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没错啊,南京就是我们安徽省会

没错啊,南京就是我们安徽省会

虎嗅注:南京怎么就成了安徽省会了?这事儿还得从朱元璋建立明朝后说起。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浪潮工作室”(ID:WelleStudio163),作者:秋意寒。


去新街口逛街,在鼓楼医院看病,到禄口机场坐飞机。这是南京人的日常,也是安徽人的日常。

 

在中国,你很难找到像安徽这样的地方,对隔壁省的省会始终保持着澎湃的热情和与生俱来的亲近。


南京和安徽之间,大概是存在着一种奇妙引力的。历史上的渊源、地理上的亲缘、经济上的牵连,多年以来,安徽和南京分分合合,兜兜转转,俨然成了彼此的灵魂伴侣。

 

南京,到底是怎么与安徽紧紧相连的?


南京自古就是安徽省会


安徽这个地方,在正式建省的道路上走了很久。

 

明朝,朱元璋在打下江山后,立刻做了自古帝王钟爱的一件事:统一。在调整行政区划的过程中,江南行省正式建立,大致就是今天的安徽、上海和江苏共属于一个大片区了。洪武元年,江南行省被撤,南京正式建立,也就是后来的南直隶。


这段日子里,南京成为了真正的霸主型“省会”,同时骑在后来的上海、江苏、安徽头上,共领14个府、4个直隶州、97个县,一时风光无限。


明代的南直隶是个横跨今天江苏、安徽两省和上海一市的庞然大物 / 中国史稿地图

 

到了清朝,南京成了故都,顺治皇帝眼看着故都统领着这么大块的地盘,地处长江天堑,占了全国十分之三的田赋,可以说想不谋反都难。清廷便有了削弱江南省(明朝的南直隶)的意图,实施的第一招就是分省。

 

江南省行政区域的划分在顺治年间还属于雾里看花的状态。公元1661年(清顺治十八年),顺治皇帝直接把江南布政使劈成了左右布政使两个人。在清朝,省级主要官员有四个:巡抚、按察使、布政使、学政。大致相当于今天的省长、省委书记、两个副省长。



2017年清明假期后,从合肥往南京、上海方向的高速上拥堵的车辆长达5公里 / 视觉中国


官员一分为二了,土地自然也是一样。左布政使在江宁,也就是现在的南京坐镇,手下管今天的苏北和安徽省大部分区域。右布政使司在苏州,管着现在的苏南地区。换句话说,直到清朝顺治年间,安徽的省会毫无疑问一直是南京。


而安徽真正建省,已经是康熙时期的事了。因凤阳巡抚被撤,原属于凤阳巡抚管辖的庐州(合肥)、凤阳、滁州、和州被打包给了安徽巡抚,淮安和盐城则加入了江宁巡抚。安徽巡抚和江宁巡抚的格局也就基本成了后来的安徽省和江苏省。




1820年,总管江苏(含今上海市)、安徽和江西三省军民政务的两江总督府驻江宁,江苏巡抚驻苏州 / 中国史稿地图


新的省份划分,刚好与此前左右布政使所辖区域大致重合,江南两名左右布政使才有了正儿八经的官名:江南安徽布政使和江南江苏布政使。

 

只不过,习惯了被江南省领导的安徽突然成长为了“安徽省”,少了老大哥南京,一下子迷茫了。


安徽设省之后,巡抚和按察使都到了安庆办公,而布政使和学政却面临不知该去哪儿的尴尬。两个重要副省长,一个管钱,一个管人,安徽省会又未定。


清廷干脆一声令下,让安徽布政使继续留在南京办公,也就是寄治江宁府,学政则直接由江宁府代管了。也就是说,省长和书记在安徽远程办公,而安徽省的两块重要业务——税收和教育,实际上还是捏在南京手里。



建于清道光年间的南京巷钱庄位于安徽省亳州市北关南京巷19号,是以货币为经营对象的民间金融机构旧址 / 视觉中国 


这一寄就是一百年,直到公元1760年(乾隆二十五年),安徽布政使司才从江宁迁到了安庆,终于回归了安徽的怀抱。要不是当时的宰相张廷玉上书建议,为避免南京成为反清复明的阵地,应定安徽省会于安庆,安徽省会说不定真的是南京。

 

对于安徽,南京不仅仅做了近百年行政意义上的省会,还负责给独立后的安徽省官员提供办公室,一不小心又当了一百年没有名分的省会。


扶不起的安徽省会


如果说行政划分只是一种官方行为,那么安徽朋友们几百年来争当“精神南京人”的根本原因,说到底还是因为合肥不行。



2006年11月22日,安徽,几位南京游客乘小木船雾游太平湖 / 视觉中国

 

从历史上看,“谁来做安徽省会”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战,只是谁也没想到,最后赢的竟然是合肥。

 

正像前文所说,在清朝建省后,由于地处上江地区,占据水利优势,安庆一直是安徽的省会。那时候的合肥只是安徽中部的一个小县城,一眼望到头的平原,既无险可守又无经济优势。选合肥,一旦战争爆发,直接进入死亡圈。

 

军阀混战时期,蚌埠仗着铁路上的优势开始向省会安庆发起冲击。那时候的蚌埠是津浦、津南南北两条铁路的交通枢纽,军阀倪嗣冲在掌权期间把大部分的省级行政官员转移到了蚌埠。可以说在这一时期,蚌埠暂时取代了安庆成为了安徽的事实省会。


在安徽蚌埠,你也可以吃到南京传统美食桂花糖藕 / 视觉中国

 

到了民国,芜湖也加入了省会争夺战。1876年,芜湖成为安徽省第一个通商口岸,在民国时期外贸额排到了全国前15。经济成绩喜人,芜湖脱颖而出,成为了国民南京政府初期建立的安徽省宁方政府(1927年8月~10月)的临时省会,也算是过了把瘾。

 

等到了抗日战争,长江两岸及津浦、津南铁路沿线地区沦陷,国民政府被迫划安徽为皖南、皖北两个行署区。蚌埠得天独厚的交通优势又被日本人看上,第二次上位,成为了日本殖民区域的“安徽省”省会。


安徽女孩黄梦雅想考到蚌埠或者南京的学校,离家近,更方便照顾年迈的爷爷 / 视觉中国

 

在芜湖、安庆、蚌埠为了省会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合肥在做什么呢?

 

这个低调的中部小城,相比战后一片狼藉的安庆、芜湖们,避开了省会光环,也避开了连天的战火。在古代,合肥被嫌弃“地处内陆、全是平原”,不好攻防,在现代反而成为了铺铁路的优势。1945年12月,国民党正式将安徽省会迁往合肥,延续270多年的安庆中心时代正式落幕。

 

这么看,合肥这个省会不是凭实力上位,完全是捡了个漏。作为省会,合肥的经济总量到1984年才超过芜湖,1989年才超过安庆。到2005年“十五”计划末,合肥的经济总量不争气的仅有850亿,排在全国18位。那时候其他的省会城市基本都迈入了千亿俱乐部,2005年,杭州、武汉都上2000亿了,连南昌也有1100亿,更不用提隔壁老大哥南京,已经达到了2400亿。

 

当然从前落后不代表永远落后,以2006年突破1000亿经济总量为起点,集中了全安徽资源的合肥连续10年经济增长保持两位数,从省会城市经济总量18名上升到第10名。


然而,既生庐,何生宁,合肥再努力,也抵不过边上南京耀眼的光芒。经济总量上,合肥还在为破6000亿欢天喜地的时候,老大哥南京早就默默进入了万亿俱乐部。


更别说生活方面,南京和合肥完全是两个量级的体验。合肥登记注册的零售企业595家、大型餐饮企业270家,而在南京直接翻倍,零售企业1239家、餐饮企业465家,再也不用担心一辈子吃安庆馄饨。


坐个飞机,南京禄口机场T2航站楼有30个登机桥,从南京出发,除开亚洲国家,洛杉矶、法兰克福、悉尼闭上眼睛就能直达。而合肥新桥机场还只有一条跑道,勉强承包新马泰。


2003年国庆,来安徽马鞍山采石矶旅游的南京人最多,占旅游的游客量百分之八十以上 / 视觉中国


安徽人想就近提升生活水准?无疑是往南京跑。毕竟最靠近南京的马鞍山人民都是看南京台、《扬子晚报》长大的。


你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我家大门常打开,欢迎安徽人来。”南京安徽的紧密关系,得益于南京从未排斥过安徽。

 

安徽这地方挺惨的,因气候上属于暖温带与亚热带过渡地带,自然灾害加上黄河夺淮,仅1931年的大水就淹没了整个安徽57%的农田,灾民占全省总人口的一半。加之安徽为中原腹地,向为兵家必争之地,天灾人祸带来了两个严重的后果。


2013年5月20日,来自江苏南京、安徽马鞍山、合肥、宣城、芜湖、六安等12支龙舟队在安徽和县进行舟队竞渡 / 视觉中国

 

一是振兴不起来的农业,只能靠贸易做救命稻草。以卖茶叶为例,清末,皖南地区茶叶年产量平均约18万担,其中三分之一出口到了南京。

 

二是四处逃荒的安徽人。明清时期,全国还没有一个地方像安徽灾民一样因为逃荒出了名。甚至有首《凤阳逃荒歌》直接唱“三年水淹三年旱,三年蝗虫闹灾殃”。打着花鼓,拖家带口的安徽人该往哪里去?


离得最近的南京成了第一选择。灾民像候鸟一样往南京迁徙,荒年过江避难,丰年还可以过江倒卖,赚差价。这种因经济差产生的城市依赖一直延续至今。目前安徽55%以上的省外资金来自南京和上海,75%的劳务输出和70%以上的物流通讯都集中在长三角。


2014年,南京至安庆城际铁路安徽省铜陵市西湖镇境内,电力工人在高空作业 / 视觉中国


但和上海人不一样,南京并不排斥“白完人”。不仅如此,看着扶不起的合肥,老大哥南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哐哐砸钱修铁路,修地铁。


依据城市空间结构的模型,结合铁路客流量进行城市间联系的计算,南京和合肥的城市联系大于40%,和六安、滁州两地的联系大于15%,而在江苏省内,和南京达到这种联系的只有镇江一地而已。


尤其是皖南的安徽人,去南京甚至比去合肥更方便。假如你是个滁州人,周末没事干,想去南京遛个弯。可以坐动车去,15分钟,一天23班;打出租去,40分钟,说走就走。



而且安徽人民马上都能坐地铁去南京了。先说已经开通的,地铁S8线底站金牛湖,离安徽才5公里,骑个共享单车就能到家。未来,南京八条地铁里有四条都要往安徽去。宁马、宁滁、宁天、宁和四条城际一旦开通,身在安徽心在宁,再也不是白日梦。


你要说南京的交通规划上没有偏心安徽,我是不信的,这么费尽心思往安徽修地铁,难道只是看在往日的情面上扶持合肥?


2015年12月6日,宁安高铁正式开通运营。往返于安庆与南京之间的D5602次列车610座全程客满 / 视觉中国


南京亲安徽,有自己的隐情。


在江苏省内,南京的位置一直挺尴尬的,虽为省会,却一直被苏州和无锡暗暗鄙视。2016年南京GDP总量10503.02亿元,与苏州差了近5000亿元,人均GDP同样差了苏州、无锡10000多元。南京虽然大学生多,但高新技术产业的整体规模以及在工业总产值中的比重都低于苏州、无锡。

 

省会地位岌岌可危,南京的办法就是联合隔壁安徽小弟。

 

安徽是著名的劳动力大省。每年向外输出劳动力1200万人左右,1/4来了南京。地价也更便宜,要是一个南京制造业企业把工厂开到安徽去,每年能节约30%~40%的成本。


2005年12月29日,几名在南京打工的安徽小姑娘,手提行李满怀喜悦地来到南京火车站,准备返乡 / 视觉中国


除此以外,安徽还是资源大省。过去20年,南京人均土地面积跌到了全国水平的18%,人均水资源分别为480立方米,远低于国际公认的 1700 立方米的用水警戒线,能源自给率也只有13.4%。


但隔壁安徽就不一样了,堪称“资源界王思聪”。水资源过700亿立方米,已探明矿产储量超过100种。不仅资源多,水、电、土地样样都比南京便宜。再加上交通上的优势,安徽简直是承接南京产业转移的梦想之地。


对南京来说,有什么理由拒绝安徽?这个精神省会不当白不当。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浪潮工作室©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48961.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36
说点什么