莱丽·斯蒂尔(Valerie Steele) 在《时尚通史》(Fashion: The Whole History)中说:“时尚也是个动词,记住这一点很有用。”虽然面临着诸如私人数据的收集合法性及保存安全性、以及主观审美难以客观量化等问题,但是我们相信,正在抵达的AI时代或许将会是那个威力强大、充满无限可能的副词,修饰描绘、乃至最终定义未来人类的“时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脑极体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40284.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5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